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76章 纠缠

五宫七宗十三门或许会很快意识到,他们面对的是一个什么样的可怕势力。
挟持人质后,对方似乎没有能力连带着芷蓉一起遁入阴影中,这便给了李小白和雪域神雕追踪的机会。
消散的烟雾中忽然现出一个人影,随即又消失,只留下一个含恨的声音。
“多说无益,先让你成为我教的祭品,向邪神献祭一个炼神境的神魂,说不定很快就能成长为兽将呢?”
法诀捏起,依旧是简单而有效的小法术“萤火之光可争月”,点点萤光很快使方圆十余丈内没有一丝影子的藏身之处。
其他人则凄凄惨惨地呆立于寒风中,他们没想到天邪教的报复竟然来得如此之快,如此之猛烈,让人根本防不胜防。
“我的黑雾旗!”
西护法小心翼翼的拿出一支玉瓶,用一根银针探入轻轻一挑,蘸出一粒芝麻大的小黑点,向芷蓉走去,同时一边说道:“乖乖的,很快就过去了,与邪神大人同在,亘古不朽,可是你的造化呢!”
“既然找到这儿,又能如何?就凭你一个,还想救她吗?”
可笑西护法方才还在炫耀自己的法器能够遮蔽视线,可是现在,这道黑雾结界却如同笑话一般,任人视如无睹的闯入。
李小白微微点头,忽然手一挥,一抹银光刺中了黑幛大旗的旗杆,随即正下而上,直接将成年人大腿粗的黑色杆身劈为两半,剑光连绞,黑幛旗布变成寸寸碎布,一时间鬼哭狼嚎声响起,犹如百鬼夜行,摄人心魄。
琉璃心映射一百二十丈范围内,指尖剑光骤闪,一次三道细小的剑光疾速射出,随即又是三道。
她却不想李小白冒着若大的风险面对如此可怕的家伙。
然而雪娘速度全开,只留下几片无关紧要的羽毛,带着芷蓉逃之夭夭。
如果不是遇到李小白,有心驯养调教,总算能吃饱喝足,遮寒护暖,恐怕这只幼雕都难以挨过冬天,大雕也会死于寻仇,更休www•hetushu•com提两妖能够有机会开智化妖。
芷蓉一声惊呼,被突然扑下来的雪域神雕带走,突然平空出现几缕黑雾,想要卷住重新腾空而起的大雕。
暴横?混沌青莲的剑光之名让对方听得满头雾水,但是随之而来的杀机却让他胆战心惊。
芷蓉热泪盈眶,她觉得自己好没用,根本帮不上任何忙,每每总是拖师弟的后腿。
就看到一道黑影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左躲右闪,硬生生躲开了“暴横”剑光的扫射。
他甚至并不知道正因为自己对于西护法的位置感知,使对方心生忌惮,并没有冒冒然偷袭,反而将注意力放在了与他的关系看上去不同寻常的芷蓉身上,反而让西护法错失将他一击必杀的最好机会。
“女娃儿,你若是安份些,举许能少吃些苦头!”
也不知一路疾行了多久,在一处避风的山凹内,一袭白衣的怪人终于停了下来,祭出一面黑幛大旗,插在地上,旗面立时弥漫开淡淡的黑雾,旋即笼罩住方圆十余丈,仿佛此地是夜幕下的一片阴影所在。
被天邪教视作麻烦的静霜宗弟子,竟然成功找到了这个地方。
西护法的白色身影又从一处角落里的阴影中走出,警惕地望向李小白,他隐隐觉得方才那一束白光存在大危机大恐怖,自己若是中招,后果不堪设相。
没有像无城子那样被收拾的够呛,天邪教西护法冷笑着认为李大魔头是在故弄玄虚。
黑影突然分化十余道,伸出一条条细长的黑刺从四面八方围向李小白。
一个平平淡淡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
组合剑光是李小白最喜欢的杀招,极寒与炽热几乎交织在一起,在两种极端力量的激烈冲突下,地面大量龟裂,随即又被填满了刺骨的寒冰,仿佛连空气都要炸开一般。
西护法在口头上不屑一顾,行动却格外小心,身形一闪,变作缕缕黑烟,消散在空气中。
能够和-图-书成为天邪教的四大护法之一,不仅拥有全真境的修为,而且对于危机往往有着敏锐的意识,哪怕不知道混沌青莲剑光,西护法隐隐预感到,自己绝不能让对方的诡异剑光碰到,哪怕擦上一下也不行。
雪娘是大雕的名字,这是一只雌雕,从雪域神雕中取了一个字,就这样定名了,小雕也是一只雕萝莉,取了个名字叫灵儿,小雕对这个名字欢喜的很,合在一起便有雪中生灵之意,倒也恰如其分。
“中了本座的寂灵指,就不要想着妄动灵气,反噬的滋味可不是那么好受的。”
李大魔头可不止是在废话时间打机锋那么简单,趁着说话之际,顺便锁定对方的位置。
拦截失败的天邪教西护法白巾遮面,却目露凶光的瞪视着李小白。
“我去追!”
