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69章 鲁间

惊雁宫术士怔了怔,惊雁宫的丹药素来有名,没想到对方居然会无动于衷,不过他看上去似乎是真心实意的致歉,依旧坚持道:“请务必接受,不然师兄实在是过意不去。”
李小白瞪大了眼睛,惊雁宫术士作为赔礼的丹药,刚刚尝过一颗,完全没毛病,显然对方并没有在玉瓶里面动手脚。
万里知道事不宜迟,在这个节骨眼儿上,绝不能让人堵在据点里。
这支队伍里并不是谁都卖这个大红人的帐。
貌似从来都没有吧!
这个惊雁宫术士在两支队伍里一时间风头无两,影响力和受欢迎程度甚至有隐隐超过万里和玉贞之势。
李小白盘腿坐在雕背上,没心没肺的冲着身后直摆手。
所有人当即丢下满桌热气腾腾的食物,鱼贯而出。
随着丹药玉瓶过手,李小白一方的人看向来者的警惕神色又减少了许多。
“这家伙怎么跑到这儿来了!”
“师姐,你的眼睛怎么红红的。”
“不知道,把飞剑收起来,都警醒着点儿。”
来袭的邪兽数量众多,他们人数有限,防御范围同样有局限性,与其在天空缠斗,不如脚踏实地,稳妥行事。
李小白依然没有客气,声明是看在师姐的面子上。
御剑破空的术士们默然无语,各自怀着只有自己的心思。
“放心,师姐!我一定会小心!”
目测数量只有三百多头刀嘴飞蝠邪兽,其中还有一个体形格外巨大,翼形也截然不同,疑为兽将。
或许术道前辈们孜孜以求的超脱,就是想要摆脱这些凡世之苦。
歌声尽,余音未绝。
……
不少人还在疑惑,出现在视线中的那些小黑点究竟是什么妖族的时候。
一片黑压压的“阴云”气势汹汹的出现在前方,与正在转移巡逻区域的术士们撞了个正着。
此前在雕巢据点时的狂妄,渐渐被越来越多的人认为是对方确实喜欢雪域神雕的一时失态,本性并非如此。
李小郞整治出来的膳食确实让人无可http://m.hetushu.com挑剔,甚至胜过世俗酒楼的大厨。
“呵呵,师兄别紧张,我等只是路过,巧合,巧合而已。”
在这个时候,据点洞口外的远处突然升起一道示警的法术光芒。
强烈的灵气波动让围坐在大长方木桌旁的所有人腾一下齐齐站了起来。
“敌袭!”
他俩带了头后,其他人同样认可了鲁间的领导权,依次列阵。
万里唯有苦笑以对。
“凝胎境向前,分修为高低巩固左右,大家小心!”
这让她忧心忡忡,如此冒失的性子,迟早有一天会撞到铁板上。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生怕对方别有用心,芷蓉为此还担心了几日。
李小白却对此不置可否,浑然没有在意,只有被抢了风头的玉贞和万里两人私下时不时无言的交换眼神,不知在嘀咕着什么。
难道是那个西护法想出来的主意?真是一点儿技术含量都没有。
“有敌人!”
李小白在第一时间看清来者后,抬起手打了个响指,雪域神雕这才放过这些人。
哪怕驾驭着飞剑,被警觉的雪域神雕盯上,一时半会儿也不是那么容易好应付的。
“小郞师弟,那日多有得罪,师兄在此赔礼了!”
“师姐不是让我原谅他吗?”
这两个嘴刁的家伙既吃不惯干粮,也无法接受其他人糟糕的手艺,自食其力便成为了唯一的选择,万里和玉贞等人同样认为理所当然。
“快,别发愣!”
“师姐,能够骗师弟的人还没有出生呢!”
在芷蓉眼里,这个师弟明显是金木水火土,五行欠收拾。
“唳!”
