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51章 黑羽巨雕

前脚刚入巢的黑色巨雕看到对方竟然追了上来,急欲重新冲出来,可是就见李小白一扬手,数十根古铜色雕羽纷纷扬扬的飞了出来,恰好笼罩住崖壁上的雕巢前后左右。
万里奇怪的盯着那支雕翎,它刚出现的第一时间,他就感受到一缕聚而不散的妖气,分明是来自于一头大妖。
巨雕仿佛没有看到自下而上的渺小雕翎,可是当它飞近到距离雕翎还有十余丈时,突然急声惊叫,扑扇着翅膀重新冲上天空,丝毫不敢靠近。
忠诚度养成这种游戏自然不可能一蹴而就,李小白懂得其中的诀窍。
雕巢外传来人声,两个身影踏着飞剑在风雪中影影绰绰。
肉丝扔进来的第一时间,黑羽巨雕紧张万分,警惕地盯着那撮肉丝,又看了看堵住自己巢穴的李小白,有些茫然的叫了一声。
“哈,还早着呢!慢慢来!”
那只小雕哪里懂得什么,叽叽叫着,循着肉丝的香味,跌跌撞撞的扑了过去,一口叨住,直接吞了下去。
根据巡逻路线布下的据点彼此相距需要御剑飞行一日,李小白的储物纳戒满载后,可以装下最多四个据点的物资,随后不得不重新返回。
雕翎上的淡淡妖气,使黑色巨雕心生惧意,缩在雕巢内叫声连连。
身边养有一只猴妖,应该驯养方面有些经验,难怪会如此自信十足。
万里的飞剑悬停在身前,距离地面三尺,随时都有可能追上那头巨雕,将轻而易举的其击杀。
尽管怀疑,不过万里觉得李小白的提议还是有几分可行性,但是杀这头大雕容易,想要让它乖乖的听话,却不那么简单了。
从无城子那里,他已经知道了部分天邪教分坛所在,只不过还欠缺一些理由,将天邪教当作魔宗余孽甩锅给术道宗门。
好吧!自己还是在外面继续吹西北风吧。
笼罩住雕巢的大妖雕羽随即被收回,此时巢内大雕全部心思都放在撕扯肉干上,李小白与雕巢内一大一小两只黑雕之间仿佛形成了某种平衡,可以确认的是,这种平衡是暂时没有敌间的。
“好了,我们走吧!”
同为雕种,但是生命等级上的天然压制,即使只是一根羽毛,依然让它不敢和-图-书有任何轻举妄动。
“再几次,就快成了!”
一声清亮的鹰鸣从天空中传来,一道黑影从地面高速掠过。
渴睡时恰好遇见枕头,天空中这头雪域巨雕恰好是送上门来的借口。
李小白捏了个法诀,一道淡淡的结界笼罩住了整个鹰巢。
小雕叽叽叫着,想要更多的肉丝,很显然这么一丁点儿根本不够填饱它的肚子,然而大雕却是一脸懵逼,完全无法理解这一幕。
不过他很快知道了原因,雕巢里竟然有一只毛茸茸的小雕,看样子似乎刚破壳没有多少天,摇摇晃晃的从大雕茸羽中钻出来,好奇的嗅着扔到不远处的肉丝。
万里看了看天空中那只不依不饶的巨雕,收回了蓄势待发的飞剑。
李小白听出了小雕的急切之间,又扔出了一条肉丝。
或许是外出捕食,这一次并没有看到大雕的身影。
“这样的大雕见到也是缘份,或许可以留着当作看门狗,不,看门雕!”
万里还是无法理解李小白如何降服这只大雕,他只好跟着一起返回了新挖掘出来的岩洞。
十余日,突然风雪交加,未吃完的黄羊早已经冻得犹如精铁一般,躲在雕巢羽绒中的小雕依旧瑟瑟发抖,大雕并没有出去捕猎,而是将幼崽扑在身下,用自己的体温温暖着它。
这处据点地处偏僻,虽然距离深入雪域高原的商道较近,却十分隐秘,常人难以发觉,现如今又与黑羽巨雕为邻。
这么多大妖雕翎?
“多谢师兄成全!”
在天地之威面前,即使是连豺狼虎豹都会心生惧意,唯恐避之不及的雪域巨雕,也依然毫无反抗能力,只能躲在雕巢内瑟瑟发抖的接受着命运的审判。
连续几次看到李小白和万里,对方又没有做出什么危险性举动,大雕似乎默许了两人的存在。
天空中的巨雕已经扑了下来,闪烁着寒光的钩爪抓在灵气盾表面,引起一阵微微震荡,然而并没有能够抓破灵气盾,巨大的黑色羽翼连续扑扇几下,不甘心的冲天而起。
看到仍然在奋力撕扯肉干的小雕,大雕不禁心生疑惑,不过它最后还是放开黄羊,上前帮助小雕把肉干一一撕碎。
万里一脸http://m•hetushu•com难以置信,降伏这只大雕用一块肉干就能搞定,未免也太简单了些。
“小心些!”
