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61章 真邪之域

李小白依旧端着汤碗,不咸不淡的应了一声,却丝毫没有拿起翻看的意思。
“真邪之域”属于一种弥漫整个领域的奇毒,削弱和异变一切,一步步坚定不移的侵蚀,让对手彻底失去反抗能力。
莫名现出身形的血神惊疑不定地退出一百多丈外,这才勉强摆脱了那股诡异的侵蚀力量。
猜到了对方的疑惑,李小白自嘲的笑了笑,投身术道宗门当然不是为了变成自己讨厌的人。
她亲眼目睹了血雾出现一大片空洞后,那个血神莫名其妙的变成血雾,然后消失不见。
雪龙岭一隅,如同迷宫般的深邃洞穴角落里,炭火散发出温暖的光芒,空气中暖意融融。
“你说什么?摘星阁已经被你灭了?”
李墨身上血光再次大作,投向远处。
换作常人,若是爆成一团血雾多半是死的不能再死了。
方圆一百二十丈内,血雾迅速变淡,渐渐稀薄起来,然而有一团血雾却在飞退中迅速汇聚成人形,正是消失在李小白和芷蓉两人视线中的血神,竟与这片红云融为了一体,连“轩布”剑光都无法追踪到他的位置。
他最拿手的火术“百鸟千焰”几乎同步酝酿起来。
这时下方的血雾就像有生命一样,飞快涌了上来。
“原以为必死无疑,我却意外得到了这个!”
“看来,你到底还是长进了!”
“轩布!”
不见李小白有任何动作,身周仿佛猛然爆发出一股奇异的力量。
李小白身形一动,连忙将芷蓉扶到了自己的飞剑上,后者身体绵软的斜斜靠在他的肩头。
“大兄好久不见,别来无恙!”
李小白还没有来得及开口,下方犹如乳白色的雪雾异变突生。
一身寻常布衫的李墨从火堆旁的陶罐内舀出一晚热汤,向李小白递来。
这些剑光虽然没有直接杀伤力,一旦中招,立刻就会陷入无可挽回的被动,就算是全真境的真人也在劫难逃。
此时的他看上去与普通人家的http://www•hetushu•com年轻人没有任何分别,从头到脚根本找不到一丝血神的影子。
至于此前被埋在下面的师兄师姐们……呵呵,谁在乎!
想到当日两个摘星阁弟子杀了两位管家,杀父之仇让李墨咬牙切齿。
双手各捏着一把灵符,眨眼间崩灭,“百鸟千焰”还没发动,铺天盖地的灵符法术便轰了下去。
笼罩方圆一百二十余丈的“真邪之域”瞬间散去。
“这是什么?”
两人如临大敌,不约而同的祭出了自己最强的法术。
李小白目光扫过封面,《万血神诀》。
心神中的混沌青莲根须摇曳,爆发出难以想像的吮吸力量,眨眼间将邪神丹内蕴含的邪异力量汲取一空。
芷蓉讶然望来,她没有想到这个血神竟然会如此难缠,在这样的法术轰击下,似乎还有还手之力。
……
李小白摇了摇头,大兄分明是在调侃。
“这是域,在这片天地内,我便是独一无二的主宰。”
“二嫂的闺蜜!嗯,闺中密友!受二嫂所托,在宗门内照顾我的,还不知谁照顾谁!”
李小白却面色凝重的摇了摇头,一团火光在他头顶上空汇聚,照亮了夜空。
“都怪我,如果不是我,也不会给家里招来如此大的灾祸!若是不能报此仇,不当为人子。”
漫天残余的血雾同样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满脸诡异的血纹渐渐隐退,露出了一张与李小白依稀相似,却更加成熟沧桑的脸。
李小白撇了撇嘴,三兄弟当中最好命的,恐怕当属这位手无缚鸡之力的二兄,直接迎娶白富美,无论当官还是发财,都是一马平川,妥妥的人生赢家。
李小白仿佛在低声自言自语。
血神的语气中莫名带上了一丝欣慰。
“师姐!”
“真邪之域”的霸道完全压制住了他的万血邪云,这种手段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
看这架势,李小白就知道若是被血雾缠上,一定m•hetushu.com会非常麻烦。
“师弟,我,我头晕!”
尤其是听到想要见识自己长进的那句话,这才确认了失踪已久的大兄李墨的身份。
“要小心!”