白衣怪人根本不在意将自己的身份透露给对方,在他看来,这个女术士已经宛若死人一般,只是还在考虑,究竟用什么样的死法才能震慑那些不知天高地厚的术道宗门。
那些中了蚀心毒的师兄们临死前对生命的渴望,此时此刻,芷蓉感同身受。
即便是高高在上的雪域霸主,也依然逃不过各种残酷的命运。
李小白根本不需要调集灵气,好整以暇的吐气开声。
这个时候不求仙也不求佛,只能希望师弟能够找到自己,可是四下一片晦暗,天空中的浮云不时遮挡住月光,想要找到这里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白衣怪人好整以暇的找了个石头坐下,打量着自己掳来的人质。
脸色发白的芷蓉长长吐出了一口气。
里面可以看到外面,但是外面却看不到里面。
“你以为这样你能逃得掉吗?”
盘腿坐在雕背上的李小白忽然说道:“雪娘,收敛风雷声,装作追丢了!”
一个据点被攻灭,天邪教的损失不小,这个场子必须找回来,杀鸡儆猴的手段自然免不了。
看到李小白的身影消失在视线中,无http://www.hetushu•com城子当即向印禅点了点头,踏着飞剑追了出去。
雄雕丧生于妖虎之口,只剩下一只雌雕带着幼雕艰难生存。
李小白却根本没有理他,竹哨声响起,突然如其来的风雷声大作,一片风刃扫过李小白身周的土地,石块冰雪纷纷粉碎。
天邪教西护法从出现开始,移动节奏一直都很快,甚至无孔不入,只要一有机会,便当即毫不犹豫的发作。
“什么域外天魔?你在骗谁呢?”
星罗宗的术士罗冥在心上人面前,短暂恢复本性的痛苦挣扎和决绝,让她依旧记忆犹新,明明在眼前,却有如一道天堑相隔,既近又远,咫尺若天涯。
寒风从身周呼啸而过,雪域神雕的钩喙挑起一道持续不断的气浪尖锥,自羽翼向左右扩散,身后甩下一片片雪花,就像正在撒播风雷和雪花的精灵。
淡白色的剑光激射而出。
在这片冰天雪地的世界里,没有谁能够躲开锐利的雕目追踪。
李小白一声轻喝,剑指一点。
尽管已经隐隐有所预料,对方的话完全证实了自己的猜测,使芷蓉一颗心彻底沉入无底深渊,面无人色却鼓起勇气说道:“与术道会盟为敌,天邪教迟早会覆灭!你若想给自己留一条生路,最好放我走!”
“呵呵,故弄玄虚!”
“你是什么人?”
“谁?”
李小白就像西部牛仔一样,吹了吹指尖。
“暴横!”
作为一个感性的女子,实在是无法接受这样的折磨。
突然挟持芷蓉逃逸,完全出乎李小白的意料。
西护法悚然一惊,停下脚步往旁边望去,目光微凝,失声道:“你!”
“本座自信匿影遁光术丝毫不逊色于御剑术,此地荒山野岭,你喊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搭救,别人就算站在近前,也休想看到你我!”
芷蓉挣扎着踉跄来到李小白身边,有了前车之鉴,她又不敢太过于靠近。
西护法老奸巨猾,提前预料到了危险,让“www.hetushu.com玄星”飞剑扑了个空。
一身素色襦袍法衣,双手背在身后,神色从容,脚步不紧不慢地穿过黑雾结界,直接走了进来。
“你,你到底是什么修为?”
