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36章 鹰嘴崖

但是这么多东西该往哪里放,却让芷蓉犯了愁,总是劳烦李小白的储物纳戒也不是个办法。
不过这枚容量约数丈纵横空间的储物纳戒足以解决她当下的燃眉之急,只有自己保管这些原本就属于鹰嘴崖的家底,那些跟随自己的师兄师姐们才会真正的放心。
芷蓉实在不解,这小子为什么总是能够视法阵为无物,就这样如同闲庭信步般直接安然通过,她的目光落在了矮几上,瞳孔情不自禁的微微一缩。
小白同学睁眼说瞎话的本事举世无双,连五宫七宗参加术道会盟的话事人都被忽悠的团团转,编出来的故事看去总是像那么回事。
不过芷蓉却压根儿就没有这样的心思,她与昭平最大的不同在于没有私心,既然这么多师兄师姐以自己为核心,抱团不受人欺负,自然也不会想着自己独吃独占,重新置定的规则更加赏罚分明,公平公正。
附近的师兄师姐们相视会心一笑,这小子又惹芷蓉师妹生气了。
在鹰嘴崖的半个月时间里,芷蓉将昭平留下来的盘子重新整合了一遍,将部分修炼法门和大批丹药分发下去,她已经彻彻底底稳固了自己在内门的基本盘,或者说,只要术道修为达到凝胎境,她就是真正的内门大姐头,其他几位凝胎境师兄,也得为之侧目。
可是与心神相连的洞府核心玉牌却告诉她,法阵正处于自行运作状态,依旧完好无损。
李小白搅动的混水使这次术道会盟发生了偏离某些人预期的微妙变化,有些事情已经开始不可控了。
随着一声惊呼,李小白又有了进帐,准确的说,应该是师姐又赚到了。
过犹不及,反而显得破绽百出。
总是看到芷蓉吼这个小师弟,众内门弟子也渐渐的习以为常,这个初入内门,准确的说应该是初入宗门的彻底彻底新人完全是个惹祸精。
不过刚安顿好这一切,芷蓉便突然离开了山门,与她一起消失的,还有和图书李小白。
前脚刚回到静霜宗的驻地,后脚就听到了魔宗余孽洗劫了神霄宫弟子,有两位弟子当场丧命的消息。
李小白亲手击毙宗门叛徒,五长老只会拍手称快,而不会有任何打压报复的念头。
李小白也同样不满意,除了煽风点火看了场热闹与意外赚了一笔外,他并没有找到与莽国天邪教势力有勾结的神霄宫真人。
经过这么一出,紫华山的戒备立时提升了不止一个台阶,各个宗门如临大敌,由全真境的真人亲自带队,划分区域昼夜巡逻,以免被“魔宗”偷袭。
听到李小白言语粗俗,芷蓉还是明白了过来,世间人心险恶,涉世未深的她在李小白的引导下,正在一点点的“开窍”。
偏偏这个小混蛋还不知死活的装模作样问道:“师姐,这是个什么宝贝?师弟修为低弱,实在是分辨不出来。”
……
反正这个锅是魔宗背了,背也得背,不背也得背。
这是第二枚储物纳戒。
只不过很显然,昭平只是亲传弟子之一,天隆真人也不会有太多的悲伤之意。
没人想过一个人会拥有两件储物法器,芷蓉压根儿就没有往那处想,她又陷入了失神状态。
这个小魔头貌似又闯祸了!
在任何一个宗门都是极为少见的储物纳戒,在她眼前同时出现了俩,这怎么可能?
“小郞,那位真人让我们在这里等他。”
莫不成真是捡的……
一块块青石板铺成的空地下方,占地约有两三亩,其中一块丝毫不起眼的青石板便是门户,挨个儿掀起每一块石板,芷蓉终于发现了一些蛛丝马迹,继而找到了通往地下五六丈深的通道,底部有一间石室,大约应该是由一块房子大小的巨石掏空而成,里面堆放着昭平收罗到的许多好东西,一部分用来拉拢其他弟子,一部分上供给天隆真人,大部分留作自用。
听到李小白的声音,芷蓉渐渐回过神来,看到眼前和-图-书的李小白,不禁疑惑,难道洞府门外的法阵又没有开启吗?
