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78章 瞎说大实话

七寸人影是他的神魂,一旦从天灵百会出窍,便存在不了多久,哪怕及时返回肉身,也依然会大伤元气,甚至修为大跌。
李小白继续做一个诚实的好孩子。
可恶的天邪教,竟然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大肆杀戮,自己屡屡失手,还不得不亲手处决那几个沾染了蚀心毒的倒霉鬼,此事多半需费些唇舌才能交待过去。
无论李小白怎么说,无城子是铁了心的认为这小子就是降临到此方天地的域外天魔。
可劲儿骗,使劲儿骗!
魔主?
远远看到冲天而起的火光和可怕的气浪冲击,追踪至此的无城子不免胆战心惊,就算是他自己,也未必有这个底气承受得住这种程度的轰击。
摆脱了成天提溜一只大篮子的家庭主雕,机动力变得更加宽裕,无论是侦察追踪,还是高空偷袭,都能够让敌人防不胜防。
由于雪域高原特殊的气候,闪灵雀难以深入,会盟换了更加适应严寒环境的雪鹞送信,循着约定的特定印迹追寻到李小白等人所在的位置。
其他师兄师姐中有人同样窃喜自己的收获,或中等功劳或中上等功劳,也有人不免懊悔自己在战斗中没能倾其全力,只落了个参与奖般的下等功劳。
这可是货真价实的大实话,可是落入无城子耳中,却又是另一番警告。
绝大多数掠食者见到小雕无不惊惶而走,借它们十个胆子也不敢跟雪域霸主呲牙。
正因为李小白不断拿自己的精血饲喂,小雕灵儿的成长极快,几乎一天一个模样,远远超过了雪域神雕幼崽的正常成长速度。
认为李大魔头对自己在一旁看戏,没有出手相助而恼怒,与天外邪神同样可怕的域外天魔若是生起气来,自己恐怕得神魂俱灭。
无城子叹了口气,说道:“没错,是我干掉的,一剑穿胸。”
鬼晓得这句话是不是一个坑,等着老夫往里头跳!
谁见过一个区区炼神境的小术士把一个全真境的真人给虐得半www.hetushu.com死不活?
只不过今日却是前功尽弃,付诸流水。
万里上上下下打量着芷蓉,似乎毫发无损,心底一块大石头终于落了地,又看向李小白,恨铁不成钢地说道:“师弟,你太冲动了!”
“让他跑了吗?这家伙真是狡猾,竟然能够借影遁身!也不知道是哪一个宗门的秘术?”
“嗯!无妨!”
他浑身颤栗地连头都不敢抬,诚惶诚恐说道:“老奴不敢,老奴不敢!请魔主饶恕!”
事实上李小白与无城子相距并不远,后者想要偷听,一点儿也不费事,然而无城子的态度却越发惶恐。
李小白嘴角微微提起,凑在师姐耳边小声道。
奖励可以由各宗门发放,或者自行去领取,活下来的人收获极大,死去的人则回报给各自宗门,若是没有指定领取人,则收归宗门公有,用作奖励其他立下功劳的同门弟子。
“嗯?”
“没错呢!”
并不止是在雪域高原巡视的他们遭遇到天邪教的人,有的队伍发现了数量不等的邪兽,有的队伍因为遭到邪兽袭击而全军覆没,也有的队伍意外发现了天外教的据点,调集人手,依旧付出了惨重的伤亡代价,才得以成功剿灭目标。
哑巴吃黄莲的天邪教有苦说不出,哪怕再怎么好脾气,接下来也没可能继续忍声吞声,术道会盟的实力不容小觑,一旦全力发动,极有可能会威胁到天邪教的根基。
奖励大多以法器,丹药和功诀为主,五宫七宗十三门合力拿出来的东西虽然不是绝世奇珍,但也是难得的好东西,根据无城子和印禅两人评定的功劳大小直接发给各个宗门。
“没错,就是逗他玩的。”
“无城子,你来的倒是时候?!”
术道会盟的矛头直指天邪教,以往百试不爽的甩锅神技变得没那么容易好甩,绝大多数争斗很明显都是与天邪教有关。
魔,魔主?
