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66章 开智化妖

“变成妖了!”
话还没说完,他就被一大一小两只雕妖的锐利目光盯得心头直跳。
“小郞,小郞不见了!”
李小白虽然不知道对方的诡计,但是并没有轻易上当,他漫不在乎的挠了挠大雕的银边黑羽。
李小白表面上不动声色的表示愿意以和为贵,可是心底却不住的冷笑,转过视线看向那个狂傲的惊雁宫术士,说道:“那么这位师兄的意思呢!”
大雕每一次扑扇着羽翼,都会在空气中带起片片雪花,尽管没有悟出妖术,却已经能够通过自己血脉天赋,引动周遭环境的变化。
真丹境大妖协助祭炼,替他省下了不少力气,将其真正的惊人防御力完全解放出来。
“此妖以后要了不得啊!”
“今天真是稀奇!我好好养的鸟儿,竟然有人先后看上,光头,你的价码不够!”
下不了台阶的印禅忍声吞气地拿出一件乌沉沉的降魔杵,说道:“这件无间镇邪杵是我祭炼多年的宝物,专破阴邪之术,用来防身还是与人争斗,都是难得的宝物,小子,你莫要再贪心不足。”
更何况是天赋异禀的雪域神雕,大雕周身妖气高涨,刚一开智就爆发出不同寻常的声势。
素长擅长驭兽的灵兽门与须弥宫一脉相承,只不过前者偏重于驭使灵兽和借助灵兽修炼,后者须弥宫法门颇多,同样能够使得妖族皈依降服,老老实实听话。
无城子不屑一顾,这都什么人啊?
原本就有一只金瞳六耳猕猴,又捡了灵兽门的灵狐,再加上这两只雕妖,万里担心李小白身边放了这么多妖族,容易尾大不掉,难以控制。
看着一大一小先后化妖,虽然知道是早晚的事情,李小白却没想到竟然会在这个节骨眼儿上,也不枉白费了他几百滴精血。
听到须弥宫真人的话,许多人眼睛亮了起来,全真境真人的亲自指点,尤其还是上五宫的真人,这种机会除了他们的亲传弟子和_图_书,寻常内门弟子根本不可能有这样的机会。
就在迅雷不及掩耳之间,雪域神雕就将李小白从地上带到了自己的背上,转眼又冲上了天空。
看其他人的反应,李小白便知道这个条件十分吸引人,但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其中多半不怀好心。
“唳!”
李小白往天空一指,赑屃龟甲巨盾轻若鸿毛的飘了下来,悬浮在身前,尽管方才硬顶过金炎业火,盾面却毫发无伤,连一丝烧灼和冲击的痕迹都没有留下。
明明没有一片云朵的万里晴空平白回荡着雷霆之声,仿佛刻意展示自己的速度和控制力,雪域神雕几乎没怎么扑扇着翅膀,就像闪电般不断冲高,不断俯冲,施即转向,灵动无比。
“师弟,这两只雕不太好驯养,若不……”
“那么比我这件宝物如何呢?你不觉得很多余吗?”
“怎的,你也想动歪念头不成!”
正当所有人还在惊讶于大雕突如其来的妖化时,又一声稚嫩却高亢的雕鸣吸引了他们的视线。
此前生出贪念的惊雁宫术士现下有如芒死在背,脸色难看无比,这两只雕儿的目光怎的如此瘆人,看得他心虚不已。
芷蓉同样也是颇为羡慕,像这等异种可见而不可得,更遑论能够自行妖化开智,比起降伏桀骜不驯的野妖,驯养和驭使起来要简单轻松许多。
“来,来,让我看看,你又新得了什么样的本事!”
一道黑色闪电划过天空,就听到噼啪一声大响,高速飞行的身影骤然加快了数分。
被捅破意图,再也没有留下来的兴趣,印禅哼了哼,拂袖而去。
“小心!”
由于速度太快,显得有些模糊的身影,又冲了下来,直直对准了李小白。
在心里骂得再恶毒,李大魔头照样听不见,不过从对方的僵硬表情上看,便不难猜出指不定心里没好话。
“你!”
