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89章 寻觅战机

印禅抬起脚。
李小白似笑非笑的调侃着这个老头儿,心念微动,随手又将单筒望远镜放了上去。
混沌青莲的剑光可以耗尽,但是只要精神力没有枯竭,“玄星”变化出来的东西,可以无穷无尽的变化形状。
“本座偏要……”
公输磐已经在想像着将这件变化万千的异宝做成什么样的法器。
顽皮的悟空爬上了白帆桅杆,充当瞭望手,桅杆上的摇晃更加剧烈,吓得它吱哇乱叫,紧紧的抱住杆身,生怕被甩出去。
看到对方再也掏不出好东西,李小白兴意索然,不过方才的那些收获也足以让他消化好一段时间。
李小白转过视线,看了一眼已经肉眼可见的另一头兽王,当即打出几个法诀,让破云舟拉出一个弧线,恰好将两头兽王带了进去,以免被同时从两个方向堵截。
大敌当前,李小白根本没顾得上理这个炼器和机关术的狂热痴汉。
一枚透明圆球在百米开外爆发,震得机关舟一阵摇晃,舟内的术士们齐声惊呼,拥有凝胎境修为,环绕着机关舟御剑飞行的术士们连忙加速避让。
公输磐见李小白意动,当即大喜。
“别捣乱!”
此前的准备就会前功尽弃,所有人只能继续跟对方玩追逃游戏。
“这艘?公输长老的排云舟已经被兽王打碎,这艘可是我的!上面还写着字呢!”
“公输长老,你可不能用抢的啊!”
“不好看!换一个!”
镇天浮屠塔?也不,都太浪费。
公输磐着实憋了一肚子火,大有你不给老夫一个解释,就跟你没完的架势。
以公输磐老辣的眼光,轻而易举的分辨出炼制者应该是一头真丹境的大蛟,同样异乎寻常纯粹的妖气瞒不过墨门中人。
残留的妖气中仿佛曾经经历过雷霆洗炼,纯粹的超乎想像,似乎是破劫境妖王的遗骨,在纯粹的土灵气中又蕴含有一丝水灵气,同时背甲质地温润如玉,隐隐呈现出晶质,根本不似寻http://www.hetushu.com常的妖王。
李小白直接摇头。
“你莫要唬老夫,这怎么可能是法器?”
玄鸟机关兽被嫌太脆弱!
公输磐的家底,就这样被大魔头给窥探了去。
“你敢?”
透明圆球爆发的气浪越来越近,震得机关舟东摇西晃,笼罩住舟体的灵气盾也微微震颤起来。
龙形机关兽长得像泥鳅,根本带不出去!
有过上一次的经验,他知道想要加速,就得往船舱中央的青铜圆鼎大量灌注灵气,一定能够甩掉后面那两头可怕的兽王。
心神中的混沌青莲除了最外层二十八片莲瓣灵光盎然外,中间那一层也有一片莲瓣熠熠生辉,灵光缭绕,这是李小白趁着在休整的那两天里,拼着消耗掉所有莲瓣的灵光,点亮了中间一层的“重玄”莲瓣。
这可不正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嘛!
……
李小白将对方曾经说过的那句话原物奉还。
甚至是压箱底的凤凰机关兽直接被吐槽成杂毛火鸡,丑的一逼,反正落到李小白嘴里,十分变成一分,三分直接变成负数。
“哼,你让本座不捣乱,本座就不捣乱吗?”
公输磐气得脸红脖子粗,虽然看中李小白的东西,却自始至终都没有过强抢的念头。
哪怕有无城子在场,印禅仿佛铁了心要跟这个静霜宗的小术士硬干。
“你,你……”
“太笨拙!”
不好看算是什么理由,公输磐有些无法理解,他还是又挥了挥袖子,那头机关兽收起,又放出了一头造形更加威风的机关兽,心想这下该满意了吧。
更何况这小子身边还有两只雪域神雕和一只金瞳六耳猕猴,恐怕还没摸到四圣的边儿,就被自己身边的三只妖族给生撕了。
这一点与须弥宫的真人印禅相比,两人高下立判。
公输磐很快猜到了李小白的打算,一边操控着破云舟,开始兜起了大圈子,一边说道:“老夫愿以这艘机关舟交换,小子http://www.hetushu.com,你也不吃亏。”
“胡说,老夫向来行事堂堂正正,怎会抢你的东西,莫要诬陷好人!”
