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29章 天坑邪神丹

在会盟大事上,本不应该插入这些无关紧要的小事,即便要处理,也需会盟结束后,各妈抽各家娃,该打的打,该罚的罚。
几位静霜宗长老彼此互相对视一眼,从对方脸上看到了和自己一样的无可奈何,尽管这次术道会盟对静霜宗十分重要,可是惊雁宫宫主的屡屡针对,却让他们又感到愤怒。
当看到押过来的那些弟子中有本宗内门弟子芷蓉和李小白,静霜宗宗主天霜真人和几位长老不由自主的皱起眉头。
事实上果不其然,很快吸引了一些弟子的注意,虽然没有引出那个神霄宫的真人,却有神霄宫的弟子盯上了这些邪神丹。
紫华山上一边是会盟,一边是临时市集,他也不嫌事情搞大,摆了个摊位,一张虎皮上面摆着六枚邪神丹,用单只玉盒承载,边上立着板子,一人限购一枚,每枚一百灵晶。
这是什么意思!
此事原本就是其他宗门弟子的过错,只不过现在看来,惊雁宫和其他宗门未必这么想,一心想要将脏水泼在静霜宗身上。
她同样担心的关注着宗主天霜真人的态度,生怕小郞被当作替罪羊牺牲品被抛弃。
芷蓉也成为了李小白的一枚棋子,“仗义执言”成为了补刀,噎得想要趁乱强抢邪神丹的神霄宫弟子等人和长白门门主哑口无言。
此前的游说工作收到了令人满意的效果,亲自主持本次术道会盟的惊雁宫宫主普罗神尊成功调动起了现场的气氛。
看到静霜宗宗主和长老们停下脚步,惊雁宫宫主再次故态复萌,这种令人感到恶心与反感的连续试探对他来说就像吃饭喝水一样,如此锱铢必较,不放过一丝一毫的机会。
“原来是长白门的门主,贵门反正也是要卖的,给谁不是卖,一枚灵晶我还嫌贵了呢!”
一个魔宗余孽使彼此之间裂痕陷现的术道有了一个必须维持当前脆弱合作与团结的理由,尽管这个理由十分勉hetushu.com强,但是对于在场的宗主长老们来说,有总比没有要好。
五宫七宗十三门,还有一些小宗门各有各的利益,各有各的打算,没有人愿意为了什么所谓的术道正义而冲在前面给别人当炮灰,少不了一番争执甚至是争吵,最后终究还是以大欺小和与利益交换作为决定最后结果的手段。
长白门门主不气反笑着说道:“小娃娃,你也不怕风大闪了你的舌头,我长白门有四位真人,三百多名弟子,就值得一粒灵晶吗?”
“天霜神尊,只不过是区区几个弟子,何必呢?”
然而李小白却没有接话,只是向在场所有人拱了拱手!
实际真相却是芷蓉很傻很天真,这原本就是李小白故意搞出来的事情,只不过旁人包括芷蓉师姐等同门看来,他很无辜罢了。
“这位门主,我这里有一粒灵晶,想买下贵门,从现在起,就交割吧!诸位,从现在起,我也算是一个宗门的话事人,可否参加这次的术道会盟。”
各个宗门的话事人还在激烈争辩,临时市集方向突然传来了一阵噪杂的吵闹声,旋即几支飞剑冲上天空,互相拼杀。
“这个小娃娃有点儿意思!”
“这还需要问吗?一定是你们静霜宗惹的事。”
眼下为了安抚静霜宗,惊雁宫宫主不得不作出妥协。
灵气剧烈波动中紧接着法术的光芒此起彼伏,猛烈的爆炸掀翻了那片树林,许多术士顶着灵气盾纷纷四散避让,生怕被卷进这场突如其来的厮杀。
会盟商议堪堪过半,却突然被打断,惊雁宫宫主普罗神尊暴怒的咆哮,身前摆满果蔬点心和长条矮几被无形的力量当场掀翻。
长白门门主脸色微微一变,很快察觉到这股极具威胁的气机源自于静霜宗的二长老,对方的修为已臻全真境高阶,只好收敛起那些念头,悻悻然道:“你还能强买不成?”
