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64章 因势利导

李小白向芷蓉递过去一个放心的眼神,就像一颗定心丸,后者稍稍安心了一些。
“我们大衍宗的长老曾经提及过天邪教,原以为只是不成气候的小宗门,没想到这么厉害!”
“师姐,没事的!宗主已经将前事了结,神霄宫不会再出尔反尔。”
李小白微微眯起眼睛。
人心隔肚皮,尽管有把握这个兼有神霄宫长老和天邪教法王双重身份的无城子不会出现异心,但是让大兄跟着,也是有备无患。
无城子有些尴尬的笑着,他能够猜到这个静霜宗女术士的担心。
“没事没事,能活下来就好,师妹不也是没事吗?有宗门丹药,很快就能恢复过来,至少老天爷还给我留了一颗眼睛,至少没有变成瞎子。”
李墨对真相的猜测,虽不中,亦不远矣!
其他人的脸色有些不太好看,这次围剿行动几乎是彻底失败,三支巡逻队最后活下来的人甚至还凑不够一支巡逻队,连原来的巡逻计划都无法开展,可谓伤亡惨重。
天邪教借势消耗术道的实力,现如今作茧自缚,已经无可避免的浮出水面成为众矢之的,尽管暗中发展这么多年,天邪教已经成为一个庞然大物,但是与整个术道相比,依然远远不是对手,否则何必长期暗中发展,直接摆明刀马硬来便是。
因此想要调集人手支援,不是禀告各自宗门的宗门,而是盟主普罗神尊和共同参与决策的长老会。
万里主动向李小白的大兄李墨打着招呼,全然不知眼前之人就是前几日将他们杀得屁滚尿流的血神。
可是在场站着的人,除了自己,便是小郞,难道……
“天邪教是什么?我怎么从未听说过?”
……
随后他又向投来询问和疑惑目光的大兄李墨点了点头。
直到无城子离去的背影消失在视线中,李墨这才开口,尽管猜到小郞拿着一个魔主的幌子唬人,可是却不明白一个全真境的真人竟然会如此顺从听话http://www.hetushu.com
天邪教?
已经死心塌地的无城子心甘情愿成为李小白手中的棋子。
幸亏自己抱上了新的粗大腿,不然就得替天邪教陪葬。
惊讶过后,忽然转念一想,李墨差点儿笑出声来。
李小白落落大方地点了点头,说道:“真人,请!”
他们有意无意地看向李墨,认为这个静霜宗弟子的大兄应该才是真正解决掉血神的人,只不过把功劳让于自己的弟弟,好换取一些奖赏罢了。
当从李小白这里听到血神已经被消灭,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的松了一口气。
即使自立门户,也终究难成气候,待阳寿耗尽,难免尘归尘,土归土,强行支撑的宗门立刻就会作鸟兽散,不复存在。
无城子看到李小白的大兄也跟了上来,有些迟疑地问道:“这位?”
即使偶尔有那么一个两个天赋异禀的散修真人,也依然无法与五宫七宗十三门的真人相提并论。
“是,老奴遵命!”
“是天邪教的人!擅长使用邪术!”
芷蓉有些担心,当日就是这个老家伙带着人围堵自己和李小白,她害怕对方又有什么阴谋诡计。
玉贞依然乐观,反过来安慰芷蓉。
伪装成一个炼神境弟子,这等心机实在是可怕。
这才颤颤巍巍的重新站了起来,双手下垂,一副听候吩咐的老实模样。
随着局势变化,无城子也越来越不看好天邪教的发展,一旦失去隐藏在暗处的优势,接下来更多的麻烦将会接踵而至。
谁也没有想到,在这片人迹稀少,只有肮脏粗鲁的蛮子才能生存的雪域高原里竟然还藏着这么一个可怕的家伙。
“这几日大家不要外出,安心休养便是!”
