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31章 大收获

这个静霜宗弟子所说的分明就是天外邪神,可是为什么上古洪荒时代就有人和他们一样供奉邪神,而且邪神也曾经降临过一次,与妖族和人族至强者大战过一场,仅逃得一缕残魂,如今又和远古时期一样,需要供奉献祭。
尽管灵晶是李小白自己出的,但是必须要由芷蓉师姐经手亲自分发,这个举动看上去似乎多此一举,但是在实际上却能够在无形中提升芷蓉在众弟子中间的威望和形象。
英石真人看这些同道如此不给面子,恼羞成怒的道:“哼,价高者得就价高者得,本座还会怕你们不成!”
“站住!”
“小郞!今天可是大收获,没想到那些真人就像疯了一样,付出这么大的代价。”
李小白点着清单,师姐说的没错,确实是大收获。
不止是飞剑,还有丹药和功诀,让芷蓉看得眼热,拉了拉李小白的袖子。
“星罗宗可不能这么霸道,静霜宗的小子,我们须弥宫要一枚。”
呼啦啦一群人拦住李小白和芷蓉等人的前路。
“英石真人,你这是打算强买吗?”
“哼!什么臭规矩,不就是要东西吗?我们星罗宗全包了!”
其中不免有可疑者在强抢不成后,采取了迂回买下的手段,如果能够将这些邪神丹全部回收,对于天邪教的威胁想必将会大大降低。
李小白也没让跟着一起的师兄们白忙,让芷蓉师姐给每人一袋灵晶,每袋内估计不下于三百枚。
……
星罗宗的几位真人不明就里,各自拿出用来交换的东西,其中甚至还有一支四品飞剑。
“那就竞价吧!一枚邪神丹,灵晶三千枚,三品上等飞剑一支!”
星罗宗的话事人直接开口威胁,甚至无视静霜宗宗主的警告。
“好一个价高者得,本座同意!”
四枚邪神丹完全值回了它们的身价,没有想到天邪教制造出来的邪兽和中毒之人已经成功引起了术道各宗门的相当重视,一旦发现m.hetushu•com与之有关的线索,就会不惜一切代价的得到。
看到那支飞剑,天霜神尊眼角抽了抽,虽然不及自己赏下的“夜凌”,但好歹也是一支四品飞剑。
神霄宫同样没能从李小白手上得到邪神丹,但是无生子真人暗中通知了宫内弟子,半途拦截,准备将静霜宗卖出邪神丹的收获全部抢到手。
“什么价高者得,小子你莫要太贪心了,乖乖交予我星罗宗,保证事后不找你的麻烦!”
“你……”
李小白谦让的拱了拱手,虐这种弱鸡,实在是没有什么成就感。
“小郞,你可莫要是胡言乱语!”
这是一种驭下的小技巧,李小白毫无保留的传授给了芷蓉师姐,并且希望她能够在静霜宗内门真正站稳脚跟,修为不足,就用这类交际手段来弥补。
“那处洞窟在哪里?待此地事了,你带我去看看。”
第二回合!KO!
一位神通境神尊的警告绝对不容忽视,天霜神尊刚开口,那些杀机又迅速收敛了起来。
在场的术道强者们无不表情僵硬,他们既没有这个脑洞,也编不出来。
说着天霜神尊看了其他人一眼,显然没有兴趣与其他人分享这个荒古秘辛。
“一个宗门一枚!价高者得!”
就在这时,有人见不得星罗宗吃独食,也想要从中分取一杯羹。
“等等,我惊雁宫底蕴深厚,也应得一枚。”
眼下这些神霄宫弟子突然围住他们,分明是不怀好意。
玄真宫、须弥宫和大衍宗各得了一枚邪神丹,准备带回宗门研究一下蚀心毒和将人变成怪物的线索。
惊雁宫什么都没有捞着,普罗神尊气得七窍生烟,恶狠狠的瞪着李小白,可是天霜神尊就在一旁,有心惩戒,也没有可乘之机,终于全身而退。
所有人的目光又再次汇聚到李小白这个当事人身上,在场的人除了那些疑似天邪教嫌疑人外,大部分都自恃身份,做不出强抢这种没hetushu.com品的事情。
“把身上所有的东西都交出来,饶你们不死!”
