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59章 围杀血神

“怎,怎会这么快?”
李小白又摸出一支玉瓶,里面是同样的雪参丸,滋补精血气极为有效,寻常人吃了,能够百病不生。
她刚要继续刨根问底,忽然一声巨响,突如其来的气浪席卷而来,众多灵气盾纷纷崩灭,三支巡逻队的术士们齐齐惨叫着被抛飞了出去,甚至连围住祭台的红绫法器也寸寸撕裂,变作漫天红丝。
星罗宗女术士玉贞捏着法诀一放,身前很快竖起一道冰墙,在寒冷的冬季释放这类冰法术,总能平空得到一些增幅。
当日从皇库内扫荡回来的异草,他并没有刻意要求女丹师严笑限定炼制哪些丹药,完全任由对方发挥,后者按照出丹率的最大化,炼制出各种丹药,不仅有术道,也有武道,还有凡人可服用的延年益寿丹药,补益丹药和各种解毒丹,算是借着丰厚的收获,好好复习了一遍自己的炼丹术。
嘭嘭嘭几乎密集的听不出先后,一团团血雾在龟纹大盾表面炸开。
几乎被打残了一支巡逻队的术士们哪里肯放过他,纷纷驾驭着剑光冲天而起。
李小白低喝一声,真气在奇经八脉内激荡,却与灵气泾渭分明。
空气中噼哩啪啦作响,剑气嘶鸣,那些蛮子早已经忘记了恐惧,也不知道疼痛,呼喝咆哮着向他冲来。
那些中了血箭的术士哀嚎声渐渐低弱,无数毛孔中喷出鲜血,整个人萎缩成一团,很快没了气息,他们的死状让其他人胆战心惊。
术道灵气源自于天地,武道真气却是由自身精气神归一,精粹而来。
李小白手中的元央剑大开大阖,耀眼的剑芒纵横交错,令人眼花缭乱。
看到这一幕,万里倒吸了一口冷气。
“其他的交给我们!”
“来得好!”
万里祭出五面小旗,落在祭台上,五色旗面无风自动,一片五色烟升起,金木水火土五行之力笼罩向血球。
琉璃心笼罩着整个悬空石台,甚至一直扩张到整个山崖。
所过之处,蛮www•hetushu.com子无不炸成一团团血雾,仿佛这龙形剑气中蕴含着恐怖至极的爆炸力,触之便会当场爆体。
“小郞!”
随着真气源源不断的涌入,元央剑锋刃剑芒迸发,仿佛剑身平空涨大了几分,脚下轻踏奇异的步法,道道剑气交织成一条张牙舞爪的剑气之龙猛然向前方扑出。
“大家快冲!”
察觉到第一轮攻击无果的术士们纷纷大喊起来,身前灵气盾纷纷闪现。
“小心!”
要不是这些家伙,他的万血神诀或许能够更进一步,可是现在却被硬生生破坏祭炼仪式,此前的努力全部尽数付诸流水,怎能不让人恼怒。
在一百二十丈范围内,任何人想要偷袭他,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脚下腾挪纵跃,剑气如霜,连连斩杀那些悍不畏死的蛮子,成功接应了三个小阵的聚拢,三位巡逻队长承担的压力骤轻。
芷蓉看到十数道血箭向自己和李小白的位置射来,几乎封死了两人的所有躲避角落,急得大叫起来。
被红绫挡在祭台外的血色蛮子也未能幸免,他们直接身不由己的被卷向天空,手舞足蹈的落向悬空石台外面的寒冷深渊中。
三支巡逻队的队长惊喜交加。
白藏道巡逻队的队长景新亦是当仁不让,一左一右,与万里掩护李小白。
原以为可以仗着人多势众,却没想到一脚踢在了铁板上,三位巡逻队长却没有任何退却之意,对方的手段歹毒诡异,他们已经没有任何退路,不是你死我就是我活。
一面面灵气盾如临大敌般彼此交叠在一起,有人吟颂防御性法术,有人全力催动攻击性法术,分工明确的团队作战优势尽显。
说时迟,那时快,一面龟纹大盾出现在血箭前方。
连续释放出诡异血术的年轻男子似乎忌惮于众术士的火力全开,蚁多咬死象,随着时间推移,局面对他将渐渐不利。
芷蓉从储物纳戒中拿出一把灵符,刚要催和*图*书动,李小白却向她摇了摇头。
“大家小心!”
