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00章 敌来

熟悉都天星斗大阵的墨门长老不得不屡次往返于迷雾区,将那些来不及撤出的人带出来,因而平空生出了不少意外。
“天邪教的邪兽,是刀嘴飞蝠邪兽!”
虽然是炽日当空,但是漫天星斗依然在那里,无数星光呈现出若有若无的细丝状从天而降,对应了十万八千根都天乌铜阵,一头没入大阵,使得弥漫沸腾的迷雾区迅速膨胀了三成,而且迅速逼近两百丈。
……
然而被经营了不知多少年的都天星斗大阵,利用山川河流和星宿之力,不断削弱数量庞大的邪兽群,让它们在浑然不知中分化迷乱或者死亡。
“谁啊!”
两片红云迅速浮上芷蓉的脸颊,又很快爬进了脖颈里。
她伸手正要去掀被子,却被李小白一句话给吓住了。
它们所过之处寸草不留,来不及逃避的飞禽走兽倒了大霉,兔雉鹿羊也好,虎狼熊豹也罢,完全毫无任何抵抗能力的被撕碎吞食,最终连骨头皮毛都没能留下。
正在维持湖畔秩序的外门弟子们带着全副武装的凡人青壮冲向那些都天乌铜柱,他们是守护盆地内五万凡人的最后一道屏障。
哗啦一声,芷蓉气势汹汹的闯了进来,正看到床上的被子堆成一团,那个可恶的小子正在作缩头乌龟状。
“是天邪教的兽王!”
圣手门的守山大阵被攻破,与这头兽王的金色光束不无关系。
五百外门弟子配合宗门管理盆地内的五万凡人,平均每一名外门弟子都要管着一百名凡人,也是忙得不可开交。
驾驭着一支飞剑跟在刀嘴飞蝠邪兽群后面的几个天邪教中人看到这一幕,连忙吹响骨笛,让大部分刀嘴飞蝠邪兽急忙转向,直冲向天空,试图从更高的高度突破这道无法逾越的屏障。
悬空岛周围的天空仿佛有一圈无形禁区,那些邪兽一旦飞入其中,不断扑扇的膜翅再也无法给身体提供足够的上升力,一个个像下饺子似的消失在下方的和*图*书迷雾中,却没有一头能够重新飞出来。
小郞高卧,那呼噜打得是惊天地泣鬼神,风云变色,倒是没有人再去打扰他,连印禅那光头都没再去招惹,吃过一次亏还不够么?
湖畔分成了东南西北四个区,以村乡镇为单位,将转移过来的人进行集中安置,临时伐木烧地,规划区域,一时间大大小小的帐篷和窝棚鳞比栉次,大人们忙着重新安置生活起居之地,商人和工匠迫不及待的将自己的买卖开张,尤其是饭铺酒栈是最先开业的,墨门拥有的储物法器不少,柴米油盐酱醋茶和药材这些重要物资在第一时间被转运过来。
孩子们却是依旧无忧无虑的互相追来赶去,丝毫没有觉察到危机的到来,陌生地方的新鲜感反而让他们更加兴奋。
敌人一旦侵入到这里,内门弟子和长老们只能选择守住悬空岛,根本无暇顾及他们。
这道金光的源头,正是来自于天邪教的兽王。
在这个时候,若是有勤快的渔夫往水波荡漾之处投上一支鱼叉,保证会收获颇丰。
笼罩整座山谷的都天星斗大阵启动时间越长,防御力便越强,不至于天邪教杀上门来的时候,依然手足无措。
“师弟,天邪教来了!”
集体冲进都天星斗大阵的邪兽群不辨前路的只知道埋头往前冲,有些撞上了树木或房屋,立刻树倒屋塌,有的跌进了沟渠,狼狈不堪的满身是泥,有的莫名触发了陷阱,或中毒身亡,或爆成一团血雾,或敌我不分的互相厮杀,或者傻乎乎的在原地迈着步子,却自始至终都没有真正前进一步。
悬空岛的青石广场上爆发出一片欢呼声,其中不乏圣手门的术士和曾经支援圣手门防御的会盟术士。
“别人都在忙着,就你一个人睡懒觉,像什么话,快起床!”
