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42章 此天是我开

一切终究还是要通过武力来解决。
李小白的表现已经吓到她了。
土匪路霸的口吻套在术士身上,极为不伦不类,很难想像一个术士,无论走到哪里,要么受人尊重,要么受人畏惧,没钱了随便找一个土豪劣绅花差花差,说不定倾家荡产的都会奉上,怎会硬生生拉下身段干这种没有技术含量的勾当。
“啊!”
李小白左手虚握,一枚银色圆球出现在掌心。
啪一声大响,银光闪闪的飞剑就像破碎的银镜,碎片四散飞射,约摸分成了二十余道银光,然而说时迟,那时快。
很显然,他们这是在猫戏老鼠,李小白和芷蓉两人分明是任人宰割的俎上鱼肉。
可怜被上百道法术淹没的那个术士,甚至连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就当场灰飞烟灭了。
火光瞬间失去控制,变成无数火星消散在空气中,飞剑雨重新爬升的时候,术士却已经不见踪影。
“师姐,我先动手,你看我的眼色突围,不要犹豫!否则你就是拖累我!”
无城子能够潜伏在神霄宫数十年,却无人能够察觉到他的真正身份,很显然他是一个极为聪明狡诈和小心谨慎的人。
魔宗的势力已经伸进五宫七宗了吗?
不过这二十七支飞剑并不是胡乱攻击,也不是平均分配,而是选择了其中一名术士重点围攻,目的极为明确,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敌方若是能够少一人,李小白与芷蓉承担的压力就会减轻许多。
分别占据四个方向,踏在飞剑的四名术士不仅黑布包头遮面,身上也同样罩着一身黑袍,看上去鬼鬼祟祟,绝非善类。
正可谓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因此他能出手的机会并不多。
堪比全真境的破劫境妖王龟甲,尤其还是妖族当代玄武之一,极擅长防御的龙子赑屃背甲,说是本命法器都不为过,经过李小白和妖女清瑶的联手炼化,已经初具法器的雏形,尽管还没能发挥出全部的威和*图*书能,但是依然能够挡下全真境真人的攻击。
“魔宗?”
“哈哈哈!你莫要多想了,他们也都是我魔宗之人。”
“小心!”
仅以一个初入宗门的炼神境弟子,不仅堪堪抵挡住对方狂风暴雨的攻击,而且还趁机干掉其中一人。
这个魔宗的大帽子只是一个试探,试探出来的结果却是非常糟糕。
李小白与对方之间互打机锋,芷蓉已经听出了其中的试探之意,根本没有把神霄宫(魔宗)真人的质问放在心下,她捏着灵符,随时发动。
先天异宝混沌青莲的庇护下,区区一个全真境的真人若是只会用这样的小把戏,还远远奈何不了他。
黑衣蒙面在他面前完全是掩耳盗铃,这种小伎量根本瞒不过琉璃心倒映入心神的真相。
至少二十支飞剑一头冲进炽烈耀眼的火云,随即淹没了那名术士的身影。
李小白望着四人,突然笑了起来,说道:“我说,各位神霄宫的师兄,大家都是成年人了,你们不觉得这个游戏幼稚么?”
方才他若是与芷蓉逃跑,恐怕只会身陷险境,既然狭路相逢,便只有勇者可胜。
李小白法诀轻点,低喝一声:“起!坠!”
芷蓉失声惊呼,她已经意识到自己和李小白遇到的是什么样的敌人。
“啊啊!”
“找死!”
李小白不敢让这件法器从自己身边离开,只好继续硬扛反震之力,这一次使他嘴角溢出了血丝,龟甲上传递过来的力量并不好受。
一面龟纹巨盾出现在李小白与芷蓉的身前,堪堪挡住了突破那几十个灵符法术的电网余威。
“小郞,等会儿师姐出手,你趁机突围!”
另三名神霄宫术士彼此对视一眼,黑布面巾下的脸却没有太多的表情变化,察觉到这一点的李小白一颗心沉了下去。
躲在李小白身后的芷蓉发现自己在这场战斗中根本插不上手,双方有如电光石火的交手根本就不是炼神境层面的厮杀,而和_图_书是应该属于更高的层面。
芷蓉咬了咬牙,手上的十几张灵符骤然爆成飞灰,被封印的灵气完全释放,循着奇异的轨迹迅速构建成一个个法术,烈焰火雨,寒冰箭阵,龙卷风瀑,迎着几乎填满整个视界的电网扑去。
“小郞!”