方才在场众人还不屑一顾,却因为李小白的一个故事,纷纷对邪神丹产生了兴趣。
师弟将宗主赏下的飞剑让与自己,现在又有一支四品飞剑,岂不是有机会两人都能得到一支。
动物员饲养员与动物的关系,远远比真正拿出储物的动物园领导要高的多。
“呃!弟子不敢瞒宗主,取下那些邪神丹后,那处洞窟便完全崩塌了。”
“不行!我只能拿出四枚邪神丹,每个宗门只能得一枚!”
那人气了个倒仰,自然是奈何不得,只好闭嘴。
邪神丹对他自己也是有用,虽然不能再继续催开混沌青莲的莲瓣,但是却能够临时补充已经消耗的剑光。
“禀告宗主,弟子所言千真万确!”
李小白拿出了一个相对公平的方案。
“小郞!”
既想当参赛者,又要当裁判员的惊雁宫宫主普罗神尊也终于按捺不住,跳下场来,想试图分上一枚。
静霜宗宗主天霜真人同样脸色微变,这种壁画传说,他根本闻所未闻,实在无法想像在人迹罕至的神秘洞窟内,竟然还藏着这样的东西。
由此可以猜到,这应该是一次有预谋的拦截。
这位傻白甜师姐并不是真的蠢到无可救药,经过小白同学几次提点,学了不少聪明。
李小白淡淡的一笑,望着对方做了个洗耳恭听的手势。
她和师兄们丝毫没有看出究竟有什么奇异之处。
星罗宗显然不满足于只有一枚邪神丹作为研究参考,想要将李小白得到的“所有”邪神丹统统占有。
狼多肉少,就算是李小白把一组剩下的五枚邪神丹都拿出来,也依然无法做到让在场的宗门都能得到自己的邪神丹,这使得宗门话事人们的竞价越推越高。
从这一刻起,记忆中的昭平师兄已经彻底死了。
至于强夺他人物品,以神霄宫的霸道来说,完全是家常便饭。和-图-书
与往日的昭平师兄相比,尽管芷蓉师姐明显要大方的多,虽然修为低了点,却是巾帼不让须眉,让跟随她的人能够实实在在的得到好处,自然会有意无意的忽视修为上的高低,更何况有李小郞用邪神丹换到的修炼资源,稍稍分出一部分,就能让芷蓉大踏步的追上那些凝胎境弟子的修为。
他试图转移众人视线,将邪神丹和这个故事判定为一个荒诞不羁的谎言,如此一来,术道便不会再将注意力放在上面,天邪教又能重新继续暗中行事。
张了张口,想要说什么,可是芷蓉又想起李小白此前说过的话,昭平师兄想要在神霄宫站稳脚跟,必然会拿静霜宗开刀。
而眼前的这一个,是试图以昔日同门项上人头为投名状的生死大敌。
上次李小白解了同门师长的燃眉之急,宗主才赏了一支四品飞剑,星罗宗为了得到邪神丹,出手大方的吓人。
李小白心里又补充了一句“(千真万确)的胡言乱语”,不服你们也编个故事出来!
他仗着人多势众,根本没有将芷蓉放出的四品飞剑“夜凌”放在眼里。
“你们想要干什么?”
可是拿出来的邪神丹却又是最有力的证据,连星罗宗的反应都不同寻常,同样也让天霜真人产生了兴趣,其他宗门有的东西,他也要有。
李小白怎会给别人寻根问底的机会,拿出了一个理由搪塞。
至于此前与他们发生争斗的神霄宗等弟子则是灰头土脸,看着别人吃肉喝汤,他们却连根骨头都没捡着,好生心塞。
他这句话一出,立刻感受到空气中骤然爆发森森杀机,仿佛连气温都莫名降低了几度。
突然离开,随即传闻出现在神霄宫驻地的昭平师兄身上穿着神霄宫弟子的服饰,显而易见,他已经是铁了心想要叛离静霜宗,一头投向与静霜宗多有龌龊的神霄宫。
“静霜宗的小子,你莫怕,我们会替你做主!”
星罗宗当真郁闷的紧www.hetushu.com,没人要的时候怎么不见抢,这会儿却开始你争我夺,这样有意思么?
