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41章 自立门户

芷蓉一脸难以置信。
倒是李小白,却对这处空荡荡的洞府颇为满意。
他从腰间的钱袋里摸出一枚碧绿色鳞片,直接抛上半空。
李小白随后又修复了洞府门口被他破坏的迷雾法阵,让他布下如此强大的法阵有些困难,但是在现有的基础上重新修复却要简单的多。
芷蓉毫不迟疑的拿出数张灵符,蓄势待发。
“你这家伙!又吓我!”
只不过李小白却根本漫不在乎,他想要自立门户,哪里还需要在意是否在静霜宗内混得风生水起,想要带出自己的班底,总不可能挖静霜宗的墙角。
感应到杀机,并不是来自于混沌青莲附送的额外赠品,而是屡次经历过生死危机后而渐渐生出的一种直觉,或者说,这才是真正属于他自己的天赋。
宁为鸡首不为牛后的道理,芷蓉还是懂的。
捶了一会儿,芷蓉气呼呼的停了手。
其中不少是通灵之玉,正适合用来制成术道法器。
原以为是玩笑,芷蓉只信三分,可是现在,她不由自主的信了七分,剩下还有三分不信,却是因为对方的术道修为只有炼神境。
砂钵大的拳头是没有,粉嫩嫩的拳头倒是有的,芷蓉在给皮糙肉厚,脸皮堪比防弹装甲的李小白“捶背”。
“不够!不够!还有,还有!”
芷蓉的反应就像被踩到尾巴的猫咪,险些跳了起来。
刚刚御剑飞出盆地,李小白忽然放缓脚下的飞剑,拦下了芷蓉。
盘坐于地的女子早已变成了干尸,在这处灵气汇聚之地鬼魅难近,怎会诈尸?
师姐给捶背,这等待遇连宗主都不曾有啊!
真丹境大妖祭炼的本命法器,专攻储物,容量自然大的很,不然李小白也不会毫不客气的拿这处秘藏洞天内的洞府当作仓库。
替李小白瞒下这处秘藏洞天,芷蓉也不觉得有任何不妥之处。
与外面的白骨相比,依然保留着生前的皮囊和衣物,看上去更像是在打坐修炼。
“怎么会有这么多?”
在看过满地累累白骨,m.hetushu.com芷蓉便知道此处绝非善地,她已经无心纠结李小白究竟如何会法阵之道,反而开始担心他如此莽撞是否会给自己招来杀身之祸。
芷蓉十分沮丧,辛辛苦苦来到这里,又费了这么大的劲儿打开这座密封已久的洞府,却空手而归,使她大失所望。
岁月如梭,沧海桑田,无论恩也好,怨也罢,情也好,仇也罢,终究化作满山的尘,满山的土,一切都重归天地,物是人非,就像从未出现过一般。
“啊!”
李小白却十分乐观,他最看中的便是这处难得一见的秘藏洞天,而不是芷蓉最想寻找到的那些宝物。
“正如之前所说的那样,宝物会有的,丹师会有的,炼器士会有的,弟子也会有的,恐怕要不了多久,这里就会成为一个强大宗门的根基所在。”
洞府内的灵气十分稀薄,随着门户大开后,一丝一缕如氤氲霞气涌入,这才渐渐变得和外面一样浓郁。
“师姐!宝物会有的,丹师会有的,炼器士会有的,弟子也会有的。”
“还有?”
李小白指着半空中那枚碧绿色鳞片,笑着大声说道。
“怎么可能是捡的?”
空口白牙想要自立门户,那有这么容易。
“运气好,不止是捡的,还有别人送的!”
岩壁上布满了洞口,分为上下四层,不过遍地狼藉,除了散碎的石砾隐约可以看出石台石架的模样,并没有太多的收获。
随着大门往里面退去,李小白看到了一个人影盘坐在甬道中央,只不过气息早已经全无。
在李小白的字典里,捡和抢是同义词。
原本已经是相信了李小白能够捡到好东西的运气,此时又被铺天盖地的天材地宝给冲垮了,堆满整个大厅,让人无处立足的宝物,实在让人无法相信,它们是捡来的,又或是送来的。
事实上她猜对了大半,储物蛟鳞里的收藏品可不止是一个宗门。
除了依旧看不到周围的景色外,已经不会再陷入迷阵而无法自拔。
www.hetushu.com目瞪口呆之后,芷蓉着实有些被吓坏了,她害怕这些东西无穷无尽的涌出来,把自己给活活压死。
说不定为了保住这个秘密,恐怕连长老甚至宗主都会亲自动手,为此牺牲掉两个炼神境弟子,又算得了什么呢?
