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84章 排云舟

“闭嘴!不要打扰李公子研究法阵,态度客气点儿。”
更何况眼下并不是研究这艘神奇机关构装体的时候。
“让一让,让一让!嗯,让我好好看看!”
看到墨门长老满身狼狈,无城子便猜到是究竟怎么回事。
公输磐仿佛不可置信的用力揉了揉眼睛,死死的盯着李小白的动作,符文面积越来越大,越来越复杂。
本来无节操,何处惹尘埃!
“那头邪兽又追上了来了!我们完了!”
事实上单单是此时登上舟的这些人,也已经让这艘机关舟的承载力达到了极限。
“怎么办?快让这艘机关舟再快些!”
其他人也是一副不以为然的神情,炼器士比丹师还要稀有,法阵符文要是这么容易掌握,炼器士就不会比丹师还稀有。
“静霜宗的,别捣乱,要是弄坏了,把你卖了也赔不起!”
“没,没爆!”
看到雪域神雕靠上来,站在舟首的公输磐直摆手,这么大一只雕如果上来,排云舟还不掉下去?
……
“哎哎,大雕可上不得!”
众人发出一阵轻笑,倒也没人跟这个静霜宗女弟子争辩什么。
“不早说!”
瘫软在船舱内后,许多人甚至懒得动弹,大口大口喘着粗气,或者干脆昏睡了过去,哪里还有世人羡慕的神仙风范,更像是一个个跟人家开片儿却又大败亏输的青皮无赖汉。
没有金焰凤凰在前方承受大部分冲击,仓促组成御天圆光阵的机关兽们甚至连一个回合都没有撑住,便当场土崩瓦解。
公输磐指着排云舟舱内中央的青铜圆鼎,继续说道:“现在已经是这艘机关舟的极速,想要再快,就得灌入更多的灵气!”
排云舟渐渐开始提速,如同劈波斩浪一般在迷迷蒙蒙的云气间高速穿梭,灵气盾外狂风呼啸,不愧于排云之名,速度比凝胎境的术士全速御剑飞行还要快上一分。
遭到突如其来的冲击,排云舟升起的大片黑帆不仅硬生生撑了下来,还成功将冲击力化为推动力,m•hetushu•com使舟体飞行速度暴增,将兽王甩在了后面,距离越拉越远,在十几息后,竟追上了已经逃远的无城子等人。
公输磐若非要逞强去招惹那头兽王,没事儿找收拾,他们这些人早就上了机关舟,还能多休息一会儿。
不仅有许多排列组合方式是他以往从未想过的,更有不少符文是他从未见过的。能够自行驱动灵气,使船一样的法器载着人飞起来,必然藏着无数玄机。
位于机关舟中央的这尊圆鼎不仅可以燃烧灵晶作为动力来源,也同样可以接纳术士的灵气。
他正打算转身继续操控排云舟,寻找可以利用的气流借力加速,目光不经意地瞥过李小白,却当即定在了那里。
公输磐摇了摇头,大度的任由那个静霜宗的小菜鸟琢磨自己的排云舟。
察觉到鼎内灵气异常的术士们喘着粗气,一个个劫后余生的庆幸,就像被一群蛮不讲理的粗汉们给强轮了,最后却惊喜地发现那层膜依旧完好。
“好!”
他却忘了在不久前李小白和无城子提醒不要留守雪峰,依旧傻乎乎的挨了一顿轮。
公输磐气急败坏的大叫,他急急忙忙挥手收回那些残存下来的机关兽。
“有公输长老在这里,你担心什么?”
墨门的机关术独步天下,可不止是嘴上说说那么简单。
一阵乒乒乓乓撞击声和各种惨叫,鼓足最后一丝力气冲上排云舟的术士们脚下一软,又是一地新来的滚地葫芦。
“你这是在做什么?别把机关舟弄坏了!”
操控排云舟的公输磐当即知道是怎么回事,此前有惊无险的冲击错有错着,反倒送了排云舟一段,现如今已经势尽,对方再次追上来倒也不难理解。
“我们还活着!”
