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60章 陷阱

许多人猜测对方的可怕邪术必然有所限制,不能随心所欲的释放。
芷蓉师姐若是一把灵符撒将出去,他的借刀杀人之计岂不是要落空。
“龙吾!”
在明明占据上风的情况下突然逃逸,这个举动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芷蓉完全忘了他们正在追击,一门心思直想着去救援自己人。
“见鬼!是雪崩!快飞起来!”
眼下的情况和之前又有不同,松软积雪一时半会儿压不死人,至少还有救,若是中了血神的血箭,却是必死无疑。
李小白的话让芷蓉似曾相识。
李小白定睛一看,却是白藏道的巡逻队长景新,他双目紧闭,脸色苍白,仿佛已经失去了知觉,毫无任何反抗能力的任由人捏住脖子,拎在半空中。
被师弟教训,脸上有些发红的芷蓉瞪了他一眼。
堂堂凝胎境的术士竟然就像小鸡一样轻描淡写的干掉了,幸存下来的术士们看得遍体生寒,忍不住齐齐打了个寒颤。
此前在悬空石台上见识过那些血箭的威力,中者几乎无救,此时若是分出人手,不仅于事无益,还会削弱追击的力量。
催动血光的血神却是一头冲进了高耸的雪龙岭,似乎并没有翻越而过的意思,对方的这个选择正中三位巡逻队长的下怀,他们更是毫不犹豫的追了上去,打算在雪龙岭与这个可恶的家伙一决胜负。
前方逃窜的血光中忽然回射出十数道血箭,穿过后方追上来的法术,直射向驾驭飞剑的术士们,剑光纷纷躲闪避让,但是依然有人躲闪不及,被射了个正着,血箭当即没入体内,惨叫着坠落。
芷蓉已经意识到情况不妙。
“追上去,不要让他跑了!”
可惜了!
“你也别总是乱来!”
上下两层淡淡的云层分别环绕着雪龙岭的腰际和巅峰,这个亘长的雪峰竟比静霜宗的山门定雪峰还要高出不知多少。
险峻的雪原山岭似乎不能阻挡住追逃的双方,没一会儿功夫和图书便远离了瓦塔部落的越冬地,逐渐深入茫茫雪域腹地的无人区。
术士们尽皆讶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那道血光并没有冲着他们来,反而是飞向天空。
话音未落,血神化作一道耀眼的血光激射出去,眨眼间追上一个术士。
李小白的剑指又是一点,正在飞快汇聚的血雾毫无征兆地骤然消散,猝不及防被波及的血神亦是突然坠向地面。
雪幕中数道剑光摇摇晃晃地冲了出来,依然有人侥幸得以生还,只不过一个个面无人色,显然受到了极大的惊吓。
不过这一次,芷蓉打定主意不离开李小白。
血光中包裹之物让黑羽巨雕莫名感到心悸,就像看到了天敌般的危机感,它紧紧追在血光的上光,不时发出清亮的雕鸣,为后方追击的术士们指明了方向。
景新为所有人打着气,宜将剩勇追穷寇,只要干掉这个血神,就能替陨落的师弟们报仇。
除了听到震耳欲聋的巨响外,他们完全毫发无伤。
随即又是两声巨响。
“别要让他翻过这座山!”
高耸入云的一座雪峰就像巨龙一样横亘在前方,雪域高原的山峰数量虽然不及南方的十万大山连绵不绝,却胜在高耸险峻,山巅积雪往往终年不化。
李小白根本没去理他,依旧拉着师姐向天空冲去。
“你刚才阻止我做什么?”
紧接着无数雪粉冰块,夹杂着大小不一的岩石汹涌滚落,甚至飞上天空,就像在下一场足以令人头破血流的冰石大雪,摧枯拉朽般在眨眼间席卷而过,就算是跑得再快的骏马,飞得再快的鸟雀,也未必逃得过雪崩的追击。
就像平空炸开一声惊雷,一颗闪烁的红星冲向雪龙岭顶峰,突然炸开。
“一个都走不掉!”
雪崩的隆隆声终于传入耳中,被下方恐怖气浪余威险险擦到的芷蓉脸色苍白,如果不是李小白的反应快,她就会和其他宗门师兄师姐们一样,和-图-书被铺天盖地的冰雪和气浪卷到不知哪里去。
“山塌了!”
