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35章 离剑之气

在这个时候,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很难想像,一位凝胎境术士竟然连还手的念头都不敢生出,硬生生被一只吐纳境小妖给打成这般模样。
李小白将一切归咎于庄稼把式。
“是真的,我们刚才还放出火球示警求援来着,你们是赶来支援的吗?快去帮古丹师兄吧!”
此刻却被人移花接木,骗死人不偿命。
芷蓉倒也没有戳穿这个故事的想法,孰轻孰重,孰里孰外,她分的很清楚,不想昭平那样自私自利,把同门弟子和宗门抛之不顾。
未免也太可笑了些。
“是昭平!”
“吃俺老孙一棒!”
“既然你已经没有用了,那就去死吧!~”
王八拳就是一个垃圾桶代名词,什么不符合师姐心意的,统统都可以往里面丢。
……
“看来昭平在宗门里混的也不甚如意。”
“呵呵,王八拳!是王八拳!”
芷蓉冷哼了一声。
李小白冷哼一声,就听到嘶啦一声轻啸,飞剑突和-图-书然迸发出一道凌厉的剑气,瞬间将黑色玉扣剖为两半,随即余势未减的一头没入昭平的眉心。
叛出宗门的昭平成为了第一个祭招的剑下亡魂。
很显然,这个秘藏洞天在对方心里竟然是真的无足轻重。
几个师兄已经将神霄宫弟子们洗劫了个干净,每个人身上都挂着好几个大包裹,那些神霄宫弟子身上的护身法衣都被扒了下来。
无处不在,无形无质,因誓言而感应天地的心魔却像死了亲娘老子似的,根本不为所动。
“走了!”
行走江湖的大侠们估计得哭晕在茅房,能够依附在仙长飞剑上的剑气都只能称为王八拳这样名字恶劣的庸俗把式,他们练的是什么?老汉推车么?
满脸鲜血,表情狰狞的昭平瞪着眼睛,似乎难以相信飞剑上竟然还蕴含着一缕武道剑气。
凝胎境又怎样?武道灭绝,世间修行者修术不修身,在心神失守的情况下,高高在上的仙长http://m.hetushu.com连个普通人都不如。
“小郞你?”
芷蓉左看看,右看看,却发现这个小师弟竟然丝毫没有心魔发作的迹像。
一声清脆的颤音响起。
芷蓉刚要开口,却被李小白抢过话。
“芷蓉师姐,小郞师弟,都已经收拾好了!这,这又是谁?”
“饶命,饶过我!”
他的后脑喷出一股血箭,这道剑气没入地面不知几许,手里还捏着两张灵符,在最后关头依然没有来得及发动。
叮!~
“哼!”
方才他们忙于搜刮,并没有听到昭平和李小白之间的交易,看到那只猴妖挥舞着银色的棍子将一个家伙抽得血肉横飞,情不自禁的吓了一跳。
“小郞你!”
师姐翻着白眼,看着小郞信口开河的现编现说,可劲儿编,骗死人不尝命。
神霄宫与静霜宗双方势不两立,没落井下石和背后捅刀子就不错了,怎么可能会出手帮对方抵御魔宗余孽?
自从昭平师兄在自己心和图书目中的印像大坏,她无法相信自己以前怎会看不穿对方的甜言蜜语和连篇谎言。
李小白摇了摇头,随手一招,跌落在不远处的秘藏洞天明珠被一道平空出现的龙卷风卷了过来,恰好落入他的手里,随即消失不见。
神霄宫真人怒喝着亮出了自己的飞剑,他们出现在这里和古丹带人去干什么,自己心知肚明。
“你们?”
“我……”
神霄宫弟子们彼此面面相觑,这个静霜宗弟子并没有说谎,刚才他们确实看到了许多火球飞向天空,方圆十里内清晰可见。
李小白一脸无故,装作傻白甜,仿佛丝毫没有看出眼前这些神霄宫弟子身上散发出来的满满恶意。
芷蓉很想说,手里掌握着一处秘藏洞天福地,待到修为足够,开宗立门都可以,如果连这样都不如意,你到底还要闹哪样?术道总盟主你要不要?
距离昭平额头还有三寸时,飞剑被一枚墨色玉扣拦了下来,剑锋所抵之处,细微的裂纹http://m.hetushu.com渐渐扩大,或许要不了多久就会扣碎人亡。
一名脾气爆躁的神霄宫弟子直接喝问道:“喂,你们几个有没有看到古丹师兄!”
“什么魔宗余孽?你莫要胡说!”
骨头断了不知多少根,满身血肉模糊的昭平努力向李小白伸出手。
神霄宫全真境真人将信将疑,难道这小子说的是真的?
“其实,昭平师,呃,昭平他混的其实还可以!”
信也好,不信也罢,那些火球是不会无缘无故的飞上天空,其中大部分都带有神霄宫灵气波动的特点。
芷蓉原本想要出手,却见到那支被玉扣抵住的飞剑突然发威,同样被吓了一大跳,像这样的手段显然不是一个炼神境弟子所能够拥有的。
如意金箍棒带着恶风呼啸而至,直接将完全不知道防备的昭平当场抽了个满脸桃花开,用来开启秘藏洞天的明珠脱手飞了出去。
一支“玄星”如意金箍棒在金瞳六耳猕猴手中挥舞如风,棍影重重昭平被抽了三生三hetushu.com世十里桃花,很快没有了人形。
李小白手指轻弹,袖中飞剑倏忽射出。
万一是真的呢?
现今落到如此境地,纯属活该,叛出宗门更是死不足惜。
李小白等人安然无恙的出现在他们眼前,实在是出人意料。
芷蓉师姐恢复了大姐头的气派,嗔怪的瞪了李小白一眼,风姿绰约的转身一甩衣袖。
“我们刚才遭遇了魔宗余孽,正在危急之时,古丹师兄带人出现,贵宗古道热肠,施以援手,让我们才得以逃脱。”
李小白尝试了很久,才让自己的沧浪剑气能够暂时依附着在飞剑上存留片刻,作为出其不意的杀手锏。
走出四五里,树林里隐约可见人影,飞奔了过来,正是神霄宫的弟子,其中还有一位真人。
或许是因为贪生怕死的缘故,使昭平为了求得一条活路,咬着牙硬生生挨揍,自始至终都不敢抵抗,或许是明知反抗毫无意义,祈求对方能够网开一面,好死不如赖活,哪怕被揍得半死,依然不敢生出其他念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