佛门小寺虽然弱小,却无惧生死。
然而草长莺飞,植被茂盛的湖畔此时却人声鼎沸,墨门山门和*图*书内的凡人和外门弟子们从盆地的四面八方赶过来。
屋外传来芷蓉的声音。
与此同时,千余只刀嘴飞蝠邪兽,除了少部分跟着兽群冲入雾区外,大部分挥动着膜翅,飞在雾区上方,直接冲向都天星斗大阵迷雾环绕的悬空岛。
邪兽群却一往无前,很快消失在雾区,却依然有数百名手持驱兽骨笛的天邪教中人留在外面,等待着数量庞大的兽群踏平一切机关陷阱。
都天星斗大阵遭到侵入的第一时间,作为大阵核心的悬空岛便有了察觉。
“大阵迷雾没有升上来!”
“别乱!悬空岛有禁制守护,那些邪兽冲不进来!”
芷蓉却没打算这么轻易的放过他。
然而在付出了几百头刀嘴飞蝠邪兽的坠落后,他们发现悬空岛附近根本无缝可钻,只能环绕着这座浮空巨遍,徒劳的绕着圈子。
“好多,有几千!”
“来了就来了呗!又不用请他们吃饭!”
一部分人是因为圣手门被攻破,另一部分人却是被新生兽王从雪域高原一路追杀出来,无论是哪一部分,都对天邪教的实力心有余悸。
天邪教的实力竟然如此恐怖,想到这里,这些僧人不由自主的忧心忡忡,即使是刚刚得了一件五品法钟的小林寺慧能和慧戒两人都丝毫没有任何欢喜之意。
李小白死活不肯起床,辣么多人,偏偏找他一个,算是什么道理。
悬空岛成功抵挡住了天邪教兽王的攻击,不啻于给所有人打入了一剂强心针,原本有些惊惶失措的心态,因为这一丝信心,渐渐重新坚定起来。
黑压压一大片邪兽大军如同潮水一般,翻山越岭来到盆地入口,任何一种生物,若是不过万,倒也罢了,一旦过万,便如同漫山遍野一般触目惊心。
远处突然一道金光激射而起,悬空岛周围突然平空出现一道金色的透明屏障,穿越半个盆地上空的金光仿佛陷入了泥潭,速度越来越慢,最终触及到金色hetushu.com屏障上时,仅仅只是微微摇晃了一下。
李小白一掀被子,却是和衣而卧。
墨门重地不工堂内,门主鲁休在第一时间看到了那团示警的火光。
睡眼惺忪的长长打了个呵欠,李大魔头不满地扯着嗓子。
“来了!”
十余位墨门弟子在盆地周边放哨巡逻,一旦有所发现,立刻就会预警。
与其他术道宗门相比,并不擅长战斗的墨门有自知之明,因此守护宗门的法阵格外强大。
……
尽管那道金色光束毫无建功的平空消失,但是他们所有人都十分清楚它的威力。
扩散成数十丈方圆的火雨无比醒目,几乎所有人都能够看见。
双方僵持片刻,金色光束骤然炸成一团光雨,消散在空气中。
第一次看到兽王金色光束的小林寺方丈慧能等人清晰的感受到金色屏障外的剧烈灵气波动,被须弥宫邀请来的众僧无不脸色大变。
距离湖畔的千丈开外,浓浊到化不开的白雾止步于三千六百根都天乌铜柱,隐约可见一道无形的屏障,将雾气隔离开来。
“我没穿衣服!师姐真的要看吗?”
天空中的火光仍未消散,悬空岛周围轰然巨响接连不断。
邪兽群自恃数量,拼着途中的损耗,也要突破墨门的守护大阵。
“哈哈哈,跟我斗,还差的远呢!”
气势汹汹杀到墨门的邪兽数量几乎不下十万,天邪教在攻破圣手门后,再次亮了一下肌肉。
……
天空中的数千只刀嘴飞蝠邪兽也同样是声势骇人,与地面上的邪兽组成铺天盖地之势。
从盆地外围到盆地中央,以邪兽的速度,最多只需要一个时辰就能抵达,然而两个时辰过去了,三个时辰过去了,自始至终都没有一头邪兽抵达最内圈的都天乌铜柱附近,很多的邪兽就像没头苍蝇一样在迷雾区内乱窜,一部分邪兽甚至从雾区的另一头钻了出来,茫然四望,直到听见远远传来的骨笛声,又重新一头闯入雾区。http://m.hetushu.com
有墨门长老喝斥着那些流露出惧色的术士,让骚动起来的人心稍稍镇定了些。
到底还是云英未嫁,哪怕平日里和李大魔头荤素不忌的打成一片,大大咧咧,但是当要真的即将看到一个光着身子的男子时,她立刻红着脸逃也似的奔出了屋子。
“不来,天塌下来有高个子顶着,悬空岛上那么多真人,多我一个炼神境的小术士不多,少我一个也不少。”
嘭嘭嘭!嘭嘭嘭!