虽然没有再继续指责,但是印禅却依然不免要嘲讽上几句。
雪娘的声音清冷动听,只不过它仅愿意跟公子说话,连芷蓉都丝毫不假以辞色,将雪域霸主的傲娇范儿进行到底。
连印禅也不和*图*书由自主的瞪大了眼睛,看着李小白挥洒自如的动作。
嗯?无城子惊讶的看了印禅一眼,这个大光头不对劲儿啊,语气里怎么是浓浓的谄媚味儿。
只要能够有机会缓口气,他们什么都顾不得了。
“吱!~”
一枚透明圆球追了上来,狠狠顶在排云舟尾部,自动生成的厚厚灵气盾仅仅只维持了一息,便宣告溃散,随之而来的冲击席卷了整艘机关舟,刚刚勉强爬起来的术士们又在一片鬼哭狼嚎中,摔得鼻青脸肿,甚至有两个倒霉鬼差点儿没被抛飞出去。
“喂,停一停!等等我们!”
“小郞,别乱来!”
自从登上了公输磐的排云舟,李小白就东张西望个不停,甚至还拿出一只直径六七寸的放大镜,仔仔细细的察觉每一个角落。
除了早有准备的公输磐,其他人猝不及防下,在惊呼声中变成满船舱的滚地葫芦。
天邪教在雪域高原新诞生的这头兽王拥有不同寻常的能力。
若是换作旁人,直接一记冰冷的眼镖丢过去,当场就会有吓尿的冲动。
跟着无城子和印禅的术士横七竖八地都瘫在舱里,跟着公输磐来捡便宜的术士们倒还保持着警醒,他们发现那头可怕的大家伙再次拉近了双方的距离,立刻惊恐的大叫起来。
在这个节骨眼儿上,也不得不动用这件逃命的法宝。
识时务者为俊杰,撤退第一,却是逃命要紧。
豁了牙的公输磐跑到排云舟的前首,向无城子和印禅等人招手,同时撤掉了舟体上下左右的灵气盾。
公输磐这一次没能站稳,摔成了个狗抢屎,大门牙都崩掉了一颗,一张嘴便露了个缺儿,显得有些傻里傻气。
狼狈不堪的众术士们纷纷冲向公输磐的排云舟。
“我需要二位助一臂之力。”
“我的宝贝,我的宝贝!”
公输磐的机关兽,最差也有凝胎境的战斗力,他们这些小术士可没有自信与那头邪兽较量上几个回合。
以膜翅敛聚能量,以啸声发威。
和_图_书只要不竭泽而渔,天材地宝自然会生生不绝,炼制出来的丹药人人可用,但是法器就不同了,同一件法器由不同的人来用,威力大小自然也不一样,法器品级同样也会限制术士的修为发挥程度。
“那是什么鬼东西!可恶啊!”
“没关系,我就琢磨琢磨!”
其他人也注意到了这些奇怪的灵气波动。
术道宗门大部分炼器士都在墨门,使得这个并不算能打的宗门能够跻入五宫七宗之下的十三门之一。
“快上来!”
“小子!我墨门的机关术可不是那么容易学的。”
芷蓉看不下去,站出来说道:“师弟很聪明的,什么都是一学就会。”
公输磐哭丧着脸直摇头。
“要看就看吧!”
除了品级最高的机关凤凰,其他大多带着轻重不一的损伤。
“这是什么法术?”
墨门全真境真人公输磐心头在滴血,此时此刻也顾不上去回收那些还残留一些价值的碎片。
“是墨门的机关舟!谢天谢地,终于可以歇口气了,我们快上去!”
贯穿整个舟体的冲击力使许多构装组件发出吱吱呀呀的可怕声音,让人以为这艘机关舟随时会解体。
惊呼声一个接着一个响起。
无城子也没有迟疑,一同按上了圆鼎,两位全真境术士的灵气灌入,得到澎湃能量的排云舟所有法阵符文都亮了起来,周围狂风又凶猛了数分,隐约可见舟首破开气浪,一些棱角部位直接带起细长的白色雾带。
“不好!我的排云舟啊!”
墨门擅长制器,宗门长老拥有的储物法器收纳空间极大,甚至不输于其他宗门宗主或宫主。
印禅有些恨铁不成钢地说道:“你这人,好心好意提醒你等,却偏偏不听!”
“公输磐,你这是……又何必呢?”
“是法阵!”
印禅迫不及待的走近青铜圆鼎,双手按了上去,将体内的灵气源源不断送入鼎内。
炼器士!