“好厉害!”
万里的五行旗阵被冲的七零八落,炽热耀眼如小太阳的光球变成了一颗透明珠子,嵌在一块嶙峋的大石头上。
飞剑与法术齐齐扑了过去。
虽是武道武技,效果却几近于法术,甚至更加霸道凶猛。
她以为又是什么霸道的丹药。
“一起上,干掉他!”
白藏道巡逻队队长景新心痛自己的纯阳珠遭到重创,也无心去寻回,一心想要干掉敌人。
星罗宗凝胎境女术士玉贞放出一道红绫,见风就长,很快环绕住整个祭台,将抓住机会跟着一起冲上来的术士们与未被击杀的蛮子们隔开,哪怕拼着这件法器受损,也要保证术士们能够毫无干扰的全力围杀血神。
这小子分明是言语不实,又在耍滑头。
剑气之龙直冲出十余丈,硬生生杀出一条血路,直抵冰雪筑成的祭台。
“去!”
“小心!”
到底是破劫境妖王的本命盾甲,而且还是当代玄武之一赑屃的背甲,随着祭炼深入,它的真正威能渐渐被发掘出来,几乎无物不穿的血箭被硬生生挡下。
依然有一些血箭未能炸成血雾,而是直接射向那些术士。
祭台中央的血球已经不见了踪影,只剩下一个年轻男子悬空而立,冷冷的打量着七倒八歪,狼狈不堪的各宗门弟子。
血箭消失,龟纹大盾依旧完好无损。
然而李小白却像大山一样纹丝未动,并没有让芷蓉得逞。
芷蓉所知道的雪参丸效力,绝无可能如此之快。
万里一声大喝,银光闪烁,一道六棱形水晶盾挡在了那些血箭前方。
收缩阵形后,所有人需要面对的蛮子便有了定数,不再是一人被两三个蛮子死死拖住的困窘局面,稍不小心就会被斩破灵气盾,惨死于这些被邪术加持的疯蛮子之手。
“没关系!”
方才威力如此巨大的剑气,消耗必然不小,她生怕这个小魔头一时体力透支,在接http://m.hetushu•com下来的决战中无以为继。
白藏道巡逻队的队长景新双手合十,掌心出现了一枚炽亮的光球,现场的气温骤然升高,冰雪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融化,他低喝一声。
然而血箭却毫无阻碍的洞穿了灵气盾,狠狠没入那些术士的身体内,一时间惨叫声此起彼伏。
浑身上下笼罩在血一般红光中的年轻男子忽然一握碰撞,横臂一摆,射出数百道血箭,迎向气势汹汹扑来的法术和飞剑。
也不知是哪里来的勇气,她拉着李小白的胳膊,想要挡在他的身前。
血池上方的血球开始剧烈震颤起来。
眨眼间,被瓦塔部落当作越冬地的石台上为之一清,许多帐篷和石屋倒塌,牛羊被震毙,幸存下来的蛮子所剩无几。
血祭的法阵受到了冲击,一角被剑气摧毁,流向中央血流的畜血相继冻结,或者开始浸然与其接触的冰雪。
李小白眼疾手快,一把抄住芷蓉的纤腰,随即伏下身子,将后背朝着祭台方向,真气暗劲密布,硬生生扛住了气浪冲击。
“师姐,别怕!”
谁能想到一个静霜宗的炼神境弟子在武道上竟然拥有如此精湛的修为,信手挥出的剑气势如破竹般轻而易举的划开那些血色蛮子的身体,寻常法术和飞剑难伤的血甲血兵甚至不比纸糊的强上多少。
万里脸色大变,他没想到师尊交给自己的保命法器,竟然如此不堪一击。
“尽管往前冲,别的都不用管。”
看到两人尤其是李小白安然无恙,万里长长松了一口气,难怪师尊会让自己听候这个李小白的命令,果然每每总有出人意料之处。
这根本不是武技对拼,无需在意任何剑招破绽,随着如霜剑气的肆意弥漫,在气势攀至巅峰的一刹那,李小白近乎于神迹般释放出了前所未有的一剑。
“小郞,你没事吧!”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足以挡住全真境倾力的水晶盾在挨上第一道血箭后剧烈震颤起来,随即在其他血箭http://m.hetushu.com连续击中后,迅速出现裂纹,最终四分五裂,依然有大半血箭朝着李小白与芷蓉两人射去。
“你们都该死!”