“呃!师姐息怒,师弟暂且告退!”
“找到了!”
又有师兄开始劝李小白将自己的储物纳戒交给师姐代为掌管,不过这一次却并非有私心,诸位师兄信服的是芷蓉,而不是他,很显然收缴了这么多战利品的储物纳戒放在芷蓉手中,更让大多数人放心一些。
连带着凝胎境弟子与芷蓉说话的语气和态度都变得客气了不少,仿佛这个明明只有炼神境术道修为的师妹已经拥有了与他们平起平坐对话的资格。
与其便宜别人,倒不如自己先占了再说。
“你从哪里捡的?”
不经意间,一缕淡淡的联系出现在这枚造型古朴,看上去毫不起眼的戒指上。
主办方惊雁宫为此悄然松了口气,他们还以为紫华山上会杀的血流成河,术道名门伤亡惨重,自此元气大伤。
洞府虽然有守护法阵笼罩,可是这小子从来都是视若无睹的往里直闯。
旁人还以为是芷蓉给了她通行玉牌,实际上却根本不是这么回事。
神霄宫真人不再迟疑,招呼了一声,往李小白等人来时的方向踏剑冲上天空。
“你怎的又进来了?这是什么东西?”
“你们在这里等着,诸弟子,随我来!”
“你当师姐是什么人?不要听那些蠢货的,师姐不会贪图你的东西,拿着你的纳戒,滚!”
虽然有些人会不开心,但是倒也让人无话可说。
李小白十分意外芷蓉的怒火,莫非自己玩的太过了,他连忙一翻手,亮出了套在指间的另一枚储物纳戒,一边往后退,一边委屈地说道:“天可怜见,它真的是捡的,师姐你瞧,我的储物纳戒不是还在吗?”
心神转动之间,芷蓉的脸色变了,她已经知道自己手里的是个什么法器。
好心给一个储物纳戒,编个故事就不能不走点心?
看到李小白神色慌张的从洞府里冲出来,守在外面的http://www.hetushu•com金瞳六耳狝猴不明所以的跟着一起狼狈而逃。
“储物纳戒,你也能捡到?哪个不长眼的会把这样的宝贝乱扔!你当我是白痴,还是你自己就是一个大白痴!”
芷蓉师姐打量了李小白一眼,自从她见识过这小子的捡宝物运气后,便彻底服了气,只不过这一次不知道又捡了个什么样的宝贝。
灵气浓郁,显现出淡淡丝状白气的洞府内没有其他人,芷蓉斜靠着寒玉床上的矮几,并没有潜心修炼,反而在怔怔的出神。
其他凝胎境弟子很想横刀夺取这些修炼资源,但是在李小白的怂恿下,芷蓉已经先下手为强同。
……
谁也没有想到,昭平的私库就藏在自己的洞府门前。
出人意料,一枚“意外”得到的储物纳戒大大提升了芷蓉在静霜宗内门弟子中间的地位,它仿佛是一种实力和地位的象征,使聚拢在鹰嘴崖的弟子们仿佛又找回了昔日昭平还在时的底气,甚至犹有过之。
手中没有储物法器,一时半会儿又找不到隐秘可靠的储藏之地,芷蓉颇有些担心,自己的收获会不会竹篮打水一场空,内门已经有不少师兄正等着看她的笑话,甚至是打算分一杯羹。
刚返回鹰嘴崖,芷蓉在第一时间接管了昭平的洞府,她若是不先下手为强,恐怕昭平留下的家底很有可能会落入其他人的手中。
仿佛以为师姐随时要痛殴自己,李小白慌慌张张地逃了出去,就像往常一样。
那么自己手上的又是什么?
“师姐为何犯愁?”
不对,应该是法器。
五宫七宗之间的脆弱平衡终究还是维持到了最后,整个会盟在持续磕磕碰碰的争吵了十余日后,终于圆满完成。
拿出各种宝贝叫捡来的,一身不弱的武道修为叫王八拳,最气人的还是这个家伙偏偏一本正经的信口开河。
李小白忽然走了进来。
对方或许并没有参加本次会盟,而是选择躲在暗中遥控,不过整m.hetushu.com个术道已经联合在一起,迟早会有发生牵扯的一天。
一枚戒指?