在它帮助下,巡逻队很和图书快锁定了雪域高原与白藏道交界的一处天邪教据点位置。
想必在看了半天戏后,终于决定送上一个够份量的投名状。
这个老头又在唱哪出戏?
还没从无城子那里得到答案,印禅侧目而望,随即又看向无城子。
“老奴不敢!”
七寸人影仿佛受到干扰,再也无力为继,在发出一声尖啸后,突然炸开。
看到瑟瑟发抖的神霄宫长老,芷蓉戳了戳李小白的后腰。
天下没有纸能包得住火的道理,只要存在,总会漏出些蛛丝马迹,在最新的通报中,随着搜索力度增加,负责其他诸道的队伍相继有了新的进展。
这是实话,西护法那个倒霉鬼被魔主大人弄掉了九成九,就差最后一口气,让他轻轻一飞剑就给捅死了,死的要多冤枉就有多冤枉。
两位真人在场,火眼金睛,又不是同一个宗门,自然毫无情面可讲,功劳高低全凭个人努力,怨不得他人。
芷蓉瞪大了眼睛,她看了看要小白,又看了看无城子,满头雾水。
“老奴来迟,请魔主恕罪!”
西护法望向李小白,喉咙里发出咯咯异响,遍体鳞伤的身体突然化作一片片细屑,随着寒风飘散,彻底神魂俱灭。
印禅看了看李小白和芷蓉,又看了看修为与自己相差无几的无城子,有些酸溜溜地说道:“看来那家伙也是个样子货,只是擅长躲,硬拼照样是个死。”
尽管还没有办法和大雕那样引动风雷之声,但是速度已经与未妖化的成年雪域神雕一般无二,身周妖气缭绕,显然更进了一层,即将摸到吐纳境的边缘,随时都有可能突破,这份天赋,恐怕边金瞳六耳猕猴都要为之嫉妒,若是让妖女看到,多半又得琢磨着将这只小鸟下火锅了。
在李小白看来,自己的引导终于生根发芽,开花结果,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得益于本能天赋,小雕灵儿的首次展翼翱翔非常顺利,它很快成为了李小白与保密局的特派联络和-图-书员。
看到分给自己的奖励,芷蓉显得极为高兴,恨不得现在就去领取到手。
暴动的天地灵气也迅速平息了下来。
一道剑光随即落下,他连忙上前几步。
数日后,一只灵兽门的雪鹞带来了术道会盟的奖励和其他通报消息。
自己手段频出却奈何不了对方,然而无城子趁夜追击,不仅将对方击杀,还把人安然无恙的救了回来。
终于在某一天,小雕突然换了一身羽毛,浅灰的底色越发深了几分,翎羽边缘的银色金属光泽更加明显,臃肿肥胖的体态变得轻盈,翅膀也越发有力,源自于血脉深处的本能,催使它不断扑扇着翅膀,学着父母辈的动作,在不经意间挥舞出细碎风刃将自己栖住的藤篮切成碎片后,终于一飞冲天。
“骗他的!”
“……”
许多人已经在犹豫着考虑是否撤出雪域高原,暂避其缨。
李小白看到无城子一路怂到底的模样,一脸哭笑不得,半忽悠,半开玩笑地说道:“好了!起来吧!此事下不为例!”
即使同样是掠食者的鹞鹰,在察觉到雪域霸主存在的第一时间,立刻就怂了。
这样的良性循环,无论是谁都能够毫不犹豫的做出正确选择。
芷蓉翻了翻白眼,这个小魔头真是太会唬人。
入戏已深的无城子终于松了口气,哆哆嗦嗦地站起身,背后早已被一片冷汗浸湿。
搜罗了几样遗留在原地的战利品,李小白冲着天空招了招手,数息后,雪域神雕雪娘从天而降。
拿天邪教的西护法当作投名状后,无城子的胆子一下子大了起来,他做的也很巧妙,暗中使了个小手段,让某个宗门弟子发现了一处据点的线索,随即大队人马顺藤摸瓜,直接杀上门去。
芷蓉哭笑不得看着这个小魔头信口开河的胡说八道,竟能真的唬住一个全真境真人。
其中真正遭遇圣宗的,不过是瞎猫碰死耗子,最多一两例,暴露出来的原因仅仅只是运气不好而已,早已hetushu.com经得到消息的圣宗提前消声匿迹,只有天邪教才像二傻子一样等着挨剿。
西护法难以置信的艰难转过头,看着天邪教的白相法王在不远处缓缓跪下。
“没错,是无城子真人干掉的。”
你不是魔主?骗我的?
