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95章 魔头暴露

“玉贞师姐来了吗?师弟,快随我去!”
公输磐没有任何迟疑,招呼了一声,纵起剑光飞向头顶上空的悬空岛,他打算带上几个得力的亲传弟子激活笼罩住整个盆地和悬空岛的法阵。
“师弟,你们这又是什么恩怨?”
青石广场上突然平地起惊雷般响起一声暴吼。
不过圣手门幸存下来的术士依旧忙碌着来回将解救出来的门内凡人解转移过来。
玉贞笑眯眯地看着李小白,丝毫不把自己当外人的公然索要好处。
李小白向玉贞摆了摆手,看到那些正怒视着自己的僧人,他不免有些做贼心虚,干笑着说道:“原来是慧能方丈,还有慧戒首座。”
然而很可惜,蛮族的三支杀神矢仅剩下这么一支完好,其他的都变成了材料。
“你这是做什么?”
公输磐与墨门门主鲁休互相对视一眼。
李小白一个分神,指了指自己。
众人一阵茫然,墨门重地,哪儿来的魔头!
只有术士才能够登上悬空岛,凡人依然只能留在原地,圣手门凡人与墨门中的凡人一起,都将安置在湖畔,周围的千丈开外由三千六百根都天乌铜柱环绕守护,一方面有足够的空间容纳,另一方面近水而居,便于生活取用,还可以从湖中捕鱼,作为食物补充。
这些僧人虽然来自于不同的寺院,却行动一致,共同进退,显然不太好对付。
僧人们跟着李小白来到青石广场的一角。
“我怎么胆小了,这叫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遇到天邪教兽王的时候,怎不见你上前去拼命,还不是一样逃。”
“确实是师弟遗失之物,一时半会儿未能捡回,多谢师姐,若有好处,一定不会忘了师姐。”
“是!”
一支粗长的箭矢出现在她的手中,尖锐的螺纹晶体矢锋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为首几个恰好是熟人,被他祸祸不轻的松山小林寺方丈慧能和戒律院首座慧戒。
穿过曲径通幽的碧竹林,芷蓉http://www.hetushu.com和李小白便看到一群人正站在广场上。
芷蓉的目光中带着询问,虽是佛门,她却不惧这些僧人,即便与须弥宫有些有关系,寺庙却连术道宗门都算不上,只能算作接受愚夫愚妇香火供奉的地方。
公输磐知道此刻是鲁休在使用门主权力的时候,当即恭声应道。
天邪教只顾着恼怒自家新生兽王被击杀,以为是锋镝沾染上的烈毒生生毒杀了兽王,根本没有意识到这支蛮族祖器的真正价值。
与她一起行动的术士们更是眉开眼笑,他们更加乐意于配合这位大方师弟。
小院子距离悬空岛的青石广场并不远,即便不驾驭飞剑,也不过是短短几分钟的步行路程。
鲁休准备发动墨门的守山大阵,以应对随时有可能出现的天邪教兽王。
“师姐,我去去就回!”
被人从机关舟上赶出来,更是视作奇耻大辱,然而此时此刻身在墨门,却又不好发作,只能将怨恨放在无城子和那个静霜宗小术士身上,都是这一老一小的错!要不然怎会让他颜面无存。
“呔!魔头!”
又一声魔头响起,李小白这才反应过来,竟然是冲着自己来的,十几个身披袈裟的僧人气势汹汹的杀到他面前。
“非常可怕!本座如果没有猜错的话,天邪教的下一个目标或许就是墨门!贵门最好早做准备。”
以心神为引,灵气为笔的凌空绘符,没有实质依托,即使能够稳定维持,也极易受到干扰而崩溃。
芷蓉直接拖着李小白离开了院子。
除了随处可见的都天乌铜柱和位于中央的悬空岛外,这座盆地从表面上看,便再无其他出奇之处。
印禅同样在庆幸,自己在两头兽王的追杀下能够逃过一劫。
鲁休向几个墨门内门弟子招了招手,下达命令道:“安排这些人上悬空岛!通知墨门上下,立即赶往悬空岛湖畔,安排外门弟子协助转移。”
和图书禅大光头也有些诧异,这个静霜宗的小子怎么又跟宗门邀请过来的佛门修士有恩怨,不过他脸上却是一脸幸灾乐祸。
“我是吗?”
