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82章 兽王追杀

“你啊你,都是一意孤行!”
须弥宫的制式大光头在阳光下熠熠生辉,一人一剑很快冲进了李小白等人的队伍中间。
展开从信筒中取出的信纸,李小白看到了术道会盟的回复。
那些天邪教中人到底还是成功控制住了这头兽王,正欲对术道会盟的这支队伍赶尽杀绝。
也难怪无城子和印禅还有其他人回头时并没有看到兽王的身影。
这片雪域高原就像一个无底洞,不断吞噬着术道宗门弟子的性命,先是蜀川道的两支巡逻队和白藏道的一支巡逻队,随即又是后续支援的队伍。
他并没有看到对方身后还有别人。
“慢一点!我们快要追不上了!”
“咦?是雪鹞!是灵兽门的雪鹞!小郞,你负责接信,老夫不方便!”
怪兽突然发出一声穿云裂石的尖叫,那个天邪教中人一屁股坐倒在地,附近的那些兽兵瑟瑟发抖的伏在地上,根本不敢有任何动弹。
就像一枚蛋!
不然就算是立了功劳,恐怕也只会给他人做嫁衣,没到手的好处悉数便宜了别人。
“吱!~”
印禅以为李小白在借机笑话自己,当即恼羞成怒地喝道:“臭小子,你吓唬本座!”
死拼兽王?得了吧,他们这些人欺负欺负兽兵还行。
“听你的!”
新诞生的怪兽仿佛依旧十分饥饿,在吞掉那个对自己指手画脚的家伙后,扑进邪兽群,咬住一头巨甲邪兽,毫不费力的将其撕碎,大口大口吞咽下去,其他邪兽连动都不敢动一下,任由其选择与扑杀。
连续吞食了三头兽将的那头准兽王身躯臃肿,四肢和尾巴变得越来越细,很快成为了一个真正的球体。
然而从取得最终胜利的兽将体内破出的怪兽并不是真正的异形,身材更加粗壮,尾部粗长,末端尖锐,背部张开了三对膜翅,将点点透明粘液甩向四面八方。
兽王,竟然真的追上来了。
连须弥宫的全真境真人都差点儿丧命,他们这些小术士还和图书能顶什么用,当然是有多远躲多远,有多快逃多快!
待离的近了,便可以看到挂在对方爪子上的信筒。
与须弥宫全真境真人一起留在那座雪峰的那些不信邪或急着立功的人这一会儿可是倒了血霉,大部分人头晕眼花,耳鸣不止,连走路都跌跌撞撞,更不用提吟颂咒文,释放法术,连飞剑都掉了满地。
“那家伙来了!”
“我去!异形!”
如此可怕的兽王,光是隔着这么远的吼声,都差点儿让他们摔死,如果离的近了,也不知道是个怎么样的光景,想必心中一定会充满恐惧和绝望。
待被芷蓉帮忙抱住,雪鹞才安静了下来,发现自己竟然在雪域神雕的后背上,一颗脆弱的小心肝儿已经濒临崩溃,因为被霸主的气息压制,它完全不敢有任何轻举妄动,身子僵硬的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单单一个人逃出来,颇有临阵脱逃的嫌疑。
李小白根本没有理睬印禅的叫嚣,挑衅也好,误会也好,眼下并不是最重要的,那头兽王正在肉眼的视距开外追来,如果不是有望远镜,他根本没可能发现对方。
“完了,全完了,悔不该听你的。”
其他术士们互相对视一眼,他们以集体沉默,表示了对李小白和无城子的支持。
高亢的雕鸣响起,雪域神雕载着他与芷蓉二人开始往下一个据点赶去。
天邪教的兽王简直太可怕了。
李小白收起望远镜,拍了拍大雕的脖颈。
在一蓬血雾,那人平空不见了踪影,只有一支骨笛最后跌落在地上。
无城子等人急忙回头,苍茫的天际除了朵朵浮云,却什么都看不到。
怪兽看了一眼自己身前仿佛蝼蚁般的小人,突然重重一跺脚,将对方从地上震飞起来,同时獠牙巨口突进。
这样一来,他们这支队伍的力量变得更加单薄。
在这个时候,无城子根本没有任何全真境真人的架子,放手让李小白来决定整支队伍的去向和-图-书
身下的雪域神雕骤然将速度提升了一个台阶,其他人便立刻感觉到自己与大雕之间的距离正在被一点点拉开。
“印禅,你怎么追上来了,其他人呢?”
