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99章 东皇钟

吃货宗?咋不叫吃货正宗,或者正宗吃货呢?
公输磐试探着问道:“五品?”
天可怜见,连术道宗门都没资格算的小林寺要被这口五品法钟给害惨了!
不得不承认,这小子的手艺确实没的说。
慧能方丈不解其意,觉得这个名字很奇怪,东南西北啊,皇帝啊,似乎不太符合佛门庄严肃穆的禅音。
“一口钟,替别人做的。”
当李小白轻拍小林寺方丈和戒律院首座居住的小院门扉时,还没敲响第四声,就见院门大开,慧能与慧戒两人神色复杂的站在门后,似乎早已经等候多时。
“快来人啊!须弥宫印禅抢东西啦,杀人灭口啊,栽赃嫁货啊!大家快来看啊!堂堂须弥宫,堂堂全真境真人不要脸,当强盗啦!”
“衣钵可以有,改换门庭不行!”
在他想像中,对方不应该是欢天喜地的将梵钟双手奉上,然后拿着几颗丹药,从哪儿来的,便打发回哪儿去吗?
“伸哪伊呀手,摸呀伊呀头,摸到秃驴头上边噢哪唉哟,秃驴头上光光亮……”
小林寺戒律院首座慧戒目瞪口呆地望着身前的庞然大物,几乎如同小山一般。
哪怕小林寺戒律院首座慧戒跟大魔头八字不合,天生犯冲,该有的礼数却是一个都不会少。
其中还夹杂着慧戒耿直的声音。
看着李小白熟练的摊着鸡蛋煎饼,公输磐沉默了片刻,说道:“你入我墨门吧!老夫传你衣钵!”
“此钟可有名字?”
印禅脸色铁青的看着公输磐的背影被这只野猴子掩住,他就算是想要耍无赖也找不到机会。
“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南无……”
趁着还没有日上三竿,还可以补个回笼觉。
玉贞美滋滋地享用着新鲜出锅的鸡蛋煎饼,连点二十四个赞。
李小白开始往预热的铸铁平底锅上倒入面糊,随后用木铲熟练的摊平。
收起大喇叭,李小白背着手,哼起了秃驴版十八摸,悠哉悠哉往回走,丢下身后的小院里一阵鸡飞狗跳。
剃度持戒www.hetushu.com的誓言,任何一个僧人都耳熟能详,慧戒居然听进去了,连忙低眉顺眼强压住自己的火气,就算是他听不进,旁边的方丈师兄也不会让他乱来。
修如来菩提之法的须弥宫与佛门诸多寺院之间原本打断骨头连着筋的关系立刻就会分崩离析,谁家没藏点儿好东西,若是都被这样吃相难看的霸占去,还能不能继续做朋友了?
“送货?”
这只法钟还是带包装的,端得是高端大气上档次。
将兽牙储物法器径自往一脸懵逼的慧能方丈手里一塞后,打了个长长的呵欠,一夜未睡的李小白没再逗留。
两个僧人齐齐向李小白双手合十。
空有一身全真境修为,此时此刻却毫无用武之地,难不成真把这些僧人杀光不成?以后谁还敢跟须弥宫作朋友,恐怕连睡觉都不会安稳吧?
附近几个院子门户大开,一个个僧人冲了出来,直奔小林寺二僧的院子,当即就听到印禅气急败坏的声音。
“……不是,不是这样的!误会,都是误会!你们搞错了……”
心底刚升起这个念头,听到须弥宫印禅真人的声音传入院子。
只不过此刻,无论是坩埚熔炉,还是炼制出来的法钟等物都被收了起来,具体情形如何,也只能猜到三四成。
他气呼呼的将盘子里第二只荷包蛋一口塞进嘴里。
老夫也很绝望啊,可是又能怎么办啊?
作为一个称职的吃货,随身携带食材和炊具是标准装备。
真是一点儿机会都不给!
……
此前的铃铛小钟只有巴掌大,可是现在,这口法钟未免也太大了些,他开始担心,小林寺的钟阁能不能放得下这个庞然大物。
她和其他人都并不觉得李小白好端端的术士仙长不做,却自降身份,痴迷于饮食烹饪,反而认为是雅好,就像有人痴迷于金石,有人痴迷于斗虫驯鸟,有人痴迷机关削器,只不过都是术道修行之余,陶冶情操的个人爱好,只不过精于厨艺。
不给?
