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93章 炼制之秘

“不,不行!除非你愿意成为我墨门中人,否则老夫无法传授你机关术。”
他已经反应过来。
“先贤至圣,不就是让我们这些后辈来超越的吗?难道非得要黄鼠狼下耗子,一代不如一代?恐怕先贤至圣绝不会愿意看到这种情况吧?”
“当真?”
这个“九品”若是传出去,恐怕不仅仅会引起墨门的轰动,连整个术道都要翻了天,正在彼此厮杀不休的术道会盟和天外教多半也会放下争斗,不约而同的参与到争夺九品法器的大战当中。
公输磐失神的喃喃自语。
公输磐冷哼了一声,见不得后辈对历代大能的指手画脚。
“胡说八道!胡说八道!”
李小白怕自己玩脱了,人家真拿机关术来换,自己又拿不出对等的东西,这里可是墨门的悬空岛,就怕弄巧成拙。
随即又是一个变化,电弧暴闪,水气弥漫,引聚高速旋转的流砂,环绕剑身,不仅仅是飞剑,还有长刀,刺枪,大盾,十八般兵器一一展现,在短短一盏茶的功夫,“玄星”发生了一百多个不同的变化,看得公输磐倒吸冷气。
李小白实在是绷不住了,更这么折腾下去,非爆了不可。
当做好这一切准备,公输磐喘着粗气说道:“好了,你说吧!”
第二天,天刚放亮,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便将李小白从梦乡中惊醒过来。
“机关术!说好了!”
墨门弟子拥有机关兽的比比皆是,拥有机关舟的却寥寥无几,一是材料难寻,二是炼制不易。
劳资裤子都脱了,就给看这样?
可是世间一品至五品常有,六品少见,七品罕见,八品百年才出一个,九品更是只剩下传说。
公输磐打了几个法诀,武装到牙齿的小院立刻恢复原状,一点儿也看不出方才连苍蝇都飞不进来的奇异变化。
连续碰了几次南墙后,他也知道如果没好处,休想从这小子手上换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不过对方有一句话倒是有些道理,难保“玄星”将来http://www.hetushu.com不会成为九品法器,至少它存在成长的潜力。
“没事!师姐,公输长老只是在演示这个院子的机关!”
受限于炼制材料的品质和预置法阵符文,心神祭炼往往一开始炼制不出高品阶的法器,通常只作为本命法器的炼化手段,但是成品法器炼化又存在诸多限制,需要相当长的时间才能磨砺掉彼此间的隔阂,许多术士终其一生温养,也无法使本命法器提升一品,若是再换一个主人,等同于又需要从头开始。
如果其他术士都能拥有机关兽平空增加战斗力,墨门原本就不怎么擅长争斗的术士们岂不是更加没活路?
“喂喂,你去哪儿?”
冷静下来的公输磐很快做出了选择,拔腿就走。
李小白仿佛没有听出嘲讽,直接吐出两个词。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果然并不出所料,为了解开心中的迷题,一整夜没有睡好后,又老老实实的转了回来。
“师弟,你可是彻底得罪了磐长老。”
话还没说完,公输磐瞪着眼睛,声音戛然而止。
墨门的炼器术和机关术向来秘不外传,别人的炼器技艺怎会随随便便分享给别人。
“炼制技艺告诉你便是!又不是什么大秘密。”
李小白十分肯定的点了点头。
支愣起耳朵的公输磐等着下文,沉默了半晌之后终于按捺不住地追问道:“然后呢?”
李小白披着衣服,睡眼惺忪的拉开了门,正看到眼睛通红的公输磐,这老头对于炼器和机关术的痴迷已经走火入魔。
李小白轻描淡写地说道:“墨门的机关术!”
“为什么没有可能?大道至简,许多看似复杂的东西,其实本质十分简单,哪怕是一块石头,如果日夜心神祭炼,总归会成为一件宝物。”
李小白一句话将公输磐的魂重新勾了回来。
“九,九品?!”
心神祭炼并不是什么高深炼器秘法,哪怕是墨门的外门弟子都知道这种十分寻http://m.hetushu.com常的炼器术,也不是墨门所独有。
公输磐深深吸了几口气,故作镇定地说道:“你要什么?”
