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01章 天邪教破阵

“是,我这就去!”
转念一想,眼下可不正是需要拼命的时候,圣手门都名存实亡,下一个即将轮到墨门,此时不拼,何时再拼?
同样的,每一根都天乌铜柱都是大阵的根基,若是受到损毁,必然会影响到都天星斗阵的运作。
一直以来,墨门子弟无论是术士,还是凡人,都对这十万八千根都天乌铜阵极为爱护,不仅以青石堆砌包裹,还定时为其涂抹特制的漆脂,使这些高达十丈的巨柱在岁月侵袭下,依旧光亮如新。
一千多只机关兽针对天邪教在都天星斗大阵内开辟出来的通道展开狂轰滥炸,密集的法术攻击将整条通道化作死亡之地,成百上千的邪兽尸体铺满了通道内的地面。
然而盆地内的雾区,却仿佛被人开凿了一条雾气稀薄的通道,歪歪扭扭的往悬空岛而来,接连遭到破坏的都天乌铜柱,使都天星斗大阵受到了严重损坏。
两只机关兽在半空中支离破碎,那个不幸的内门弟子直接炸成血雾,尸骨无存。
把芷蓉师姐唬骗走没多久,还没来得及继续睡个囫囵觉的李小白又被人弄醒。
公输磐就像一拳打在了空气,当即被这个小子的话给气得倒仰。
“你就吹吧!听着,小子!只要解决掉那头兽王,鲁休门主答应可以让你观看我墨门炼器秘卷《九章造化》第一卷,你还是第一个能够看到我墨门炼器传承的外人,快谢谢老夫我吧!”
他手上有一个由天然法阵守护的秘藏洞天,自然是看不上墨门的山门所在,哪怕是悬空岛,也照样比不上那片福地。
无论是迷阵,陷阵,还是杀阵,统统抵不过一束霸道的金光,就像势如破竹般,这条逶迤前进的通道距离悬空岛的湖畔越来越近。
虽然得不到机关术,但是《九章造化》的第一卷也已经是了不得,公输磐兴奋的点了点头,不再犹豫的快步而去。
“一万只机关兽?”
鲁休毫不迟和图书疑的拒绝。
都天乌铜柱的主要材料乌铜采自于千万年前坠落此地,砸出一片巨大盆地的陨星,每一根都天乌铜柱都是同根同源,以此建立法阵,每一个节点都能够彼此呼应,联系更加紧密,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接连又是几道金光,一千多只机关兽挤在天空,或者冲入通道内,总是不用担心落空,出战的墨门弟子当即伤亡惨重。
李小白打了个呵欠,懒洋洋地说道:“切!有什么赏?把悬空岛送给我吗?”
湖边的凡人惊惶失措,又一次陷入乱哄哄的大搬迁,试图往湖泊的另一面逃避。
什么几个意思?公输磐的思维实在跟不上趟,怔了怔,继续说道:“速速起床,随老夫一同打杀了那头天邪教的兽王,我墨门不吝重重有赏。”
墨门门主鲁休面色难看,他手中握着墨门至宝,同时也是门主信物的参斗令,不仅可以掌握着悬空岛的法阵,同样也能够控制与悬空岛为一体的都天星斗大阵。
公输磐有些发呆,在他的记忆里,墨门出动机关兽最多的一次,也不过是百余只。
门主虽然没有答应让对方一窥墨门机关术,却愿意将只有内门弟子才能够得览的《九章造化》九卷中的第一卷让对方观摩,这恐怕是莫大的让步。
外人欲求墨门机关兽而不可得,机关兽几乎成为了墨门子弟的身份代表,鲁休却允诺可以商量,已经是极大的面子。
兽王的金光实在是太过霸道,墨门弟子根本连阻挡一下的能力都没有,一旦被射中,便是当场毙命。
像这样的家伙,主动求助,岂不是羊入虎口。
“可是,可是……”公输磐迟疑着。
“可是那头兽王不好对付!我的机关凤凰就是毁于对方之手。”
光是这一会儿功夫,迷雾浓浊的墨门盆地边缘有一小块地方已经重见天日,尽管周围的迷雾依然源源不断的涌过来,试图弥补这个缺口,http://m•hetushu.com可是架不住天邪教兽王一道又一道金光,将高大粗壮的都天乌铜柱拦腰射断。
若是别人倒也罢了,拿着全真境真人的气势压迫一下,妥妥的老实听话,可是放在这小子身上,却是遇强则强,根本软硬不吃。
原本如同桃源仙境般安静详和的山门盆地,现如今变成了邪兽乐园,满地腥膻。
“是天邪教兽王干的,他们在破坏都天乌铜柱!”
