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06章 圣士

“误会?亚瑟!要不要我也用‘光明审判’跟你误会一下?”
“小,小郎!”
骑士身上爆发出淡淡的光焰,可是李小白却漫不在乎的打了个响指,二十七支飞剑一拥而上,就听到噗噗噗连声闷响,那些亚种飞龙骑士甚至连一个回合都没能撑下来,不是被“玄星”飞剑从飞龙背上暴力击飞,就是坐骑被飞剑重创,在漫天惨叫声中,如下饺子般坠落。
或许是因为李小白身上的术道气息只有炼神境的层次,巨兽背上那人根本没有将李小白放在眼里,直接开口喝斥。
“你,你杀了奥古斯丁大人!”
“让他跟着,这是自投罗网,在牧首冕下面前,再厉害也只有束手就擒的份。”
察觉到这个年轻东方术士不能以表面上的术道修为来衡量,亚瑟当机立断,他甚至连放狠话的心思都没有,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光翼飞快扑扇,带着十二名初级圣士飞向缓缓接近的飞行舟。
“神说人生而有罪,需虔诚皈依,方能得解脱!”
它们是极西之地诸多公国的最强骑士,真正让他们感到自豪的是,能够成为圣庭圣士的追随者。
“你说够了吗?如果说够了,请闭上嘴!”
神仙打架,他们也怕被波及进去。
先后两个联手禁咒消耗了他们大部分的圣力,此时此刻的战斗力只剩下三成,对方要是展开反击,恐怕立刻就要陷入手忙脚乱。
无论是大兽,还是小兽,满身鳞甲,双翅似幅,头颅似龙非龙,大者有双角,身形臃肿,四肢粗壮,关节与尾端有骨刺,小者无角,身形纤瘦,尾部细尖,皆有骑者。
亚种飞龙们发出刺耳的尖叫,载着自己的骑士蜂拥着扑向李小白。
越是这般嚣张,这些西人圣士与骑士哪怕气得咬牙切齿,恨不得将他撕得粉碎,可是没有上面的命令,却没有一个人动手。
男子有些急了,他知道美人在生气,留给自己的机会已经不多http://m•hetushu.com
并不止一个人将他当作魔鬼、魔头和恶魔等等诸如此类,不过这个魔头似乎依然活得很逍遥滋润,在光天化日之下大摇大摆,招摇过市,别人只能忍气吞声。
“你们是一群胆小鬼!”
亚瑟冷笑一声,不再去看身后紧追不舍的东方年轻术士,圣力再催,速度又快了一份。
从天而降的光柱最终越来越细,将成百上千邪兽化作飞灰,又将一头兽王当场净化的“光明审判”终于消散,充满神圣纯净气息的光明力量重新回归天地之间。
“你找死!”
事实上,他是有恃无恐。
被一举喝破魔头身份的李大魔头暗中给对方点赞,硬是把圣士们给气得七窍生烟。
亚种飞龙的速度与术道飞剑相比,丝毫不占任何优势,更何况“玄星”飞剑可随着李小白的心意,忽而轻若鸿毛,迅雷不及掩耳,忽而重若千钧,在这轻重快慢的切换之间,让人防不胜防。
不仅仅是亚瑟,包括那些亚种飞龙的骑士难以置信的望着这一幕。
巨兽背上一人,身着重甲,手执极长的刺枪,吐气开气喝道:“亚瑟,汝等在做什么?”
其他人彼此面面相觑,在眼神交换中,明白了亚瑟的意图,不约而同的保持了沉默,没有一个人开口反驳。
这就跑了?
李小白却一点儿也没给亚瑟打掩护的念头,直接当场揭穿。
附近的圣战士们无不将目光放到别处,装作什么都没有看见。
“亚瑟,他追上来了!”
然而这一望不要紧,她的表情渐渐发生了变化,双手捂住了嘴,却依旧难以掩饰吃惊的表情。
“杀了他!”