“还是你自己一个人去吧!”
一支飞剑突然从西护法的胸口冒出,身后不远处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
所有人并没有在寒风中一直挨冻,齐齐动手在附近开辟了新的据点,将储藏物资和各式用具搬过来后,又和原来的一般,只是重新上桌的热菜旁少了许多人,气氛也不再像此前那样热烈。
带着幸存各宗门弟子留守的须弥宫全真境真人印禅依旧余怒未消。
在据点焦灼戒备与等待中的众人被挟持的芷蓉安然无恙回归,不约而同地齐齐松了一口气,那个可怕的天邪教中人并不是强到难以应付,人终究还是救了回来。
无城子的回答显然有些心不在焉。
老夫就是不上当!
恰好星罗宗的师姐玉贞也在询问李小白和芷蓉二人,芷蓉回答道:“那家伙没跑,被无城子真人给干掉了!”
亲手诛杀天邪教的四护法之一,恐怕连天邪教都不会再放过他,无城子已经彻底没有回头路。
没少打酱油的李小白沾了变身暴力妖猿的金瞳六耳猕猴的光,功劳评定得了个中上等。
李小白在一旁证实了芷蓉的话。
修术易,修神难,西护法在天邪教能够有今天的地位,善于借影藏身之术,与他的神魂异于常人不无关联。
不过奖励对他来说如同鸡肋一般,高级点的丹药和法器一个都没有,功诀更是偏门的紧,就和他抢来的小法术“萤火之光可争月”一般,只在特定场合下才有用处,甚至还不如静霜宗自己的。
“谢魔主!”
唬谁呢!
李小白似笑非笑的看着这个恭恭敬敬,连大气不敢喘一口的老东西。
两方相较之下,反而让他有些颜面无光。
最好大家都死光光才好,省得老娘成和-图-书天东躲西藏,小媳妇儿香君总是得看术道宗门的脸色,可怜巴巴的把那点儿家底交出来。
“芷蓉,你没事吧?”
往返于雪域高原,一只灵犀境巅峰的幼年雪域神雕很显然要比灵兽门派出的雪鹞更加轻松快捷的多,也能携带更多的东西,甚至是储物法器。
不过在正式开战前,这支有两位全真境真人坐镇的雪域高原巡逻队得到了一个不大不小的惊喜。
老天爷保佑,让两人毫发无伤的返回。
每一滴精血中哪怕只蕴含着一丝丝帝流浆,对于妖族的作用,也是寻常天材地宝远远无法相比的。
李小白根本没有多看这老家伙一眼,直接说道:“实话告诉你,此前跟你说的都是骗你的,我不是域外天魔!”
李小白可以预见的到,术道会盟将面临着天邪教的凶猛反扑,一场相爱相杀的大战将由此展开。
仅仅是参与剿灭天邪教一个据点的收获,就远远比自己在鹰嘴崖时领取的宗门分配修炼物资要多得多,参与术道会盟的行动虽然危险,然而所得却是与其成正比,富贵险中求,便是如此,更多的资源意味着修为大进,能够挑战更强的敌人,立下更多的功劳。
无城子不经意地看了李小白一眼,故作镇定的摆了摆手。
哪怕没有成年,灵儿也已经有了生裂虎豹的力量,一爪子下去连石头都要碎裂。
他无法相信自己看到的这一幕,天邪教的十二法王之一,仅次于教主,左右尊者和四方护法,却向一个只有炼神境修为的小术士下跪,而且是五体投地。
而潜伏在术道当中的那些天邪教暗子,反而无法想李小白那样有理有据有节的信口开河,胡说八道,多多少少顾忌一些自己当前的地位,穿鞋的撞上光脚的,再加上其中地位最高的无城子装作有劲儿使不上,以至于形成眼下这么个尴尬的局面。
“师尊!可还好?”
“小郎,魔主是怎么回事?”
二傻子才信你不是域外天魔!
“无,无城子你!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