黑羽巨雕看了看脚边的肉块,又看了看雕巢外的那个人,听到小雕欢快的声音,最终还是迟疑了一下,低下了头……
“可怜的小家伙,恐怕会熬不过这场寒流!”
“咦?”
“无妨!”
万里招回没入岩洞深处的飞剑,准备斩向天空中那只不晓事的扁毛畜牲。
蜀川道另一部分地区是植被茂密的深山老林,正好是这只猴子的主场,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
又拿出一只法器瓷炉,往里面丢入一颗灵火,随着源源不断的热量放出,整个鹰巢内立刻变得温暖了起来。
李小白伸手拦下了万里的动作。
“呵呵!还有!”
被热量裹住的小雕精神渐旺,硬是从大雕羽翼下挤出来,贪图温暖的跌跌撞撞冲向法器瓷炉。
在它的认知中,这世间要么是敌人,要么是食物,根本没有第三种可能,怎会有谁莫名其妙的喂养其他物种的幼崽,而不是一口吃掉。
“一头扁毛蠢物,难道师弟起了怜悯之心。”
不时有风雪吹进雕巢,落在大雕身上,很快积极下了厚厚一层,大雕漫不在乎的抖了抖身子,一团雪粉被拱出雕巢。
万里有些不好意思,心头却有几分自得,看似只是在石壁上开个洞而已,但是对飞剑的控制力要求却极高,否则也无法做到一气呵成。
雪域高原气候严寒,野物极少,罕有狮虎等大型陆地掠食者能够生存下来,这头巨雕恐怕是这附近的霸主,李小白动了心思,想要在这片雪域高原追踪目标,术业有专攻,哪怕是全真境的真人,恐怕也比不上这头大雕的眼力。
“哪儿来的大雕?”
说话间,天空中那头巨雕又一次扑了下来,在两人浑然不在意的谈话中,仍然被灵气盾挡住,依旧无功而返。
万里终于恍然明白过来,他记起了前几日在紫华山时,那个静霜宗师妹气势汹汹的前来质问时,身后闪过一道金色的身影,当时没怎么在意,现在料想起来,多半是那只异种血脉的金瞳六耳猕猴。
“我有一只吐纳境的金瞳六耳猕猴,颇为听hetushu•com话,对付这些不开化的东西,颇有些心得。”
“你能够降服它?”万里表示怀疑,这可不是刚出壳,懵懂无知的小雕,而是一头桀骜不驯的大雕。
开山凿洞哪家强,神霄师兄最擅长。
旁人若是冒冒然摸过来,恐怕会在第一时间惊动远处山崖上的雕巢。
李小白瞪大了眼睛,心中不禁生出佩服之意,用术道手段在山岩中开辟洞府并不困难,但是像万里师兄这般干脆利落,却是极少见。
他从储物纳戒中取出一块肉干,撕成肉丝,抛进雕巢内。
看到巨雕充满敌意的举动,万里打消了进入雕巢的念头。
“师兄请慢!”
万里驾驭着飞剑,在不远处看着李小白的动作,不禁奇怪,难道扔肉干就能把这头大雕给降服吗?
万里循声抬头望去,看到一头黑羽巨雕在二人头上盘旋,突然扑了下来,仿佛精钢铸就的鹰爪欲作势抓住二人。
事实上他猜的虽不中,亦不远矣,李小白在金雕大妖的巢穴内做过的扫荡和洗劫确实没有多少分别。
琉璃心笼罩住新挖出来的岩洞,李小白虽然没有上前细看,却完全了然于心。
李小白从黑色巨雕的雕巢内听到了不同寻常的声音,异常纤细稚嫩。
雪域高原空气极为清澈,目力可以看得很远,李小白随手放出一道灵气盾,指了指远处的山巅,在冰雪堆积的峭崖上,有一处枯枝败草堆成的巢穴。
连续扯了十几条肉丝扔给小雕,李小白已经能够不引起大雕的凶猛反扑,慢慢靠到了雕巢边,随后将剩下的肉干扔向大雕。
两人御剑飞出百余丈,一声雕鸣从身后传来,似在感激,又或是告别。
那只猴子被李小白派给了芷蓉师姐,虽然只是一头小妖,但是耳聪目明,又机警伶俐,正好可以用来打发使唤之用,若是遇到什么紧急情况,还能用来传讯。
待原路而回时,两人途经设下的第一个据点时,李小白又再次飞到雕巢边上,给小雕喂一小块肉干,剩下的大块肉干依旧扔进雕巢。
不过李小白逗弄了一会儿,将小雕推回大雕身边,又扔过来一张毯子,将两雕盖住。
这个法术结界并没有太多的防御力,甚至普通成和图书年人拿根棍子狠狠一捅都能刺穿,但是挡住不时卷入鹰巢的风雪却是轻而易举。
小雕嗅到香味,兴奋的鸣叫着,扑扯着肉丝,一点点吞进稚嫩的勾喙中,连带着大雕对李小白的敌意也减弱了几分。
有意思!