尖利的咆哮声从后方传来,震得所有人身影微微一晃。
无城子更是没有节操的表面自己的立场。
已经没有人听自己的,听自己的又在雪峰上死光了,印禅一腔恼怒却又无从发泄,只好闷声不响的跟着众人一起转向,不再赶往下一处据点。
作为雪域霸主,一旦扑扇着翅膀飞上天空,便意味着生命中的大部分时间便与这片蓝天为伍,连续飞行的辛苦对于雪域神雕而言根本不算什么。
通过武道真气,李小白将自己的声音远远散了出去,众人心头一凛,危机感大生,立刻加快了御剑飞行的速度。
凄厉的尖叫声震得满山石头直蹦,在数息后传播到雪域神雕所在的高度。
整支队伍的御剑飞行速度骤然加快,大有超越雪域神雕的架式,一些术士甚至还掏出了灵晶和丹药,当后继不力时,连忙补上一颗,补充消耗殆尽的灵气和精神力。
先前还有侥幸,相信能够剿灭这个新发现据点的人,这会儿却是在暗自庆幸自己见机反应的快。
事实上哪怕魔主大人是错的,他也会一条道走到黑的支持到底,与对错根本无关。
他差点儿没能活着逃出来。
透明粘液仿佛具有强烈的挥发性,原本缩成一小团,满是皱纹的翅膜很快完全张开,并且变得干燥,呈现出半透明状,隐隐有波纹亮光闪过。
无城子面色沉重的御剑靠近,他已经能够想像的到,留下来的那些人必然凶多吉少,真是不作不死。
“在哪儿?”
接连吃掉了四五头邪兽,满地狼藉,怪兽这才意犹未尽的停了下来,身形比此前膨胀了好几圈,模样变得更加可怕。
一头满身狰狞骨架和骨刺的怪兽破体而出,身上还挂着粘稠的半透明液体。
视野和*图*书中的绿意正在一点点变多起来。
大雕雪娘莫名浑身一震,突然直直坠落百余米,这才重新稳住飞行高度,扑扇着翅膀继续爬升。
山下的天邪教中人同样也没能好到哪里去,但是他们至少不需要自己动手,几个简单的骨笛音符响起,邪兽们又开始嗷嗷直叫着往山上冲去。
“吱!~”
“你,你们!”
李小白仿佛没有听到那些人的抱怨。
“呵呵,诸位,回头看!”
被兽王追杀的术士们疲惫不堪,又困又饿又乏,恨不得找个地方一头栽下去,狠狠地睡上三天三夜,但是为了自己的小命,却没有人敢放慢御剑飞行的速度,丹药和灵晶如同流水般飞快消耗,积攒了不知多少年的家底渐渐变空。
现如今,已经有四十多个术士将自己的性命永远留在了这片冰天雪地中。
“吱!~”
即使不用望远镜,李小白也已经能够看到后方天际的一个小黑点。
“没什么好看的了,走吧,雪娘!”
李小白与芷蓉面面相觑。
“等我,等等我!”
太阳渐渐西斜,众飞剑的闪光划过天际,后方一头狰狞的邪兽扑扇着翅膀,渐渐的越追越近。
不过却没法儿倒打一耙指责李小白和无城子带走了大部分人,总不能让所有人留下来陪他送死吧。
无城子发现是须弥宫的全真境真人印禅,不好端端的守着雪峰,追上来做什么?
地面上的景色渐渐开始发生变化,高耸入云的雪峰越来越少,可以看到白雪皑皑的山峰散布渐广,取而代之的是光秃秃的山岭,奔腾的河流。
无城子很快发现了对方的不同寻常。
同样安坐在雕背上的芷蓉暗自庆幸,亏得自己跟着师弟,不然就要跟其他人一样,累死累活的追赶。
围在四周,似乎在进行某种议式的天邪教中人也没有心理准备,吓得往后连退数步。
李小白直截了当地说道:“因为我是对的!”