悬空岛上的机关院舍同样也是一座小小的堡垒,公输磐引动了它的本来面目。
公输磐已经走出十几步开外。
李小白手中的“玄星”又在开始变化,厚重的压菜砖,核桃夹子,女子喜欢用的妆镜,菜刀,锅碗瓢盆。
按常理来说,机关兽也是墨门的非卖品。
公输磐痛心疾首的看着李小白糟蹋东西。
“不,不,它不一样的,不一样的!”
他的心情是激动的,因为自己即将听到一个能够炼制传说中九品法器的天大秘密。
哲学虽然是虚无飘渺的理论研究,但是对现实世界却存在相当重要的指导作用,对物理学,对数学,对化学,都有其特殊的意义,例如毛粒子,便是哲学意义上的物理学理论案例。
虽然是精神病与精神卫生学兼修心理学的硕士,哲学却是触类旁同。
“大道至简?”
“法器不就是拿来用的吗?”李小白收起“玄星”,指了指自己的心口,说道:“只有人心才是凶器,施主,你着相了!”
四面八方灵气聚拢过来,飞剑开始散发出灸人的热浪,一团无色火焰包裹住剑体,一丈范围内草木干缩枯萎,公输磐的须发也迅速卷曲起来。
所以心神祭炼往往并不用于炼器,而是只作为强大法器的传承。
然而在下一个呼吸,细密的符文如流水般迅速移动和隐现,又变了模样,热浪消散,一股寒气迅速扩散,地面上白霜重重。
“九品?当然不是!”
事实上并没有等多久。
“公输长老,你自己会把这样的炼制技艺随随便便泄露给外人吗?”
“没必要这样!”
“创新,交流!”
李小白抬起手掌,“玄星”银球缓缓浮了出来,直径一尺,很快随着他的心神微动,骤然变成一支两尺长的飞剑,表面布满密密麻麻的符文。
“什么?”
“告诉hetushu•com老夫,那件法器究竟是怎么炼制的。”
法器灵符丹药可划分来一品至九品,一品最低,九品最高。
李小白直摇头,标杆代表了过去,不是用来炫耀的祭拜物,公输磐的观念已经落了抱残守缺的下乘,难道术道鲜有八品法器,而九品更是只存在于传说中。
“您觉得,我有这件法宝,还需要定制什么法器么?”
李小白自然知道“玄星”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层次,说四品五品他还信,距离六品都差得远,更不用说是九品。
九品法器向来是传说,无数炼器士孜孜以求地寻找炼制更高品阶法器的诀窍,炼制出一件八品甚至是九品法器更是每一位炼器士的梦想。
正如李小白所言,有了这件法器,便顶得无数件法器,只要符文不断变化,哪里还需要其他的法器,墨门能够吸引术道同修的优势在此时此刻却荡然无存。
李小白冲着驾驭飞剑飞出窗户的师姐摆了摆手。
公输磐眼睛一亮,似乎即将捕捉到什么。
“当真!”
“就这!”
公输磐脚下一个踉跄,难以置信的回过头,随即身形一闪,就像幽灵一样出现在李小白面前。
它并不是一件完整的法器,形状变化和符文生成依靠的是自己的心神和先天异宝混沌青莲,若是落到别人手上,只会是一个死沉死沉的铁坨坨。
“有什么不一样?就是一个死沉死沉的铁疙瘩,可以压咸菜,可以砸核桃,还能照镜子,嗯,还能用来切菜和煎炒烹炸。”
“回来,回来!我告诉你便是!”
擅长炼器和机关术的墨门收藏有两件八品法器,但是也依然没有九品之物。
他忽然想到了一种可能性。
“如何创新?如何交流?罢了罢了,跟你这后生浪费了那么多口水,都是老夫一厢情愿入了魔障。”
李小白笑了笑,好整以暇地说道:“其实很简单,四个字,心神祭炼!”
