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98章 五品法钟

如镜般的湖面水波荡漾,形成一圈圈涟漪,飞腾的鸟群环绕着悬空岛,初晨的阳光仿佛给巨大的岛屿镀上了一层神圣庄严的金边。
接过热乎乎的泥包鸡和赏钱,欧冶长治四人千恩万谢的离开了小院子,自然有人会带着他们返回悬空岛下方的湖畔。
墨门所在的盆地并非天然形成,而是由数万年前的天外陨星撞击而成。
“嗯,火候差不多,诸位,一人一只鸡,然后拿钱就可以回去了,悟空,你得两个。”
天色渐黑,院子里却有如白昼,“玄星”变化成一个三脚大撑架,将重达百吨的庞大法钟吊起。
昔日之因,今日之果,了结当初的因果,从此念头通达,除此之外,炼器术大进,以后五品法器,还不是要多少便有多少。
DUANG……
吃足了力量的法钟爆发出比方才更加洪亮的钟声,在空气中肉眼可见一道又一道透明波环向四面八方扩散。
印禅循声转过头,微微一怔后,随即大惊失色的指着开门之人。
不过里面的钟声却能够毫无阻碍的传出来,多半与那件五品法器的特殊效能有关联。
“那快去请贵门的长老啊!”
外面的人就算喊破喉咙,里面的人也照样听不到。
看到方丈的反应,慧戒似乎也猜到了什么,却是一脸不敢相信。
李小白看了印禅一眼,返身走回院内,早饭还没吃呢,先想法办把肚子填饱要紧。
体积庞大的陨星富含乌铜,墨门弟子代代采掘不停,从中提取出质地精纯的乌铜,除了炼制法器和机关兽外,大部分制成都天乌铜柱配合盆地天然形成的水脉组成都天星斗大阵,守护整个盆地。
时至今日,陨星残骸也依然没有采掘殆尽,甚至盆地内偶尔也会捡拾到泛着乌铜光泽的陨星碎片。
嗡!
“梵钟!正宗的佛门梵音!怎么会?”
法钟外刻有梵文书写的《大日如来真经》,内刻《摩诃钵兰经》,奇珍异兽和繁复和-图-书美丽的花纹,在灵气缓慢的流转中熠熠生辉,钟体不仅巨大宏伟,同样美伦美焕,在晨光中越发法相庄严。
三样炼器材料互相融合,铸造出来的佛门梵钟,外表呈现出金红色,浮现出点点星砂异彩,即便还没有刻印法阵符文,中正平和之意便自行缓缓散发出来。
他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这间小院的主人竟然是……那个可恶的静霜宗小术士!
跌坐禅定的小林寺戒律院首座慧戒猛然睁开眼睛。
印禅用力拍打院门,想要冲进去先下手为强,不过即使以他的全真境修为,也没有办法强行闯入这座看似寻常的小院,一道淡淡的光膜将院内院外彻底隔开。
依旧是丈许高身材的金瞳六耳猕猴扯下脑门上的银箍,细如手指的箍身随即变粗变长,最后变成一根鹅蛋般粗细的长棒。
在别处,乌铜或许十分昂贵,但是在墨门,乌铜却是常见之物,以其为法钟的主料,不仅物美价廉,而且材质坚韧耐磨,与其他金铁的亲和力极好,盆地内的十万根都天乌铜柱哪怕历经风雨雪雹的侵袭,表面却仅有少许见证了岁月沧桑的斑驳痕迹。
同时赶来的墨门中人倒是看出了小院的状态。
忽然间笼罩住整个小院的结界骤然消散,院门往内打开。
“除非长老和门主,无人能够解开。”
虽然疑惑这位客人如此心急火燎,墨门弟子依然十分有耐心的解释。
五品法器在墨门虽然并不少见,但是每一件问世都是值得敬贺的事情。
“呵呵!你这人,说话不实在!”
这种反差极大的美食,但凡是享用过的人,都会对其印象深刻。
李小白没有想到自己炼制的法钟,竟然自行产生了五品异相,实属意料之外。
“小子!”
天星砂对星光和天地灵气亲和力极高,能够形成自然而然的小循环,往往在夜幕下熠熠生辉,闪烁着点点灵光。
虽然有注水加快冷www.hetushu.com却,但是想要让五组坩埚连续灌注的金液彻底冷却成形,依然需要不断的时间。
就在这个时候,有一个声音随着剑光从天而降,对方正是墨门长老公输磐。
“五品!”
