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71章 毒杀兽将

“附近一定藏着天邪教的人,可惜没能找到他!”
如果没有先开异宝混沌青莲同时催动武道与术道功诀,李小白根本没可能把武道修为和术道修为推到一样高的程度。
经过刚刚那一波刀嘴飞蝠邪兽的攻击,其他人和芷蓉一样,险些成了惊弓之鸟,当听到天邪教这三个词时,一颗心立刻就会提了起来。
四支细长菱形翅膀,迅速变得迟钝无力,上升之势终于力竭,一头栽落下来,坠入雪峰的陡峭山坡上,身形立刻失去控制的骨碌碌往低处滚去,带动着冰雪越滚越大,很快消失在视线中。
一直跟着神霄宫万里和星罗宗玉贞的人隐隐约约想起来,干掉血神的人,或许真的是这个静霜宗的炼神境弟子,未必真的是所有人猜测的其大兄李墨。
“给我去!”
争权夺利的宝贵机会就在不经意间出现,两人毫不迟疑的选择了支持李小白。
“吼!”
随着距离接近,突如其来的震荡波冲击力更大,雪峰顶的法术色彩在触及袭来波动的一瞬间灰飞烟灭。
“快点,不要发愣!”
也就只有“玄星”能够承受蛟毒之烈,若是换作寻常飞剑法器,沾上那么一丝,都会立刻灵性大损。
李小白看到雪上加霜的邪兽可怕伤口处黑气弥漫,虽然抓掉了带着“玄星”银枪的血肉,但是猛烈的蛟毒依然弥漫开来。
不,这种行为本身就已经够白痴了!
“师弟!干掉他!”
“它死定了!”
即使强忍着头痛欲裂,七手八脚掏出丹药,急着重整旗鼓的术士们还是被漫天爆开的灵符法术给惊呆了。
勉力抬起头望向天空,脸色惨白的万里露出了一丝欣慰之色,他们方才的努力并没有白费功夫。
脸色苍白的芷容看着李小白的奇怪举动,问道:“师弟,你在找什么?”
她只见过“玄星”的飞剑形态,那种不同寻常的耀眼银亮光泽与这支银枪一般二无,却想不到它们实际上是同一个东西。
和-图-书身上下肌肉贲胀,洗髓境武道真气随着一块大喝,完全暴发出来,仿佛有如千斤之力附加在“玄星”长枪上,一道银光自雪峰峰顶直射向扑下来的四翼兽将。
“天邪教的人?”
从雪峰上空歪歪斜斜掠过的四翼兽将咆哮着扬起锋利的爪子,狠狠抓过银枪所在位置,立时带下了一大团血肉。
银色长枪是变化作枪形的“玄星”,半透明的琉璃瓶内所盛黑油状粘稠液体是未经稀释的蛟毒,芝麻那大一点,可以当场将一头健壮的犍牛变成一堆白骨,剧毒无比。
一些修为低弱的人咕咚一声栽倒在地,就像大虾般蜷缩着身子,剧烈抽搐起来,已经完全失去了战斗力。
李小白叹了口气,琉璃心虽然能够毫无遗漏,但是笼罩范围有限,望远镜可以看得更远,同样的无法分辨出伪装细节。
惊雁宫术士鲁间惊疑不定的上下打量着李小白,大家被突如其来的诡异攻击打得措手不及,偏偏对方却像没事人一样,反而一顿劈头盖脸的灵符法术,解除了所有人的险境。
兽兵与兽将,豁然开朗。
不等鲁间开口,万里和玉贞两人抢先反应过来,谁能够扳回局面,谁就能够在接下来掌握整支队伍的话语权。
那个血神?
与一些天才的修炼进境一片通途相比,李小白更像是水到渠成,无所谓天资不天资,任何阻碍在时时刻刻水涨船高的功诀运转中,抵挡不了多久就会被硬生生冲垮,这世间只有涨不完的洪水,却没有足够高的堤坝。
当最后一只邪兽的身形消失在视线中,所有还能保持清醒的人都不约而同的松了一口气,只要有一只邪兽能够冲下来,他们恐怕立刻就会出现伤亡。
“射中了!”