不止是仓促发动的法术,还有灵符飞快崩灭,那名术士意识到自己已经避无可避,就像发了狂似的怒吼起来。
像李小白这般肆无忌惮的百余张灵符齐放,对于其他人来说几乎是无法想像的事情,看他的样子似乎还犹有余力。
什么?
芷蓉又一次惊讶,对方是魔宗的人,竟然还是神霄宫的全真境强者。
李小白不慌不忙地说道:“各位既然来者不善,何必又藏头缩尾。”
“一二三四,再来一次!”
芷蓉脸色直发白,颤声道:“小郞,他是,是真人!”
可是明明只有炼神境的修为,李小白不仅成功抵挡住了对方的进攻,而且还杀招频出,连连成功击杀对手。
“呵呵!去死吧!”
一片耀眼的电网在无城子身前生成,铺天盖地的扑向李小白和芷蓉。
李小白握着一把灵符,至少有上百张,在冷笑声中齐齐化为粉末,形成铺天盖地的法术雨幕,后发先至的超过那三支“玄星”飞剑,将那名被视为必杀的术士淹没了进去。
咚一声震耳欲聋的闷响!
那四个不速之客齐齐身子一抖,似乎有些乱了阵脚。
“玄星”脱离了混沌青莲的心神祭炼,与他的联系越发紧密,驭使起来越发如指臂使。
尽管可以使用混沌青莲的剑光,但是他知道,剑光虽然能够无坚不催,一击必杀,可是对于全真境的强者来说,只要有所防备,想要击杀对方的难度将会大大增加。
听到李小白提起神霄宫,芷蓉的心依旧没有放松多少,如今神霄宫与静霜宗势成水火,遇到神霄宫的人与遇到魔宗的人已经没有任何分别,双方都是不死不休。
m.hetushu.com霄宫的真人极为谨慎,竟然顺着李小白的话,默认了自己的“魔宗”身份。
李小白双手法诀捏个不停,同时掌控二十八支飞剑,使他不得不倾其全力。
这句话一说出口,不仅仅是芷蓉惊讶的望向李小白,不是说好的魔宗吗?怎么又变成了神霄宫。
“小心!”
电光石火之间的交手,芷蓉还没有反应过来,李小白就已经击杀了对方中的一人,看上去,坠向地面的那个家伙术道修为似乎不弱。
“胡,胡说!我们不认识什么神霄宫!这里是我们的地盘,要么拿钱,要么拿命!”
其中一人开口,气势汹汹的就像山大王一样,毫不掩饰自己的杀机。
无城子手捏法诀,一声大喝身前骤然出现一道方圆数十丈的气罩,与迎面射来的“玄星”飞剑撞了个正着。
“待会儿见机行事!”
“躲在我身后!不要慌!”
二十七道剑光仿佛受到某种召唤突然扑向另三个方向。
李小白仿佛没有听到对方的质问,自顾自地说道:“前辈身在曹营心在汉,潜伏神霄宫多年,没少为魔宗通风报信,想必也是辛苦了。”
“雕虫小计,给本座退!”
李小白微微眯起眼睛,对方候着自己和芷蓉,自己何尝不也是候着这个家伙。
一名神霄宫术士带着惨叫与自己的飞剑一起坠落,胸口一片洇红,迅速被涌出的鲜血染透。
“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过此路,留下买命财!”