和*图*书仿佛他从摊鸡蛋煎饼的技艺上,就能看出对方的炼器天赋。
李小白想了想,指尖凝聚出灵针,在法钟表面的一小块空白处直接刻上了古篆文体的钟名“东皇”。
师尊这样说,你就不怕宫主知道吗?
“一晚上你捣鼓出来了什么?”
李小白又敲了一下钟体,就听到DUANG的一声,隐隐约约带着“东”“皇”二字的长音,还别说,这个名字确实很形象。
如此一来,小林寺倒是不用再担心刚到手的东皇钟被抢或被偷。
李小白从腰间摘下一枚洁白如玉的兽牙挂坠,往东皇钟上轻轻一按。
拌入葱花的鸡蛋却并没有急着倒上去。
“嗯,早!有快递,呃!不对,反正也是一样的,我来送货。”
两人对视一眼,面面相觑!
公输磐的脸色难看至极,真是一群不可理喻的家伙。
不过公输磐并没有将自己的念头付诸于行动,他默默的夹起煎饼卷,化悲愤为食量。
余音缭绕未绝的法钟眨眼间消失不见,被收入这枚由蛮族地巫以秘法炼制的储物巫器内,这枚狼牙以精神力开启,并不限于巫师和术士。
尽管慧能方丈早有心理准备,然而眼前这口钟完全超过了他的预料。
李小白抬手轻扣钟体,就听到一声洪亮钟鸣在院内回荡。
渐渐回过神来的慧戒已经看不到李小白的背影,突然想起了什么,结结巴巴地问道:“方丈师兄,他,他刚才说是几品来着?”
“有道理!都可以开山立宗了。”
悬空岛虽然也有提供早餐,但是显然不符合李小白的胃口,以他的苛刻程度,那几个倒霉厨子绝逼要被吊打五分钟不可。
跟着起哄的人又多了一个玉贞,其他几个术士掺和进来,嘻嘻哈哈的。
这一杀人不见血的刀子效果立竿见影。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考虑到钟太大,不好搬,我可以借给你们一枚储物法器,用完还我便是,或者日后我路过小林寺时自取也行。”
慧能方丈浑身一颤,又与慧戒对视m.hetushu.com了一眼,咬了咬牙,冲着穿过院门,来到眼前的印禅真人,双手合十,一字一句的坚定说道:“不!给!”
可以看得出,五座大型冶炼熔炉曾经摆在这里,中间的空地上更有奇怪的压痕。
“这,这钟……”
答案当然是不能的。
煎饼两面半凝固,李小白将鸡蛋浆倒了上去,随手一划拉,平底锅内又发出嗞嗞啦啦的声音。
“好好好,老夫一定加入!”
院子里随即响起慧戒气急败坏的咆哮声,神马贪嗔痴,此时此刻与他统统没有有关系。
“东皇?”
小林寺若大的钟阁里挂着巴掌大的铃铛也确实不像话,慧能也确实需要一口法钟代替。
能够炼制出五品法器的水准,足以大受欢迎,若是能够再进一步,连自立门户的资格都有了,可是这小子却偏偏不识好歹,哇呀呀,好像把他揍一顿!
跟着李小白混吃的芷蓉最有发言权,她原本最不在意饮食的,现如今也变得食不厌精,脍不厌细起来,总是心安理得的享受着李小白的手艺。
“五品?”
一口高度与院内两层小楼不相上下的巨钟出现在两位得道高僧的眼前,猝不及防的震荡让两人险些一屁股坐倒在地。
“当然!我总不能说送钟吧?你看你看,慧戒大师,戒贪戒嗔戒痴,汝生能持!”
印禅怔在那里。
简单粗暴不解释,东皇钟根本没有那么多弯弯绕的神话传说,十分干脆的取自于音译。
无城子这老东西跟着一块儿瞎起哄。
印禅挑起了开头,却因为某个魔头乱入,他根本没预料到结尾。
看到印禅吱溜一头钻进小林寺二僧所在的院子,满肚子坏水的李小白当即猜到了这个光头打的是什么主意,拿出一只铁皮喇叭,直接吼了起来。
李小白将一面煎饼一面蛋浆的双层鸡蛋煎饼卷好装碟,又拿了个酱汁碟子放了上去,递向公输磐。
哪怕是再挑剔,再苛刻的人,站在小山般的巨钟面前,也不会有任何脾气。
“就是这样,你要强抢我hetushu•com寺的法器!”
