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49章 打谁?

云山宗术士被突如其来一个大耳刮子直接抽翻在地。
这小子几乎是她的逆鳞,触之必怒,虽然修为不及眼前这个看上去不太好惹的神霄宫弟子,但是鹰嘴崖的大姐头是什么人,一呼百应,一声招呼,拉来二三十个师兄师姐围殴对方一个还是可以办到的。
显然有什么事情刚刚发生!
被平白冤枉了的神霄宫术士万里无可奈何的望向李小白,后者耸了耸肩膀,只好又扯了扯师姐衣袖,说道:“师姐,师弟没有欺负人。”
静霜宗的小术士说揍人,神霄宫就主动出手帮着揍人,明明说好的你们两家互相打个你死我活,怎会有互相撑腰这种事情发生?
就在芷蓉耳提面命的叮嘱李小白的时候,一个惊雁宫弟子拿着一只大口袋走了过来。
众人噤若寒蝉,没有人敢胆边生毛的吱声。
“不愧是巾帼不让须眉!”
芷蓉从人群里挤了过来,她担心李小白脱离自己视线的这一会儿,又生出事端来。
“以后说话注意点儿!”
这样的杀手锏显然还是少用的好。
刻印在竹牌上面的法阵虽然十分简陋,但是对于李小白来说,这点儿参考价值却已经是足够指明方向,他与芷蓉师姐新找到的那处秘藏洞天或许可以用的上。
那名云山宗的术士洋洋得意地笑道:“没错,区区一个炼神境的小术士,干些粗活儿就行了,打打杀杀什么的,不适合你!”
“小郞,这里没你的事,师姐会帮你出头!”
“这位神霄宫师兄欺负这位云山宗的师兄,跟我没关系啊!”
李小白摇了摇头,突然说道:“揍他!”
方才这位神霄宫术士在向他行礼时,看似不经意的露出一块玉牌,彼此就在这一瞬间达成了某种小默契。
听到李小白关心自己,芷蓉满心欢喜,说道:“放心吧,领队是星罗宗的师姐,对我不坏!你别给我添乱!”
尽管事后她也没有追问,李小白也没有主动解释,自然而然的脑补成仗着“捡来的”丹药和法器多,硬生生扛过换取暂时修为大进的秘法严重透支或后遗症。
仿佛这是一个有意针对弱者的下马威,尤其还是借着与静霜宗不对付的神霄宫www.hetushu.com凝胎境术士的强势。
“神霄宫的废物,是不是你欺负我师弟了!”
芷蓉知道眼下不是跟惊雁宫弟子计较的时候,连忙提醒正在耍着竹牌玩的李小白。
“是吗?”
李小白脚尖一挑,飞出去的沉重行李包差点儿把云山宗术士给撞得直翻白眼。
幸亏芷蓉不在这里,不然一定会追杀千里,在后面咆哮:站住,师姐保证不打死你。
芷蓉甩开李小白的爪子,没打算让他参与进来。
这支队伍的谁主谁次已经显而易见。
“这位师弟,在下神霄宫万里,有礼了!”
“我家二嫂与她是鲛绡(女子间手帕交)密友,介绍我入静霜宗,并且托她照顾我。”
抄了人家的老窝,赶尽杀绝后还不允许人家报复?说破天去也没这个理。
芷蓉一时无语,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站立在天空中,俯视着满盆地密密麻麻的术士,惊雁宫宫主普罗神尊暗自捏紧拳头,一颗道心无可避免的微微激荡。
也不知这个家伙究竟哪儿来的勇气,竟然想让自己当背包侠,咋不再加一口锅呢?
“真是蠢货!”
可惜来晚了一步,事端已经生完了。
“……”
除了李小白和神霄宫术士万里,其他人都是一脸懵逼,趴在地上的云山宗术士更是如此,他根本不明白,神霄宫的人怎会替这个小子出头。
满脸苦笑的神霄宫术士直摇着头,另一个唯唯诺诺的云山宗术士满心的苦逼,你欺负就欺负了,还说出来干嘛,人家也是要脸面的,你这不是用手打,是用脚踩啊。
他不去欺负别人就已经是谢天谢地,刚刚就有个倒霉鬼亲身体验了这个道理。
“哈哈,我是云山宗的风少,不服你来打我啊!”
“我当然知道你没欺负人,你是被欺……等等,你什么意思?”
一个炼神境弟子可不可怕?
再加上一个凝胎境术士你怕不怕?
万里点头赞叹,仅仅只有炼神境修为,却愿意为了自己的师弟,公然毫不示弱的喝斥凝胎境术士,这等勇气足以令人敬佩。
来自于五宫七宗十三门的近万名弟子,几乎代表了神州东土近八成的术道力量,莫说攻城和*图*书掠地,哪怕是毁宗灭国都绰绰有余。
“好了,我该走了!自己好好保护自己,莫要冲动!”