心头微微一动,李小白若有所觉的转过头,恰好看到芷蓉师姐有些紧张的向自己看来。
然而却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鲁间仿佛完全放下了惊雁宫的背影,与众人打成一片,甚至不吝啬分享术道修行的经验。
“总之你要多加小心!雪域有血神这等人物,必然还有其他未知的强横存在,你莫要再胡乱www•hetushu•com出头,遇到事情不可莽撞。”
然而抓着藤篮的大雕根本没有理他,反而跟着众人一起飞向那座平顶雪峰。
李小白唱罢,没有看到鼓掌声,不由郁闷,看到师姐眼眶发红,就忍不住习惯性去撩。
有了这架大雕中的战斗机,其他人想要追上他都难,眨眼间就可望而不及了。
天空中传来雕鸣,宣示自己的存在感,大雕似乎也跃跃欲试。
日落时分,抵达临时落脚的据点,她又毫无芥蒂的跟着李小白忙活着所有人的晚餐,仿佛白天的气急败坏从未发生过。
芷蓉一想到遭遇强敌,李小白就会不知死活的死战不退。
芷蓉师姐的小性子来的快,去的也快。
这一片区域曾经被搜索过,从来没有天邪教的踪迹,李小白皱起了眉头,难道对方就这么冒冒然发起攻击吗?
芷蓉十分自然的坐在了李小白的床边,两人相距不过一尺。
对方越是不着痕迹,发动的阴谋将有可能更加凌厉。
晚膳过后,洞室的木门忽然被推开一条缝,芷蓉的身影灵巧的闪了进来。
芷蓉以过来人的口吻说道:“哼!做人要多长个心眼,别被人骗了。”
只不过芷蓉依旧不屑一顾,认为这个家伙道貌崖然,别有用心,但是依然没有办法阻止其他人往对方身边凑。
这群飞行邪兽看上去虽然不容小觑,可是李小白这一边至少有三十位术士,其中更有四个凝胎境,哪怕不敌,也依然能够轻而易举的逃避。
清亮的雕鸣和滚滚风雷声中,十几道剑光七零八落的狼狈,准确的说,应该是仓皇落下。
天空中传来一声清亮高亢的雕鸣,仿佛成为了凡人歌的伴奏。
此人正是不久前试图强占雪域神雕的惊雁宫术士,难怪被大雕远远看到后,二话不说就发起袭扰。
看到万里和玉贞一队人脸色不善,他们心里立刻忐忑不安起来。
不过这群不速之客却使原本丰盛的晚膳变得捉襟见肘起来,勉强和_图_书一人一份,多一点都没有。
“哟!诸位都在啊?”
“那好吧!既然师兄这么有诚意,那么我接受了!”
归功于李小白亲手绘制的炭笔素描图,术道会盟对天邪教驭使的几种邪兽都有相当程度的了解,并不会当作普通的妖族来看待。
事实上惊雁宫术士并不足以让他小心谨慎,出现过一次后,消失无影无踪的天邪教西护法才是他真正担心的。
芷蓉哪里料到,雪域神雕竟然会掺合进来,这下子更加追不着了。
“带着你的崽飞远点!”
队伍中半诵半唱的歌声引来了其他人的惊诧的目光。
刚把热气腾腾的热汤端上桌,所有人准备开动。
“是天邪教的邪兽!”
昔日被昭平师兄欺骗,在她心底留下了难以抹灭的伤痕。
玉贞毫不掩饰自己的不愉脸色。
每次遭遇厮杀,无不是险相环生,即使是凝胎境术士,也不敢对自己的生死安全打保票,每一次生离死别的体验让她生出紧张情绪并不是没有缘由。
以往自认为坚定的道心却在一曲道尽世间沧桑悲苦的歌词面前,突然变得无比脆弱,甚至是幼稚。
李小白瞪大了眼睛,愣在那里。
不过一路平安无事的巡逻并没有持续几天,他们没有找到天邪教,天邪教却反而找上门来。
同时拿出一支玉瓶,捧在手中。
不仅仅是李大魔头,连芷蓉师姐、万里师兄和玉贞师兄无不面面相觑,大概想的都是同一般心思。
万里和玉贞互相对视一眼,只好装作视而不见。
终日奔波苦,一刻不得闲,既然不是仙,难免有杂念,一语道尽术道中人现状。
雪域神雕忽然冲来,将李小白带到了背上,扑扇了几下翅膀,在大作的风雷声中,将芷蓉师姐和其他人远远的甩在了后面。
既然是对的,那么就没有理由反对,哪怕被抢了风头,为了大局考虑,两人还是听从这样的安排,顶到了前方,开始吟颂法术,准备迎战。
高高在上的视凡人为蝼蚁又能如何。
和*图*书这么一颗不定时炸弹随时都有可能在不经意的时候引爆,给他一个措手不及。
惊雁宫术士笑眯眯的摆了摆手,当他的目光落到万里身后的李小白时,神色肃然的三步并作两步走上前来,一躬到底。
李小白连忙踏剑躲闪,友谊的小船怎么说翻就翻,一向端庄淑雅,温柔可人的师姐呢?