被一起擒获的http://www.hetushu.com李小白暗中点赞,这位宫主大人真是一语中的,可不正是他每每暗中搞事,前几日神霄宫与静霜宗的冲突正是因为他刻意陷害原本就别有用心的昭平师兄,当日晚上的混战厮杀更是他在暗中挑拨栽赃。
好在宗主并没有退让,反而毫不示弱,让芷蓉暗地里松了一口气。
脸上的表情就差写着,你当我是白痴吗?如果不是自恃着门主身份,恐怕当场就要破口大破,甚至直接出手教训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
“你既然要卖,给谁不是卖,一个,两个,一块儿都卖了岂不是更方便!”
“看来,还真是你们静霜宗弟子的错!”
“小郞说的对,卖不卖,如何卖,在于我们,而不是他们,这天下哪有强买的道理,如果不愿意,尽管不要买好了。”
不服气?回头被魔宗余孽灭了,就别怪他人,当年可是术道所有宗门一起参与,捏柿子还拣软的捏,小宗门被魔宗最先报复的可能性自然不小。
二十七年前,他们联手攻灭了魔宗,二十七年后,依然必须要联手,才能抵御住魔宗余孽的反扑。
世间的凡事就怕较真,两个宗门逐渐就会发现这些石卵的拥有者并不是圣宗,而是天邪教。
比起坑人手段,惊雁宫宫主与李家小郞实在是差的十万八千里,完全是简单粗暴不解释,哪里像后者,明明把别人搞得欲仙欲死,却又不得不觉得这个始作俑者却是受害者。
“司马门主分明是掉到了对方挖的坑里!”
镇守紫华山的惊雁宫术士们纷纷向厮杀爆发的地方冲去。
天霜真人也怒了,真当静霜宗是好捏的软柿子吗?当即拂袖而起,似乎真的不在乎这次事关整个术道安危的会盟。
“静霜宗,又是你们!难道你们不是来参加会盟,而是来挑事的吗?”
芷蓉身后一直没有开口的李小白突然说话了,甚至比长白门的门主和-图-书更加嚣张,更加霸道,更加蛮不讲理。
“没错,魔宗余孽极为猖狂,静霜宗还是以大局为重!”
看到李小白四面拱手的动作,长白门门主一时半会儿没有反应过来,这个时候,却有人笑出声来。
“好牙尖嘴利的小子,静霜宗内竟然会有这样的人物。”
现场鸦雀无声,其他宗门看着两个宗门的宫主与宗主互相针锋相对,却没有一个人开口说和,反而有些幸灾乐祸。
只要这些邪神丹纳入五宫七宗十三门的视线,一直深藏不漏的天邪教就会自动露出小尾巴来,迟早有一天会浮出水面,成为术道之敌。
关于如何划分分管范围,如何进行情报共享,如果建立巡视队伍,如果配合剿灭……诸多事宜需要在场的各个宗门话事人一一商定。
还没等李小白开口,芷蓉当即气得柳眉倒竖,怒道:“胡说,小郞事先就已经声明,一人只能买一个,你一人就要全部买走,有这等强买的道理?况且,还是你们故意搞事,踢翻了小郞的摊子,想要趁机强抢,没斩下你们的脑袋,已经是客气。”
天霜神尊拍案而起,针尖对麦芒,寸步不让的反驳道:“普罗神尊的话有失偏颇,你连问都不问一句,凭什么就认定是我宗弟子故意挑事?”
“勿要让此等小事,耽误了本次会盟。”
“谁,又是谁?竟敢在紫华山上争斗!”
真以为静霜宗有这么好欺负,可以乖乖被逼就范。
嗯?
现场一片哗然,静霜宗可不是那些无关重要的小宗门,而是五宫七宗之一,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若是少了静霜宗的参与,这次会盟的意义将会大打折扣。
“哼!如果你们一定要认为是静霜宗挑事,那么这次术道会盟,不参加也罢!”