这一次如果放跑了对方,下一次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截住,更为严重的是,我明敌暗,猎人与猎物的位置将发生交换。
“怎么办?快去救师兄师姐们!”
血纹不仅遍布手掌手背,还顺着胳膊一直延伸到脸上,看上去诡异无比。
“那么让我看看你有什么长进!”
加入术道宗门可不是为了成为自己讨厌的人,那些虚伪的术士自然是死的越多越好。
三丈开外的景色一片模糊,紧接着密密麻麻的血箭像是撞在了无形的壁盾上,硬生生震成了血雾。
“别掉队!小心一点儿!”
这是个局!
从一开始,对方就不是真正的狼狈逃跑,而是不想付出太多的代价,利用雪龙岭的地形出其不意的发动雪崩,重创他们这支追兵。
就在这时,一股毫无征兆的无形冲击袭来,追击血光的队伍登时七零八落。
李小白却纹丝未动的踏剑悬立于天空中。
“小郞!”
“就差一点!再来一次!看他还能坚持多久!”
她显然是打定了主意与李小白共同进退,甚至是同生共死。
血光无论怎么躲闪,都没可能甩掉天空中的黑羽巨雕,更是让后方的追兵穷追不舍。
“不用了!”
“好,好可怕!”
在雪域间飞窜的血光后面追着星星点点的剑光,不时有法术从后方飞出,覆盖向血光的位置,但是血光异常狡猾,总是能够每每险而又险的避开那些法术,尽管山石崩裂,冰雪消融,尽化一片焦土,依然没能碰到对方的一片衣角。
三位凝胎境术士不再顾及身后的其他人,率先加速冲了上去。
李小白突然拉住了芷蓉,御剑飞行的速度越发放缓。
她发誓自己从未见过如此可怕的景象,事实上静霜宗的山门定雪峰偶尔也会发生雪崩,但是通常规模极少,大部分积雪都会被宗门的守山大阵不定hetushu.com时化解,变成雨幕溪流,提前加入自然循环中。
“是雪崩!”
“什么?”
“小郞!”
至于其他人,他完全顾不得了。
他们方才受到的冲击是积雪滚落下来的前兆,高速冲击的气浪甚至一度超过了音速,轻而易举的可以达到三四倍,这才是让他们猝不及防的主要原因。
……
跟着芷蓉的金瞳六耳猕猴却窜到了李小白的飞剑上,一抹脑门上的头箍,变成了一支银色小棒,浑身金毛在寒风中微微摇动,可爱的模样却莫名杀气腾腾起来。
根据舆图上显示,这座雪龙岭的面的雪域地形复杂,甚至有可能隐藏着大妖,对于他们这次的追击行动极为不利。
有人看到了两人突然离开追击队伍。
就听到一声惨叫,那个术士连人带飞剑坠落,显然是不成了。
李小白一声轻喝。
意识到究竟发生了什么事的是与李小白、万里同一队的术士,在雪域高原待的久了,他们知道这是雪域高原最为可怕的自然景像之一。
“还有漏网之鱼?”
随着其他人一起追击血神的芷蓉十分不解李小白方才阻止她动用那叠灵符。
还没等李小白开口,芷蓉突然鼓起勇气说道:“他不走,我也不走!”
轰隆!
有人惊骇欲绝的大叫,整座雪龙岭剧烈震颤起来,无数经年累月的未化积雪突然成片成片翻滚着向山下涌来。
划过半空的法术变得更加密集。
血神扔开已经干瘪的尸体,摊开双手,露出了一颗人头般大小的血球,骤然冒出无数尖刺,射向四面八方,转眼间将李小白和芷蓉二人围在当中,随即全方位的攒过了过来。
这是真正的天崩地裂!
眼下形势逆转,他们根本没可能干掉这个血神,唯有留得青山在,才能不愁烧柴。
最后一人被揪着脖子,拖回到李小白和芷蓉面前,血神打量着二人,歪了歪头,说道:“为何不逃?”