“看来也不怎么样嘛!”
李小白一口气释放的灵符数量堪比整支巡逻队的灵符齐发,五颜六色的法术光芒追着落向下方雪域的血神,那里翻滚的雪雾依旧没有平息,瞬间被这些色彩填的满满当当。
震耳欲聋的轰响连绵不绝,甚至引发了第二次大规模雪崩。
“呵呵!别着急,大餐在后面!”
“多谢大兄!”
炼宵!鸠曜!照胆!紫霖!四道剑光齐出!
不过李小白有先天异宝混沌青莲护持,完全无视这种邪异的力量。
“龙吾”剑光不仅能够强行驱散真气、巫力和灵气,居然对诡异的鲜血邪术也能发挥出驱散作用。
两支摘星阁弟子的飞剑,他依然保留着,待哪一天,杀上摘星阁的宗门,用这两支飞剑一一割下其宗门上下所有人的脑袋。
李小白却是毫不迟疑的驾驭着飞剑紧跟在后面。
血神的声音在雾气中捉摸不定,即使是李小白的琉璃心也无法捕捉到他的位置。
在心神指引下,狂轰滥炸的法术几乎无一落空。
李小白面色凝重,目光紧盯着下方忽聚忽散的茫茫雪雾,即便有琉璃心,笼罩范围依然有限,并不能探知到更深处的情况。
他似乎有些不太理解为何在这些术道中人里看到李小白。
迷走神经受到激荡,有些神智不清的芷蓉当即昏昏沉沉的睡去,血气运行受到干扰,这般睡上一觉正好可以自行调整过来。
一直犹如附骨之蛆般纠缠不休的“轩布”剑光骤然失去了目标,在血雾中茫然飞窜了一阵,很快消散。
笼罩住两人的灵气盾表面滋滋的作响,血雾正在不断侵蚀,听着触目惊心!
“往上飞!”
“哦!”
李小白接过一汤碗,轻轻抿了一口,虽然有些寡淡,他却从中尝和图书到了亲情的味道。
芷蓉惊疑不定地说道:“他死了?”
长进一词,不仅仅是长辈对后辈的考较,同样也是兄长对幼弟的考较。
“二次莲开!”
“看来,小郞也有自己的际遇!”
混沌青莲异变陡生,最外层的二十八片莲瓣灵光骤然齐齐黯淡了下去,然而一直都没有动静的第二层莲瓣中有一片莲瓣迅速亮了起来,散发出荧荧毫光。
突然间,血神的身影炸成一大团血雾,三道剑光全数落了空。
不过这还仅仅是开始。
小雕留在瓦塔部越冬地附近的雪堡雕巢内,有吃有喝,猛兽难及,自然无需担心。
以李墨横扫三支巡逻队的威势,足见这本诡异法诀的强大,这本近在咫尺的《万血神诀》足以让术道中任何一个人为之疯狂,哪怕欺师灭祖,屠兄戮弟,杀妻灭子都在所不惜,只要能够成为人上之人,其他的一切都可以被毫不留情的抛弃。
别看灵符法术的异彩与雪崩造成的升腾白雾遮挡住了视线,但是坠落的血神却依旧在琉璃心的笼罩范围内。
原本黯淡的莲瓣再次莲光充盈,一枚珍贵的压箱底就这样被用掉了。
“干的好!”
芷蓉趁机催发了自己手中的灵符,追着火鸟们落下的方向轰了过去。
李小白替安置在厚实草褥子上的芷蓉轻轻掖上毯子,随即席地盘腿而坐,好整以暇的望着自己的大兄,被人称为血神的李墨。
李小白目光紧紧此着下方依然还在翻滚的血雾,虽然被“炼宵”蒸发了一部分,但是大部分还在,很显然它们并没有失去控制,血神又怎么可能简简单单的死掉。
心神中的混沌青莲灵光全无,显然为了发动第二层莲瓣的代价极大,需要消耗掉最外层所有莲瓣的灵光。
李小白的拿手火术终于发动,几乎映亮了小半个天空的火云分离出无数火鸟,扑扇着翅膀向下方扑去。
一声雕鸣,盘旋在天空中,没能帮上什么忙的黑羽巨雕犹豫了http://www.hetushu•com一下,扑扇着翅膀追了上去。
上百张灵符同时催发,威力甚至还在“百鸟千焰”之上。
李小白看着大兄的咬牙切齿,面目狰狞的模样,试探着说道:“呃!大兄毋须担心,此仇小郞已经报了。”
“为了消灭正义!”