李小白摇了摇头,他跟公输磐白话了半天,聊的其实是哲学。
此方天地的术www.hetushu.com士们只顾着损不足而补有余,哪里会研究哲学这种高深莫测的东西。
公输磐突然发出十几个法诀,整个小院突然动了起来,院墙飞快升高,伸出一根根狰狞尖刺,形成一座囚笼将院内的建筑和花木树木包围了进去,然后一道光膜笼罩住了整个院子,里面的人可以出去,但是外面的人却进不来,同样也听不到看不到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就算不是九品,它至少也应该拥有九品的潜质,将来一定会成为九品法器,我这就去请示门主,等着,别走开,马上就回来!”
等等,灵性?
当然是大失所望。
“不,我并没有骗他,老头儿如果悟了,将有可能会超越现下的桎梏,如果依旧执迷不悟,嗯,算我白说。”
芷蓉苦笑着来到李小白身旁,她知道这小魔头一直惦记着墨门的机关术,恐怕这一次是失了手。
连日被天邪教追杀,芷蓉对任何风吹草动都异常敏感,更何况是如此大的动静。
“公输磐,一大早鬼叫什么呢?”
“就这?”公输磐一脸的不信,他正准备听着对方复杂玄奥的长篇大论,却没有想到只有这四个字而已。
可越是这样的神奇变化,越是引发了公输磐的求知欲,他完全不知道这一过程是如何实现的,仿佛这枚天外陨星法器已经有了自己的灵性。
“发生了什么事?”
但是对某些人来说,他们的眼界就如同井底之蛙,只知道井内的世界,却想不到井外更加宽广辽阔的天地。
李小白耸了耸肩膀。
这件神奇的法器并不是传承法器,因为这个静霜宗小术士是它的炼制者,自然没有传承的说法。
“等等,你先别说!”
……
李小白瞪目结舌的看着这老头风风火火的模样。
公输磐喘着粗气,眼睛瞪得老大,有生之年能够看到一件九品法器,此生无憾矣!
“怎可如此暴殄天物啊!”
一无所获的公输磐彻底死了心,摇头晃脑的拂袖而去。
李小白理所当然地说道:“没错,和-图-书简单的事情复杂化,复杂的事情简单化,公输长老,你得学会辩证的思维方式,不要拘泥于死板。”
公输磐已经疯魔了,死死的盯着李小白。
李小白反问了一句。
公输磐再一次摇头,他已经是不止一次拒绝,咬了咬牙,接着说道:“你,你换一个其他要求,比如说定制一件强大的法器,或者是机关兽,都可以!”
李小白淡淡地说道:“忘记法阵,忘记符文,感悟天地,不拘泥于过去为创新,一人计短,众人计长,互通有无即为交流,墨门将炼器术和机关术敝帚自珍,虽然独步天下,傲视术道同门,却同样也是一座牢笼,你们走不出去,就永远活在先贤至圣的阴影下,谈什么超越?”
这对他来说,是十分浅显的道理。
然而眼前却有一件疑似九品的法器,若能得到炼制秘法,能够炼制出更多的九品法器,与一个机关术相比,似乎完全划得来。
炼制“玄星”,他没有刻制法阵,也没有采用各种珍稀材料,确确实实只用了心神祭炼之法。
尽管在悬空岛上存在大量实例可供参考,但是想要破解机关术的真正本质却并不容易,因为除了法阵符文和无法窥知的材质外,还存在一些连琉璃心也无法察探到的秘密。
公输磐作为墨门长老,自然是见识过八品法器的威能,却也没有像眼前这枚变化万千的法器那样灵动自如。
“当然不……”
“哼,先贤至圣岂是你等小辈能够胡言妄语的。”
“没了!”
“没事就好!你适可而止!”芷蓉意有所指地提醒了一句,她同样看到了公输磐,便猜到这个老头被自己的师弟给骗得欲仙欲死,就差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不过公输磐的排云舟已经落了对方手里,再计较机关兽已经没有太大的意义,机关舟的珍贵程度更在机关兽之上。
公输磐兴意索然,语气中带着嘲讽的意味。
“那你来教教老夫,该如何超越先贤?”
他原本是拒绝的,但是一件九品法器的炼制技艺却又有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