二十八片莲瓣,二十八倍《摩诃钵兰经》,相当于二十八名炼神境术士,一百多张灵符平摊下来,一片莲瓣仅需要承担不到十张灵符的精神力消耗,自然游刃有余。
在紫华山的术道会盟时,没有遇到曾出现在莽国,与天邪教勾结的神霄宫真人,不曾想却在这里被对方堵了个正着。
三名神霄宫术士手忙脚乱的抵御乱射的“玄星”飞剑。
哪怕拥有凝胎境的修为,可是依然架不住相当于百余名炼和*图*书神境术士的集火围攻,若是这样还不死,还有接踵而至,三支分裂为二十七支的飞剑雨。
四名术士看到李小白和芷蓉主动放缓速度,第一时间将两人围在当中,来意不言而喻,仿佛吃定了他俩。
李小白若无其事的抹去嘴角的咸甜之意,凶狠的望向全真境真人的最后一个帮手,剪其羽翼,才能最后放手一搏。
飞剑洪流猛然冲向天空,眨眼间冲到数十丈高,随即锁定了那个神霄宫术士的位置扑了下来。
李小白伸出双手,浑身真气激荡,大喝一声,硬生生抵住了被震回来的龟甲巨盾。
一名炼神境术士能够同时催发的灵符,最多只有十几张,而凝胎境术士也只不过能够同时催发三十张灵符,即使是全真境的真人,顶了天也只能一口气释放六十余张灵符。
“好两个心机狡诈的娃娃,看来今天是不能放过你们了。”
芷蓉立刻紧张起来。
劈啪几声霹雳巨响,几道水桶粗的电光重重劈在了巨盾上,然而盾面升起淡淡的黄色光芒,仅仅缓慢的波动了几下,便将电光轻而易举的挡了下来,甚至连由细密符文组成的龟纹都没能触及到。
……
那名术士依旧故伎重施,试图用法术轰然这群密集的飞剑雨,然而他根本没有想到,这些“玄星”飞剑在坠下时,完全解锁了自身的重量,就像一块块沉重的巨石从天而降,那些法术根本不足以震开它们。
四名术士中一人扯下憋闷的面巾,恶狠狠地瞪着李小白,身上骤然释放出一股无形的威压,冲着被包围在中央的两人扑来。
只有全真境的真人,才能够随手释放出威力如此巨大的法术,竟然连十几张灵符都无法尽数挡下,自己身上那几百张灵符,恐怕根本坚持不了几个回合。
表现出来的惊人战斗力完全颠覆了芷蓉对他的认识,目光中仿佛不断重新认识对方一般,在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浪。
为了再次全力斩杀对方其中一人,赑屃龟和*图*书甲巨盾又一次承受了重击。
赑屃龟甲巨盾狠狠一震,不堪冲击的往李小白和芷蓉两人撞来,很显然炼化的火候不足以承受全真境真人的全力一击。
似乎被戳中要害的方才说话那人气急败坏说道,可是无论如何都掩饰不了他们欲盖弥彰的慌乱。
脚下飞剑一动,李小白拦在了芷蓉身前,迎面而来的威压瞬间变成了微风拂面。
二十七支飞剑再次聚合,形成一道剑光洪流扑向一名神霄宫术士,炽烈的火光在天空中激烈爆炸,震得飞剑群东摇西落。
二十七支飞剑再次合并,化九,又变成三支飞剑,数量减少,越发灵动诡异,难以拦截,锁定了那个术士直射了过去。
无城子终于反应过来,这个静霜宗的炼神境弟子显然不像表面上那么好对付,那几十支分分合合,令人眼花缭乱的飞剑根本闻所未闻。
“去!”
现如今,魔宗就和李小白的“捡东西”一样,什么都可以往里头扔。
芷蓉甚至忽视了,挡住那道电网的龟纹巨盾又是什么样的宝物。
仓促释放的灵气盾没能防住数量众多的“玄星”飞剑,十九支飞剑强攻一人,其中一支还蕴藏了剑气,直接杀了个措手不及。
他心中不止是生出了杀意,同样还有贪婪之意,如此宝物怎能落在一个炼神境的小子手里,自己若是能够得到它,实力恐怕能够平空提升一个台阶。
如果这一击的目标是那个天邪教潜伏者的神霄宫真人,即使不受伤,也要手忙脚乱一阵。
左手一挥,银光闪电般射出,直扑向无城子。
就算是一向反应迟顿的芷蓉也察觉到了不同寻常,她瞪大了眼睛,喝问道:“你们是神霄宫的人。”
“果然是小瞧了你,挑拨静霜宗与我神霄宫,你到底是什么人?”
李小白不动声色的向身后传话,同时大声冲着那个神霄宫真人冷笑道:“你们既然来了,就别走了!去!”
不止是眼前这个全真境真人,连另外三人也同样是天邪教中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