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63章 失踪的尸体

“没错,是它!”
一想到自己被抛弃在这片冰天雪地,要吃没吃,要喝没喝,如果不是李小白重新寻了回来,它险些冻饿而死,一时间悲从心来,眼泪化作冰珠从脸颊滚落。
看到玉贞师姐的模样,芷蓉大惊失色,这分明是破了相,声音里带上了哭腔。
李小白给小雕做了一只坚韧厚实的卵状半封闭式藤篮,里面铺上厚厚的草垫和毯子,放上一只法器瓷炉释放出源源不断的温暖。
没能得手的李墨笑了笑,缩回了手,说道:“以前只听说过,没想到竟然还真的有。”
李小白把捡战利品说的冠冕堂皇。
“好神骏的大雕!”
芷蓉不疑有他,当即顺从的点了点头,将众师兄师姐们的遗体遗物送回各自宗门,也算是仁至义尽。
金瞳六耳猕猴难得遇到一个谈得来的妖族,上前安慰似的摸了摸灵狐小毛杂乱的毛,拿出还带有自己体温的肉干递了过去。
“不,他们不在下面!”
李小白同样给了大兄几块敛息玉符,双保险般彻底压制住了《万血神诀》的邪异血气,看上去与不带任何灵气波动的凡人毫无分别。
李小白却没往这方面想,他丢出一块肉干,继续问道:“那么尸体呢?其他人的尸体去哪儿了?”
“喂!你在这里干什么?你家主人呢?”
“主,主人死了,有,有吃的吗?”
“小郞,你还活着?这,这真是太好了!”
“我们回雕巢据点吧!”
即使由大雕抓着篮把在高空中飞行,寒风也不会侵入到篮内,正适合带着小雕跟着一起奔波。
听到有脚步声传来,守在洞口的黑羽巨雕抖了抖羽毛,人立而起,待看到走在最前面的李小白,当即欣喜的发出清亮的雕鸣。
这种事情完全合乎常例!
“你是好人!”
小郞身旁的金瞳六耳猕猴虽然少见,但是与万中无一的雪域神鹰相比,还是差了些。
显然在某些人心目中,这对静霜宗弟子已经在围剿血神的www.hetushu•com过程中不幸遇难。
芷蓉原本已经有些不太相信妖奴噬主,现在看来又不得不重新相信了几分,眼前不就是活生生的例子吗?
李小白御剑贴着雪地飞了过去,很快找到了这只躲在雪堆边上,瑟瑟发抖的小东西。
“怎么了?玉贞师姐和师兄们好像埋在了积雪下面。”
雕巢据点处不断有剑光飞起,一个熟悉的声音从飞近的剑光中传来。
大雕小雕都十分高兴,将注意力转移到了肉干上,如果是开了智的妖,恐怕又是另一番光景,至少不会把全部心思放在吃上。
“吱吱!莫怕,莫怕!我这里还有肉干!”
“哈哈,雪域神雕是这方雪域的霸主,天赋不凡,就算是灵犀境小妖,也依然不敌成年的雪域神雕,难免会沦为血食口粮。”
刚刚接近雕巢据点,就有一道剑光迎了上来,却是很快认出了李小白和芷蓉,激动地说道:“你们,你们还活着!”
大兄李墨倒是有些喜欢这只聪明伶俐的小白狐,直接将它抱在了怀里,三人在雪崩后的山坡上转了几圈后,又继续前往蛮部瓦塔部的越冬地。
女儿家最是爱美,怎能容忍在娇颜上留下如此不和谐的伤痕,而且还成了独眼龙。
“一只白狐,是狐妖!”
除了白藏道巡逻队长这个倒霉鬼,万里和玉贞只是被打落入雪崩中,并没有被当场杀死,若是有所准备和底牌的话,倒是能够活下来。
“芷蓉师妹!老天保佑!你们没事就好!”
“是耿师兄的灵狐!”
芷蓉有些花容失色,她无法想像尸体怎会不见。
嗯?
芷蓉想到了什么,连忙惊呼起来。
就算是驯养,也不带这么欺负妖奴的!
三人的剑光重新冲天而起,飞往雪域高原的边缘。
“请!”
