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54章 追踪血神

“这些家伙找死!”
他陪着笑说道:“请问三位天神,我部祭祀之地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小的好像听见了一些动静!”
万里抱着胳膊,面对杀气腾腾的乃野部蛮子们,仿佛置身事外般视若无睹,朱易收在袖子里的手捏着飞剑,根本懒得看这些蛮子一眼。
“这个血神也是魔教余孽吗?”
那些蛮子,包括首领老蛮子一起被越滚越大的雪浪一起卷走,三人面前骤然一清,从脚下到石堡,地面积雪尽去,露出了黑色的冻土。
万里只是转过头淡淡的看了他一眼,朱易只好将飞剑收回,郁闷地嘀咕着,难道这个静霜宗弟子是万师兄的亲戚吗?
老蛮子的这个首领当得也是蛮心塞的。
看到族人一声不吭的栽倒在地,再也没有爬起来,乃野部落就像炸了锅,那些蛮子以为那家伙死了,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嗷嗷直叫着,拔出兵器冲了上来,甚至连首领老蛮子的话都听不进去。
不仅仅是万里,巡逻队里的其他人也是彻底服了气,在他们看来这种抽丝剥茧的细腻和敏锐,实在是常人难及,厚厚一叠的询问记录,光是看一眼都会让人脑袋发炸。
……
万里和朱易立刻作出洗耳恭听状,就听到李小白继续说道:“血神在这一带极为有名,不仅仅是乃野部供奉血神,还有十多个部族同样供奉血神,可以肯定,对方是一个极为可怕的修行者。”
还没等老蛮子开口,他身边那些蛮子们似乎带着怒火冲着李小白三人哇啦哇啦地说着什么,还不时挥舞着拳头,仿佛在抗议。
另一个房间的门帘往一边掀起,万里顶着一对熊猫眼,一脸无可奈何的古怪神情,两人互相对视一眼,朱易就像犯了什么错误似的,目光躲躲闪闪。
琉璃心笼罩之下,一切无所循形。
“我族祭祀之地被毁?”
老蛮子嘴巴颤抖着,一脸难以置信,三位天神竟然毁掉了自家部落的祭祀之地。
难怪术道中和_图_书人会视凡人为蝼蚁,这般生杀予夺的随心所欲,普通人根本毫无任何反抗能力,哭也好,笑也好,暴跳如雷也好,咬牙切齿也好,歇斯底里的抓狂也好,对术士们依然徒之奈何。
“嗯,下次注意!莫要再让她们占了便宜!”
不是说她们长的不好看,也不是她们不年轻,哪怕在石堡外用最洁白干净的雪擦洗过身子,与生俱来的腥膻体味依然让人避之唯恐不及。
“让小郞师弟来处理!”
这个时候,终于有一个乃野部族年轻蛮子,提着弯刀向三人冲来。
万里也不认为这个血神会是什么招惹不起的存在。
“这,这些蛮人,真是防不胜防!”
三人并没有在乃野部的山谷多逗留,驾驭起剑光冲向天际,开始分头联络巡逻队的其他人,同时通知蜀川道的另一支巡逻队,打算以绝对的人数优势捉拿这个能够将人变成枯萎干尸的血神。
山谷中央的这座石堡为一位奇人所建,由粘土混合着特殊的草汁和畜血,将大小不一的石块堆砌成堡垒,最高处达十余丈,有八层,顶部视野开阔,可瞭望整个谷地,拥有房间三百余,挤满了在此处过冬的乃野部族人。
那个头脑发热的年轻蛮子哪里知道前方多了一道无形屏障,一头撞了上去,嘭一声闷响撞了个结实,当场翻着白眼仰天而倒,当场晕了过去。
“我们先会会这个血神再说!”
“哈哈,好,好,有趣有趣!”
“召集人手,灭掉这个血神!小郞,你怎么看。”
方圆百米范围内灵气震荡,地面厚厚的积雪颤抖起来,越来越明显。
李小白看都没看他一眼,径自往石堡内走去。
万里却神色淡然,区区一群蛮子,随便怎么收拾都是应该。
要不是李小白也有话要问乃野部的首领,两人绝不会愿意留下来跟这些肮脏的蛮子挤在一座石堡里过夜。
朱易没法儿问,就算是问了,另外两人也不会回答。
http://m.hetushu.com方才还在喊杀喊杀,乱作一团的乃野部蛮子全都不见了踪影,世界终于变清静。
看到朱易无比尴尬的模样,万里只好岔开话题。
无力阻止族人们冒失举动的老蛮子看到李小白飞快捏动法诀,大惊失色,就像疯了一样扑向自己的族人,想要把他们拉回来。
“是的!邪神以血为祭,绝不是什么好东西!”