“吼!~”
一名圣士喃喃自语。
“哼!如果不是我拥有西比阿这个姓氏,你会这么真心?无论李大虎是什么样的人,他都是我的男人,你有什么资格对他评头论足?如果你再继续胡说八道,休怪我翻脸无情。”
连“和-图-书光明审判”都奈何不了这个东土年轻术士,十二位圣士一时间只能干瞪眼,打也不时,不打也不是。
奥古斯丁一阵大笑,然而声音却戛然而止,连同身下的巨兽毫无征兆的停止了扑扇翅膀的动作,一人一兽身形僵硬的坠落了下去。
短短十余息后,九艘飞行舟近在眼前,数十位中级圣士与他们的圣兽带着数千只亚种飞龙骑士如临大敌般将李小白团团围住。
十二名圣士的举动有些出乎李小白的意料之外,他原以为对方至少应该再故作强硬的死撑几个回合,然后再伺机脱离战斗,没想到竟然如此干脆利落。
海伦娜面带寒霜,她显然是认真的。
事实上无视“光明审判”,并不止是混沌青莲的功劳,还有其他的原因,只不过李小白本人并不知道而已。
为了追求眼前的美人,查理·阿斯兰甚至连将自己的继承权也拿了出来,换作其他西人女子,恐怕是立刻哭着喊着扑上来,十万个愿意。
十二位初级圣士气急败坏,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
“神说我无罪!”
“神说要有光!于是便有了光!”
前者喋喋不休的说着话,后者却一直沉默不言。
不过他却并不打算就此见好就收,驾驭着飞剑跟在了十二名圣士身后。
金发碧眼,气质雍容的女子转过头冷冷地看了男子一眼,仿佛能够直指人心,使后者心底打了个突,就像被利剑顶在背心时那种寒毛直竖的感觉。
嘭!
一个中级圣士,甚至连反抗一下的能力都没有,就被当场杀击杀,在场的西人一个个心头寒气直冒。
这些家伙既然这么喜欢神灵,那么就从他们的心灵着手,大魔头又开始蛊惑人心。
“奥古斯丁坠落了,光明在上,那个东方术士杀了奥古斯丁。”
亚瑟从牙缝里再次蹦出这个词。
这些喜欢乱给人扣“异端”或“魔鬼”帽子的家伙还真是聪明,必须给满分!
“胡m.hetushu.com说!异端,汝胡说!”
……
“海伦娜,吾之至爱,难道汝心真被那个低贱的东土男人给骗取了吗?看看那个家伙,粗鄙肮脏,无礼无知,完完全全就是一头丑陋的肥猪,根本配不上汝,吾不介意汝之过去,请与吾在一起吧?”
其他人也是同样的心思,连奥古斯丁大人都不是对手,他们这些战力大降的人再坚持下去恐怕是送死。
他与诸人终于意识到,他们眼前这个看上去人畜无害的东方小术士竟然能够轻而易举的杀死一位中级圣士。
“海伦娜,我查理·阿斯兰是真心的,比金子还真!”
……
但是……
“嗯嗯!我是魔鬼,不服气你来咬我啊!别光说不练!”
一个更大的声音完全压过了那几个有些失神的圣士。
“哈哈,汝以为……”
“奥古斯丁大人!”
更何况在此之前,他像宰小鸡一般,轻而易举的击杀了一个中级圣士和他的圣龙兽。
“可恶的家伙!”
亚瑟哪里肯接受这种解释,他瞪视着李小白,怒吼道:“你是魔鬼!恶魔!!”
“承影”剑光,无影无光,难以防备。
似乎对来者有所忌惮,亚瑟迟疑了一下,并没有实话实说,更是绝口不提魔鬼和异端。
另有一个圣士沉浸在圣庭的教义中,他试图想要从早已经滚瓜烂熟的教义里面得到答案。
“狂妄!”
亚种飞龙背上的骑士们已经没有任何退路,主辱仆死,更何况他们是奥古斯丁圣士的守护骑士。
“还有,汝是何人?”
方才那么大的动静,他看的并不真切,没人能够从这个禁咒中活下来,因此在主观上以为眼前这个东方人被“光明审判”禁咒笼罩一幕只是错觉,或许是站在禁咒后面的缘故。
“魔鬼!”
