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02章 强取机关术

“干掉兽王是一个要命的买卖,所以先款后货,童叟无欺!”
金瞳六耳猕猴挥舞着银棒,气急败坏地冲到青石广场,它很想与公子一起战斗,可是不会飞啊!
“可以!不过你需以心魔起誓。”
鲁休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几乎是强自压抑着自己,一字一句地说道:“给他!”
大量机关兽被金光射中,纷纷破碎,如同雨点般坠向地面,连操控它们的墨门术士也未能幸免。
“拿,拿什么?”
“如何?”
鲁休与公输磐瞪大了眼睛,倒吸着冷气。
“那就走吧!”
“哼,小子!当我墨门的机关术真的那么容易好拿吗?”
“什么?”
……
不,恐怕不止,因为还有一件疑似九品的法器将落入墨门。
墨门用一位长老和四十多名内门弟子为代价,证明了天邪教兽王的可怕。
有了机关术,这小子完全可以自立山门,以炼器术和机关术与墨门分庭抗礼,门主鲁休的决定分明是在给墨门增加抢饭碗的对手。
鲁休的脸色十分吓人。
“好了,我该履行诺言!告辞!”
幸亏公输磐来的晚,要是再早来一个时辰,睡得正香的大魔头起床气绝对能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恰恰相反,我会履行承诺,帮你们干掉那头兽王。”
十几名内门弟子站成一圈人墙,阻挡了来自于附近的目光,显然十分慎重。
公输磐瞳孔微微一缩,那正是机关术的正卷,机关术向来被墨门视为秘中之秘,轻易不会示人,即使是内门弟子,看到的也只能是长老们手中的抄本,除非成为宗门长老,否则根本难以看到这支正卷。
“不,那只是一件六品法器,而且炼制不得法,白白糟蹋了材料。”公输磐却摇着头,他迟疑了一下,继续说道:“听那小子说,这盾似乎是玄武的背甲,也不知是真,是假,多半是假的。”
漫天金光散去,仅仅就在这一两息的功夫,墨门弟http://m.hetushu.com子伤亡惨重,当场折损了四十多人,甚至有一位长老也身负重伤,一条胳膊和一条腿不见了踪影,要不是自己的机关兽以粉身碎骨作为代价硬生生挡了一下,不然也是和那些身死的弟子一样,爆成一团血雾。
深信李小白是域外天魔的他,对魔主大人信心十足,区区兽王,根本不堪一击,能够杀得第一头,自然能够杀第二头,第三头,甚至全部杀光也是轻而易举。
鲁休盘算起了另外的主意。
可怜正日晒三竿,依然高卧,呼噜声惊天动地的李大魔头浑然不知自己被墨门门主给算计了。
李小白接过乌铜卷轴,当场打开验货。
短短十几息的功夫,在墨门门主鲁休和长老公输磐的注视下,李小白将记载着机关术奥秘的乌铜卷轴拉到了尽头,最后长长吐出了一口气,轻按轴头,就听到内部咔咔咔清脆的声音连响,一丈多长的玉白色帛布自动收回入轴体内部,重新恢复了原来轴壳合一的模样。
他招来一位墨门长老,拿过一枚储物纳戒递了过去,吩咐道:“你带着这枚纳戒前往静霜宗,就说我墨门看中他们的内门弟子李小郎,用这些机关兽将他换过来,从此以后,他就是我墨门弟子,不再是静霜宗弟子。”
术士对外人大多性情凉薄,死了也无所谓。
公输磐一怔,犹豫地说道:“门主!可是他……”
他当然十分清楚门主所说的给对方究竟是什么东西。
盾体微微颤栗,兽王的金光霸道无比,最终还是将那些法阵符文的灵光消磨殆尽,狠狠撞在了盾面的龟纹上。
“李小郎,你若是能够干掉那头兽王,这卷机关术便借你一观。”
公输磐有些忐忑不安,担心门主鲁休只是忽悠这个小子,若是生出什么事端来,恐怕静霜宗与墨门不会善罢甘休。
李小白微微一皱眉,琉璃心在卷轴上无功而返,心神中只和-图-书倒映出一支卷轴状的空白,若不是肉眼看到,不然还以为那里什么都没有。
无城子看到芷蓉一脸担心的模样,便安慰道:“芷蓉,莫要担心,你的师弟不会有任何危险!”