此前该说的已经都说了,在众目睽睽之下,完全天衣无缝,李小白的这句话只不过是额外的提醒罢了,像这种顺水推舟的事情,他自然乐意在后面推上一把。
他庆幸自己做出了和*图*书正确的选择,不然当日自己就会像那个血神一样,直接被这个魔头干掉。
“小郞,他这是……”
李小白接上大兄的话,也不打算隐瞒,说道:“世上总有一些不愿被叫醒的装睡之人,但并不是所有人都这样想,天邪教不是铁桶一块,我只不过是撬了他们的墙角而已。”
小郞就是什么劳什子魔主?
在不断脑补和自己吓自己的过程中,无城子越发敬畏,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李小白在他内心深处埋下的那颗种子早已经生根发芽,现如今渐渐抽枝开叶,越发茁壮。
在没有其他人的场合下,无城子突然脸色肃然,五体投地状,大声道:“属下无城子,见过魔主!”
无城子瞪大了眼睛,终于难以自制,满脸难以置信的看向李小白。
无城子真人满心满腹都是悲催的,你这死孩子,蜀川道当然还有天邪教的人,师尊可不就是天邪教的吗?你还是妖人的亲传弟子,也不是个好东西。
哪怕心中快被郁闷填满,无城子依然不敢漏出半点马脚,他看向李小白,说道:“这位李公子,若是方便的话,请随老夫来。”
保密局和以秘藏洞天为依托的私家宗门便是他手中的一文一武两张底牌。
命运弄人,谁能想到自己前一刻还在喊打喊杀,下一刻就在对方面前死心塌地的跪着唱征服。
李墨不理解李小白为什么不直接联手圣宗,反而选择单干。
李小白拿出派头,就差说平身了。
个中复杂缘由,连无城子都一知半解,更遑论其他人,物证俱全,基本上都是信了。
他越是这样,无城子越是不敢大意,叩谢道:“谢魔主!”
他突然有一种贼喊捉贼的错觉,脸上却又不敢露出异样,神色淡定如常地点了点头,说道:“此事为师一定会向盟主和诸位长老禀明,在援军抵达前,为师会在这里坐镇,确保你等周全。”
没有足够的底蕴和天材地宝支持,m.hetushu.com术道散修撑死了也只能止步于凝胎境巅峰,能够突破至全真境更是想都不敢想。
自年少时就在外行走多年,阅历丰富,李墨待人处事都要比李小白成熟稳得的多,应对十分得当,完全没有任何破绽。
事实上他并不是毫无防备。
魔宗的是余孽,天邪教自然便成了妖人。
难道这就是域外天魔的手段,在无形中蛊惑人心,让事态往对自己有利的方向发展。在场各宗门弟子你一言我一语的互相引导和启发,竟然渐渐形成了一个正中他下怀的阴谋论,各条线索不断汇集,指向天邪教。
“是!”
“有师尊在,弟子也就放心了!”
惊雁宫宫主普罗神尊在紫华山的术道会盟中得尝所愿的当上了这个盟主,其他各宗宗主自然而然的成为了长老,不同宗门因此能够统一调度安排,这样的会盟方式,只不过是二十五年前术道攻灭魔宗和剿灭武道的照搬罢了。
在外人看来,这位无城子真人多半有话要询问这位静霜宗弟子。
“天邪教借圣宗的幌子,暗中侵蚀术道,欲图谋天下,我这也算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你照常推进就是,不必强加干涉。”
无城子暗地里松了一口气。
李小白与李墨早已统一了口径,这个锅必须由天邪教来背。
听着众人的对话,万里想了想,当即向无城子说道:“师尊,眼下蜀川道人手不足,需向盟主和诸位长老请求人手,弟子怀疑,蜀川道内依然还有天邪教的妖人。”
不过他还是晚了一步,蜀川道的两支巡逻队和白藏道的一支巡逻队只剩下小猫两三支狼狈而回,剩下的都变成了触目惊心的尸体。
“姑娘请放心,老夫不是言而无信之人。”
李小白摆了摆手,让无城子毋须担心。
“这个血神究竟是何人?”
在交了投名状后,他已经没有任何退路,只能选择跟着对方一条道走到黑。
“他们为什么要跟我们做对?难道是和-图-书早有预谋?”