从雕鸣中听出几分含意的万里算是服了气,在这片雪域高原若是能够得到一只巨雕相助,不啻于又多出一位得力的巡逻队员。
“也罢,那就留它一条性命!”
小雕似乎越发难以忍受这样的酷寒,躲在羽翼下有气无力的叽叽着,甚至连大雕从黄羊尸体上扯下的肉丝都没有兴趣理睬。
“咦?这两只雕还在!怎么只有一只大雕?”
过了几日,李小白和万里两人再次路过,看到大雕和小雕,照例扔下肉干,看了一会儿后又离开。
……
“嘎!”
挖出来的岩洞并不止是单纯的一个圆洞,而是一个准确稳定的拱形,平坦的洞内地面几乎是一次成形,并不需要太多的修饰,就能够直接拿来使用。
真丹境的大妖,即使是凝胎境的术士也不敢轻易招惹。
居然是带崽儿的,难怪领地意识这么强。
“师弟真是有一手!”
李小白抖出一大块粗布和几根结实的木料,在鹰巢上方搭了个斜棚,稍稍能够挡住风雪,以免直接闯入鹰巢,这才离开。
万里嘴角扯了扯,打算顺便进入鹰巢躲个懒儿,可是当他刚靠近,却见那只巨雕抬起头,犀利无比的目光死死盯住他,发出一声清亮的雕鸣。
“这样就行了?”
“师兄果然好手艺!”
又是一日的飞行,同样在冰雪环绕的险峻所在,依旧是飞剑开凿岩洞,李小白和万里又布下了一处据点。
琉璃心很快从枯枝败草和苔藓堆积而成的巢穴内发现了一个幼小的身影。
李小白蹲下身子,伸手截住了有可能会跌进法器瓷炉变烤鸡的小雕,小东西稚嫩的爪子已经有了顶级掠食者的峥嵘。
看到自己的幼崽在对方手上,大雕不安的急促轻吟着,似在催促。
通体雪白绒毛的小雕,仿佛感受到了大雕的惊惶,跟着一起发现不明所以的叫声。
很显然这只巨雕对他们这两个新来的邻居闹出这么大的动静颇为不满。
不过强灌或诱灌和-图-书蕴含帝流浆的精血这种外挂,公然用多了也容易露出破绽,万一暴露了唐僧肉的身份,不止是妖族,恐怕连天下的修行者都会对他心生恶念。
给岩洞最后安上门户后,李小白和万里看到那只黑羽巨雕在他们头顶上空盘旋,再也没有扑下来攻击,显然是默认了这户新邻居的到来。
雕巢下是坚硬的岩石,巢穴虽然结构简陋,但是承载巨雕的体重却毫无问题,看到有人侵入自己的雕巢,黑羽巨雕一下子站了起来,警惕的望向李小白,它不放心的看了看虚弱不堪的幼崽,不得不重新蹲了回去。
李小白的路数总是让人看不明白,万里却从来不敢大意,两人之间的奇怪关系让巡逻队里的其他人也说不清楚倒底是怎么回事。
李小白驾驭着飞剑靠到了雕巢边,这一次他直接跳了进去。
“孽畜!”
雕巢外的万里有些担心那头黑羽巨雕会突然暴起伤人,如此近的距离,委实不是术士最擅长的战斗间距。
李小白哪里肯放过这只巨雕,驾驭着剑光冲天而起,收回古铜色雕翎,直接追向雕巢。
跟上来的万里不禁疑惑,难道这位师弟曾经洗劫过大妖的巢穴?
已经深入十余丈的岩洞不仅需要纵向挖,还要横向挖,再开辟出几扇窗户,然后再往里面放下锅碗瓢盆,柴炭米粮,还有床铺家俱等物品,能够供给整支巡逻队在这里休整三个月的消耗。
“小手段,小手段!”
两人离开没多久,一只黑羽巨雕抓着一头成年的雄性黄羊从天而降,黄羊早已经没有了气息。
“恐怕是我们惊了它的鹰巢!”
盘旋了几圈,古铜色雕翎所在之处如同雷池,黑色巨雕硬是不敢靠近半步,在天空中又惊又惧的不断发出凄鸣,最终不得不放弃,返回向自己的雕巢,显然是被迫接受了此地的恶邻。
李小白往雕巢内看了一眼,驾驭着剑光返回。
他从储物纳戒里拿出了一支泛着金属光泽的古铜色雕翎,对着轻轻吹了口气,雕翎随风而动,穿过笼罩住二人的灵气盾,飘飘悠悠飞上天空,迎向那只雪域黑色巨雕。
“唳……”
这只扁毛畜牲这辈子没见过肉干吗?至少也该抓住那只小的,再逼迫大的听话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