印禅着急上火,生怕院里那件新炼制出来的法器落入他人之手。
错综复杂的法阵线条和大大小小的符文泛着琉璃般的晶莹光泽,质地透明,粘性极强的导灵胶渐渐硬化,变得与法钟本体一样坚硬,同时开始自行引聚灵气,汇向钟钮所在。
紫阳铜伴生于向阳的朱砂矿脉内,借助于特殊地势,撷取天地阳气,蕴含着纯粹的阳和之气,掺入乌铜后,可发清脆的阳和之音,可驱邪镇邪。
李小白心中有了腹稿,放出飞剑,踏了上去,缓缓来到足足有三层楼高的法钟顶端,轻叩钟体,微弱却清晰的洪亮钟鸣缭绕于院内,久久不散。
“敲钟!”
印禅咬了咬牙,刚要抬脚踏入院中,眼前一花,一头浑身披着粗长金毛,腰间围着虎皮裙,身高足足有一丈多的妖猿手里一下一下掂着粗大的棒子,正不怀好意的打量着自己,咧了咧嘴,尖锐的犬齿充满了野性和桀骜不驯。
隔着半开的院门,可以看到院内地面上的清晰痕迹,足见昨夜的炼器动静一点儿都不要。
“什么?你!是你!”
作为佛门中人,小林寺方丈慧能怎会听不出光明宏大的钟声里蕴含着使人心神澄净的禅意,不啻于当头棒喝的顿悟,驱除杂念的洗炼。
维持了压力近一刻钟后,银柱终于像熔化的水银般迅速从法钟原胚上褪下,收缩变回最初的那颗银球,被李小白收回了心神中。
在飞剑上刻印细密符文法阵的技艺用于制作法钟,完全游刃有余。
印禅抬起下巴,带着几分骄傲地说道:“本座来拿新炼制的梵钟!”
“这钟声?”
睡在角落里,还在流着口水的金瞳六耳猕猴一个激灵坐起身来,挠着和_图_书自己身上的金毛。
指尖闪烁着淡淡的灵光,一支寸许长的锥形灵针如同刀切豆腐般毫无阻碍的刺入金红色金属,一个个法阵符文飞快出现在光滑圆整的钟体表面。
印禅傲然道。
李小白让金瞳六耳猕猴悟空取了四只,当场分给那四个一脸惊讶的凡人工匠,他们恐怕没有想到居然还有自己的份。
印禅刚想要趁机跟进,然而高大健壮的妖躯又将他堵在了院门口。
“是吗?”
印禅丝毫没觉得自己的行为有些唐突,为了能够得到那件梵钟,哪怕做些出格的事情,他也毫不在乎。
洪亮庄严的钟声瞬间突破了小院子的隔音结界,整座悬空岛瞬间被惊醒了,无数鸟雀腾空而起。
如此一来,梵钟的炼器者岂不是……
斗转星移,东面的天空泛起了鱼肚白。
大部分泥包叫花鸡被收进储物纳戒当作储备,还有十几只由金瞳六耳猕猴当成礼物送人。
李小白退后两步,然后用手指堵上耳朵。
“印禅,你在这里做什么?”
小林寺原来那口法钟上刻印的法阵符文并不怎么高明,反倒使钟体材料被白白糟蹋,明明可以炼制成三品法器,却因为炼器技艺粗糙,勉强达到一品。
“院主人启动了禁制,还请稍安勿躁!”
这下子,整座悬空岛终于彻底沸腾起来。
直至日头西斜,“玄星”变化的模具这才冷却的能够让人触摸,不过依然烫手的很,却不会将人烫的皮焦肉烂。
院子里的导灵胶特殊馨香渐渐散去,第一缕晨光破开黎明前的黑暗,照射在这座悬离地面一尺的三丈高巨钟上,流光溢彩,气象万千。
一群人堵在院门口,你望我,我望你。
“当然!”
可,可恶!
他已经不敢想像下去。
不过将这口五品法器白白便宜给连术道宗门都不算的小林寺,他却并不后悔。
“南无阿弥陀佛!李施主果然是信人。”
“吱!”
“假的!”
