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52章 损失成员

“或许是暂时离开了,也有可能在附近的据点!”
巢中的法器瓷炉依旧放在角落里,只不过释放出来的热量被控制在一尺范围内,使雕巢内勉强略有些暖意,一颗灵火也可以维持整整一个月的时间。
“我……”
“没有打斗痕迹!”
之所以这么做,主要是李小白不想因为自己的介入,让这只小雕成为温室里的花朵。
连飞剑都来不及放出,直接抽干身上的鲜血,无论如何都没可能是一群在冰天雪地间苦熬的蛮子有能力办到的,若是有这样的实力,恐怕蜀川道内又要冒出一个知名的大势力。
李小白的声音远远传来。
“真可恶!那些蛮子一定知道些什么!”
不过李小白却没有用黑纱巾来抵御雪盲,他用一片质地纯净的黑水晶打磨出一只风镜,以玳瑁为框,有弹性的皮条箍住脑袋固定,既挡光又挡风,可以在积雪漫反射的刺眼光芒中得到更加清楚的视界。
万里和朱易两人同时一怔,再向落松的尸体细看,比当初瘦小了不止一圈,真似身体里面有什么东西被抽空了一般。
雪水融化,很快露出了一具尸体。
仍然在附近巡视,寻找线索的万里闻讯赶来。
在刚才,他们两人并没有往这方面去想。
他忘了这位神霄宫凝胎境术士向来都是无条件站在这个静霜宗弟子身边,自己若是违逆其意,说不得又要挨一顿收拾。
他暗中指派的保密局才刚刚抵达宋州城,还没来得及进入雪域高原进行布置。
“怎么会死在这里?”
充足的食物使这个毛茸茸的小家伙日渐强壮,能够抵挡住雪域高原的严寒。
整整一个月,李小白所在的巡逻队足迹遍布了蜀川道境内大部分雪域高原,在人迹罕至的地带开凿出近四十多处岩洞。
虽然五宫七宗十三门之间的关系并不怎么样,但是有同伴被袭杀,朱易颇有些同仇敌忾,恨不得屠戮了那个蛮子部落,hetushu•com好好逼问清楚。
两人发现的可疑线索是附近山谷里有一个蛮人部落在进行诡异的祭祀活动,与其他蛮人部落的祭祀有着明显不同,一时吃不准情况,便由朱易返回雕巢据点通报队长万里。
发现雕巢内的小雕算是一个意外惊喜,可怜天下父母心,哪怕没有开智,全凭本能行事的扁毛畜牲也不能例外。
“是妖族吗?”
用一堆肉干养出一只火难,李大魔头想想都觉得亏。
“不是妖族干的!也许是哪种诡异的秘法!”
李小白指了指自己的脚边,朱易低下头看去,突然失声惊呼。
李小白指了指干瘪的尸体,若不是其身上还保留着落松生前的衣饰和遗物,很难相信这个皱皱巴巴的人形物体竟然是须弥宫的落松。
万里越来越觉得师尊让自己跟着这个静霜宗师弟有其道理,对方不仅仅身上携带有难得一见的高品阶储物纳戒,连在寻找线索方面,似乎都有着出人意料的能力。
虽然并不是没有见过死人,可是朱易却从来没有见过如此诡异的手。
进入雪域高原后,虽然气候寒冷,但是阳光却变得更加炽烈灼人,在无时无刻的曝晒中,万里等人不得不学着那些商人和蛮子,穿上宽大的挡风衣袍,脸上遮着黑纱巾,以免被一片终年不化的白雪晃瞎了眼睛。
“小郞,你发现了什么?”
