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91章 引狼入室

“也好,我们确实得好好休整一下。”
这会儿他也只能认命的替李小白把事情给圆了。
此时不逃,更待何时。
如此大大咧咧,简直不把自己当外人。
大敌一去,公输磐职业病复发,目光直勾勾的盯着李小白。
李小白无所谓地说道:“他还能咬我不成?”
公输磐气得原地直跺脚,伸着脖子在后面大叫。
李小白原本想要拒绝,可是架不住其他人对墨门法器的兴趣,只好驾驭着破云舟飞向墨门的山门。
无城子耸了耸肩膀,仿佛在笑话公输磐有求于人,却又不肯拿出干货来换。
下方空出来的大坑便在雨雪,溪流汇聚,地下水涌出的日积月累之下,很快成为了一片风景秀美的大湖。
连雪域神雕都没发现兽王,那么对方想要追上这艘机关舟,恐怕比有如大海捞针。
所有人都可以明显感受到自己的身体齐齐往一侧倾斜,破云舟的速度骤然提升到了极限,舟首前方云气凝聚激烈,为现出一个肉眼可见的锥状激波。
公输磐一脸苦笑,难怪须弥宫真人印禅跟这个静霜宗的小术士不对付,他连自己都想抽对方。
“那个会变的玩意儿,再拿出来让老夫瞧瞧。”
眼下是卖方市场,他就是大爷。
见混沌青莲的剑光一击失手,李小白毫不迟疑的放弃了后续攻击,甚至连射出去的杀神矢都没打算捡回来。
“没有看到,已经不见了。”
“你自己好好考虑,本座能帮你的就只有这么多了。”
“恭迎磐长老回山!”
李小白却走到破云舟旁边,轻轻一拍舟体,将这件飞行法器收入了自己的储物纳戒。
到了人家的地盘,还有这么高规格的接待,无城子等人齐齐行礼感谢。
看到李小白又一次拒绝了公输磐引荐入墨门的条件,芷蓉心里是欢喜的,不过对方毕竟是全真境的真人,如此戏耍得罪一位真人,让她有些担心。
作为地主之谊,公输m.hetushu.com磐极为大方的招待来到墨门的各位客人。
……
果不其然,他刚说完,从破云舟上下来的术士们一个个喜笑颜开,恐怕是他们被兽王追杀,险些性命不保后最令人惊喜的好消息。
静霜宗的弟子难道都是这样无赖吗?
手中有现成的地图,找了一座凡人的城池,很快就确认了排云舟所在的位置。
雪娘扫视了四面八方,没有再看到兽王的身影。
李小白上下打量了公输磐一眼,轻轻拽开自己的袖子。
“什么这个那个的?”
“你是什么人?好大的胆子在此聒噪!”
“李公子,我们接下来去哪儿?”
既然没什么油水可榨,他自然也没有多少兴趣奉陪。
“你,你可以入我墨门!”
大量灵气源源不断的灌输入破云舟内舱的古朴青铜圆鼎内,无论是鼎身,还是舟体表面每一处法阵符文,尽皆散发出明亮耀眼,甚至有些微微发烫的白光。
公输磐哪里还有墨门长老骄傲的模样,涎着脸就像一个老无赖汉。
留下来等对方反应过来,再继续追成死狗一般么?
在盆地中央,一座巨岛悬浮在一片碧波荡漾的湖泊上空,仙气缭绕,灵鸟飞翔。
“嗯,各位辛苦了!”
公输磐的一句话竟然用了三次,硬生生把这个老头儿顶的吹胡子瞪眼,就像老鼠拉乌龟,无处入手。
出乎意料的是,他们距离十三门的墨门极近,在李小白这里碰了个南墙的公输磐又再次活跃起来,力邀诸人到自家宗门内一坐。
此时此刻的机关舟是真正名副其实的破云,而非原先的名字排云,风驰电掣般将剩下的那头老牌兽王远远甩在了身后,趁着后者还没有反应过来,依然在忌惮的功夫,迅速消失在其视线中。
不待公输磐操控机关舟减速,舱内围着青铜圆鼎的人齐齐瘫软在了船舱里,哪怕是全真境真人无城子也不例外。
只要www.hetushu.com能成功引动灵气,就能可以像积木一样随意组合,因此李小白并没有殚精竭虑的去死记硬背那些玄奥复杂的法阵符文。
“奕腾,不得无礼,这位和其他各位都是来我墨门作客的客人!”
