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96章 魔头

一艘扬帆待发的大舟出现在自己的头顶上空,慧戒眼珠子都快要瞪出来。
“我寺初祖的法钟呢,你把它怎么样了?”
禅音散发,整个青石广场都能够感应的到,仍未离去的僧人们惊诧的望过来。
“那么,本公子有一个要求,请诸位务必答应。”
李小白又挖好了一个坑,鼻青脸肿的秃驴们又悲催的站在了坑边,正准备主动往下跳。
“本公子现在是静霜宗的内门弟子。”
如果没有佛门慧根,怎么可能会有如此精纯的禅意。
“机,机关舟!”
“他们怎么称你为魔头?”
“师弟?他们没有难为你吧?”
小林寺方丈慧能摇着头。
好端端的将人家法器给拆了,做成药鼎等法器,最后只留下巴掌大的一团,做了个小钟了还了回去。
“我就喊你魔头!”
“老相识了,今日能够得以一见,也算是缘份。”
“贫僧愿意保密!”
原本是不可能的,但是现在连续掉了两次坑后,已经由不是他们拒绝。
李小白也算是作茧自缚,故作大度。
慧戒这句话刚说出口,便知道自己莽撞了,在墨门的悬空岛上偷东西,就没有这样找死的。
“师弟果然慧根深具,难怪那些僧人会有这样的反应。”
“不是偷的,嘿嘿!”李小白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齿,“是抢的!”
慧能难得的说了一句大实话,这是针对当日站在一线抵御妖灾而言。
“随便!明日午时,我来送钟!”
反正魔头又不止一个人叫,多一个少一个,也没什么分别。
身周骤然出现三道光环,皮肤表面隐隐泛着金光,看上去就像是一尊金身罗汉,面容肃穆,隐有怒目金刚之意。
芷蓉是毫无保留的相信李小白,各种胡说八道在她听来,都是理所当然。
亲眼目睹此经过的其他寺庙僧人,无不高颂佛号,各有领悟体会。
知道也没关系,苦主公输磐实在是怕了这个小子。
虽然无可奈何,慧能方丈终究还是hetushu.com放下了,不知不觉得佛法修为更加精深了一分。
李小白打着哈哈,蒙混过头。
墨门虽然擅长炼器和机关术,但是机关兽和机关舟却从不出售,几乎是墨门弟子的专利,慧戒认定了李小白没可能有这样的东西。
李小白讪讪然,他知道自己做的并不厚道。
慧戒意识到自己又一次掉到了坑里,气得脸红脖子粗,他才不会遂对方的意,非要找点儿场子回来。
李小白双手合十。
“深具慧根?你莫要唬骗别人,须弥宫专修如来菩提之法,本座怎么不曾见你有任何慧根?分明就是真正的魔头!”
慧戒脸色铁青,接下来的话却是无论如何都说不出来。
“放下!”
“出家人不打逛语?”
佛门修的是本心,出世入世,看破红尘,个个精神力强大,佛法虽然不及法术,但是修炼至深处,神通自生,亦不可小觑。
“这,这不可能,你一定是偷来的。”
“你做?这里便是最擅长炼器和机关术的墨门,我们何必找你!难道你是墨门弟子?”
“佛门当戒贪嗔妄痴,南无阿弥陀佛。”
听到魔主大人一而再的被揭开真身,死心塌地跟魔主大人混的无城子就跳了起来。
好吧,除了小林寺的秃驴们,又有一个倒霉鬼走火入魔。
连他自己都有些于心不忍。
“本公子虽然不是墨门弟子,你们也不要小瞧了我!况且墨门炼器,你们买得起吗?”
虽然被强迫放下,小林寺戒律院首座慧戒的态度并没有好转多少,只是因为方丈的威望而不得不有所收敛,也不再称呼魔头。
小林寺方丈知道师弟又跟对方卯上了,他实在不愿意看到这种情况,只好提醒了一声。
慧戒无论如何都咽不下这口气,代代传承的法钟被盗,反而换了个小铃铛回来,罪魁祸首依旧逍遥法外,还屡屡戏弄他等,小林寺自建寺以来,就从来没有吃这么大的亏,受这么大的委屈。和-图-书
“你……”
这个大光头还是没有接受教训。
慧能方丈看着犹自愤愤不平的戒律院首座。
好人?有叫魔头的好人吗?