方才就被几句话挤兑的架在火上烤,hetushu.com其他宗门的弟子都认定了惊雁宫吃相太难看,自己若是不乖乖就范,那就是连脸都不要了,此里哪里还有他的容身之地。
要不是这个神霄宫的真人,他又何必低声下气的拿东西出来交换,直接强抢了就是,随便给点儿什么补偿,或者干脆什么都不给,静霜宗还能为了两只雕妖为一个区区炼神境弟子出头不成。
空气中雪花片片飘落,气温骤降,在场的术士们不得不释放灵气盾,抵御住突如其来的寒气。
印禅有些恼火的看了无城子一眼,故作大度地说道:“既然无缘,本座便不再强求!”
须弥宫真人印禅忍不住赞叹道:“好雕儿,血脉定非凡品。”心里又生出了其他想法。
无城子根本没有在意印禅难看的脸色,将后者心里的想法直接说了出来。
厉害了我的鸟!
清亮的雕鸣穿云裂石,所有人眼前一糊,雪粉飞散,大雕已经不见了踪影。
印禅也没想过,一个全真境的真人强抢炼神境小术士的东西,本身又有什么风度可言。
众人的视线落到自己身上,惊雁宫术士却感到浑身都不自在,心里暗骂这小子狡猾,他却又不得不顺着对方与须弥宫真人印禅的话,说道:“师兄也没有任何意见!”
同样是全真境真人的无城子一点儿面子都不给印禅。
连点儿眼力劲儿都没有,把别人当傻子糊弄呢!
一大一小两只雪域神雕已经能够听懂人言,想要开口说话还差些时间,当即死死的盯住印禅,目光凌厉如刀,虽然不是法术,换作寻常凡人,恐怕当场就得心胆俱丧。
“师弟得到这样的助力,宗门一定会有额外的奖励!”
这样的速度若是用来攻击,就算是他自己也会感到相当头痛。
“呵呵,价码确实不够,我随时可以指点这位小友的修行,何必要你多此一举!”
察觉到不同寻常的动静源头,在场所有人都露出了讶色。和图书
“我怎会做出那等没品之事!”
此一时彼一时,惊雁宫术士却是不肯开口踩这个雷了。
芷蓉一阵大骇,她的第一个念头却是以为师弟被扑下来的雪域神雕给吃了。
这个烫手的大山芋怎可接手?
明明是刚化妖,这眼神怎的恁是吓人。
印禅冷哼了一声,却是看向李小白,说道:“小友,你若肯将这两妖让与本座,我可以指点你的修行,保证一日千里。”
双方虽然没有当场撕破脸,但是这场梁子却是架上了,若是真的以为此事就到此为止,那才是图样图森破,被人卖了还得说人家的好。
大惊失色的芷蓉和万里刚要提醒,却已经是迟了,一阵令人睁不开眼的狂风和刺骨的寒意席卷而过,站在他们中间的李小白不见了踪影。
手指刚触及,似乎锋利无匹的翎羽竟然当即软化了下来,完全不设防的任由李小白挠着,虽然成为了雕妖,灵智大开,大雕依旧像往常那样信任着他。
惊雁宫又没有灵兽门和须弥宫的那些驭妖化灵的手段,他就算强行抢到手,又养不了多久,一旦两妖吞吐日月精华,修为超过自己,非但炫耀不成,恐怕还要成为笑话。
这个大秃驴也不是好人,两雕还记得方才对方用火来砸它们来着,心下更无好感。
“如此神骏之物,一旦灵智大开,若能调教得当,必将成为极好的助力!”
无城子看着飞快褪去凡羽,犹如脱胎换骨般的雪域神雕,情不自禁的惊叹。
在潜意识里,他就已经察觉到了隐隐不妥。
无论在哪里,都会被尊称一声真人的印禅气不打一处来,你骂谁光头呢,差点儿又要动手教训这个目无尊卑的小辈。
惊雁宫术士自讨了个没趣,灰溜溜的钻进据点岩洞内,再也没有露头。
玉贞掩饰不住自己怕惊讶,直指着天空,她的手指甚至跟不上示意的目标。
他敢有意见吗?
“没事,没事!”