“你们这是怎么了?”
“好!”
老蛮子很明显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或者是如何安抚自己的族人,他结结巴巴喝斥着族人。
李小白点了点头,他也吃不准这个血神的来历。
万里望向李小白,后者以渐渐“元芳”化的发展倾向。
看两人的憔悴模样,像是被人给轮了。
朱易哭丧着脸,自己明明已经拒绝并且赶走了这些骚蛮,哪想到半夜里还有胆大的,偷偷钻进自己的被窝,在不知不觉间把自己这个“天神”给强推了,蛮女活泼好动,一晚上至于来了几发,他自己也数不清,只知道早上起来,手脚发软,憔悴欲死。
朱易的话代表了五宫七宗十三门这个术道最大群体的主要态度,他们将术道经营成一个特殊的封闭小圈子,不被他们认可的势力不仅进不了这个圈子,还会遭到他们的集体打击。
一旦冲动起来,连自己都害怕,这便是雪域高原的蛮子特色。
至于负责守夜的万里提防了一夜,总算才没教这些蛮女得手。
终于有年轻的蛮子意识到,天神的手段即将施加到他们身上时,却已经晚了。
那床自带的被褥也成了对方的战利品。
蝼蚁一样的家伙,根本就是在找死。
雪域高原不啻于蛮荒之地,天高皇帝远,有一些神秘的地方势力存在也并不奇怪。
李小白从自己的房间里伸着懒腰走了出来。
“准备三个房间,我们在这里留宿一晚,你随我来!”
那些挥动兵器拼命砍击灵气盾的蛮子们根本没有注意到他们身周m.hetushu.com的异常变化,倒是一些妇人和孩子看到了,他们惊恐的大叫起来。
自从灭掉武道后,术道的风头一时无两,正是自视为修行正道,其他的都是邪魔外道,人人得而诛之,就是这么霸道不解释。
石墙附近的雪地里,一个个蛮子挣扎着爬了出来,茫然彼此相望,冰冷的雪让他们冷静了下来,随之而来的却是深深的恐惧,对于天神的恐惧。
老蛮子连忙回头,狠狠喝斥了几句,乃野部落的骚动这才平息了下来。
就见九毒门师兄朱易哭丧着脸从房间里走出。
趁着芷蓉师姐所在的巡逻队还未抵达,李小白埋头分析着自己收罗到的资料去伪存真,在抄录的地图上标注出那些供奉血神的部落位置,然后根据从这些部落询问到的信息,再添上血祭的时间和顺序,很快锁定了其中一个部落。
两位术士大人看到妖娆的年轻蛮女,先是一愣,随即在扑面而来的体味面前齐齐败下阵来,再看这些蛮女,不约而同的都是一副日了狗的表情,不,还不如日狗呢!
李小白根本不在意对方究竟会做何反应,毁了就是毁了,这些蛮子还能逆天不成。
怎么什么都帮着他,明明和自己一样都是炼神境,却能够让一个凝胎境俯首贴耳的听话。
但是几乎无一例外,都被赶了出来。
李小白摇了摇头,他现在还没有办法联系上保密局,向圣宗核实这个血神的消息,既有可能是魔宗,也有可能是天邪教,也不排除是另外的势力。
不过一辈子只洗两次澡的蛮子哪里懂得什么清洁卫生,好端端一座高大宏伟的石堡,到处弥漫着挥之不散的腥臭。
“我不知道!”
难道昨晚跟谁大战了一场?
朱易的身后,一个娇小可人的蛮女披着被褥,笑嘻嘻,又有些羞涩贴着墙,赤着脚溜出门外,转眼间白生生的小腿不断交替,跑得没影儿了。
李小白瞪大了眼睛,自己随手在门口布了一道法术结界,又睡得太死,根和图书本没有察觉到隔壁的动静,料想有两位师兄在,有什么风吹草动都能够应付得过来。
李小白庆幸自己布下了法术结界,不然也要惨遭“毒手”。
李小白与万里对视一眼,丝毫没有任何隐瞒地说道:“血神乃邪魔外道,祭祀之地已被我等捣毁!”