须弥宫专修如来菩提之法,与佛门寺庙走得极近,这一次术道会盟,须弥宫还邀请了一些佛门得道修士,共同参与剿灭天邪教的行动。
射杀了天邪教一头兽王的杀神矢竟被玉贞给捡了回来,大大出乎李小白的意料之外。
尽管术道会盟正忙着跟天邪教开片儿,却绝不介意顺手收拾了敢挑衅术道,动了大武朝供奉这块蛋糕的李小白。
玉贞知道李小白一向出手阔绰,当即笑嘻嘻地接过丹药。
“无妨!我能处理好!”
“兽王很厉害吗?”
待公输磐离去后,墨门门主鲁休向在场的众术士们一抱拳,道:“诸位,请随本座登岛!”
“不是你,还是谁,你要是这样不经事,玉贞师姐会生气的。”
“你立即带人启动都天星斗大阵。”
李小白一直坐在院子里凌空绘制灵气符文,验证自己从公输磐和墨门那里得到的启发,正是忙着的时候,哪儿有功夫去搭理别人。
众人也是有点儿措手不及,这个静霜宗炼神境小术士怎么又惹到了这些佛门中人。
虽然表面上看像是被毒杀,却是掩盖了杀神矢的对心神和肉体致命杀伤的威力,再加上凑巧被玉贞捡到,如今又重新物归原主。
不远处却传来针尖对麦芒的声音,将玉贞,李小白和芷蓉等人的目光吸引了过去。
更大的危机即将爆发出来,他现在扮演的身份是静霜宗小术士李小郎,而不是术道大索的魔头李小白。
跟着他的弟子万里也无可奈何,师尊跟这位须弥宫真人八字不合,每当遇到一起,便会针锋相对。
岁月打磨,天然形成的法阵消耗小,运行效率高,再加上人工改造,足以弥补威力不大的缺陷。
小林寺慧能方丈原本也是一个好脾气的,但是碰上李小白这www•hetushu.com个魔头,便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男子汉大丈夫当如自己的老二一般,能屈能伸,能硬能软。
“你,你少胡说八道。”
“师姐捡到一件宝贝,听说是师弟之物,你看可有损坏?击杀天邪教兽王,可是大功一件,若是得了犒赏,莫要忘了师姐。”
“你是带头人,怎能不去迎接?”
“哦!玉贞师姐,辛苦了!这里有些丹药,师姐与几位师兄们一同分了吧!”
“那就多谢师弟了!”
芷蓉诧异的看向李小白,两三句话就占据了指挥权,有条不紊的发号施令,可是现在又撂了挑子,她从未见过如此不负责任的带头人。
在这个节骨眼儿上,李小白只能陪着笑。
李小白习惯性的拿出一支玉瓶,当作小费打赏,全然不知自己的所作所为完全符合一个带头人应有的赏罚分明。
“多谢鲁门主!”
昨日无城子等人抵达,他已经听说了一些情况,连圣手门的守山大阵都被攻破,墨门虽然精擅法阵,却也不能有丝毫大意。
“在!”
事实上管杀不管埋一向是李小白的作风,一旦解决危机和麻烦,他就懒得理会那些乱七八糟的麻烦和杂事。
当听到印禅居然纠结起一伙人跟着一同抵达,无城子和李小白一样,都觉得这家伙根本就是阴魂不散,在哪儿都能碰到他。
但是想要找到可以利用的天然法阵,却是极其困难。
为了不让这颗炸弹引爆,李小白抢先打了个手势,堵住对方即将说出来的话语,说道:“相聚即是缘份,不如诸位与在下到一旁细谈如何?”
玉贞吃惊不小。
墨门的开山祖师公输班也不过是侥幸找到一处不完全的地势,勉强有天然法阵的雏形,经过长时间的改造,最终才有墨门如今的山门所在。
身前散发出淡淡白光的灵气符文骤然炸开,潮湿的水气向四面八方散去,草木上立刻挂满了露珠。
无城子揪着印禅不敢与天邪教兽王www.hetushu.com拼上一场,只想逃跑的事情不放。
“哼!小子,如果你不给一个交待,休想溜走!”