为了能够m.hetushu•com将这两只神骏雕妖降服为自己身边的护法妖兽,他也终于不得不拿出了血本。
印禅真人表情一滞,无间镇邪杵十分适合炼神境,甚至是凝胎境术士使用,可是与能够轻而易举挡下金炎业火的这面巨盾相比,又差了一大截,有这么好的宝物,怎么可能会看得上自己手中这件法器。
“印禅,你就死心吧!”
这……这还真的没法儿比!
银亮的羽边甚至让人毫不怀疑,有着切金断玉的锋锐效果。
雪域神雕!
花开花落,日升日落,仿佛天道轮回,四季变换,以无比惨烈的方式,大雕完成了令人难以想像的巨大变化。
万里这才松了一口气。
“好,好厉害的雕!”
两雕同时化妖,李小白自然是欢喜的,这意味着自己终于不用指手画脚,费上一大番力气让对方弄明白自己的意思,指挥起来也能够更加得心应手。
因而印禅只保证自己指点期间的修为大增,至于将来,可就不关他的事了。
“在那儿!”
小雕猛烈扑扇着翅膀,一根根羽毛随着风势飞快脱离,很快换成了光鸡一般,身上涌出冰冷的妖焰,重复着大雕的妖化过程,只不过最后生长出来的羽毛并不是黑羽银边,而是灰羽银边,如果不仔细去看,并不容易发现这两种颜色的区别。
一边感叹于魔主大人的手段,无城子敏锐的察觉到了印禅真人心态变化。
李小白收起赑屃龟甲巨盾,又将盛着驱虫粉的罐子收起,两只雪域神雕尽皆妖化,莫说是经年累月滋生出来的寄生虫豸,即使是沉疴暗疾,也会同样尽去。
更令人惊异的是,这只大雕不仅仅是速度快,在行动间自然而然的带着一股天生的寒气。
旧羽扬扬洒洒脱离,污血从根部羽孔中涌出,飞快干涸结痂脱落,留有旧伤的皮膜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枯裂,完成了新生,新羽从羽孔中钻出,齐齐舒张,能够抓裂岩石的锐爪自行脱离,钩http://www.hetushu.com喙被新生的雕爪硬生生扯下,又是新鲜淋漓,浑身筋骨如同炒豆般子密集爆响。
李小白挠着大雕的脖颈,又摸了摸小雕的脑袋,两雕眼睛微微眯起,收起了逼人的目光,显然听懂人言的它俩对万里的话是不满的。
“呵呵,在下就不打扰诸位了!”
只不过先天异宝混沌青莲却看不上这面巨盾,无法像“玄星”那样收入心神中,接受灵光的时时刻刻祭炼。
轰隆隆……
如果只是寻常神骏大雕,稍作驯化,便可以成为在同门之间炫耀之物,甚至还可以充当坐驾。
李小白猛然瞪大了眼睛,别人或许想不到这声爆裂大响意味着什么,但是他却心知肚明,这只雪域神雕的飞行速度竟然超过了声音。
寻常生灵化妖极为难得一见,他们竟然能够有机会亲眼目睹这片雪域的霸主成就妖族的全过程。
两对冰冷的目光突然紧紧锁定惊雁宫术士,雕目向来锐利,化妖后更甚,仿佛能够直透人的心底,看得他不由自主的一阵心慌。
站在各宗门弟子后面的大兄李墨有些目瞪口呆,自家小郞竟然真的让这两只雪域神雕化了妖。
“没错,无论是搜索,还是寄物,都极为方便。”
半蹲坐在雕背上的李小白面对着一波波的惊喜,隐隐有一股无形的力量笼罩着自己和大雕,哪怕速度再快,身处雕背上的他依然没有狂风扑面的窒息感,反而十分平稳。
李小白拍了拍雪域神雕的翅膀,化妖都能这么大的动静,只是不知唤醒的天赋如何?
可是现在,两只雕一旦成为了妖族,灵智大开,不仅更加难以驯化,而且妖奴狡猾,指不定什么时候反噬。
事实上须弥宫有一门秘术,可以催发人的潜力,使术道修为在短时间内暴增,但是副作用同样巨大,一旦潜力耗尽,修为便再难寸进半步。
视线勉强追上大雕的万里倒吸着冷气,他在雕背上隐约看到一个人影。
“既然是这样,那就再好不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