李小白却无视众墨门弟子的愤怒,直接回过头,望向紧跟着跃下破云舟的众人。
他们当即差点儿气歪了鼻子,自己是在迎接磐长老,这家伙却跑出来应什么声啊!
灵气供给一下子减少,破云舟自然而然地缓缓放慢了下来,只有鼎内还残存的一些灵晶维持着舟体自然浮空,余势未减的滑行。
墨门弟子们忍不住瞪大了眼睛,磐长老什么时候变年轻了,不,不对,这不是磐长老。
芷蓉想要说什么,却被李小白打断了。
“这不可能!”
这场厮杀绝不会轻易结束,让术道与天邪教拼个两败俱伤,李小白手中的力量再加上圣门,差不多可以出来收拾残局,坐得渔翁之利。
这是墨门的开山祖师公输班以天地造化之力,在盆地内布下大阵,引动脉底深处的灵脉,将一片土地硬生生托向天空,形成了一座奇异的悬空浮岛。
一件“玄星”法宝在手,想要什么样的法器还不是随着心念一动。
机关术和炼器术是墨门的倚仗,怎么可能外传,就算是门主也没有这个权力。
“说的好,连我的话一块儿说了。”
“当然是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呵呵,先找个宗门暂时休整一下吧。”
这简直就是一场看不见的“大屠杀”,墨门引以为傲的机关术在他心神中完全无所遁形,虽然没有得到完整的传承,但是映射入心神的收获,却足以让李小白轻轻巧巧的踏入机关术这道门槛。
那位墨门弟子狠狠瞪了李小白一眼,暗捏法诀,让身旁两头冰火狮形机关兽收敛起身上的异相,往后退去。
“墨门的机关术。”
“公输磐,你就死了心吧,没有好处,李公m.hetushu.com子怎么可能会让你轻易如愿。”
“好处?”公输磐表情微微一怔,真是活见鬼,自己是堂堂墨门长老,想要什么,别人还不是乖乖双手奉上,偏偏遇到这么个软硬不吃的小子,居然还跟他要好处?
不然还能怎样?这里还有一个无城子在场,他想抢,也抢不回来。
雪域神雕冲出机关舟,在半空中盘旋了一圈,很快靠了过来。
机关舟并不止是公输磐所独有,因此浮空岛上有足够的空间让李小白的破云舟着陆。
无城子看了看满舱精疲力竭的术士们,虽然没有与天邪教的兽王真正打上一场,却是为了灌输灵气,而一个个油尽灯枯,想要抬起手指头都困难。
墨门位于临海的一座盆地内,方圆十余里,仿佛世外桃源一般。
“我,我……”
“没那么多可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没好处的事情,没人愿意干。”
“好吧!”
李小白看到无城子和芷蓉两人的脸色渐变,连忙改口。
“公输磐!”
正在青石广场上演练着法术和试炼机关兽的内门弟子们整齐列队,迎上了稳稳落下来的机关舟,他们认出了这是公输磐长老的排云舟,却不晓得这艘黑帆莫名变了白帆的机关舟已经易主。
烙印在混沌青莲莲瓣上的法阵符文就如同不断完善的数据库,可供随意调用。
不过更加高深的机关术却是只有在登上浮岛,成为内门弟子后才有机会触碰到。
这一湖一岛,便成为了墨门最引以为傲的内门所在。
“这个,那个……”
一个大大咧咧的声音从机关舟上一跃而下。
李小白没大没小地搂着公输磐的肩膀,继续说道:“待会儿就让你看一眼。”
周围那些墨门弟子看到对方这般对待自家长老,连拼命的心思都有了。
他咬牙切齿地说道:“你要什么好处?”