“你们想要做什么?”
星罗宗想要包圆,不惜威胁,其他宗门却并不愿意让其得逞,相继拆台。
“我要一枚邪神丹,出破境丹一枚!”
突然有人说道,对方却是李小白在心中标上天邪教标记的嫌疑人之一。
芷蓉又往左右看去,却发现原本应该在四下巡视的惊雁宫弟子却一个个都不见了踪影,此地就只剩下他们这些静霜宗弟子和神霄宫弟子。
天霜神尊怒视着对方,术道宗门内部的彼此明争暗斗让人心力交猝,总是层出不穷的闹出新情况。
护犊子的天霜神尊一声冷喝,他以为那些露出杀气的人是因为本门弟子的限购条件,毕竟方才神霄宫等几个宗门的弟子也是因为这个原因与本门几个弟子打起来。
看到那道目光,芷蓉心头微微一颤,她想到是因为自己和小郎的缘故,昭平师兄这才身败名裂,即将面对师长的惩戒。
“我大衍宗推断天机,或许可以从此物上面发现一些端倪。”
“只有这个邪神丹,谁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
“敢问这位前辈,请您也给现场编一个?或者在场诸位都来编,命题式,还是接龙式,随便!”
脑中在电光石火之间想通了这些关节的芷蓉脸色当即阴沉了下来,亮出了自己新得的飞剑“夜凌”,与几位师兄一起严阵以待。
他们也同样没有办法判断真伪,如果说这只是对方信口开河的胡编乱造,可是归墟和洪水却又曾经存在过。
与李小白一起安然离开术道会盟所在,芷蓉师姐激动的难以自己,其他几位师兄也同样开了眼,恍若方才犹在作梦一般,几枚毫不起眼,又没有任何灵气波动的石头蛋子,竟然能够换到这么多东西,五宫七宗十三门的真人和宗主疯狂出价,转眼间就将它们瓜分一空。
“还有我玄真宫……”
李小白看到人群里面一个熟悉hetushu.com的身影,身边的芷蓉师姐却惊呼出声。
之所以忍痛割肉,拿出来出售,却是为了借其将天邪教拖下水,硬生生曝露在术道宗门的视线。
“灵晶五千,养魂玉三块,三品飞剑一支。”
李小白却不为所动,直接摇了摇头。
往日里那张总是带着淡淡微笑,充满了亲和力的年轻面庞,此时此刻却冷漠无情,目光中透露出一股怨毒之意。
或许是妖族至强者娲与人族至强者刑天的故事打动,或许是察觉到了一些异样端倪,大衍宗掐指一算,立刻意识到这些乌黑油亮的石卵暗藏着莫大机缘,立刻重视起来。
两位至强者的名字偏偏听起来又像那么回事,令人心生寒意的人族至强者刑天,哪怕没了头颅,也能够凭着一腔战意生生击杀邪神,这等勇猛恐怕已经将术道之法修行到了极致,甚至是随时可以破碎虚空,立地成仙的境界。
只是帮忙打了一架,连血都没见,就能得到这些好处,几位师兄无不乐得合不拢嘴。
静霜宗宗主天霜神尊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这个小子的运气真是让人无话可说,四枚邪神丹换到的飞剑丹药等术道资材,恐怕身家比任何一位内门凝胎境弟子都要深厚。
经过一阵吵嚷,剩下的三枚邪神丹相继出手,星罗宗没有截胡成功,哪怕喊破了天,李小白也没有鸟他们,算是小小的报了一箭之仇。
拿出由玉盒承载的邪神丹,再加上一个真伪难辨的故事,恰好也是因缘际会。
别看惊雁宫打压静霜宗的时候,其他宗门各扫门前雪的冷眼旁观甚至还落井下石,他们彼此之间却并没有多少团结一致,只要有利可图,互相撕逼自然也不需要任何理由。
“这只是刚刚开始,后面还会有更多!”
为首的那人正是当日由昭平领着不告自入岩洞的几名神霄宫弟子之一,古丹。
疑似天邪教潜伏者的术士惊疑不定。
“昭平师兄!”
“小子,可还有其他的邪神丹,统统拿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