印禅有些气急败坏,这个无城子屡屡替和_图_书李小白撑场子,让他的面子很是挂不住。
这还是在逃跑的过程中,后发先至的咆哮,如果正面遭到吼声冲击,这里的绝大多数人都得葬身兽腹。
“师弟,等等我们!”
然而兽王却是阴魂不散的在后面追穷不舍,术士们咬紧了牙关,根本不敢有任何放松,御使飞剑往东疾飞。
“快一点!”
野生雪鹞散布在大武朝各道,甚至连北方荒胥国境内都能看到它们的身影,但是能够辨识人,而且还有如此灵性的雪鹞却并不多见。
原本心中还有些半信半疑的人,这一次却是在庆幸自己做出了最正确的选择。
从队伍最前方渐渐落到队伍中间的李小白知道眼下的飞行速度还并不是雪娘的全部实力,这只雪域神雕依然留有余力。
……
得到命令的雪域神雕轻而易举的提速,在短短数息的功夫,重新占据了队伍最前方。
“无城子,你疯了吗?他只不过是一个炼神境的小术士,连当你的亲传弟子都不够格,凭什么听他的话!”
“很快就会看到了!不能再去据点,直接离开雪域高原,与其他队伍会合!”
若非李小白刻意交待,雪娘放缓了速度,让众术士们勉强跟在后面,否则即使是拥有全真境修为的无城子,也只能堪堪跟上天赋异禀的雪域霸主。
李小白依旧还有闲心在雕背上吃喝休息,拥有灵犀境中阶妖气修为的雪域神雕哪怕再飞上十天十夜,也未必会体力不支。
新诞生的兽王迟疑了一下,不紧不慢地跟在那些兽兵后面,顺着山坡一步步向上……
“我看那头兽王生有翅膀,多半会追来,不想死的,就全速逃离。”
一个白色的小身影正在自东向西,似乎看到了李小白等人,当即绕了一个大圈子,努力追了上来。
有一个天邪教中人似乎极为兴奋,手舞足蹈的向那头怪兽走近了几步,不知在吆喝什么,甚至还拿出一支玉白色的骨笛吹奏了几下。
什么,回头?
李小白吓了hetushu.com一跳,差点儿没把手里的单筒望远镜给扔了。
无城子怒其不争,脸色变得十分难看,原以为总能够逃出几个,却没有想到,除了印禅,其他人都葬身于邪兽之腹。
“没错!因为他是对的!无论是谁,只要他是对的,我们就听他的!”
若是地上有人看到,一定会不明所以,不知道仙长们这是怎么了,飞得如此仓皇。
用了望远镜,便可以看到一头狰狞的怪兽飞快扑扇着膜翅,载着十几个天邪教中人在后面穷追不舍。
竭力追赶雪域神雕的术士们疑惑地转过头,很快察觉到了一个渐渐变大的小黑点,立刻猛然瞪大了眼睛,直抽着冷气。
“雪娘,靠过去!”
其他天邪教中人脸色大变,吓得连滚带爬往远处逃去,生怕晚上一步,被一起吃掉,再也没有试图控制驱使这头怪兽的奢望。
坐在雕背上,拿着望远镜远远看到这一幕的李小白心中刚升起这个念头,那团巨大的肉球突然裂成四半。
根本不需要大魔头催促或劝说,那些术士们一个个就像打了鸡血似的全力加速,立刻提升了不止一个台阶。
不似其他人,需要分心导引灵气和控制飞剑,李小白忽然指着队伍后方。
“再快一点!”
“兽王!”
有人难以为继,有些吃不消。
狼狈不堪的无城子脸色苍白,满身血迹,不知道是自己的还是别人的。
约摸一炷香后,一道剑光从后面追了上来。
这一追,便是三天三夜。
这让术士们哭笑无泪,哪想到天邪教的人为了报复此前的剿杀,竟然会如此契而不舍。
不仅仅是雪域神雕受到了波及,其他跟着李小白一起撤离雪峰的人同样狼狈不堪的连人带飞剑一起跌落,还好距离较远,相继重新稳住了自己的飞剑,却纷纷像见了鬼似的没命往远处逃窜。
“魔主,你是对的!”
李小白只说了一句,雪域神雕当即主动靠向惊惶不安又不敢离开的雪鹞,直到他一把捉住这只不断惊叫的大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