与其他师兄师姐相比,芷蓉的情况要稍稍好上一些,赑屃龟甲巨替她抵挡下了大部分冲击,不过依然被余威扫了一下,脸色苍白,手中哆哆嗦嗦捏着灵符,却始终也释放不http://m.hetushu.com出去。
天空中一声闷吼。
四翼兽将虽然凶悍,拥有诡异的震荡冲击技能,终究还是抵不过大量失血,可怕的创伤,再加上蛟毒的肆意破坏。
有人带头作出了榜样,其他人相继跟随,吞入腹中的丹药开始发挥出效力,丝丝缕缕的清凉之意升入心神,缓缓抚平躁乱的精神力。
响指声还未落下,勉力重新冲向天空的四翼兽将突然身子一沉,“玄星”的巨大重量完全附加在了它的身上,刺中之处隆起巨大的一块,黑乎乎的散发了着异样腥臭。
清瑶虽然离开,她依然留下了自己的蛟毒,供李小白使用。
李小白手中一翻,没有再出现大把的灵符,反而换上了一只拳头般大小的琉璃瓶和一支银色长枪。
“玄银”银枪直接插在了躲闪不及的四翼兽将身上,锋利的枪尖完全刺入鳞皮,整个枪身几乎没入了三分之一。
李小白望着天空,冷笑着打了个响指。
其他几个凝胎境术士也没能好到哪里去。
一场突如其来的袭击,来得快,结束的也快。
“别发愣!把灵符都拿出来,你们对付那些兽兵,兽将就交给我!”
一时法术平息的雪峰顶再次闪烁起各种颜色的光芒,就像五彩缤纷的焰火升向天空,一头撞向盘旋不去的邪兽们。
强忍着心神中的翻江蹈海,万里只能将所有的希望放在李小白身上。
“玄星”银枪化作一道闪电,直射向天空。
在方才的诡异冲击中,惊雁宫术士鲁间也无法幸免,法术溃散,飞剑跌落,以至于一时失了方寸,却给了李小白掌控主动权的机会。
第三次震荡冲击扫过雪峰顶,除了李小白,四位凝胎境术士和赑屃龟甲巨保护下的芷蓉,其他人全部倒下了,不少人甚至陷入了昏迷。
“唳!”
只需瓶内的一小半儿,就足以将天空中那些刀嘴飞蝠邪兽当场集体毒杀,只不过他并没有打算这么浪费,拧开瓶塞,将“玄星”枪尖http://www.hetushu.com往瓶口内一点,随即抽出。
血肉和生命力对于真丹境的大妖蛟毒来说,不啻于高标号汽油,一粒火星落下便是不可收拾的滔天烈火。
李小白手一招,坠落在雪峰上的“玄星”银枪飞了回来,在途中变成了一支银色飞剑,狠狠插入失去四翼兽将的邪兽群,轻而易举地贯穿了它们的身体,与雪域神雕一起,在天空中掀起了血雨腥风。
银枪脱手的一瞬间。
他还不想暴露太多的底牌,直接动用武道实力倒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五颜六色的法术光芒再次笼罩住峰顶,扑上来的邪兽们根本没有预料到这些本应该引颈就戮的人族里面居然还藏着这么一个家伙,当场与瞬间爆发的百道法术十足十的撞了个正着。
照他的折腾法,还能再败上几次。
一想到暗中有偷窥的目光,他就浑身不舒服,有如芒刺在背。
以一当百!
骤然发了一次威的兽将没有跟着那些兽兵一起盘旋,似乎已经摸透了这些术道中人的实力,大大咧咧的脱离队伍,向雪峰冲了下来。
“嗡!”
附着在枪尖一点的蛟毒毫不客气的当场发作,肉眼可见的黑色纹路自银枪刺中之处向四周扩散开来。
土豪、任性、不差钱,也就只有李小白这样身上背负着几个小宗门家底的家伙能够如此豪奢的糟蹋灵符。
滚落数千米后,这头兽将是否还能留得全尸,恐怕还有待商榷。
如果不及时救治的话,距离死亡已经不远了。
除了武道真气,他恐怕是在场唯一能够使用法术的人,如果连他都没有办法,所有人就只能等着坐以待毙。
李小白却并没有放松下来,左右环顾之后,拿出望远镜向远处观望,最终他还是失望的放下了望远镜,摇了摇头。
芷蓉更是没有任何犹豫的选择支持。
强忍着针扎般的头痛欲裂,万里倒吸着冷气,哆嗦着说道:“小郞,让雪域神雕保持警戒,我们恐怕暂时没有办法离开这儿。”和-图-书
他们不约而同的望向李小白,一脸难以置信。
侥幸逃过一劫的邪兽扑扇着膜翅,纷纷作鸟兽散,继续在天空中带着刺耳的嚎叫,不断盘旋,寻找下一次机会。
唯一令人遗憾的是,他们只要还能够再有一丝丝可以控制的精神力,就能催发灵符,将冲到近前的兽将轰个正着,扩大好不容易得来的战果。
李小白冲着天空招了招手,一个小黑点骤然变大。
这家伙到底一口气用了多少张灵符,催发灵符就算不怎么消耗灵气,难道不怕被抽空所有的精神力而变成白痴吗?