想要私斗,更是自寻死路。
神霄宫凝胎境术士万里甩了甩有些发麻的手,冷眼扫过小队里的人,除了李小白,所有人目光躲闪,无人敢与其对视,那个云山宗术士更是连屁都不敢放一个。
“那就拜托师兄了!”
“你不早说!”芷蓉意识到自己闹了个大乌龙,瞪了李小白一眼,说道:“这位师兄是?”
芷蓉最不放心的还是李小白。
连师尊都再三强调,不许得罪的人,这句的话岂不是会容易引起误解。
……
人畜无害的李大魔头笑意盈盈地说道:“师姐,这些师兄们都很客气!”仿佛方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一名神霄宫术士的目光落在李小白身上,微笑着主动一揖。
这一耳光极重,脸下五指印很快浮肿起来,清晰可见。
李小白摆着双手,一脸无辜。
“跟着万里师兄一定要老老实实的,莫要捣乱。”
前脚刚到紫华山,惊雁宫就做好了这些细节工作,很显然效率出人意料的高,参加此次集结的每一个术士都领到了一块号码独一无二的竹牌。
似乎正如她所言,那个星罗宗女术士脾气很好,两人相谈极欢,不时望过来,将目光落在李小白身上,显然芷蓉正在向对方介绍自己的这个师弟。
这声怒斥出口,神霄宫术士万里当场目瞪口呆,我欺负谁来着?
芷蓉已经习惯了李小白这种总是语带双关的说话方式,不以为意的又叮嘱了几句,这才返回了自己新分配到的那支巡逻小队。
李小白看了看脚边的行李,又歪着头打量对方。
神霄宫与静霜宗虽然暂时达成妥协,但是双方实际上依然形成水火,她这么说不啻于在请敌人照顾自家师弟,可是对方却又彬彬有礼,丝毫没有应该出现的敌意和傲气。
当发现魔宗(圣宗)的余孽踪迹,并且在紫华山“闹”过这一出后,整个术道便陷入了风声鹤唳的紧张气氛中,生怕哪一天魔宗余孽杀上自己的宗门,然后以牙还牙,以眼还眼。
还没等李小白开口,神霄宫凝胎境术士抢先和-图-书说道:“这位师妹,在下神霄宫万里,无城子真人座下亲传弟子。”
天晓得他们一旦出动,将在荒郊野外待多久,毕竟巡逻路线不可能只在城镇落脚,想要找到魔宗余孽藏身之处,难免要进入深山老林。
神霄宫与静霜宗双方形同水火众所周知,在李小白所在的这支队伍里其他宗门弟子看来,这位神霄宫凝胎境术士的主动招呼和微笑背后很显然是不怀好意,他们望向这支队伍里形单影只的李小白目光中明显带上了同情或幸灾乐祸。
芷蓉又一次忘了,这个小魔头的手段,曾经硬扛一个全真境真人和三个凝胎境术士而不落下风。
她很快从其他人的神色和目光中察觉到了异样,很快看到了一脸无所谓的神霄宫术士,俏脸立刻冷若冰霜。
“静霜宗的,你们过来,拿着号牌去西区集合!”
李小白总结的恰到好处,鹰嘴崖大姐头的经历使傻白甜师姐发生了蜕变,成为了一个坚强自立的奇女子。
三句不离惹祸的本行,前半句李小白自己都不信,他把话题转移到芷蓉当前所在的巡逻小队上,就怕领队的术士是个不好对付的家伙,会让师姐吃亏。
李小白去扯师姐的袖子。
正在嘱咐着这些静霜宗弟子如何使用灵竹号牌的惊雁宫弟子忽然看到有人一上一下抛着那枚新发的号牌,浑然一副不在意的模样,当即板起脸喝斥道:“你,喂,乱抛什么,把号牌收好,万一丢了,别怪被人误杀,这可不是开玩笑的!”
揍谁?
话刚出口,他就有些后悔了。
“师,师姐。”
魔宗的阴影就像附骨之蛆般在所有人身后阴魂不散,各个宗门的宗主无人敢大意。
“还有谁不服气?”
东南西北四个区挤满了人,静霜宗弟子被完全打散,连鹰嘴崖的李小白和芷蓉两人都没有例外,好在两人分配到的巡逻区域彼此相邻,倒是可以方便互通有无。
“这位可是在与我说话?”
李小白并没有说谎,只不过芷蓉师姐对她的照顾程度已经远远超过了当初那封信上的委托。
“见过万里师兄!”