“奥古斯丁大人,吾等已经歼灭天邪教余孽,正与这位东方术士有些误会。”
魔焰嚣张,已经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主子若是死了,他们还有什么活hetushu.com下去的理由,唯有光荣的战死,才能保留自己那最后一丝荣耀,否则连带着自己的家人和后代都要背上懦弱者的名号,永无出头之日。
一声类似龙吟的暴吼声传来,一头狰狞巨兽扑扇着翅膀带着狂乱的气流飞了过来,身周又跟着数头体形更小的怪兽。
“姓氏不是最重要的,但是如果能够因为汝和吾在一起,阿斯兰家族与西比阿家族联手,必然能够在元老院占据更多的席位,在这次东征中争取到更多的利益,吾可发誓,只要汝愿意嫁给吾,吾愿意接受汝的三个孩子,赐予阿斯兰之姓,并视若己出,可得吾之名下的族产继承权,待将来,吾若能成为阿斯兰家主,汝之三子与其他继承者一视同仁,享有同样的权力。”
其中圣龙兽占了圣兽的一大半,其他的有翼马、翼虎和翼狼,还有一只明明没有翅膀,却能够悬浮在半空中的巨龟。
就在不久前,位于中央的一艘飞行舟上,宽大的甲板一个身材高大魁梧,满头齐耳卷曲金发的英俊魁梧男子站在身着华丽长袍的女子身旁,眺望着前方弥漫着白色雾气的盆地,还有缓慢消散的通天光柱。
亚瑟怒吼,气得浑身发抖,任何亵渎教义的行为都是异端,都应该接受审判,被净化。
李小白抬手,指尖却什么都没有出现。
烟尘升起,坠落的圣龙兽和它的骑者在与大地亲密接触的过程,摔了个结结实实,再也没有可能飞起来。
远处那九艘飞行舟,意味着圣庭十三位高级圣士中的九位亲临东土。
长长的刺枪一指李小白。
李小白抬起手,环指了一圈。
这一路上过来,不断明的暗的,各种花样百出的示爱表白,却依然如同石沉大海,像眼前这般直接被无视。
“亚瑟他们回来了!快飞啊,那个可恶的术士就追在后面!”
李小白拿出一只铁皮喇叭,作死般肆无忌惮的放着群嘲,实是没有比他脾气更坏的家伙了,就在人家和-图-书眼皮子底下,哪怕自己此时此刻势单力孤,也要丧心病狂的去撩对方。
“屁话真多!承影!”
圣庭的圣士分为三级,初级,中级和高级,亚瑟等人只是初级圣士,而中级圣士可以拥有自己的圣兽,高级圣士的坐驾则是飞行舟。
“好不客气的小子,‘光明审判’岂是汝能承受的,莫要说大话,还不速速退下。”
亚瑟等人骤然瞪大了眼睛,奥古斯丁和它的圣龙兽就在一瞬间失去了生命气息,体内蕴含的精纯圣力在坠落过程中源源不断的散逸出来,形成肉眼可见的白色光点,而在两者的胸口莫名出现了一个指头般大小的贯穿性血洞,却诡异的没有一滴血流出来。
环绕着李小白的十二位圣士仿佛无法相信,一直以来无往不利的禁咒竟然会失效。
希德妮回首一看,脸色难看起来,大声提醒自己的队长。
“魔鬼!”
簇拥着奥古斯丁中级圣士坐骑圣龙兽的飞行种并不是圣兽,只是亚种飞龙兽,战斗力与真正的圣兽有着天壤之别。
“撤!”
“嘎!”
在没有摸清李小白的路数前,圣庭的人决不会轻启战端。
海伦娜闻声向飞行舟前方望去,根本没再去理会被震飞的查理·阿斯兰。
甲板上突然响起几声惊呼。
“我与你们,只有一方有罪,既然我无罪,那么有罪的就是你们!不服气的,也来试一下光明审判啊!不敢就是有罪!”
“怎么会这样?”
他才不会解释有一朵先天异宝保护自己,不受禁咒“光明审判”的净化。
原本想要遮掩的亚瑟等人当即色变,却是敢怒不敢言。
男子用半文不白的东土语言,试图能够得到女子的芳心,然而却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一轮明月徒照沟渠,女子只是平静的眺望着远处风景,一点儿也没有把他的话听进去。
嘭一声炸响,海伦娜身周骤然爆发出一股强大的力量,将欲扑上来拥抱的卷曲金发男子震飞了出去,重重摔在甲板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