李小白的肉干已经彻底征服了它的身心,尤其是饥饿交加的时候,能够得到那样的肉干裹腹,简直是世间美味。
看到小郞一副漫http://www.hetushu.com不在乎的模样,李墨直摇着头,接着说道:“这等异种原本就聪慧,开智更加不易,你若是有十几二十滴帝流浆,便可以让它开智,守护山门却是足够了。”
意外得到这个消息,让芷蓉感到惊喜万分。
“确实不在!”
李墨彬彬有礼的祭出一支飞剑,向芷蓉作了个请便的手势。
没想到大雕虽然在全神贯注的撕扯着肉块,警惕心却一点儿都不少,还没等李墨的手摸到自己身上,突然炸了毛似的一根根羽毛竖起,如钩般的喙抬起闪电般警告似的虚啄一口,然后死死盯着李墨。
灵狐小毛迫不及待的扑到肉干上,奋力撕扯着狼吞虎咽,哪里还在意什么味道,有的吃就已经是谢天谢地。
前脚大兄李墨带着李小白和芷蓉来到雪龙岭这处位置隐秘的迷宫岩洞,后脚大雕便带着自己的小雕赶了过来,守在洞口,等着李小白出来。
不过其表现却让他赞叹不已。
说到帝流浆,李小白最不缺的就是这玩意儿,就像牛奶一样,挤掉一点儿,还会有,已经深深融入他的血脉中,再也难以分离。
可是没想到这只灵兽门驯养已久的灵狐却毫不犹豫地说道:“不要,小毛愿意跟着公子,不要回灵兽门。”
李小白摇了摇头,琉璃心透过厚厚的雪层,除了石头和折断的树木,还有就是一些被卷入雪崩的小动物尸体,却没有找到一具尸体,仿佛平空消失了一遍。
至于灵兽门喂食的那些,分明是狗粮好不好!
“雪域神雕?很少见了啊!”
他只修炼过《万血神诀》,飞行也是依靠《万血神诀》的法门,并非术道惯用的飞剑。
白茫茫的雪花填充了芷蓉的视界,一旦离了四五丈,她就什么都看不到。
重返昔日大战之地,李小白御剑飞快掠过雪龙岭陡峭的山坡,来回数遍后,皱起了眉头。
李墨在雪域高原待的时间比李小白要长的多,自然听说过雪域神雕m.hetushu•com的传说,他上下打量着这一大一小两只雕,眼睛越来越亮,伸手出去想要去摸大雕的羽毛。
李小白忽然指了指一堆冰雪后面。
“玉贞师姐还活着?”
“我们去收拾一下师兄师姐们的遗体遗物吧!”
“小郞,它们开智后会不会反噬?”
“走吧!你跟我们一起走!”
“听说是雪域神雕,也不知是不是真的,不过也算是聪明的很。”
李小白当即向众人介绍。
李小白冲着灵狐小毛招了招手。
他直接冲着它打招呼。
连凝胎境术士都像杀小鸡一样被轻描淡写的拧断了脖子,炼神境术士更是不用说。
岩洞内的大雕看到三人离去,当即抓着藤篮,带上小雕一起追在身后。
在与巡逻队交手时,大兄李墨就曾经注意到这只飞在高空的大雕,无奈对方飞的极高,又紧紧锁定住自己的位置,根本奈何不了它。
李小白已经了然于胸。
死了?然后不见了!那岂不是诈尸!
猴子猝不及防的挨了一张好人卡暴击,痛失一万点血。
李墨忍不住惊讶的多看了李小白一眼,帝流浆这东西只对妖族有用,对于人族连半点用处都没有,即便驯养灵兽和妖奴,都不会用到帝流浆,却没想到他竟然连这种东西都能搞到,难怪可以自信开山立宗,与术道五宫七宗分庭抗礼。
李墨跟着一起摇头,他虽然没有琉璃心,却有自己的办法。
“是什么?”
李小白并没有让灵狐搭载自己的飞剑,他怕两只妖一个眼神不对,当场打起来。
“原来是无城子真人,这位是我的大兄,喜欢游历名山大川,恰好意外遇到!”
“不会,你看悟空就知道了!”
通体雪白的灵狐身上挂满了冰凌,小模样看上去有些狼狈不堪,虽然妖气化灵,依然能够使用威力削弱不少的妖术,但是在这片没吃没喝的冰天雪地之中坚持到现在,却是不易。
“各位好,在下李大郎!见过诸位同道!”