剥掉术士这个身份,所有人被打落凡尘,会发现自己与那些平日里看不起的凡人毫无分别,奔波之苦,利益,爱恩情仇,一样皆不少。
那家伙的一举一动完全在他的心神映射中,连内裤是什么样的颜色都休想瞒过。
“既然师姐这么说,师兄,咱们就一笔勾消!”
心有所感,玉贞忽然转过视线,说道:“万里,你不觉得,与小郞师弟相比,我等更像凡人!”
“师姐!有事?”
有人强送都不要,那真就是犯蠢了,李小白只好接过丹药。
尽管当日此人得罪了许多宗门弟子,可终究还是有惊雁宫的身份放在那里,与他一队的术士们也始终不敢与他闹别扭,默认了这个惊雁宫术士担当队长。
虽然对狂妄自大的惊雁宫素无好感,芷蓉还是知道伸手不打笑脸人,当即劝道:“师弟,这位师兄既然向你道歉,你就原谅他吧!”
“混蛋!有种别跑!”
“你这小魔头,就知道撩人家!”
惊雁宫的术士名叫鲁间,在据点里待了一晚后,并没有带队离开,反而像牛皮糖一样跟着万里等人一起行动,而且还主动承担了探路和警戒等工作,时不时打点儿野物回来,竟比雪域神雕的收获还要多上一些。
“唳!”
“那个家伙,我觉得有鬼!”
凭着过来人的经验,她反过来教育李小白不要掉以轻心。
万里收起飞剑,其他人也放下了如临大敌的戒备,看像那些人的目光中依旧带着警惕。
还没等李小白开口,鲁间冲着天空大喊,他的应战方案压根儿就没把雪域神雕考虑进去。
不得不说惊雁宫的底蕴深厚,着实解决了几个http://m.hetushu.com宗门弟子的修行困惑,感触之下很快小有突破,甚至还会助一臂之力,不求回报的送上一两颗丹药,这份人情便弥足珍贵。
尽管那个家伙极为讨厌,但倒底不是敌人。
为首之人干笑了几场,掩饰自己的尴尬和狼狈,随即嗅了嗅,装作若无其事地说道:“正开饭呢?巧了,我们也没吃!”
“唳!”
万里和玉贞两人不约而同的高声示警。
惊雁宫术士鲁间不慌不忙提出应对方案。
他看着对方,面无表情地说道:“你们到这里来干什么?”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哪怕是静霜宗同门,除了李小白和牟姑姑外,任何人她都会多留个心眼,更何况是此前嚣张跋扈的惊雁宫弟子。
哪怕自视高高在上的术道仙长,在听了李小白的歌词后,依旧难免心神触动。
鲁间看到下方一座白雪皑皑的山峰顶部地势相对平坦,当即往那里一指。
万里和玉贞互相对视一眼,这个家伙并不是草包,他的提议完全中规中矩,正适合眼下的遭遇战。
太没有理由了!
经过这么一出,两支队伍之间的紧张气氛,骤然减少了许多。
琉璃心笼罩之下,一百二十丈范围内任何阴谋诡计全免疫,李小白自然有底气说这样的话。
他也没兴趣去接那个作为赔礼的玉瓶,哪怕里面多半是丹药,不过对于洗劫了数个小宗门,身家丰厚的他来说,压根儿看不上眼。
任谁都曾经有过一段少女芳心慕艾,最后还是化作一段视天地万物为刍狗的铁石心肠。
两人一前一后,在队伍里乱窜,吓得其他人连忙躲闪,大家都在高空高速的御剑飞行,无缘无故若是撞上一下,那可是不得了的事情。
“到下面去!”
李小白怕这个师姐跟他拉清单。
被一曲凡人歌蛮不讲理的粗暴扯开心扉,芷蓉又羞又气要去打李小郞。
这货吃错药了吧?
天空是雪域神雕的主场,雪域高原更是主场中的主场。
类似于这样的提醒,李小白已经听得耳朵都快起了茧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