这个小魔头难不成真想自立山门?
噘着嘴与李小白斗气抬杠的芷蓉突然瞪大了眼睛,就见一粒粒灵晶,精致的玉瓶,飞剑,装有异草的玉匣,未经打磨的极品美玉,从未见过的皮毛爪牙骨筋,还有羽毛,铺天盖地的天材地宝转眼间淹没了大半个石厅。
来而不往,非礼也。
突然间,各种各样的东西平空出现,如雨点般坠落下来,飞向四面八方。
芷蓉吓得倒退三步。
李小白目光扫过那些未经打磨的玉石,南方蛮地多出美玉,越庆国和莽国那里没少拿这些上好的原石。
“等等!”
经历过破阵和修复后,他对这个迷雾法阵有了更深的了解,需要再一次出入时,则不需要第一次时那样,破坏性的闯入,只需要以灵气催动一枚与法阵能够产生某种共鸣的玉符,便可以轻而易举的进入。
谁能想到这么一个初入静霜宗,连炼神境修为都没有的小子,竟然身兼两种天赋,若是让宗门知晓,恐怕连宗主都会主动收其为座下亲传弟子。
恨!
只不过虽然得到这处秘藏洞天,两人也只能当作一处藏身之地和仓库使用,远远无法发挥出它的真正价值。
芷蓉胆战心惊,这么多东西让她看着害怕。
小心翼翼来到洞口的芷蓉从对方的衣饰上,隐约分辨出是一个女子,颤声道:“她死了吗?”
“有什么合意的,根本没有宝物!要什么没什么,还想开山立宗,就凭你一个人吗?”
李小白突然道:“没死!”
花了整整一晚上的功夫,待到日出时分,李小白和芷蓉这才将储物蛟鳞清空,里面收藏的东西全部分类整理完毕,送入洞府大厅四周的岩洞内。
芷蓉气不打一处来和*图*书
由于年复一年风化的缘故,收拢到一起的骸骨已经并不多,烧了一把火,随即洒入距离小山不远湖泊内。
此时若是再来一位丹师,恐怕一个小宗门的基本雏形算是勉强齐活儿了,要不了多少年,就能够达到仅次于术道十三门的层次,潜力相当巨大,连芷蓉自己都不由自主的有些动心。
炼神境的宗主,恐怕说出去都不会有人相信,刚放出名号,多半就会被人强占了宗门。
“这里甚好,正合我意!”
“你,你这是从哪里得来的?”
从来都没有想过会有一天,竟然有被天材地宝给淹没压死的这一天。
这处后山断崖下的隐秘洞府是空的,那就干脆将它装满。
这里虽然被封闭了不知多少年,原本存放之物,或许早已经被取用甚至洗劫一空。
“可惜,知道此地的只有你和我,而且修为也不够,否则真的在这里建立属于自己的宗门,也算是一桩快事。”
“小心!”
天邪教喜欢将圣宗当作背祸侠,正举着单筒望远镜的李小白也同样顺手一顶黑锅扣了回去。
芷蓉不得不再次怀疑起来。
随后整整十天时间,两人将整个小山丘上上下下,里里外外全部收拾了一遍,不论是李小白,还是芷蓉,都不愿意在占据这处秘藏洞天后,时不时冷不丁的看到有点瘆人的骨骸。
李小白没在乎芷蓉脸上的表情究竟是如何变化的,他开始忙碌了起来。
“怎么会没有东西?”
哪怕是寻常小宗门,也未必有如此多的收藏。
四道剑光忽然从目力极尽处的云朵内飞了出来,直直的向两人逼近。
不过这个时候,两人已经没有地方站脚了,李小白这才不得不收起了那枚碧绿如玉的鳞片。
在芷蓉的手心,同样握着一块青玉平安牌,她的心神与其有一丝联系,能够借以感知到秘藏洞天出入口的位置。
芷蓉连连惊叫,一只堪比房子大小的龟纹巨盾差点儿没把她压在下面,厚厚的盾面上依然残留着骇人的气息hetushu.com,使人心惊肉跳。
李小白面色凝重地说道:“有杀气!”