李小白终于开始弥补某个要命的漏洞。
“好!”
“回炉了!”反正瞒不过,李小白摊开双手,“上次托狄姑娘送回的法钟便是它的边脚料。”
“贫僧愿意保密!”
李小白才不会在意,漫不在乎的向远处走去。
李小白也不再玩死马难追的把戏,往头顶上空一指,一片阴影骤然压住了众僧。
芷蓉看到李小白带着笑意走了回来,惊疑不定的打量着那些僧人,心里一块石头终于落了地,双方总算没有打起来。
“印禅,你什么意思?看不出来,说明你修行不到家,赶紧滚回须弥宫闭死关去!”
“慧戒!”
玉贞却是觉得奇怪,这相识貌似一点儿也不友善,能够让出家人怒称为魔头,这得多大的仇啊!
又在对方手上吃了一次亏的慧戒气呼呼地说道:“你又在搞什么阴谋诡计,凭什么答应你?”
“哈哈,本公子深具慧根,却没有一心向佛,他们爱之深,恨之切,多次劝本公子皈依佛门,可以理解,可以理解。”
慧戒气得哇哇大叫,其他僧人脸色有些难看,叫对方魔头,结果一句话就反击了回来,而且还是理直气壮。
印禅的眼睛骤然瞪的溜圆,仿佛看到了世间根本不应存在的东西般,指着李小白,张着嘴,艰难发出嘶哑的声音。
“魔头!”
慧戒横鼻子竖眼跟着赌咒,等着看大魔头的笑话。
虽然不是五宫七宗十三门的一员,但是一些常识他还是知道的,墨门的机关舟比机关兽更加珍贵,往往只有长老才能拥有,可是眼前这个年轻人无论如何都没可能是墨门长老。
当初材料匮乏,他只好拿小林寺的法钟炼器,虽然只有一品,倒也物尽其用。
“既如此,贫僧应下便是!”
“南无阿弥陀佛,缘起缘灭,本寺初祖留下hetushu.com法钟自是缘起,落入施主手中即是缘灭,世间因果,一饮一啄,不过如此,施主深具慧根,本寺亦不再追究。”
李小白双手如莲花绽放,指影重重,一道精纯至极的禅意自指莲中绽放出来。
“哈哈哈,你们看这不是很好吗?大家做朋友,何必互相计较呢?放心啦,我会再做一口大小一模一样的法钟给你们,绝不会让你们吃亏。”
“回,回炉了!”
“方丈!”
拿得起,放得下,看似简单,但是想要做到,却是颇为不易。
须弥宫全真境真人印禅不知怎么的听到了李小白的大言不惭,当即冷笑着嘲讽。
慧戒恨恨地扭过头,不再去看那个拿佛门绝学去撩妹的家伙,他怕控制不住自己,冲上去跟对方打上一架。
慧戒终于印证了这个最可怕的消息,当场勃然大怒。
“墨门以机关兽和机关舟而闻名,你若是能够拿出其中一样,我们便信服你!”
然而没有人会想到,李小白身负《摩诃钵兰经》这部佛门圣典,再加上混沌青莲的二十八倍精神力淬炼,即使没有须弥宫的独家法门,也依然水滴石穿的硬生生强取了《磐若不动经》的精髓本义。
因为慧戒与对方的对赌,使众僧陷入理亏的下风,慧能与其他人互相对视一眼后,说道:“公子请讲!若是能够办到,贫僧和其他几位必竭尽全力。”
除了小林寺方丈慧能和李小白,其他人不由自主的弯下腰,以为要被平空出现的机关舟压到。
“拔舌地狱!”
出家人四大皆空,放下一切是为本心,正如菩提明镜,纤尘不染,方能证得大道。
“本人现在名叫李小郎,诸位勿再以李小白的名字称呼,切记保密。”
“方丈,这家伙藏头缩尾,还怕别的称呼吗?”
……
“贫僧相信施主!”
抢比偷更恶劣,说这话的时候,反而是理直气壮,仿佛唯恐墨门中人不知道一般。
众僧一片默然,连慧戒都没办法继续挑理。http://www.hetushu•com
“原来那只法钟已经没有了!要不我再给你们炼制一个同样大小的吧。”
“没错,是你修行不到家!”