在这一点上,他的起步点比那些墨门弟子更高更远。
“玄星”是他手和图书上最强的法器,故而掌握了炼器之道后,他制作的东西大部分都是日常辅助用品,极少是攻击性或防御性法器。
剩下的那头兽王可不是什么穷寇,一个搞得不好,照样能够团灭机关舟上的人。
李小白不耐烦的往舱内走去,还没走两步,却被拉住了袖子。
李小白悠哉的走入舱内,连让公输磐想要再次抓住衣袖的机会都不给。
碰上大魔头,公输磐也只有老老实实吃瘪的份。
“是!磐长老!”
李小白手上拿着一支小挫刀,悠闲的修着指甲。
无城子也有些同情这位墨门长老,好意提醒。
“这不可能!”
墨门长老公输磐要是知道自己引狼入室,恐怕跟小白大魔头同归于尽的心思都有了。
在场的众墨门弟子们一个个瞪大了眼睛,除了帆色有变,外面还写上了“破云”二字,依旧明明是磐长老的排云舟,怎会被这个气势嚣张的小子收去。
没有印禅在一旁碍眼,无城子彻彻底底的以李小白为马首是瞻。
“可,可是……”
天塌下来自然有高个儿顶着,眼下李小白等人首先要做的是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根本没必要把自己的小命给白白拼没了。
“可是机关术是我墨门的根本,怎能轻易外传。”
芷蓉只好不再相劝,不过一想到静霜宗多了一位炼器士,尤其还是她的师弟,如此一来鹰嘴崖在宗门内的影响力将会远远超过昭平师兄领导的时候。
在外面十分罕见的公输,在这里却是大姓,十人里面有四五人都姓公输,因而保证了公输班祖师爷的后代们依旧牢牢掌控着墨门。
盆地内不时可以看到村庄和小城镇,墨门实力虽然不及五宫七宗,但是作为术道宗门之一,也有着自己的底蕴。
看到李小白到了人家地盘,依旧理直气壮的模样,对方身上藏着太多的秘密,让他好奇不已,公输磐实在是生不出抢回机关舟的念头,只好说道:“这是李小友的破云舟和*图*书,并非老夫的排云舟。”
“师弟,你这样强人所难不太好吧?”
以往来到墨门的外人,绝大多数都是为了定制法器或者修复法器,难得有机会到这里,想必这些同道一定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
“李公子,各位,悬空山是我墨门的重地,颇多禁忌之处,还请诸位见谅,待会儿吃喝洗漱,还有灵晶灵符都有奉上,如有法器损坏或炼器要求,皆可提出,我墨门必会满足各位。”
李小白冲着大雕喊了一声。
公输磐老脸涨得通红,死活都没办法。
除了全真境的真人,耗尽全部灵气的术士很快被其他人替换下,在这个节骨眼儿上,事关自己的性命,没有人敢留一手,疾飞了约一个多时辰,李小白这才向替自己操控机关舟的无城子打了个手势。
盆地内地面上居住的是依附于墨门的凡人和外门弟子,做些耕种放牧等日常杂务,或者学习最基本最粗浅的炼器术和术道修行。
涂成白色的风帆鼓足了风力,每根缆绳都绷得跟钢索一般。
李小白却冲着对方点了点头,琉璃心笼罩全场,恰好将这片青石广场大半笼罩了进去。
机关舟上的众人心中一块大石头终落了地。
李小白头也没回,原话奉还。
“雪娘!看看那只兽王有没有追上来。”
最靠前的一位墨门弟子身侧站着两头狮形机关兽,一头通体赤红,火光升腾,一头通体雪白,寒气翻涌,冲着李小白作势欲扑。
公输磐就像火烧了屁股一样跳了起来。
在见识过天邪教兽王的战斗力后,大致能够评估出除了神霄宫、须弥宫、惊雁宫、逍遥宫和玄真宫这五宫外,七宗和十三门都不是天邪教的对手,如果能够让术道会盟的各支巡逻队解散,便会给天邪教各个击破的机会。
“呵呵,还是你这老头儿会说话。”
“公输长老,可以减速了。”
“有好处么?”
好吧!他也想把这小子当同门来着,唉!真是没办法!
“有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