口袋里装满了写有编号的竹牌,每一块都指定了持有者,正面刻着酉叁m.hetushu.com拾玖,背面则是静霜宗、持者姓名和容貌简述。
望着风姿绰约的静霜宗师妹离去,神霄宫凝胎境术士万里心头微动,忍不住说道:“小郞,你跟芷蓉师姐关系似乎很好?”
芷蓉看到一人捂着脸,神情畏缩,却掩不住清晰可见的指印。
李小白掏了掏耳朵,总是难免会有些没有眼力劲儿的家伙会选择不知死活的作死。
“在下李小白,见过师兄!”
女,女汉子?!万里微微一怔,这个从未听说过的奇异比喻还真是形像。
一名云山宗的术士忽然将自己的行李背囊扔了过来,丢在李小白的脚下,笑呵呵地说道:“静霜宗的小师弟,能者多劳,请帮师兄们背一下这些东西吧!以后你就负责打量俗务,若是发现魔宗余孽的踪迹,我等自然会保护你。”
惊雁宫弟子瞪大了眼睛,随即悻悻然的嘀咕着,静霜宗的弟子身家未免也太丰厚了些,随随便便一个炼神境弟子竟然也拥有储物纳戒。
“放心吧,师姐,师弟冲动起来,连自己都害怕!”
若是能够尽收于己有,普天之下将匍匐在他的脚下瑟瑟发抖,生杀予夺,皆由己心。
李小白不慌不忙的回礼,仿佛根本没有在意对方的身份。
“是啊是啊!师姐是一个女汉子!当真不让须眉。”
即使是潜伏在暗入的魔宗和天邪教,都绝不敢与这支术道大军正面硬撼。
芷蓉在说这句话的时候,总觉的哪里别扭。
“那我就放心了!”
其他人吓了一大跳,难以置信的看到,竟然是神霄宫的那位凝胎境术士动得手。
尽管神霄宫与静霜宗不对付,但是双方眼下暂时风平浪静,再加上自己方才冤枉了对方,芷蓉连忙回礼。
其他人皆一头雾水,谁是你师弟,刚刚挨打的那个,还是真正欺负人的那个?
啪!
“将你们的精神力灌入号牌中央的那枚符文,这是独一无二的印记,方圆百步之内可以彼此感应位置,以免有人冒充。”
“小郞!别闹!”
“真是不知死活!”
“小郞!他们有没有欺负你?”
揍他?
这,这怎么可能?
李小白打趣着回答。
芷蓉已经注意到,自己队伍里的其他人在向自己望http://www.hetushu.com来,她有针对性的嘱咐李小白,不要随随便便用出当日硬扛神霄宫全真境真人的那种手段。
在他们看来,这个静霜宗的小子被欺负定了。
说着还左右四顾,其他人也是一般幸灾乐祸的笑了起来。
并不是所有的术士都拥有储物纳戒,大部分术士都需要自己背载行李,换洗衣物,丹药法器、干粮和世俗所需的银钱,都不能少了。
又在作怪的自然是李大魔头,仅仅一眼,再加上琉璃心的扫描,竹牌的秘密瞬间荡然无存。
一支巡逻小队通常只有一个凝胎境,足以碾压其他成员的各种不服。
可是她哪里能够明白,对方与李小白的间接关联。
万里十分客气地说道:“好说,好说!师妹尽管放心,我会多多照顾小郞师弟。”
李小白耸了耸肩膀一抛一握,竹牌在掌心消失不见。
因此惊雁宫发给各个宗门弟子,作为身份辨识的号牌只不过是一种精简缩水版的身份牌,由于材质的缘故,这些号牌往往坚持不过两三年就会因为磨损而报废。
“放心吧师姐!我一定会老老实实的,一定听话!师姐你那支队伍有不好对付的人吗?师弟先去帮你整顿一下。”
事实上在惊雁宫弟子身上也有类似的东西,只不过材质却是像晶莹剔透如水晶,上面含着一滴精血,彼此间的感应距离可以达到万步。
李小白点了点头,星罗宗与静霜宗的势力范围相接,彼此关系还可以,不会敌视或阴谋暗算芷蓉。
随后四十五度角抬头望向,在其他人眼中,分明是高深莫测。
这也是五宫七宗十三门为何愿意暂时摒弃此前互相打得头破血流的恩怨,硬是宁可让怀有私心的惊雁宫宫主得逞,也要抱成团应对即将到来的复仇之潮。
要不是顾忌会盟的规矩,不得动用法器和法术,也不会如此下力气的出手,别看那个倒霉鬼半边脸都快肿了起来,他的手同样也有些发麻。
那名术士仿佛吃定了李小白,眼下这个静霜宗的小子势单力孤,根本没有任何反抗能力。
芷蓉也终于回过神来,察觉到了不对劲儿。
连神霄宫术士万里都听出来这位静霜宗女术士对师弟异乎寻常的关心,依旧含笑而不语。
不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