“玄武?你就吹吧!”
船舱内传出无城子的声音。
“这也不好,那也不好,你戏耍老夫吗?”
翻天金刚印?不!
九龙离火罩?不!
“小子,你到底在搞什么?想打就冲回去打,想逃就说一声,我们一起帮你。”
兽将的能力各有不同,兽王也是如此。
机关四象兽?不!
印禅喜欢被兽王追得满天下乱跑,那是他自己的事情,好不容易找到的机会可不能让这家伙白白糟踏了。
“不换!想都别想!”
“君子一言,死马难追!”
“你……你到底想要什么才肯交换,这件异宝落在你手里,只会是明珠暗投。”
墨麒麟机关兽又觉得太邪气!
只不过此刻他并不想冒冒然的白白浪费掉这些剑况,更何况中间层莲瓣的“重玄”领域并不适合眼下的环境,除非他有机会再点亮中间第二片莲瓣,或许可以找到合适的领域。
公输磐接连想到了好几个墨门最有名的几个法器,似乎都不足以将这件异宝的神奇之处完全发挥出来。
随手凝聚一团灵气,拍在弩身上,即时生成的法阵符文亮了起来,安置在滑轨上的杀神矢被一道缓缓旋转的气流包裹。
公输磐袖子一挥,一只威风凛凛的机关兽出现在排云舟上。
一一亮相的机关兽,要么丑,要么邪,要么粗陋,要么脆弱,反正没有一个是落着好的,就差是拆成碎片重新回炉。
李小白就像机关枪似的,报出了一堆要求。
望着掠过机关舟的浮云,公输磐差点儿没一口老血吐出来。
李小白抬起手,指着印禅。
李小白睁眼说瞎话,居然还理直气壮。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其他人看到“玄星”最多只会惊讶,只有作为墨门长老的公输磐才能够看出其中的不同寻常。
公输磐抓耳挠www.hetushu.com腮,越是得不到,越是让他心痒难止,他咬了咬,说道:“老夫手上有机关兽,任你挑选。”
霸道的金色光束再次闪过,一个险些被射中的凝胎境术士气急败坏驾驭飞剑冲上了破云舟,其他未登上机关舟的术士纷纷放弃了拱卫阵形,成为了船舱内的一员。
“吱!~”
透明圆球的爆炸冲击,和凌厉的金色光束,对整艘机关舟和所有人构成了严重威胁。
擅长炼器和机关术的墨门中人会是没见过法器的土包子吗?显然不是的。
“本公子杀了一只玄武,这是它的背甲。”
“那么等你什么时候拿出合我心意的机关兽再说吧!”
看到仅仅经过一些粗劣炼制手段的巨盾,公输磐眼珠子都快要瞪出来。
“你敢?”
“我们撑不住了!”
公输磐气呼呼的,满是皱纹的老脸涨得通红。
在某种意义上,除了寄托于心神中的先天异宝混沌青莲,“玄星”已经成为了对他而言相当重要的本命法器。
更何况李小白也想试一试从蛮人那里得来的杀神矢对天邪教兽王的杀伤效果。
李小白一脸无辜的摊开双手耸了耸肩膀。
公输磐怎会相信李小白的话,妖族的四圣可不是那么容易好杀的,若是真的杀了,对方还能好端端的站在自己眼前吗?不被天下的妖族一起追杀才怪了。
难不成真的是玄武?虽然心中这么猜测着,可是公输磐却很快否认了,他从未见过玄武的模样,也不太相信李小白的运气真的逆天,连妖族四圣之一的遗物都能得到。
面对墨门长老心急火燎的质问,李小白翻了个大白眼,淡然说道:“当然是法器啊?”