芷蓉再也无法忍受自己像个傻瓜一样被李小白戏弄,直接就怒了。
昭平原本是五长老天隆真人的亲传弟子,只不过这位真人在得知这位弟子的所作所为后,第一时间与其划清了界限。
储物纳戒又不是街边的白菜,泛滥到没人要,随意乱丢,随意乱捡的程度。
竟然没有认主,自己的心神稍动,居然就这样完成了最初步的炼化。
这么多东西,随随便便摆在洞府里,既容易被偷,也容易被抢,放到储物法器固然安全,可是总不能一直把李家小郎拴在自己身边吧?
李小白看到芷蓉的模样,忽然拿出一物,放在矮几上,继续说道:“师弟刚刚捡到一物,请师姐鉴赏!”
李小白有足够的耐心。
法器戒指是什么?芷蓉疑惑的猜测着,拿起了那枚戒指,心神往上一绕。
留守鹰嘴崖的十几位弟子并非昭平最看重的心腹,因此也没有机会一同前往紫华山,他们没有任何迟疑的投入了人气正旺的芷蓉麾下,使她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接管昭平的一切。
芷蓉的牙缝里透着一股子寒意。
“呸!”
揪耳朵好可怕,被师姐揪耳朵好可怕,为了不让自己的耳朵在某一天被扯成兔子耳朵,这处洞府一下子就变成了十八成地狱般。
“他又不是我们静霜宗的真人,他让我们等,我们就等?他若是让我们吃屎,师姐你是不是……”
“师姐,我们走了!”
一道道剑光冲天而起,飞剑载着神霄宫弟子紧跟在本宫真人身后。
一次,两次,她实在是分辨不出是李小白有意帮助自己,还是真的侥天之幸,气运逆天的总是捡到好东西,但是弄出来的这些理由却又荒唐可笑的紧。
也不知是李小白骗住了那位神霄宫真人,又或是被强抢的神霄宫弟子古丹等人自认为颜面大失,不愿承认他们被数量远远少于自己的静霜宗弟子所和*图*书抢,默契的配合了李小白的这个现编的故事。
不仅仅是在静霜宗,在五宫七宗的其他弟子中间,拥有储物法器的弟子依然寥寥无几。
收获颇丰的李小白原本还想再做第二票,却见如此阵势,不得不放弃了这个念头,与师姐师兄们安安份分的等到会盟结束。
连珍贵的储物法器都能捡到,而且还是在静霜宗的宗门山脚,就算说是捡东西,也未免太过了。
单纯的芷蓉师姐依然没有转过弯来。
呃!
不由自主的,芷蓉的呼吸粗重了几分。
为了守住这些东西,围拢在芷蓉身旁的同门弟子也愿意拼死一战,应付了几波有惊无附一的试探后,他们终于成功保住了这个私库。
尽管彼此间的矛盾已经不可调和,但是却没有人愿意让魔宗趁虚而入,尤其是当听说这伙余孽居然还拥有了可怕的蚀心毒与献祭邪术,这种诡秘的手段一度压倒了内乱的征兆。
原本打算好的术道同门交流与互通有无,随着几场乱战导致无疾而终,各个宗门的弟子彼此防备,偶尔遭遇也会如临大敌。
“你!回来!喂,小郞,别走!小魔头,回来……”
芷蓉师姐的声音戛然而止,她愣楞的看着李小白的中指,那枚储物纳戒依旧好端端的套在那里。
“啊!就在定雪峰山脚,我准备做几条鱼,晚上给师姐烤着吃,看到溪水里有亮晶晶的反光,然后就捡到了这么个东西,看上去像是法器,就带回来让师姐帮忙看看。”
眼睁睁看着李小白消失在视线内,芷蓉忍不住一阵苦笑。
别人或许还看不出来,但是最了解真相的芷蓉却根本不会轻易上当,咆哮体继续脱口而出。
唯一表示不满的只有神霄宫,死了一位全真境真人,近十名出色的弟子死于争斗,二十几个弟子被洗劫,连一个叛逃过来的静霜宗弟子都没能保住,算得上是次术道会盟损失最多的宗门。
芷蓉在他的身后大叫,可是小白同学哪里肯停下,依旧抱头鼠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