“真邪之域!”
看到满身诡异血纹的血神坠向地面,芷蓉惊喜道:“小郞,你干掉他了!”看来这家伙也没有想像中那么强,依然不是“秘术”的对手。
琉璃心笼罩的一百二十余丈,尽皆属于李小白的“真邪之域”,任何法术、巫术、真气,甚至神通,一切不属于他的力量都会受到压制。
“九龙雷噬”终于再也维持不住,芷蓉用尽最后一丝清明,手指胡乱一点,爆烈的电光冲向红雾深处,却是漫无目标的胡乱一击。
电光之龙并没有成形,更像是一条不成形的电蛇,在红雾中闪烁了几下,终于消失不见。
“天意让我活了下来!”
“二哥好的很,娶了八大世族之一,杨家的小主凤娘,正志得意满!快活的紧!”
“百鸟千焰!”
“还没有结束!”
甚至这股侵蚀力更在他的血雾之上,浓郁到化不开的血雾就在这片刻之间,硬生生被抹除。
在说话的同时,李小白指间真气微微一吐,恰好没入了芷蓉师姐脑后的安眠穴。
兄弟二人在某种程度上心意相通,稍有些惊讶的李墨很快想通了这一关节,在不久之前,对方的域直接压制了自己的万血邪云,必然拥有不输于《万血神诀》的手段。
芷蓉的“九龙雷噬”没了目标,只好维持着跟李小白一起往上冲,试图甩脱下方的血雾。
“没那么容易!”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跟我来吧!”
李墨突然激动起来,自从离开西延镇,家人的消息便音杳全无,他躲在雪域高原苦修《万血神诀》,就是为了有一天杀回去,灭掉那个可恶的摘星阁和老刀把子,为家人报仇。
“轩布”剑光速度虽然不及“http://www.hetushu•com曦和”,却胜在可以持续追击目标,稍不小心便会中招。
“炼宵”剑光瞬间蒸发了一大片血云,露出了正在飘忽不定,飞快躲闪“轩布”剑光的身影,使人五感短暂丧失的“鸠曜”剑光,引动内心深处大恐惧的“照胆”剑光和让人能够陷入昏迷的“紫霖”剑光眨眼间笼罩住了血神的所有躲避空间。
“二嫂?是李青那书呆子?”
不过修行无岁月,他似乎错过了很多东西。
好不容易占据了上风,怎能不好好痛打落水狗。
红光一闪,李墨出现在李小白的面前,瞪大了眼睛望着他,浑身颤栗不止。
李小白突然轻喝一声,剑光倏忽即出,一头没入血云中。
红雾中似乎有一种奇异的力量,不仅仅能够侵蚀灵气盾,还会引动精血循环,使人血气不继,难以维持住精气神。
“你这是……”
李墨继续说着,他丝毫没有瞒着自家幼弟的意思,从怀中拿出一本书册,放到李小白的面前。
他的目光掠过李小白身后,那个睡美人状的芷蓉,轻笑道:“小郞也是长大了!”
事实上从对方开口的那一刻起,他就察觉到了一丝熟悉感。
然而两人的飞剑速快,但是下方的血雾速度更快,还没攀升千丈,一大团血色红雾便笼罩住了两人。
芷蓉飞快吟颂着咒文,身周电光缭绕,不时爆发出噼啪大响,仿佛有一头电光之龙正在渐渐汇聚成形,空气中弥漫着焦臭的刺鼻味道,令人情不自禁的生出心悸之意。
毫无征兆的出现了一抹嫣红,随即像瘟疫一样疯狂扩张,短短数息的功夫,方圆百丈范围内尽数变成了血云翻滚,在月光下变得异常诡异。
“什么?”
依旧保持着镇定和冷静的李小白手指虚握,掌心莫名多了一枚乌黑油亮的石卵,赫然是一枚邪神丹。
正如他所言,自己是这方域的主宰,收发全凭一念之意。
芷蓉毫无征兆的身形摇晃起来,脸色涨得通红,蓄势待发的雷术明灭不定,开始出现溃散的征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