“大兄,你……”http://m.hetushu•com
李小白也不管大雕听不听得懂,拍了拍大兄都触不及不到的雕羽,然后纵起剑光冲入漫天鹅毛大雪中。
芷蓉倒是有些担心,生怕李小白弄巧成拙。
李墨一副正儿八经的术道中人模样,甚至无需伪装,寻仙十余载,有些东西早已经学得似模似样。
“来者何人?咦?是李师弟,芷蓉师妹!”
李小白与李墨两人飞快交换了一下目光,后者暗中点了点头,前者心下一片了然。
芷蓉一怔,情不自禁的点了点头,这倒也是。
“或许它会知道一些!”
李小白掏出几块肉干依次丢给大雕,又撕了一块给小雕。
被喂叼了嘴的灵狐现实的很,宁得一块肉干,也不要狗粮千斤,人为财死,妖为食亡,再天经地义不过的道理。
“大雕,自己带着小雕回家,我们随后就到。”
转眼间将大半块肉干咽下肚,这才畏畏缩缩地说道:“万里和玉贞带走了尸体,他们没有带我!”
《万血神诀》可以感应精血,哪怕是已经凝结,也依然能够准确捕捉到,可是雪层下面除了一些残血外,便没有一具尸体。
……
“谢谢!谢谢!”灵狐惊喜交加,这片连根毛都没有穷山恶水,它片刻都不想再待下去。
“是吗?看上去也没什么特别的!”
十余道剑光将三人团团围住。
“不过你若是想回灵兽门,我可以托人送你回去!”
自从被指派到自己身边后,任劳任怨,白天帮助开路,晚上自动值夜,忠心耿耿,一点儿都没有以往听说妖奴噬主的征兆。
“他们去哪儿了?”
万里师兄的声音里分明是带着如释重负,终于不用担心被师尊打死了。
李墨察觉到了一些。
芷蓉的脸色有些发白。
“嗯!帝流浆我有,抽空弄出一点来!”
洞口有一层淡淡的结界笼罩着,如刀子般的寒意难以侵入进来。
蜀川道另一支巡逻队的队长星罗宗女术士玉贞看到芷蓉安然无恙的回来,同样十分欣喜,她的脸上多hetushu.com了一条淡淡的疤,从眼角划过鼻梁,一直到脸颊的另一侧,左眼眶内却空空如也,显然失去了一颗眼珠。
妖女清瑶当初没有直接一口吞了他,倒也是赚了一笔长期的买卖,何止是铁饭碗,更是不锈钢的装甲饭盆。
李小白重新打量着这一大一小两只雕,见识过真丹境的雕妖后,连妖都不算的雪域神雕,他反而没觉得有什么不同寻常之处。
只要代价足够,这些妖族背叛起主人根本毫不犹豫。
待芷蓉跟在李小白后面驾驭飞剑冲出洞口,李墨轻捏法诀,风度翩翩的跟在二人身后。
不过即便如此,李小白身边的这些妖族也足以让任何人为之羡慕,竟没有一个是简单的。
嗯,大妖女除外,小白同学甚至怀疑这个妖女得到的天赋神通是无底洞般的胃和吃不胖的身材。
划过天空的剑光后方,罕见的雪域神雕带着自己的小崽儿紧紧地跟在后面,丝毫没有被拉下。
芷蓉望向李大郎,她不知道对方如何跟上自己和师弟。
鹅毛一般扬扬洒洒的大雪笼罩着整座雪龙岭,仿佛要补充因为雪崩而失去的大量终年积雪。
悬空石台上一片狼藉,猛烈的风术卷开厚厚的积雪,除了蛮子和牲畜的尸体,战死的术士同样一个都不见。
万里和玉贞两人显然也搜索过这里。
但是对于李小白来说,却根本不成问题。
李小白指了指脚边那只发奋图强的猴子,老老实实的,从没见过它造反作乱。
就算是面对强大可怕的血神,也不曾露过怯。
“师姐,你这是怎么了?”
从屠灭的小宗门那里搜罗以不少御剑术,让大兄随便挑了一本,再给一支上等的飞剑,以其凝胎境高阶的术道修为,分分钟就掌握了御剑之术。
“李公子,你们还活着,这位是?”
同样一无所获的芷蓉找到李小白,说出自己的猜测。
在它身旁,一只硕大的藤篮里,探出一只毛茸茸的小脑袋,冲着从洞内深处出来的三人叽叽叫着,声音已经有了几分大雕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