“还能强买不成?如果这小子是神通境的神尊,今日说不得真会一颗灵晶强买下长白门。”
开口的是长白门门主,他的话明显在强词夺理。
名利之争和-图-书,原本就是你进一步,他就不得不退一步,谁多吃一口,别人就会少吃一口,惊雁宫的霸道,也同样是为了确立自己在五宫七宗内的地位。
“惹事的弟子统统废去修为,逐出山门好。”
与不远处的临时术道集市一般,在正大的利益面前,什么同道之间的生死之仇都需姑且放在一边。
“我等要买这位静霜宗弟子的东西,这家伙却戏耍我等,而且还先动的手。”
三名全真境术士一齐出手,法术与飞剑齐飞,将十几个参与争斗的各宗门弟子接连击倒在地,以秘法镇压住他们的灵气,押到各宗话事人商讨大事的地方来。
一名神霄宫弟子指着芷蓉身后的李小白直接说道,其中少不得添油加醋。
普罗是神通境神尊,天霜也是神通境神尊,尽管同一境界,战斗力也有高下,但是孰强熟弱,只有真正交过手才能知道。
这是一招阳谋,同样也是鱼饵。
虽然不明白李小白为什么要拿出这些乌黑油亮的石头蛋子出来换灵晶,不过芷蓉是无条件的维护自己这个小师弟。
有实力的用利益交换,没实力的,只好被欺负。
无论神霄宫弟子会不是霸道的挑事,李小白都会使计诱使对方把事情闹大,现如今被逼到各个宗门的会盟话事人当前,正是他想要的结果,至于孰是孰非,如惊雁宫宫主普罗神尊所说的那样,根本不重要。
各个宗门的长老虽然是在劝说,言语中却是满满的恶意,他们闭口不提孰是孰非,反而隐隐默认了惊雁宫宫主的判断,雪中送炭的事情他们做不来,落井下石却个个都是专家。
邪神丹是什么东西,只有天邪教的人才知道,若是落到术道宗门手里,尤其是星罗宗,他们很快就会发现这些诡异黑色石卵蕴含的奇毒与最近让静霜宗和星罗宗屡吃苦头的蚀心毒一般无二,很快就会深究下去。
灭门之仇不死不休,谁也不想在暗中有这么一群家伙终日http://m•hetushu.com算计自己,即便是老虎也会有盹的时候,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被趁虚而入。
尽管惊雁宫气急败坏的屡屡镇压,勉强维持住相对平衡的局面,可是真正的始作俑者怎会允许这次术道会盟顺顺利利的召开并结束,他干脆亲自下场了。
如果惊雁宫和其他宗门依然坚持这样的无理态度,那么这场会盟若是继续下去,静霜宗迟早会被这些家伙出卖并且活活坑死。
看到押过来的术士当中有静霜宗弟子,普罗神尊第一时间将矛头对准了静霜宗,一如归初时偏袒神霄宫那样,无论事实如何,他都会认为是静霜宗的错。
能够参加术道会盟的术士几乎个个都是人精,越来越多的人反应过来,就见方才倒打一耙的神霄宫弟子和长白门门主脸色渐渐变得铁青,他们全部都被耍了,竟然被诱使着用自己的话打自己的脸。
术道会盟的矛头指向老娘的圣宗,天邪教暗中推波助澜,也会竹篮打水一场空。
李小白直接用同样断章取义的手法以彼之道还施彼身,气得长白门门主脸色涨得通红,想要当场动手,可是就这在这个时候,一股气机紧紧锁定住了他。
这可不,坑货李家郞火力全开,原本还气氛热闹的临时市集眨眼间变得鸡飞狗跳。
普罗神尊的这句话明显有些无赖,可是在这个实力为尊的世界,强者说的话就是至理,弱者活该被欺辱屠戮,他敢如此肆无忌惮,而是自恃有倚仗。
这一次,原本打算劝说宗主的静霜宗长老们也怒了,这是在欺负老实人呢!
芷蓉就像紧紧护住小鸡崽儿的老母鸡,将李小白挡在身后,神色紧张在各位身上气势令人窒息的宗主及真人身上来回巡视。
静霜宗的长老们同样拂袖而起,欲跟着宗主离开,这时看到自己挑衅静霜宗底线,反而弄巧成拙的惊雁宫宫主有些尴尬,清咳了一声试图挽回局面,说道:“不如,就让这几个弟子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