“这是什么?”
“师弟!”
想了自己的十万种死法,却依然没有猜中,芷蓉猛然瞪大了眼睛,她是亲眼见过身中蚀心毒之人的下场,彻底迷失神智,六情不认。
邪异的秘术死死压制着芷蓉体内的灵气,使她毫无任何反抗能力,不仅无法催动法术,也没有任何挣扎的力气,任由对方挟在胳膊底下,以某种诡异的方式高速穿梭于雪域高原。
很显然李小白突然摧毁了这件法器,不仅让他失去一件宝贝,又丧失了一次偷袭的机会。
“你只知道天外邪神,不知道域外天魔吗?”
一声轻鸣后,大雕忽然往另一个方向飞去,旋即又换作一个方向,数次之后,羽翼缓缓收敛,气势惊人的风雷声立刻弱了下去。
芷蓉有些哭笑不得,都到了这个节骨眼儿,这个小魔头还在玩闹。
一身炼神境修为,竟然完全失去了用场。
芷蓉瞪大了眼睛,死死盯着对方,一身无瑕白衣,却仿佛沾染了无穷的鲜血。
“冰卢!炼宵!”
就像一面看不见的碗,将他倒扣了进去,毒蛇般从四面八方扑过来的黑色影刺纷纷溃散。
白巾遮面的西护法突然伸手将手中沾有蚀心毒的毒针刺向芷蓉。
黑暗中响起惊疑不定的声音,李小白应对手段远远超过了寻常炼神境术士。
“不,不,别过来!”
“是你们?”
绝望之中,两行清泪划过脸庞,还未触地,便变成一颗颗冰粒。
“曦和!”
嗡!
又气又急的芷蓉怒视着对方。
李小白虽然看不清地面,但是他完全相信载着自己的雪域神雕。
“你抢台词了!”
“呵呵,你们不是正在搜寻天邪教吗?本座就是天邪教四大护法之一的西护法!”
不过雪域神雕并未丢失目标,反而张开宽大的和_图_书翅膀,借助于寒冷的气流变化,在高空无声无息地紧紧缀着挟持芷蓉的天邪教西护法。
白衣怪人的声音就像夜枭一般,嘶哑怪异,让人毛骨悚然。
被随手掷在地上,摔了个七荤八素的芷蓉想要发动自己的飞剑,却发现自己体内的灵气根本不听任何使唤,心神一动,立刻头晕眼花,脑袋刺痛欲裂。
他话音刚落下,十余支银色飞剑扑了过来,将地上扎得一片支离破碎,只有袅袅黑烟缓缓消散。
“嗯!”
西护法心头警兆大作,身化虚影,消失在原地,“曦和”剑光只穿过一道残影,并没有射中本体,不过刺向芷蓉的细针却因此跌落在地。
每一场战斗对于李小白来说就想当于一场数独游戏,每一道剑光都是填入空格的数字,以最完美的匹配方式应战,便能够轻而易举的赢得胜利。
“师兄和宗门,一定会替我报仇的!”
“你要是挨上一发就知道了。”
“毅顿!”
李小白趁着双方交手的空隙,又拿出他那套歪理邪说。
自惊雁宫术士鲁间自爆的那一刻开始,六人沾染蚀心毒,又有四五人被诡异影子绞杀,在场的术士尽十去其二,损失了五分之一。
李小白一手在背,脚下轻移,眨眼间九个批次的剑光三连射扫出了一个180度大扇面。
这可不是开玩笑的,哪怕全真境的真人被剑光射中,也是必死无疑。
李小白微微眯起眼睛,对方的隐匿手段实在是惊人,多半是某种遁术。
方才哪怕是厚厚的砖石城墙,也应该在影刺的攒刺下,土崩瓦解才对。
“何必强人所难,既然你喜欢与邪神亘古不朽,不如本公子送你一程如何?”
李小白轻轻巧巧的抬手轻点。
“小郞!小心!”
事实上,连芷蓉自己都不太相信,那个小魔头能够找到这儿。
天邪教西护法一眼就看穿了芷蓉的心思,他自信的看了插在地上那面黑幛大旗一眼,源源不断的黑雾逸出,构建成一道倒扣的碗状黑雾结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