忽然间,一颗流星自盆地外面飞来,在悬空岛上空轰然炸开。
有心人很快发现,那些刀嘴飞蝠邪兽的坠落区域,恰好就在接近湖畔,最内圈的都天乌铜柱组成的阵列附近。
僧人们各自的寺院恐怕连这一击都挡不住,倾刻间就被硬生生从人间抹除。
这货没有去追芷蓉师姐,甚至连大开的房门也懒得去关,自顾自的蒙头大睡。
屋门虽然未锁,但是来者却用力拍着门板。
笼罩住整座山谷的迷雾已经升起一百多丈高,却仍然在不断上升,墨门的都天星斗大阵绝不止是迷雾这么简单。
在他看来,师姐完全是杞人忧天,墨门虽然进攻不足,但是防守却绰绰有余,甚至丝毫不比五宫七宗的山门逊色,在术道十三门内也是屈指可数,天邪教想要突破都天星斗大阵,杀进来,可没那么容易。
“挡住了,挡住了!”
墨门也是因为底蕴深厚,悬空岛本身就是一件巨大无比的法器,再加上遍布整个盆地的法阵,才能够轻而易举的挡下这一击,而区区一件五品法器,是根本没可能抵挡得了天邪教的攻击。
如果数量规模庞大的邪兽群,即使是五宫七宗恐怕也要掂量一下。
这意味着都天星斗大阵作用区域不止是地面,还兼顾到了天空,悬空岛附近完全就是禁飞区。
幸好昨日会盟的术士提醒,再加上圣手门的前车之鉴,墨门提前做好了准备。
许多人第一次携家带口的转移,不免有些慌乱和准备hetushu.com不足,甚至还有人舍不得离开,或者贪恋一时间无法带走的禽畜家什,或者遗漏了什么重要东西,又或是贪心想多带些东西,又掉头返回,以致于整个迁徙行动足足持续了一日一夜。
勉强睡了个回笼觉的李小白没有被方才示警的巨响惊醒,反而被急促的拍门从从梦乡中拉了出来。
一位能够炼制五品法器的炼器士,无论走到哪里,都会得到应有的尊敬和礼遇,更何况还是在以炼器术和机关术而闻名的墨门,同道中人更是英雄相惜。
悬空岛下方,汪洋浩瀚的湖面上,鱼群正在浮出水面,贪婪的呼吸着初晨的新鲜空气,鲤鱼、鲫鱼、草鱼、鲢鱼等,不分种群,形成了一大片缓缓旋转的水波。
不过悬空岛下,对于凡人来说,不啻于禁地,虽然墨门中人并不阻止,却没有人在湖畔定居和捕鱼,显然将这里当作为一片不应被打扰的神圣之地。
如果换成一个过来人的老娘们儿,吃瘪的该轮到李小白了。
“睡什么懒觉,快起来帮忙!”
须弥宫请来的这些僧人虽然修为不高,而且来自于不同的寺院,却是异乎寻常的团结,毫不迟疑的与小林寺方丈慧能站在一起,冲着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印禅怒目而视。
“这是什么?”
与忙而不乱,积极备战的墨门术士们所表现出来的镇定相比,外来的术士们就显得有些不安。
李小白翻了个身,脸朝里,能够鬼神辟易的呼噜声继续。
仿佛印证他的话语一般,朝着悬空岛扑来的刀嘴飞蝠兽群最前方十几头忽然飞行姿态完全失去了控制,呱呱大叫着坠落,而且速度越来越快,紧接着数量更多的刀嘴飞蝠邪兽跟着坠落。
连全真境真人都无可奈何的兽王却被师弟亲手干掉一头,在她看来,如果能够有李小白协助坐镇,墨门的防御更能有把握一些。
就像薛定谔家的那只猫,没掀开被子前,天晓得他有没有穿着衣服,不过很显然,芷蓉根本赌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