万里和玉贞彼此对视一眼,却和-图-书没有打算派人下去救助的意思。
白藏道巡逻队的队长景新被杀,另外两个凝胎境队长多半也是凶多吉少,剩下的包括李小白和芷蓉在内的几只炼神境小猫,完全变成了任人宰割的羔羊。
血光的速度快的吓人,与此前的逃跑完全是判若两人,短短数息又追上一人,追杀最终毫无悬念的演变为一场屠杀。
被拖回来的术士微微抽搐着,整个人就像血人一般,无数鲜血从毛孔中溢出,源源不断的流向擒住他脖颈的那只手,融入化作令人触目心惊的诡异血纹。
敏锐的目光在第一时间捕捉到了李小白的身影,它同样在第一时间注意到了前方飞窜的血光。
李小白嘴上虽然是这么说的,但是实际上心里想的却又是另一方面。
“如果不能一击必杀,对方必有提防,别轻举妄动。”
芷蓉刚要追问,却看到李小白手指的方向,立刻噤了声。
李小白微微眯起眼睛,心思数闪,转眼间想通了此前几个疑点,前因后果立时豁然开朗。
李小白心有余悸地回答,幸亏自己反应的快,不然也要被压进无数吨的雪堆里。
“跑!”
跟在三位队长后方的术士们彼此互相提醒,以免放走了这个强敌。
心意已决的芷蓉深深看了一眼李小白,与他并肩而立,随即坚定的怒视着血神。
血神手一招,溃散的血雾竟然有重新聚拢起来的趋势。
以鸟雀猛禽追击目标,自古有之,虽然没有开智化妖,李小白依然有办法让这只大雕领会自己的意图。
李小白不由分说的拉住芷蓉冲向天空。
她清楚的看到,三位巡逻队长在第一时间被砸落的雪幕覆盖,紧接着其他术士也被雪崩追上,甚至被砸落,眨眼间消失在寒冷的雪雾中。
“别怕,你先走!”
芷蓉脸都白了,她发现自己依然无法阻止李小白用出那种诡异的“秘术”,也只有这种“秘术”才能够轻而易举的挡下连炼神境师兄师姐都能随意www.hetushu.com屠戮的血箭。
血光笼罩中的血神有些惊讶的看向李小白等人,右手突然发力,就听到咔啦一声脆响,景新的脖子不自然扭曲起来,身子微微抽搐一下,当场毙命。
一道血光从仍未平息的雪龙岭巅峰雪雾中缓缓飞了出来,手中还捏着一人。
“不对劲!”
万里对这座大雪山并不陌生。
好狡猾的家伙!
没有人注意到,雪龙岭巅峰升腾起一片白茫茫的浓浊雾气。
“毅顿!”
“怎么了?”芷蓉茫然不解。
李小白却隐隐觉得没这么简单,或许是缓兵之计,如同猫戏老鼠一般,慢慢将他们杀死,他拉着芷蓉,故意落在后面静观其变。
“芷蓉,小郞,你们去哪儿?”
其他几名术士突然一声呐散,驾驭着剑光不由分说向远处逃去,谁也没有顾得上他人。
所有人都低估了这个血神,因此付出惨重的代价。
现在看来,对方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再无任何顾忌,打算开始反杀。
正如对方所言,竟是真的一个都逃不掉,四散奔逃的术士被接连击坠,落入这片茫茫雪域,哪怕摔不死,也会活活冻死。
“你杀不了我!”
“是雪崩!”
“看来有两下子。”
一声竹哨响起,雪堡方向猛然窜出一个巨大身影,飞快扑扇着翅膀,借着月光扶摇直上,越飞越高。
定雪峰终年缭绕不散的云层有一层,而且在接近峰顶的上半部,但是在雪龙岭的主峰,却不仅仅是一览众山小,更是一览众峰低,显然险峻到了极致,站在峰顶或许能够摸到星星和月亮。
李小白身前突然出现了一面龟纹大盾,妖王赑屃的背甲成为了他最强的保命法宝,或者说是之一。
芷蓉瑟瑟发抖地问道:“这,这是什么?”
其他人冷眼看着那个倒霉鬼坠向下方寒冷的雪域,只待击杀血神后,再回来替他收尸体。
数百万万斤,甚至数千万万斤的积雪,铺天盖地的压下来,就算是全真境的真人也只能退避三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