他这才露出了笑容,这些秃驴真好骗!
“打逛语者下拔舌地狱!”
居然还能有这样的解释,玉贞却是只信了三分,还有七分却是不信的,她又找不到反驳的理由,不过却有人替她这么做了。
“送钟?送终?呸呸呸,你这是成心的吧!”
听到李小白说初租的慧戒睚眦欲裂。
芷蓉和玉贞两人瞠目结舌,这道使人心平气和,耳边仿佛有禅音佛唱的禅意是万万做不得假的。
“《般若不动经》!这不可能!不可能的!你骗我!魔头!你是魔头!”
虽说龙女送回的那只铃铛也能够变大变小,发出的钟声丝毫不逊色于原来那只法钟,可是若大的钟阁就挂着一只巴掌大小的铜铃铛法器,实在是有些不伦不类。
“慧戒,放下!”
“李施主慧根深具,若能入我释门,必为一代高僧,可惜,可惜。”
只要稳住第一步,接下来便好办的多。
换作旁人,印禅一定会毫不客气的教训一二,只不过无城子家伙修为不弱于他,干脆当作没听见一般。
慧能方丈当头棒喝,声若洪钟,好在李小白提前布置了一道隔音结界,倒是没有惊动整个青石广场。
李小白又开始坑这些可怜的秃驴,毫无悬念的又是一阵佛号声响起,罪过罪过。
“……”
李小白摆了摆手,机关舟被收进了储物纳戒,能够容纳下一艘机关舟的纳戒,品阶也绝对不凡。
墨门的法器不仅有名,也是有名的昂贵,一分钱一分货,在场的众僧脸色有些不自然,他们响应须弥宫的邀请,何尝不也是想要挣点法器和丹药,但是囊中羞涩,自然是买不起墨门的昂贵法器。
不过他根本没指望对方能够拿出与原先一样大小的法钟,挂在钟阁的那个小铃铛反正也横竖凑合着用了。
小林寺方丈慧能一本正经的陪着大魔头胡说八m.hetushu.com道。
虽然同样吃惊,但是小林寺方丈慧能在表面上却淡定从容的多,问道:“施主真不是墨门中人?”
慧戒气呼呼的。
……
原以为将自己的压箱底绝学交到对方手上,若无须弥宫的如来菩提之法领入法门,是万万没可能得窥《般若不动经》的门径。
小林寺上下看到那只小铃铛,就像受到了最严重的羞辱,气得嗷嗷直叫。
这些僧人立刻就像被戳破的皮球,气势全散,一个个诚惶诚恐的双手合十轻颂佛号。
慧戒脸色一阵青,一阵白,最后无可奈何的双手合十,就像斗败了的公鸡,低眉顺眼地说道:“是,方丈!贫僧放下。”
李小白轻飘飘的丢出一句话。
出家人不打诳语,不然要下拔舌地狱,众僧虽不解其意,却又无可奈何,只好应下。
叹了一口气,慧能的目光转向其他人。
李小白将自己的要求提了出来,兜兜转转绕了这么一大圈,就是想要让这些和尚帮自己打掩护。
李小白终于松了一口气,揭过这个梁子,接下来的事情就会好办的多。
在大武朝帝都天京,借着炼制飞剑的技艺入炼器之道后,他专门重做了一口法器大钟托人送还给了小林寺。
能够看到对方吃瘪,往日憋在心里的火自然能够畅快的发泄掉一些。
李小白自然要亮出招牌,小郞出品,必属精品。
“冷静冷静,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出家人四大皆空,岂可心存执念,放下放下!”
还没等慧能方丈开口,戒律院首座慧戒便愤怒地说道:“什么小事!法钟是我寺初祖留下来的法器,意义非凡,你居然送回了一只铃铛,快将法钟还给我们。”
“你,我!贫僧跟你拼了!”
“莫吵了,李公子倒底还是一个好人。”
李小白双手一摊,好整以暇地说道:“慧能方丈,咱们之间的恩怨其实只是小事一桩对吧!更何况我也送回了一只大钟。”
慧能方丈眼睛发直,身形一个趔趄,脸色发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