全真境真人hetushu.com无论如何也不会跟一只吐纳境的小妖奴计较,印禅虽然恨得咬牙切齿,却没想过硬闯,不仅有失身份,同样也会遭同道的耻笑,面子里子一块儿的一干二净。
能够发出如此梵音的佛门法器,正适合须弥宫,落到旁人手上完全是明珠暗投。
公输磐表情有些古怪。
“闲杂人等免入!”
与最初将灵晶磨成细粉制成的法阵符文填料相比,他现如今使用的填料又有所不同,以灵气亲和力非常出色的妖虫胶、千年树汁、极品灵晶粉和同时兼具五行属性的五行花果核粉等多种材料按特殊配比合成的导灵胶无论是灵气传导量,阻耗和灵气散失程度都更加优秀的多。
公输磐倒是大大方方的走向院门,堵住门口的金瞳六耳猕猴刚要呲牙,却仿佛收到了什么命令,往后退开半步,将公输磐让了进去。
……
接连数道剑光落在李小白的院外。
不过放在上面的叫花鸡倒是熟的透了,随手敲开其中一个泥壳,异香顿时扑鼻,连四个凡人工匠都不免直抽鼻子,情不自禁的咽口水。
慧能脸上浮现出惊喜之色。
甚至连环绕悬空岛的雾墙也受到了冲击,瞬间消散了些许。
DUANG……
须弥宫修如来菩提之法,若能得梵音相助,必然事半功倍,因此受益的人绝不止一个。
墨门中人哪里还分辨不出来这是一件五器法器在试演自己的威能。
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时时勤拂拭,勿使惹尘埃。
敲响了法钟的悟空完全兴奋起来,又一次抡足了劲道,银棒再次狠狠砸在了钟体上。
这位来到悬空岛作客的仙长显然与其他仙长截然不同,完全没有那种高高在上的疏离和骄傲,仿佛与他们一样,都是普通的凡人。
从梦中惊醒的印禅当即冲出院子,稍稍判断钟声传来的方向,便迫不及待的驾起飞剑冲了过去。
梵钟自鸣,诸邪辟易!
开山祖师爷鲁班在此建立山门后,便将撞入地http://m.hetushu.com面的部分陨星改造为现今的悬空岛,凹陷的地面便成为了露天矿坑。
借着“玄星”模具未散的余热,李小白趁机摆上了上百只泥包鸡,让四个墨门凡人工匠再一次看得目瞪口呆,这位仙长究竟是为了铸器,还是为了口腹之欲。
芷蓉师姐是必须有的,玉贞师姐,万里师兄,还有无城子那老东西,甚至连公输磐都收到了这份特别的礼物。
李小白踏着飞剑,在法钟表面刻印出复杂的法阵符文,符文遍布钟体内侧和外侧,尽皆一气呵气,没有任何停顿。
一座座宅院,亭台楼阁门窗大开,许多人惊疑不定的向外张望。
“悟空!”
“是!公子!”
法器大钟的模样已经完全成形,高约三丈,直径约两丈,看上去就像一座高大的楼房,材质却是用了墨门特产乌铜,紫阳铜和天星砂。
“谁炼制出的梵钟,本座要了!”
好东西应当分享才会有价值,剥开灰不留丢的泥壳,才会看到真正的惊喜。
有些法器擅长防御,有些法器擅长突破法阵,有些法器能够无视结界,院内的那件法器多半也是如此。
这并不是传给欧冶长治四人的内模水冷铸造法,而是完全依靠“玄星”自身特性的冷锻法,依靠向原胚施加巨大压力,使胚体质地变得更加致密,铸出来的法钟敲击声将会更加洪亮。
手里抓着香喷喷的鸡腿,李小白另一只空着的手作虚握状,手指缓缓收紧,就听到“玄星”内部传出发出一阵吱吱呀呀的闷响,粗大的圆柱体形硬生生缩小了一寸。
在手中虎虎作响的抡了几圈后,骤然狠狠砸向完全成形的法钟。
他一点儿都不怀疑,自己若是真的踏入此间院门,对方手中的棒子会毫不迟疑的挥过来。
许多被惊醒的凡人在回过神来后,一个个跪伏在地,虔诚祈祷。
洪钟大吕的声音冲破了一切,毫无阻碍的传遍了整个悬空岛,甚至在岛下方的湖面和湖畔反复回荡。
“快请人解开禁制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