轴心发出有节奏的咔咔齿轮轻响,一条不知是用什么材料编织而成,质地轻柔厚韧的玉白色帛布在他眼前徐徐展开,呈现出琉璃色光泽的字迹和清晰图文将墨门至高奥义机关术的秘密完全呈现出来。
公输磐满脸不可思议。
再次闯入房间的公输磐还是一直既往的耿直。
看到李小白,鲁休门主开门见山,手中握着一支许尺长的古朴卷轴。
机关术事关重大,公输磐不敢轻易作主。
大魔头的便宜可不是那么容易占的,着恼起来,直接一记混沌青莲的剑光,抢了卷轴就跑,至于墨门死活,他才不会在乎。
赑屃龟甲巨盾在第一时间挡在了他的身前。
“拿去吧!看完还我或者我墨门任何一位长老,公输磐,看好卷轴。”
“机关术啊!莫不是你们骗我的吧?”
如此一来,机关术就不算是外传,墨门反而白捡一个天资出色的弟子。
“玄星”飞剑载着李小白直接冲入通道内,还未等落地,一道金光扑面射来。
混沌青莲的第一片莲瓣烙印着《摩诃钵兰经》,第二片烙印着武道功诀,第三片烙印着术道功诀,第四片烙印着炼器符文法阵,第五片则是从蛮族那里得到的傀儡术和巫术,而混沌青莲自动认为机关术重要性堪比其他,单独以莲瓣记载。
不过这道金色光束余势已尽,在触及盾面本体的一息后,终于消散,仅留下了一块拳头般大小的淡淡焦痕,整个盾面依旧安然无恙。
李小白盯着墨门门主的眼睛,提防对方晃点自己。
虽然嘴上这么说,芷蓉还是有些不放心,紧紧盯着李小白远去的背影。
远远看到这一幕的鲁休门主松了一口气,转过头问公输磐道:http://m.hetushu.com“这就是那件九品法器?果然不错!”
李小白直接跳下床,无论如何,墨门的机关术还是值得走一趟的。
跟老实人聊天真没意思,两句话就聊不下去了。
与都天星斗大阵被毁,墨门灭亡相比,失去机关术反而显得并不那么重要,两害取其轻,鲁休更希望能够解决墨门当前的危机。
“是!”公输磐看到门主是认真的,当即匆匆而去。
自己拿出的真货,鲁休自然不担心对方反悔或质疑。
李小白又指了指自己的脑袋,眨了眨眼睛说道:“本公子有过目不忘之能,已经全数记下了。”
鲁休没有任何犹豫,将乌铜卷轴递了过来。
“你若是能够击杀那头兽王,我墨门以机关术相赠!”
事实上公输磐也无法理解门主为什么会突然改变了主意,在他看来,最多用《九章造化》全卷既可,何必将机关术拱手相让。
“答应什么了?”
“没错!”
公输磐有些发蒙。
“撤!撤!”
打发了那位墨门长老后,鲁休的脸色渐渐恢复如常。
“好了,还给你们!”
几次三番被吵醒,李小白揉着眼睛,睡意消散了大半。
好在墨门各种资源充裕,不缺丹药,很快将伤者的伤势稳定住,不过饶是如此,一时间,岛上依然哀鸿遍地,人人面色凄皇。
他与墨门门主的交谈恰好被无城子那个老东西听了个正着,他一脸不忍直视,神马心魔,怎么可能奈何得了魔主大人。
“芷蓉,请带悟空去追公子!悟空要跟公子一起打邪兽,一起打兽王。”
墨门用一位长老和四十多名内门弟子为代价,证明了天邪教兽王的可怕,鲁休门主牙齿咬得嘎吱嘎吱响。
可以预见到,墨门这是自投罗网,妥妥的要被坑死哇!