李小白并没有打算暴露出杀神矢的奇异之处,语气平淡而略带惊喜,只当作寻常箭矢般收入储物纳戒中,心里却是十分高兴。
玉贞与李小白相视一笑,她忽然一拍脑袋,说道:“差点儿忘了一样东西。”
李小白有信心应付这些僧人,当即向芷蓉点了点头。
见识过兽王可怕的公输磐倒吸了一口冷气。
若是下次再遇到紧急情况,恐怕他们这些人极有可能出现不战而乱。
反倒是芷蓉一脸见怪不怪,师弟走到哪里,事端便生到哪里,自从进了宗门,就没见太平过,打同门,打师兄,打同道,还跟全真境的真人放对,再惹上一群佛门弟子,似乎也没什么可奇怪的,指不定在什么时候招惹到的,这会儿碰个正着。
“魔头!”
魔头?
看到二人过来,玉贞便直接行礼缴令。
“一定,一定!”
圣手门中人转移过来的消息,很快传遍了整个悬空岛。
佛门中人最看不得邪魔歪道,这是要硬怼的节奏啊。
“我跟玉贞师姐不熟,去干什么?”
停下脚步,李小白当即轻颂咒语,放出一道隔音结界。
随即又看向公输磐,道:“磐长老!”
墨门门主鲁休有些无法理解公输磐和抵达墨门的这些人在谈及天邪教兽王时无不脸色微变的反应。
墨门的山门包括了悬空岛在内的整座盆地,地脉和水系对应天空中的星宿,以十万八千根十丈高径约五尺的都天乌铜柱,引动天地之力,形成一个半天然半人工的守山大阵。
既然这个静霜宗炼神境师弟是赢得所有人信服的带头人,上下尊卑的规矩自然得做足,不然刚刚建立起来的威望便会荡然无存。
印禅恼羞成怒的反驳。
其他寺庙的僧人虽然不知道眼前这个年轻人与小林寺的恩怨,但是作为佛门中人,他们无条件的站在小林寺这一边,理所当和图书然的同仇敌忾,怒视着这个魔头。
李小白曾经尝试重新炼制,却只得形似,轻轻戳一下,连只鸡都杀不死,根本没有原装杀神矢见血必杀的恐怖威力。
正与印禅打嘴炮的无城子惊疑不定地望过来,魔主大人就这样被人叫破了身份,这可如何是好?
一旦启动这座经过墨门历代弟子不断完善的都天星斗大阵,整个盆地从风景秀美,一派桃源胜境的草木棲棲之地,立刻就会变成一座巨大无比的迷阵,任何闯入者都会不由自主的迷失方向,甚至在不知不觉间踏入陷入陷阱或困境。
只需要一句话,打入术道宗门的努力就会前功尽弃,往日那些同伴不仅立刻形同陌路,更有可能会变成敌人。
“师弟!”
这时,印禅带来的一群光头,不,准确的说应该是一群佛门中人。
印禅气急败坏。
“师弟!玉贞已经配合圣手门,将所有凡人安全转移,现如今正分批迁至墨门。”
“我们至少还干掉了一头兽王,你呢?你只会逃吧!”
“咝!”
“印禅,你这胆小鬼还有脸跟过来,怎么不逃回须弥宫钻到被窝里藏起来!”
小林寺戒律院首座慧戒是个暴脾气,恶狠狠地盯着李小白,偷取武道秘笈倒也罢了,还偷窃法器大钟,篡改寺名,使小林寺险些成为佛门中的笑话,甚至有些人很干脆称呼小林寺为少林寺,坐实了小字下方的那条可恶裂缝。
众人齐声谢道,随即纵起剑光,跟着一起飞上天空。
芷蓉与星罗宗玉贞交好,后者协助圣手门转移凡人,两人随即因为天邪教兽王追杀的缘故而分散,现如今听到安然无恙,她心里一块石头终于落了地。
转移圣手门中凡人的过程中遭遇到兽王,居然还能够安然无恙的抵达墨门山门,实在是侥幸。
一支杀神矢,便意味着一头兽王的性命,重新回到自己手中,便可以再击杀一头兽王。
无城子一看到印禅那只大光头便心生反感,直接毫不客气地嘲讽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