公输磐在院子里自行慢慢打着转,低头打量地面留下的痕迹。
“啧啧,师弟,你这手艺,不去做厨子,真是可惜了!”
“东皇钟,五品法器!”
李小白在炉子上面架起了一锅粥,还有一只平底锅,开始调和面糊,葱花鸡蛋一应俱全,准备摊煎饼。
一个没留神,糖心荷包蛋爆了浆,花白的胡子沾染上粘乎乎的蛋黄汁。
为了证明自己的清拍,须弥宫无论如何也要保证东皇钟安安稳稳的挂在小林寺钟阁内。
咚咚咚!
儒门崇礼,事实上佛门更甚之,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有苛刻的要求。
“东西拿好,以后别再烦我了,傻大笨重的法钟也不容易坏,随随便便敲上一千年都没问题,对了,每个时辰,它会自鸣一声,这个功能实用吧?好了,回见!”
李小白笑了笑,将最后一份鸡蛋煎饼作为自己的早餐,同样端着一碗热粥填起了肚子。
慧能捏着掌心那枚蚕豆般大小的兽牙,脸色渐渐变了。
莫说这体形,光是这钟声,慧能方丈和慧戒首座两人是十分满意的。
虽然给别人做着晨食,李小白东一口西一口倒也没让自己饿着。
手中就像握着一只烫手的山芋,而且感觉越来越烫。
李小白说着说着就看到小林寺戒律院首座的火爆脾气又要发作,连忙用话拿住对方。
“魔头!咱们没完!”
“你听。”
快递小哥早餐吃得满嘴流油,开打着饱嗝,天天这么吃,肯定没有胆结石。
“我也加入!”
咣当一下,地面狠狠一震。
“南无阿弥陀佛!施主早安!”
慧能与慧戒两人互相对视一眼,仿佛对方的话证实了他俩的猜测。
还没等印禅开口,院子外面突然响起大喊声。
“嗯,先看看院子里能不能放下,不然就只能摆外面,放心,没人能偷走!”李小白直接走进院子,左右打量着,指着一块空地说道:“这儿还行,就这儿了。”
欲哭无泪……
一心想要进来的印禅偏偏被堵在门口,www•hetushu•com气急败坏又无可奈何,只能眼睁睁的听着里面咀嚼声和吸溜溜的喝粥声,这种日了狗的情绪又突破了新高度。
“不如就叫吃货宗吧?我当宗主,几位都来当长老,然后收内门吃货和外门吃货。”
“没错,这是在下给贵寺准备的法钟,足可传承千年。”
就算是他的那几个亲传弟子,也没可能在一夜之间就炼制出五品法器,然而眼前这个年轻人却用法器初鸣的洪钟大吕之声证明了自己的惊人天赋。
“好,好大的钟!”
万里听到师尊的话,连忙歪头,一口粥喷了出去。
大光头的脸当场就绿了,有些事情佛曰不可说,怎么能当场喊出来呢?
这下子黄泥巴掉裤裆,不是屎也是屎了。
就这脾气,当炮仗院首座还差不多,动不动就横鼻子竖眼睛的,知戒犯戒,怎能当戒律院首座。
“好吧,多谢施主!”
事实上印禅还没有想到这些,却被人直接提前叫破,如此一来,彻底断绝了他的这些念头,因为小林寺的两位僧人一旦出事,必然毫无疑问的会落到须弥宫的头上。
“开门,有快递!”
这样的人才却沦落在对炼器之道狗屁不通,四六不懂的静霜宗,完全是白白糟蹋。
“好像是五品!”
……
“当然五品,或许还是五品高阶!”
“慧能,慧戒,那个静霜宗小子是不是把梵钟给你们了,快快交给本座!”
法钟初鸣的动静实在太大,片刻之后,院子里又来了一些新的客人,神霄宫的无城子和他的亲传弟子万里,星罗宗的玉贞师姐,还有小白同学的傻白甜师姐芷蓉,林林总总十几人,让院子里的早点铺子生意兴隆。
挑事的芷蓉直接一口粥当场喷了,脸红到脖颈里,低着头依然在那里颤抖不已。
茫然接过碟子,闻着令人食指大动的诱人香味,然而公输磐却毫无胃口,他痛心疾首地说道:“老夫可是为你好,在静霜宗你能得到什么?五品就已经到头了,想要炼制出六品法器那是不可能的,想要更进一步,只能入我墨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