这是?芷蓉看着这支银色长枪隐约觉得有些眼熟。
肥水不流外人田,与其便宜给那个看不惯的惊雁宫术士,还不如给这个静霜宗炼神境弟子创造机会。
……
被兜在背后的小雕因为距离近的关系,幸运的得到了庇护,不像其他术士那样心神受到剧烈冲击。
掩护李小白投掷“玄星”银枪的术士们与邪兽群来了个两败俱伤。
心神是术道的根本,即使服下针对性的丹药,但是恢复效果没有那么快,想要召回跌落的飞剑还远远不够,不过还是能够勉强分出那么一丝催发手中的灵符。
至少四十多头刀嘴飞蝠邪兽被这百张灵符从天空中打落,七零八落掉的满山都是,只有极少数苟延残喘着最后一口气,半死不活的抽搐着。
又是一声猛烈震荡冲击,这一次四翼兽将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伤口处的兽血以无法扼止之势加倍狂涌,天空中下起了点点血雨,还未落地便因为寒冷的气候而变成了紫黑色的冰粒。
除非是天资妖孽过人,进境超乎想像,不然没可能分心兼顾两方面的修炼。
“玄星”所变化的兵器可不止是锋利这么简单。
“嗡!”
那头四翼兽将简直太可怕了,幸好诡异的震荡波不能在极短的时间内连续释放,不然他们这些人得当场活活震散心神而变成行尸走肉。
这只大雕将主场优势发挥得淋漓尽致。
几乎与此同时,hetushu•com潮水般席卷而过的诡异冲击贯穿了那些术士们的身体,所有人再次脸色发白,难以言喻的剧烈头痛再次爆发,心神激荡难安,失去控制的精神力混乱不堪。
哪怕没有蛟毒,它也依然给自己造成了重创。
李小白手中的底牌固然不少,但并不是每一样都能拿出来堂而皇之的示众。
水来土淹若是有用,就不会存在大禹治水,他爹就能把席卷整个洪荒天地的洪水给收拾利索了。
一旦超过五公里,识别能力就会大大下降,对方如果躲在障碍物的后面,就算是把哈勃望远镜搬过来,也照样没什么卵用。
幸运的是,雪域神雕和那支奇异的飞剑硬生生挡住了剩下的邪兽。
终于得到机会的雪域神雕拖着长长的淡白色尾迹俯冲下来,锋利的翼尖借势扫过两头相邻的刀嘴飞蝠邪兽,当场将它们切成了两半,风雷之声和飞舞的雪花再次成为了邪兽们的噩梦。
雪域神雕奈何不了四翼兽将,狂虐那些兽兵还是轻而易举,能够轻而易举追上声音的飞行速度,拉着圈儿绞杀这些邪兽,甚至不费吹灰之力。
所有人这才发现,银枪的枪尖不知何时,竟然探出了无数扭曲的分叉,就像树根一样植入邪兽躯体内,这一抓不要紧,带出了大量皮肉,立刻出现了一个惨烈的大坑,底部甚至露出了森林白骨和鲜活的内脏,诡异紫黑色兽血喷涌而出。
“玄星”银枪迎头撞上震荡波,然而却并没有像那些飞剑一样被震飞,枪尖直指四翼兽将,依旧速度不减直射了过去,锋利的枪尖毫不费力的破开寻常刀剑难伤的鳞皮,狠狠没入了进去。
没有四翼兽将的约束和指挥,刀嘴飞蝠邪兽们很难再组织起有效的进攻,很快放弃了徒劳的盘旋和俯冲,纷纷作鸟兽散,很快消失在远方的天际,数量只有刚出现时的一半都不到。
“把所有的灵符都拿出来,不准藏着。”
在这个节骨眼儿上能够力挽狂澜的人,在此之前,恐怕没有一个人能够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