可怜的公输长老直接被这个大魔头给气糊涂了。
要不是李小白察觉到危机袭来,急忙让破云舟往一旁横挪开数丈,说不定就会被这道突如其来的金光击穿整艘机关舟。
饶是险到毫巅的逃过此劫,依然有一位凝胎境术士被这道光束蹭了一下,http://www.hetushu.com半边身子当场消失,只剩下还残留着略微惊诧表情的半张脸和残尸,与剩下小半截的飞坠落向大地。
不过公输磐虽然嘴上这么说,可是他越打量那块巨盾,越觉得有些不同寻常。
“不是法器还能是什么?要不你告诉我?”
“什么都要,怎么可能有这种机关兽,你怎么不上天呢!”
公输磐看到李小白一直在瞄准,却迟迟不肯动手,当即有些着急起来。
李小白笑嘻嘻地说道:“咱们公平交易,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童叟无欺,难道你还想要抢?”
外表如银镜般光可鉴人的圆球一落在舟尾甲板上,便迅速膨胀起来,延伸出基座和弩身,这种变化能力完全超出了法器的范畴。
“我不就在天上么?”
在雪域高原诞生的兽王擅长喷吐出能够爆发猛烈冲击的透明圆球,而从另一个方向赶来的兽王额头生长着一枚脸盆大小的透明晶体,能够自动引聚周围的光线,当积累到一定程度时,猛然爆发出一道凌厉的金色光束。
“好,若是看中,可别想反悔!”
金色光束的速度要比透明圆球快多了,李小白颇有些不放心,又将赑屃龟甲巨盾放在舟尾,一边护住这艘机关舟,一边保护自己和“玄星”。
却是有两个声音异口同声,两道强大的气息同时锁定了印禅,让他身形一滞,那只脚无论如何都踏不出去。
然而李小白上下打量了一眼后,依旧摇头。
李小白拍着胸脯,大魔头一言,心魔退散,这个老术士浑然不知自己已经一脚踏进了坑里。
“你若是再敢走一步,别怪我不客气。”
寻常法器,哪怕是他引以为傲的机关兽,也都是死物,可是这件奇物却仿佛像是活的一般,想要变成什么模样,就能变成什么模样。
印禅终于按捺不住,又一次不再顾及面子,纵身冲上了舟尾甲板,准备钻进船舱。
只需要融入足够的稀有金属,再加上更强大更合适的法阵符文,变化出来的飞剑http://www.hetushu.com几乎不受品阶的限制,想要几口便可以有几品。
他并不是神射手,当前能够威胁到兽王的弩矢只有这么一支,若是射失。
刚出现的那头兽王和攻破圣手门的兽王正如李小白预料的那样,已经合兵一处,共同追击破云舟。
职业病晚期,见猎心喜,实在是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
“不急,机会只有一次。”
“还有!”
追在后面的那头兽王越发近了,同样也越发急切的想要将机关舟击落。
李小白没有急着给自己炼制一支高品阶的飞剑,正是因为有“玄星”。
两害取其轻,虽然被两头兽王一起追,总好过前堵后截。
公输磐甚至还看到了不断变幻的法阵符文,他认出其中几组是聚灵阵,聚风阵,引风阵,庚金破甲阵和凝光符。
可是现在,这么一件宝物却被一个炼神境的小术士捡了便宜,这位墨门长老心中直叹气。
那几个聚风阵和引风阵可以制造并引导气流,形成一道螺旋状的旋风,附加在箭矢上可以提升命中率和贯穿力。
语气就像是把对方当作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似的。
轰!~
琉璃心瞬间映射了个通透。
“机关兽?”李小白故作有兴趣似地说道:“放出来瞧瞧。”
“我的要求是要帅气,要结实,要会飞,要会跑,要会在水里游,要……”
兽王的尖啸声打断了两人之间短暂的交谈。
六边形龟纹中蕴含着自然生成的法阵和符文,使得这件背甲即使只经过简单的炼制,就可以直接拿来使用,甚至不输于那些成名的盾形法器。
李小白摇了摇头,哪怕公输磐和其他人急得直跳脚,他依旧纹丝未动。
“这是妖王的背甲,你从哪儿得来的?”
暴殄天物,暴殄天物啊!
“小子,不快快射那头妖王。”
李小白忽然毫不客气的厉声警告。
他浑然不知自己放出来的那些机关兽,里里外外的法阵符文都被李小白的琉璃心映射了个通透了,除了一些核心材料,对他已经毫无秘密可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