公输磐气不打一处来,跟这小子说话,自己都得少活几年。
目力极尽之处,金光闪烁了一下,东南方那处又是一团白雾升起,出现了肉眼可见的小缺口。
察觉到对方正在准备大招,三位墨门长老意识到了危险。
仿佛长长号角般的沉闷咆哮,兽王头顶上方亮起一团金光,而且越来越大。
一位墨门长老惊呼出声。
随着时间的推移,闯入迷雾区的邪兽数量将会越来越少。
“等等,听说那个静霜宗的小术士曾经击杀了一头兽王,这可是真的?”
“门主,怎么办?”
“不可能!”
“可是什么?”鲁休蹩着眉头。
“这小子见利忘义,恐怕会狮子大开口。”
但是这些都天乌铜阵也不是那么容易损坏的,一方面有法阵保护,另一方面材质神异,即使是全真境的真人用飞剑全力一击,也最多只能在柱体表面留下浅浅一道剑痕。
公输磐与其他各位长老一样,心神与都天星斗大阵紧紧相连。
“呜!”
“不好,撤!”
由三位墨门长老带队,百余位内门弟子参与,发动了一次针对天邪教兽王的袭击。
看到公输磐点头,鲁休心里踏实了些。
能够击杀兽王的李小白俨然成为了鲁休门主眼中的勇夫,不惜以重赏相待,对方手里有一件疑似九品的法器,能够击杀连全真境真人都难以匹敌的兽王倒也并不奇怪。
鲁休想起了一个传闻,是公输磐和那些会盟术士们带过来的hetushu•com
墨门的根本便是炼器术和机关术,尤其是后者,更是命脉一般,鲁休原本对李小白还有些同道中人的好感,此时此刻却被趁火打劫般的条件给气得印像大坏。
“是!”
换作旁人,根本是想都别想。
公输磐脸色一变。
七窍生烟的公输磐用力指了指李小白,硬是无可奈何,只好气急败坏的离去。
看到公输磐那张老脸,李小白翻了翻白眼,没好气地说道:“没看到我正睡觉吗?你几个意思啊?”
鲁休恨恨道:“一只机关兽解决不了的问题,那就十只,一百只,一千只,一万只,我墨门最不缺的就是机关兽。”
公输磐依旧记得对方恬不知耻的索要好处,心理便一阵阵的发虚。
李小白拉过被子,继续蒙头大睡。
若是需要成千上万只,除非是墨门到了最后关头,不得不需要跟来敌拼命的时候。
不过公输磐的表情却变得古怪起来,迟疑的不肯离去。
悬空岛所在的高度俯瞰整座盆地,可以隐隐约约看到环抱盆地的山梁,然而就在东南面,却是有一团白色的雾气从茫茫雾海中升腾消散。
他与公输磐一样。机关术与炼器术非墨门中人不得传,尤其是机关术,除非是内门弟子,否则根本连看一眼的资格都没有。
在迷雾区内像没头苍蝇一样乱撞的邪兽一旦冲入这道通道,但不再迷茫,整整齐齐的列起了队伍,跟着连续释放金色光束的兽王向悬空岛逼近。
“机关术?不行,绝对不行!哪怕我墨门就此衰亡,也不能将宗门的根本拱手让人。”
李小白一本正经地跟对方扯淡。
“你……”
公输磐洋洋得意,认为这是自己替对方争取的优厚条件。
“没有机关术,就别来打扰本公子睡觉!”
“你想的美!你还不如说把整个墨门送给你!”
然而天邪教兽王却能够破坏这些都天乌铜柱,完全出乎了墨门的意料之外。
“他和图书想要我墨门的机关术!”