尽管有小雕的缘故,还不能驭使这只大雕,不过看门雕的目的倒是实现了,寻常野兽都不能靠近,使这处据点成为了更加隐秘的所在。
察觉到李小白离开,小雕在巢内叽叽叫着,想要追赶,却又爬不出雕巢,只好隔着枝杈缝隙,努力望着剑光远去。
须弥宫落松和九毒门朱易发现可疑线索的位置距离雕巢约两日的御剑飞行距离。
一支干枯的手,从厚厚的冰雪中伸出来,苍白的皮肤布满皱纹,看上去就像一层薄薄的皮紧紧贴着骷髅和-图-书般的手。
看到李小白的水晶风镜,巡逻队其他人也十分好奇这样的奇特装备,只不过一时半会儿找不到合适的水晶片,他们倒也想要人手一支。
朱易亮出飞剑,他在第一时间想到了和自己一同监视的那个古怪部落,多半是他们趁机偷袭了势单力孤的落松,以至于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遭袭。
圣宗方面早已经提到了他麾下保密局的预警,双方一直都在情报共享,互通有无,做些事情不容易,彼此传递消息却还是极快。
李小白拿出一个匣子,将须弥宫落松的遗物装了进去,随即一道火术将干枯的尸体烧成了飞灰,最终倒入了一只拳头大小的瓷瓶内,依旧装进匣子,然后一起收入储物纳戒。
“人呢?”
九毒门依附于九幽宗,擅使奇毒,门人弟子一向残忍嗜杀,手段诡秘阴毒。
每支巡逻队负责的区域,纵横不过驾驭飞剑五六日。
李小白退后几步,捏动法诀,几轮风刃斩入冰雪中,很快挖出一个巨大的冰雪坨,随即升起数团火球,由龙卷风带走热量,紧紧包裹住那团冰雪。
“是那些蛮子!一定是他们干的。”
朱易几个起落,来到了李小白的身边。
李小白依旧不急不躁。
在据点内休息了一晚后,三人又重新回到与须弥宫术士落松约定会合的地方。
万里收回巡视的目光大声回应。
李小白毫不客气的喝斥了一声。
李小白放下在手中打滚撒娇的小雕,大雕已经放心的任由他出入。
李小白成天跟大小妖女厮混,对妖气熟悉无比,哪怕不用心神感知也能够察觉到妖族留下的痕迹。
“有什么发现吗?”
他们巡视的地区气候环境特殊,若是没有坚固厚实的遮拦挡住刺骨的寒风和冰雪,风餐露宿迟早会被冻成一个个冰棍儿。
没有如刀般锋利的严寒,没有刺骨的风雪,没有忍饥挨饿打熬出来的意识,再神骏的巨雕也只和_图_书能会被养成任人宰割的火鸡。
但是在应对一些紧急情况时,总会出现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情况。
他们这支巡逻队刚发现了一些线索,就折损了一位队员,实在不是什么好的开端。
“怎么,还有其他发现?”
李小白借此为突破点,通过廉价的肉丝,毫不费力的一点点凿穿了大雕的心理防线,从第一次接触到小雕开始,他便知道,这只大雕再也不会拒绝自己进入雕巢和接触到小雕。
雕巢外传来巡逻队长万里师兄的声音。
尽管还幼小,但是依然继承了种族传承下来的锐利目光,准确的捕捉到那两道剑光,直至消失在地平线上。
望着熟悉的地方,朱易疑惑的左右环顾,他看到了自己与落松联手留下的记号,确认无误,却没有看到留守在这里的须弥宫术士落松。
“找到落松师兄了吗?”
唯有经过严酷的自然环境洗炼,才能够成为与父母辈一样,翱翔在天际,俯视众生的顶级掠食者。
朱易疑惑的找遍了岩洞,简单的床榻上被褥依旧保持着原样。
每支巡逻队通常拥有十三人,队员来自于各个宗门,由于完全打散的缘故,一支巡逻队往往不会有两个以上的同门队员。
……
前车之鉴使九毒门术士学会了识时务者为俊杰。
李小白掂起下巴,推测着各种可能。
神霄宫有些特殊的秘法,万里轻松法诀,往落松的尸体撒出一片光雨,光雨落在尸体随光芒大涨,彼此交融在一起,散发出淡淡的萤黄光芒,他又摇了摇头,说道:“没有妖气!”
法器瓷炉依然留在雕巢内,只不过多加了一道禁制,那团灵火将会在三日后消耗怠尽,源源不断释放出来的热量,不仅会给大小雕提供寒冬内难得的温暖,同样也会让它们记住李小白这个人。
然而大门紧闭的据点岩洞内除了堆积的物资外,却空无一人,甚至连两人离开前,用草茎结下的暗http://www•hetushu.com记都不曾被扯断,意味着落松与朱离易开后,再也没有人来到这里。
“不是正常死亡,不是术道中人干的,身上的东西都在,连飞剑和行囊都在。”
李小白摇了摇头,一群茹毛饮血的蛮子能够袭杀一位炼神境术士,这不是笑话吗?后者哪怕打不过,还不会驾起飞剑逃跑?