这种压迫感,只有在宗主发怒时才能够感受到。
出乎意料,断崖下洞府门前的迷雾法阵后,铁灰色的门户竟然是完全不设防,连一把锁都没有。
古拙的字体蕴含着涛天的恨意,也不知当时发生了什么样的恩怨情仇,将她封锁在秘藏洞天的最隐秘洞府内,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已经无从可考。
显然死者也没有兴趣将自己的经历留待后人,将所有的秘密与这处秘藏洞天埋葬在了一起。
毕竟是李小白临时制作出来的身份玉牌,仅仅对秘藏洞天起作用,无法豁免遍布整个盆地的天然迷阵,不过待他摸透整个盆地的奥秘后,两人的平安玉牌很快就能得到进一步的改进,不再受迷阵的影响。
深入百余步,一座纵横约数十步的大厅出现在两人眼前,干燥光滑的岩壁上,一枚枚珠子在熏染灵气后,渐渐开始发光,将每一个角落照耀得犹如白昼。
“怎么了?”
“骗你的!哈哈哈!”
小儿持金过闹市,冒冒然露白,只会给自己招来杀身之祸。
陷入盆地迷阵的芷蓉依旧看不清前后左右,由于被改了出入的凭证,不再是原来那枚明珠,她自然连仅有的耀眼光芒也看不到了。
没一会儿功夫,整个大厅都被淹没了大半,堆叠的最高处,甚至漫到了第二层的洞口,直接往里面倒灌了进去。
李小白忽然促狭的坏笑起来。
……
“没有关系!”
但凡附近存在危险,他都会隐隐察觉到,并且十分相信这种直觉。
不甘心的芷蓉跑遍了每一个岩洞,除了散碎的石木残骸证明了这里曾经存放有无数宝物外,便一无所获。
李小白摇了摇头,这是逼我出大招啊!
数量众多的岩洞也只不过填满了十分之一,足见原本占据这处秘藏洞天的术道宗门实力有多么雄厚。
储物蛟鳞内的收藏品越发凶猛的喷涌而出。
李小白的本意是给储物蛟鳞清清仓,以免因为塞得太多和-图-书,在遇到新的宝贝时不得不作出取舍。
昔日经历过激烈战斗而破损的护山法阵修复了大半,李小白带来的各种天材地宝消耗掉了近三分之一,芷蓉又有了一个惊人的发现。
李小白随口说道:“捡的!”早就想找一个安全可靠的地方存放这些东西,这个秘藏洞天正合他的意。
这未免捡的也太多了些,一次又一次刷新了她对“捡”这个字的概念。
芷蓉师姐已经哆哆嗦嗦的说不出话来,大概,或许,小郎身家已经可以与术道十三门中的任何一个有得一拼了吧。
“多得很!才倒空了三分之一。”
李小白捏着一块平安玉牌,灵气微动,两人瞬间离开了秘藏洞天。
见识过李小白的壕气后,一向舍不得浪费灵符的她也开始大方起来,像这样的灵符,从秘藏洞天的后山洞府内,足足带出了数百张,仍然相同的数量经过分门别类的留在了木架上的玉盒内。
这家伙不仅是一个法阵师,竟然还是一个炼器士,炼制出一个个法器,填入破损的大阵,又能产生出新的变化。
“在哪儿?”
芷蓉师姐有些惊疑不定起来,看这模样,保不齐还真能让他捣鼓出一个术道宗门。
“别发愣了,收拾东西,准备把这些东西整齐好,我还没有全部倒完呢?”
“是魔宗的人!”
在女性干尸身前的地面上,却有一个似用飞剑深深刻出来的字。
芷蓉左右环顾,没有察觉到异样。
“那你变一个出来啊?”
同时又在不设防的玄铁大门和通道内又增加了一些机关布置,使这处门户更加隐秘了许多。
“快停下!快停下!”
“唉!何必呢!”
不过如此多的资源,撑起一个术道小宗门已是绰绰有余,那么炼器士,丹师和法阵师这些特殊人才是否能够配齐呢?
在静霜宗,别看原来跟随昭平的那些师兄师姐聚拢在自己身边,形成了一个新的小团伙,可是他们只是冲着自己接管的资源,根本没有将炼神境的她真正放在眼里,彼此间的信任也无从谈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