“极有可能!”
还没等琢磨出味道来,这位全真境真人当场跪伏在地,吓了李墨一大跳。
“年纪小,资历浅,怎能服众?再说我又不缺人,一步步来便是。”
不过李小白自称血神是他所杀,许多人却是不信的。
“在下一介散修,宗门不敢当!”
“那么你为什么不考虑母亲那里!至少圣宗已经恢复了不少力量。”
李小白手上的力量还不足以硬怼天邪教,只能选择蹈光养晦,同时从无城子这里获取情报,作出针对性的安排和准备,待将来时机成熟,一举将铲除这个供奉天外邪神的邪恶势力。
“小郞?”
“无妨!”
李小白拿出几样真正属于天邪教的事物时,无城子在暗自震惊之余,还证实了另一件事,这个域外天魔与天邪教早就有过接触,甚至杀了不少天邪教中人。
任何事情都有其两面性,李小白考虑前因后果时,并没有简单的只看亲情方面,天邪教引天外邪神荼毒此方天地,极西之地东征同样也会造成生灵涂炭,内忧外患,香君小娘的大武帝国根本没可能置身事外,他也不愿意自己的一番心血就这样被白白糟蹋。
如此冒功领赏算是人之常情,不足为奇。
仿佛真的如同魔鬼一般,无城子上了李小白这条贼船后,已经没可能再摆脱他的阴影。
“竟然是天邪教?”
在场的都是名门正道的弟子,一介散修根本入不了他们的眼,只不过看在李小白的面子上,各人一一向李墨见礼,不过态度上却隐隐冷漠了不少。
这小子依旧是西延镇的那副纨绔脾性,自己前脚弄出个血神,小郞竟然毫不示弱的捣鼓出一个魔主,居然还让一个全真境的真人深信不疑,实在是让人哭笑不得。
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兄弟二人的所作所为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两人一先一后,很快离开了雕巢据点,在一处无人的隐秘处停下了脚步。
算计天邪教之余,和-图-书他同样也隐隐担心极西之地对神州东土的窥觑,术道五宫七宗围攻魔宗,并不止是眼红魔宗的坐大那么简单,也是为了斩断极西之地伸向东土的魔爪。
“若是无事,不必打扰我!一切照常即可!”
万里完全不知道师尊无城子的真正底细,依旧对天邪教咬牙切齿,却不知道痛恨的对象之一就在自己的眼前,而且还得称呼其为师尊。
魔主?!
拥有天邪教背景的无城子心头一颤,怎的又会是天邪教的人,他的目光在李小白和李墨身上打着转,隐隐猜测着这个大魔头的真正用意。
“是这个天邪教?”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部费功夫,他原本还打算费些心思,让这些人往这方面去想,却没想到自己先前提了一嘴天邪教,又拿出一些证物后,竟自然而然的形成了他想要的结果。
“请问师兄师从哪个宗门?”
在选择比较多的情况下,李小白当然是宁为鸡首,不为牛后。
“好了,起来吧!”
哪怕对方心怀不轨,兄弟二人联手也足以轻轻松松的干掉这个老家伙。
“难道魔宗余孽是假的,只是一个幌子?”
……
“说不定正在暗中酝酿什么阴谋!”
曾经面对过血神的人再次回想起可怕的血色邪术,在记忆犹新之余,依旧不免胆战心惊。
老娘海伦娜的圣宗牵扯太多,整理起来麻烦不少,还涉及到极西之地,因此从一开始,李小白就没想过利用圣宗现成的力量构建属于自己的势力。
活见鬼了,谁是魔主,魔主是谁。
“也许吧!二十五年前术道与武道一同攻破魔宗山门,就算逃掉一些漏网之鱼,也未必能够成气候,不排除有人打着魔宗余孽的幌子,借机转移视线,好暗中行事。”
“天邪教一定是疯了,竟敢招惹五宫七宗!”
神霄宫全真境真人无城子代表了术道会盟前来察看三支巡逻队联合行动的监督者,必要时会出手协助。
不过真相却只有彼此心照不宣的两人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