“啊!我的裂牙豹,我的飞天苍狼,我的……”
机关兽数量虽多,但是http://www•hetushu•com敛聚能量的效率远远不及再度进化的兽王,两方交战,结果显而易见。
此前虽然自大,但终究还是有一副热心肠。
丹药易得,法器难求。
李小白拍了拍雕背,他对墨门的机关术颇有兴趣,顺便给雪域神雕减减负。
以炼制飞剑入门,在炼制法器一道渐行渐远,李小白对这艘神奇的机关船极为好奇,不过对于所有法阵符文了解是一回事,对它们的运行原理了解却又是另一回事,他恨不得找地方再拿出一堆泥板子,好好试试这些新得到的法阵符文。
这件宝贝就算让对方里里外外看上一辈子,也照样弄不明白,更何况有一套与之匹配的驱动法诀,不然这艘机关舟照样是一件死物。
公输磐也注意到了这个拿着水晶圆镜到处打量的年轻人,此前对方还驱使着一只罕见的神骏大雕,原以为是擅长驱使兽类的灵兽门弟子,却没有想到对方居然对机关舟上的法阵符文也感兴趣,不仅观察着,还似模似样的比划起来。
印禅逮着机会开始吓唬李小白。
“李师弟……”
“好险!”
“区区炼神境的小术士,连法术都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就想着琢磨法器,哼,真是笑话!”
“他真的在凌空绘阵,这小子是炼器士!”
印禅大惊失色,连连催促公输磐,紧紧跟在后面的那头兽王快成了他心中挥之不散的阴影。
他咬了咬牙,挥手放出一艘机关舟。
机关舟甫一出现,便飞快变大,足以容下二三十人,待公输磐和其他人急忙登上后,自行张开的一片片黑帆引动狂风,骤然加速。
强行加速也是有代价的,原本一份灵气一份力,而现在却是五份灵气一份力,损耗颇多。
芷蓉的脸色红扑扑的,她当然明白炼器士的意义。
“我们也去!雪娘,你在前方领航!”
李小白的琉璃心已经将这艘机关舟里里外外映射了个通透,每一个法阵符文细节都被烙印入他的心神中。
两道剑光一闪,李小白带着金瞳六耳hetushu.com猕猴与芷蓉冲进了这艘机关舟。
“真人,别发愣了,快跑吧!”
心有余悸的公输磐手忙脚乱地掏出大把灵晶,不断投入消耗剧烈的圆鼎内,以弥补排云舟的巨大消耗。
位于机关舟中央的一尊青铜圆鼎内灵气剧烈波动,几乎快要爆炸,然而遍布舟体的法阵纹路在一阵又一阵让人担心的明灭不定后,又重新稳了下来。
无论在任何时候,丹师和炼器士都是极为抢手的人才,突然出现一个墨门以外的炼器士,而且就在自己眼前,毫无疑问会引动许多的人心。
公输磐松了口气,连忙捏起法诀,打出几个手势,笼罩住排云舟的灵气盾立刻弥合圆满。
无城子又将找事儿的印禅给顶了回去。
同样被冲得七零八落的术士们终于反应过来,知道越来越近的那头大邪兽可不好惹,连忙拖着公输磐往无城子和印禅等人逃去的方向仓皇逃窜。
一想起那几只四分五裂的机关兽,原本已经受伤的心又在开始滴血了。
李小白根本没在乎别人的看法,依旧自顾自的继续研究,手指在空气中又点又划。
公输磐回头望了一眼,登时肝胆俱裂。
“让它跟紧,莫要走失!”
“糟糕!”
雪域神雕依旧占据在排云舟的上方,不紧不慢地超出百余丈,俯瞰着这艘机关舟。
有人注意到李小白的行为,立刻紧张起来,就怕这小子毛手毛脚的把他们赖以逃命的工具弄坏,那就惨了。
“莫提此事,莫提此事,唉,一言难尽。”
如果能够一件量身定制的法器,术士的战斗力将会得到百分之百,甚至超水平发挥。
“放心,它不会上来!”
芷蓉也颇为担心,就怕大魔头乱来。
有人捏着嗓子,壮着胆子想要套近乎,却被印禅直接喝斥了回去。
“聚灵术?在绘制法阵!没有溃散!”
即便如此,排云舟依然与紧追不舍的兽王之间重新稳住了双方之间距离。
五根手指的指尖,闪烁着微不可察的光华,一个个散发出淡白色微光的符文平空跃出,久久未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