自离开雕巢的那一刻,大雕眼中锐利而冷酷的眼神中莫名多了一丝连它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软化之意。
李小白皱着眉头,琉璃心扫过尸体。
“你这么做,会干扰正常调查,多走许多弯路,白白错过真凶!”
在雪域高原的冰城雪地中布置好据点后,整支巡逻队便被打散为两人一组,开始计划好的例行巡逻。
有些时候,小小的一步,便代表着双方距离的极大一步。
“闭嘴!按小郎师弟说的办!”
看到李小白的奇怪反应,迅速恢复镇定的万里小声询问。
“什么?”
“什么?是落松?嘶!真是他,这是怎么回事?”
“怎么会不在这里!”
不过这个突如其来的警讯,李小白并不担心。
“落松师弟和朱易师弟在喀郞卡山附近发现了一些踪迹!”
“或许有这个可能!”
借着已经完全明亮的天色,万里细细查看了一遍这处背风的山石后面。
李小白一边说着,一边在尸体上轻挑,飞剑等物悉数滚了出来。
赶了两天路后,于傍晚时分,回来通报的九毒门术士朱易领着巡逻队长朱易和李小白赶到了地方。
才过去短短数日,竟然这么快就有了发现,让李小白有些意外。
“别急着动手,问清楚再说!”
“有人抽空了他的精血!”
“万里师兄,朱易师兄!你们过来看看!”
第一处据点成为了巡逻队进入雪域高原的第一站,经常往返的关系,崖壁上的大雕似乎熟悉了李小白等人,由于经常用肉干饲喂小雕的缘故,不再来骚扰,甚至有时候会往据点门前丢下一只冻hetushu.com硬了的黄羊,这让除了李小白和万里以外的其他队员啧啧称奇。
朱易放出了飞剑,准备赶往那处山谷,剑锋闪烁着诡异的幽幽蓝芒,隐隐散发出诡异的腥甜气息。
“这里,这里怎么会有手!”
看到熟悉的衣角,朱易指着尸体颤声道:“是,是落松师兄!”
“待此次任务完成,将这些送回须弥宫吧!”
李小白倒是确认了一件事,或许是发生了什么变故,雕巢内只有这对大小雕,如果没有此前他的帮助,恐怕小雕极有可能熬不过那场风雪,这只失去一切的大雕也将活不了多久。
“看来有什么变故发生,也许是那个部落察觉到有人正在暗中观察他们。”
除了引入圣宗和皇家秘情司的精锐,保密局的大部分成员依旧是凡人,虽然拥有大隐隐于市的有利条件,其他势力想要将他们挖出来,需要面对的是汪洋大海般的凡人群体,其难度不啻于大海捞针。
“不,只有挖出来才知道!”
“知道了!我们一起去看看!”
体内没有骨折损伤,衣物完整,飞剑仍然在袖中,随身行囊内丹药灵晶一件不少,但是干缩褶皱的皮肤上却布满无数头发丝的细孔,缩成鸡蛋般大小的心脏里却没有一滴血液,满身血管千疮百孔,所有鲜血仿佛从这些细孔中喷涌而出,毫无反抗能力的被硬生生抽空鲜血,连带着须弥宫特有的光头也变成核桃仁。
“未必是他们干的!”
三道剑光冲天而起,划过半空随即落向十余里开外的山谷内。
领队神霄宫术士万里猜测着。
夜幕已经出现在东面的天空,唯有在西边的地平线还留着一片亮光,朱易迟疑的点了点头,在这片冰天雪地的世界,并不适合露宿,只能在据点休息才能度过寒夜。
“还怕他们不成!我来干!”
看到队长万里冷冷的盯着自己,朱易一腔难以控制的杀意和怒火瞬间荡然无存,嗫嚅几下,只好老老实实地道:“在下莽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