李小白兴意索然的翻过身,不再想理会这个老头子,他的炼器术多来自于实践,极少一部分才是书卷。
“也请他一起帮忙吧!”
然而他年纪虽长,却并不是一个合格的谈判者,直接将所有的底牌都摊在了桌面上。
若是能够将第一卷《九章造化》吃透,炼器术根基必然会更加扎实,甚至得窥六品法器的炼制之道也未必没有可能。
听到公输磐带回来的传话,鲁休门主将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
只要有足够的实物可供参考,他能够得到的东西绝对比书本上要多的多。
“别发愣,去准备吧!”
自己引以为傲的机关凤凰被那道金色光束凌空击毁的一幕,他依然记忆犹新。
然而那头兽王只是漫不在乎的释放出一道金色光束,当即贯穿了两只机关兽和一位内门弟子的胸膛。
或许是没有经验,又或许是因为时间紧急,容不得墨门与李小白有太多的时间扯皮谈价码。
然而公输磐话音未落,他突然脸色大变,极力眺望远处。
虽然都天乌铜柱仍然有不少备件,是祖师爷公输班早就预料到今日的局面而提前备下来的,但是用一根便少一根,非到万不得已,鲁休和历代门主绝不会轻易动用这些珍贵的法器,或者说是具有特殊意义的古董。
站在悬空岛的青石广场上,可以听到远远传来的邪兽嘶吼,大量刀嘴飞蝠邪兽环绕着悬空岛飞了一圈又一圈,却无机可乘。
“小子,有好事了?”
“想要破我墨门大阵,没那么容易!”
“什么劳什子《九章造化》,我还《九章算术》呢?没兴趣!”
只需要一个拖字,便足以让悬空岛立于不败之地,莫说十万邪兽,哪怕是百万邪兽也会被都天星斗大阵一一绞杀殆尽。
东南方又有一根都天乌铜柱被摧毁,由十万八千根都天乌铜柱组成都天星斗大阵,每一根都是他的心头肉。
公输磐说这句话和图书的时候,就像一个扭扭捏捏的小娘子。
第一卷的《九章造化》?公输磐情不自禁的瞪大了眼睛。
可以感受到无穷无尽的星力从苍穹外投射下来,使都天星斗大阵得到源源不断的驱动力,就像一只巨大无比的血肉磨盘,缓慢却坚定的将数量庞大的邪兽不断绞杀。
在悬空岛上的这段时间,李小白相信自己的收获绝对比那个什么《九章造化》第一卷记载的炼器秘笈更多更全面。
鲁休咬牙切齿,坚定地说道:“必须干掉那头兽王!”
话刚出口,鲁休便知道了公输磐的迟疑缘由,语气放和缓道:“除了机关术,我墨门的《九章造化》可以让他观摩第一卷。”
“你莫要不识好歹!别人想要看《九章造化》,却根本没有这样的机会!”
公输磐微微一怔,点点头。
公输磐连忙来到门主鲁休身旁。
公输磐依然有些恍惚,正要抬脚,然而鲁休门主又叫住了他。
聚拢在盆地中央湖畔的凡人们,无论是男女老幼,不再有往日里的欢声笑语,齐齐望向都天乌铜阵环绕的方向,一个个面色凝重,心中充满了不安。
“不要,这个地方太差劲儿,只有悬空岛还凑和。”
“还不快去?”鲁休以为公输磐拉不下这张老脸,堂堂墨门长老,全真境修士,亲自去请一个连凝胎境都不算的小术士帮忙。
一句话的事情还站在这里不走,这个公输磐拖拖拉拉的究竟在干什么?
这一回是恶客临门,公输磐这老头一把掀飞了软榻高卧中的被子。
鲁休叹了口气,每一只机关兽都耗费了大量珍贵材料和墨门弟子的心血,来之不易,然而面对强敌,哪怕取得胜利,代价也必然不会小。
……
或许这还是看在对方能够在一夜之间炼制出五品法器的面子上,门主起了爱才惜才之心。
“有人在破坏大阵!”
“大开口?那就给他点儿什么好了,法器随便挑,若是想要机关兽,也不是不能商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