要么杀到祭台上,将那个血球驱散,围杀血神,要么干脆放弃本次行动,总好过被这些蛮子纠缠的烦不胜烦要好。
在这个时候,没有人会再留着底牌。
“丹药啊!雪参丸,我这儿还有!师姐也要吗?”
芷蓉终于有机会挤到李小白身边,手中握着一支玉瓶,担心的担着他。
嘭嘭,一道道血箭炸成血雾,密集的电光与火球就像撞上了一堵无形的墙,在嗞嗞啦啦的异响中消散与无形,连那些飞剑仿佛也受到了血箭炸开的影响,歪七八扭的乱飞起来,完全失去了准头,而且摇摇晃晃,变得难以控制。
“快躲开!”
当场七八名术士一头栽倒在地,血箭仿佛带着某种奇诡之力,使他们在地上翻滚哀嚎,剧烈抽搐,完全失去了战斗力,现场一片混乱。
李小白自然而然的站在了队伍最前面,成为了三支巡逻队的核心,战斗力强的都顶在前面,而修为低弱的芷蓉和其他弟子很快被挤到了后面,身不由己的被从李小白身边拉开,让她又气又急又担心。
但是丈许高的冰墙很快被力大无穷,而且不知疲倦的血色蛮子们砍开或撞开,不过依然成功拖延了他们的行动,给其他术士的法术创造施展的机会。
……
如果不是李小白拥有先天异宝混沌青莲的二十八倍真气供给,再加上强大心神构成的控制力,根本不可能肆意发挥想像力,如此随心所欲的爆发出这等可怕剑技威势。
将近三分之一的蛮子不懂得躲闪,与龙形剑气硬刚,却被硬生生斩杀。
对眼下形势把握清晰的万里当机立断,站在拱卫李小白身边,掩护其尽情发挥剑气的威力。
能够加入巡逻队的五宫七宫十三门弟子,无不是各个宗门的精英,他们很快回过神来,有人指着悬立于祭台上的那人,大喝道:“妖人和-图-书!速速受死!”
没吃过猪肉,也是见过猪跑,小魔头的恢复速度委实吓人,芷蓉瞪大了眼睛。
“放心吧!”
法术与飞剑再起,一张张灵符就像不要钱似的纷纷崩解,释放出来的灵气构建出威力巨大的法术,铺天盖地的覆盖向祭台。
就在这时,一道红光冲天而起,射向月光和星光交相辉映下的雪域。
“你,你吃了什么?”
对芷蓉师姐的提醒,李小白压根儿充耳不闻。
他并没有接芷蓉手上的玉瓶,反而自己拿出了一支玉瓶,将里面的丹药一颗未剩的全部倒进嘴里。
在他们眼里,这个连续斩杀自己族人的家伙最是可恶,哪怕拼掉所有人的性命也要杀掉对方。
事实上这一招即使是蜕凡境的武者也未必能够施展出来,能够组成剑气之龙的真气消耗足以瞬间抽空任何一个蜕凡境武者。
同样红绫法器“十里红妆”彻底被毁的玉贞也同样心痛。
李小白脸色有些发白,奇经八脉内的武道真气贼去楼空,险些玩脱了。
莲瓣上的武道功诀并未停止,想当于二十八倍的修炼效率,一个时辰抵过他人一天一夜有余,再辅以丹药滋补,仅仅深呼吸了几口气,李小白的脸色重新恢复红润。
“师弟,尽管放心冲击祭台!我等会掩护你!”
整个法阵当即失去了运转畜血的效果。
丹药一入腹,立刻化作滚滚洪流散入五脏六腹,精血如同颗颗银汞,滚转不休,一丝丝,一缕缕的真气如霞如雾的滋生出来,涓滴汇溪流,江河入大海,下丹田内的气海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充盈起来。
亮度堪比太阳的光球飞向那团巨大的血球,散发出来的灼人热浪烤炙的血球不断冒出血泡,蒸腾出大量红雾,体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缩小。
龙首龙爪龙身惟妙惟妙,片片龙鳞仿佛都是流动不休的剑光,挡在前方的众多蛮子在猝不及防下,完全没有任何抵抗能力,身体接二连三的四分五裂,有没有邪术加持根本没有任何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