轴体自带机关,这并不奇怪。
“先跟我去见门主,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不能怪三位墨门长老的提醒晚了一步,只能说那头兽王的攻击hetushu.com发动的实在是太快。
从一开始到现在,盆地内的都天星斗大阵,已经损失了千余根都天乌铜柱,失去了这些重要节点,再加上水脉同样遭到破坏,整个大阵渐渐残缺不全,再难以发挥出原来的作用。
李小白冲着二人一拱物,当即纵起飞剑冲天而起,直接投向距离悬空岛越来越近的通道。
最擅长防御的玄武任由炼神境的小术士用飞剑去戳,哪怕戳上一年,恐怕依旧是毫发无伤。
“什么?你要反悔?”
只能远远望着公子的背影徒呼奈何,它的举动引起了广场上术士们一阵哄笑。
换而言之,墨门不是五宫七宗,跟天邪教根本碰不起。
李小白直接发了的誓言。
玄武是妖族四圣,让一个炼神境的人族小子轻而易举的打杀了并且取得背甲,恐怕连妖族都不会相信。
“小子,起床,门主答应你了!”
这份记忆力足以惊世骇俗。
终究还是记得公子的吩咐,金瞳六耳猕猴气焰立消,变成小猴子模样,去扯芷蓉的裙脚。
李小白的目光扫过每一寸帛布,心神中的混沌青莲第六片莲瓣灵光连闪,将他看到的一切,全数毫无遗漏的烙印在莲瓣上。
鲁休脸色阴沉了下来。
“好,君子一言,死马难追!我以心魔起誓……”
芷蓉喝止住了它。
就在这片刻的功夫,对方居然记下了机关术。
“早说嘛!拿来!”
尽管这面巨盾的炼器品阶只有六品,但是它的质地却远远不止六品,盾面前方立刻浮现出层层叠叠的符文法阵光芒,与金色光束僵持不下。
李小白掀开被子,坐在床边,向公输磐伸出手来。
内有乌铜轴心,外有乌铜套管,两卷呈现表面刻印法阵,水火污渍难侵,即使是精神力也无法窥入,杜绝了有人暗使秘法窥视卷轴上的内容。
妖族四圣打个喷嚏,就算是凝胎境术士也得当场灰飞烟灭。
姜还是老的辣,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任你奸似鬼,www•hetushu.com被静霜宗开革出山门,还不是老老实实的投入我墨门。
鲁休门主牙齿咬得嘎吱嘎吱响,沉声道:“磐长老,去把那个李小郞请来!”
“你莫闹,师弟自有安排,他若是带上你,便一定会带你,若是不带你,必然也有理由,你且老实安份些。”
哪怕这些细碎的金光在体形上不及兽王全力激发的整道金色光束,但是依然保留了霸道的攻击力。
迷雾通道上空惨叫声此起彼伏,带着血雾的断臂残肢从天而降。
两人很快来到了青石广场。
“悟空,别乱来!”
那团一开始只有黄豆般大小的金光,迅速膨胀成水缸般大小,紧接着耀眼的金色光芒暴闪,无数道细短的金光漫天激射,围住兽王的机关兽们在猝不及防下被射了个正着。
“……”
另两位墨门长老,带着陷入昏迷的那位长老,和其他惊魂未定的内门弟子们在残存机关兽的簇拥下,仓皇逃回了悬空岛。
内门弟子原本就不多,一下子折损了四十多人,仅仅第一次碰撞,不仅大败亏输,而且还伤及了根本,谁能想到天邪教兽王竟然会如此凶猛。
能够抵挡住兽王一击,再加上方才过目不忘的天赋,鲁休面色凝重地说道:“不可小觑了他。”
李小白却将机关术乌铜卷轴递回,他已经用不上了。
机关术本卷上记载的可不止是单纯文字,还有复杂玄奥的法阵符文,光靠寻常的博闻强记,也未必记得下来。
用向来不外卖的机关兽换一个弟子,居然还有这种操作,那位墨门长老目瞪口呆地望着门主。
“公子,公子!等等我!”
一些骤然失去控制的机关兽瞳光迅速黯淡了下去,直楞楞的坠向地面。
李小白作势又要躺下。
鲁休点了点头,自始至终都没有出尔反尔的意思。
认为受到挑衅的悟空身形一涨,现出狰狞凶猛的原形,眼中金光闪烁,呲牙咧嘴的向四周作出恐吓动作,除了公子等少数人外,它谁的帐都不会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