两尺多厚的积雪猛然升腾起一丈之高,随着李小白一指,一条雪白的巨浪往前扑去,转眼间席卷糜烂了百余步,一直冲到石堡的墙根下,几乎快要漫到石墙另一侧。
看到三人向石堡缓缓而来,同样从雪堆里爬出来的老蛮子再也顾不得斥责自己的族人,连滚带爬的扑了过来,不住的在地上磕头,脑门与坚硬的冻土撞击,很快变得又青又肿。
次日天色刚放亮。
“如果不是呢?会不会因此召来不必要的争端。”
松软的积雪固然压不死这些蛮子,这个法术顶多让他们受到一些惊吓或者多些鼻青脸肿,可是举手投足之间,引动雪浪翻涌,那种毫无反抗能力的感觉使乃野部落上下再也不敢轻举妄动。
“走吧!今天还有很多事情要问清楚!”
李小白虽然没有直接杀了这些蛮子,朱易却是幸灾乐祸的抚掌大笑。
乃野部落齐齐松了一口气,起码还有的谈,而不是上来就进行屠戮。
“有!”李小白的神色凝重起来,揪住乃野部的首领问了大半夜,到底还是挖出了一些有用的东西。
用完自带的晚餐后,几个年轻的蛮女只披着一块羊皮,红着脸偷偷溜进了万里与朱易的房间,想要用自己温软的处子之躯伺候两位天神。
既然老蛮子主动交待不出来,李小白打算帮对方一把,通过大量的询问诱导,筛选出有用的信息。
“昨晚有什么发现没有?”
“哼!这世上还有比五宫七宗十三门更强的势力吗?统统灭掉就是,宁可错杀一千,也不可放过一个。”
万里绝对不会有任何异议,朱易什么也没说,他越发看不懂这个静霜宗弟子的城府。
朱易亮出hetushu.com飞剑,打算给这些蛮子一个永生难忘的教训,或者干脆送他们重新去投胎。
正如乃野部透露出来的消息,方圆数百里内,十几个部族无一例外都是血神的供奉者,他们修筑祭台,以血为祭,表面上看似是原始的祭祀活动,实际上却是提供大量的鲜血,协助那个血神修炼,而且每隔一段时间,血神就会造访其中一个部落,接受血祭供奉。
乃野部落的那些青壮看到部落首领的表情,仿佛猜到了什么,又开始骚动起来,他们的脸上从疑惑,到不解,又隐隐带着怒意,纷纷质问着自己的首领。
由于有天外邪神在暗地里兴风作浪,李小白相信这个世界上必然还有其他自己所不知道的存在,因此无法确认这个血神到底是不是术士,还是蛮子们以讹传讹,毕竟他们只有词汇量贫瘠的雪域蛮语,没有文字传承,只依靠口口相传,再加上每个蛮子自己不同的理解,往往会发生极大的偏差,哪怕是刚刚发生的也不会例外。
可是他忘了自己已经老了,拉不动那些热血上头的年轻人,就算能拉住,又能阻止得了几个。
如果不是顾忌到对方的天神身份,恐怕这会儿他就要带领全族跟三位天神拼命。
天神发怒,乃野部落覆灭就在眼前。
万里和朱易几乎是捂着口鼻让蛮人清理了好半天,才敢踏进算是石堡内最干净的房间,即便如此也依然简陋无比,根本比不上他们在附近设下的据点。
李小白一弹指,一道灵气盾挡在三人身前。
紫华山术道会盟后,整个术道几乎拧成一股绳,谁与其为敌,必然会碰得粉身碎骨,绝无幸免之理。
这便是从杂乱无章的信息中梳理筛选出有价值的内容,最终得出的成果。
万里表情慎重,他们似乎逮到了一条大鱼。
李小白觉得先不急着动手,先调查清楚再说,盲目乱来说不定会被人当刀使。
“没错!区区一个血神,更何况落松师弟之死与其有关,哪怕不是凶手,也逃脱不了干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