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09章 宣判

西人皇帝凯撒一统极西之地,连带着所有西人都野心勃勃,促成了此次东征,既然同流合污也不会有好下场,李小白自然不可能与虎谋皮,将香君小娘的江山送予外人,完全是本末倒置。
“师弟,你没事吧?”
面对众人七嘴八舌的提问,李小白抬起双手往下虚按。
看到十二个初级圣士一个个迟疑的模样,在场的高级圣士们哪里还看不出其中有猫腻。
竟有两位高级圣士异口同声的暴喝,吓得亚瑟等人齐齐一哆嗦,不约而同的低下头去。
“小子,他们是什么来头?你们是不是打起来了?”
心有不甘,又能如何,彼不杀奥古斯丁,但奥古斯丁却因他而死,溯本求源的因果关系并没有错。
海伦娜的笑容有些勉强,事实上无论是圣庭,还是元老院,都没有那么好说话。
回到梅林的飞行舟上,他和其他人就已经想明白了这个道理。
他并非不想说谎,可是在高级圣士们面前,真话假话根本无所遁形。
还有那位海伦娜圣女,两人之间看起来极为亲密,关系显然不一般。
“同意!”
“你们的冒失举动造成了奥古斯丁圣士的意外牺牲,我处罚你们十二人记大过一次,还有你,亚瑟·潘德拉贡,从现在起,你被逐出东征队伍,就此返回封地不列颠,直至终老。”
因为母子的关系,圣庭利用圣宗打前准备,为西人征服东方做准备的计划,他略知一二,只是没想到这个东征计划竟然发动的这么快。
女圣士莉莉丝当场对亚瑟小队做出了裁定。
剑光载着李小白很快返回了悬空岛,岛上的术士们立刻迎了上来。
在帝国的扩张过程中,这样的案例并不止一个。
亚瑟小队的十二位成员彼此面面相觑,吃不准此前与他们发生冲突的年轻东方术士到底是什么来路,竟然能够与高级圣士大人们站在一起。
之所以被称为禁咒,每一次发动必须付出极大的代和图书价,除非是高级圣士,单人根本无法催发禁咒之威。
……
就算是私生子又如何,这样的事情总归不能拿上台面说道。
“小郞,他们没有把你怎么样吧?”
在某种意义上讲,大武朝的江山现如今属于西延镇老李家并无不可,未过门的香君小娘正管着李家的家业,而香君女帝与小郎的孩子,终究有一天会成为大武朝正统合法的帝王。
从那个什么阿斯兰家族的查理有恃无恐公然撬阿爷墙角便可以看出,这些西人仅仅只会保障老娘海伦娜的性命和利益,至于爷仨儿,恐怕也东土的猪犬无异。
不过能够扛下小禁咒,依然是让人感到难以置信。
这是联合发动小禁咒的法器,内部储存的圣力已经被两次小禁咒“光明审判”消耗一空。
奥古斯丁如此冒冒然冲上前去,多半被当作指使者,直接被迁怒了,亚瑟小队能够全员活着回来也是运气,当然有东征大军近在眼前,投鼠忌器的原因。
海伦娜柳眉直竖,愤怒的无以复加,自己竟然眼睁睁的看着幼子被禁咒轰杀,一时间她有些能够理解梅林圣士的疯狂,无论是谁,都无法接受与自己有血缘关系的亲人遭到生命威胁。
迟迟未去的九艘飞行舟,还有能够轻而易举击杀天邪教兽王的人,让所有人感受到了巨大压力。
“吾等愿意接受。”
海伦娜抚着心口,松了口气,其子肖父,都是惹祸精,恐怕只有二郞那个书呆子才稍稍令人放心一些。
“娘,明人不说暗话,凯撒想要征服东土,就不会留下大武朝,如果可以的话,他甚至不会放过我和香君!”
李小白神色严肃地说道:“娘,你确认要把咱们家的东西送给别人吗?什么撒播光明,神的仁慈和荣光,我和阿爷不是西人,在征服者的眼中,始终都是二等,甚至三等公民,难道西人征服过的地方,就一定是平等的吗?”
“娘,我没事!一www.hetushu•com根毛都没伤到。”
因为擅自发动小禁咒,意图杀害东土圣女的儿子,导致中级圣士奥古斯丁遭到报复被击杀,作为十二人的小队长,初级圣士亚瑟原本拥有极为远大的光明未来就此戛然而止。
老娘海伦娜是圣庭的人,并不意味着他自己也是圣庭的人,东土大部分土地和人口还是自家香君小娘的,没必要把自己家的家当送给别人吧?脑抽了才会这么干。
尽管有人并不喜欢圣庭的东土圣女与东土凡人结合生子,可是已经二十多年过去,早已成事实,再继续追究这些木已成舟的事情毫无意义。
同时离开东征大军的,还有一位初级圣士和两位亚种飞龙骑士,后者将押送前者返回极西之地,严格执行莉莉丝圣士的宣判。
她想起了小儿子与大武朝女帝的关系,这并不算什么秘密,甚至两者之间的婚约,在朝堂上也从未有过反对之声。
万里代替无城子发问,但是他和其他人还有更多的问题。
李小白深吸了一口气,按住海伦娜的双肩,他的个头甚至不比拥有纯正西人血统的老娘矮上多少。
亚瑟颓然说道:“是!”
现场处置完亚瑟小队后,八人背后张开十二只光翼,一个个气势骇人的冲天而起,划过一道抛物线,准确的落在梅林的飞行舟上。
不过她相信师弟那张三寸不烂之舌的本事,既能把人气得半死,同样也能蛊惑人心。
那么整个东土计划便有了谁也没有想到的变数。
“有劳了!”
哪怕是写成契约,迟早也会随手撕毁,历史就是任人轮×的小姑娘,根本没有任何抵抗能力。
海伦娜摇着头,可是在她内心深处,理智不断的告诉自己,小郞说的是真的。
尽管威力只有真正禁咒的三四成,但是依然在大部分高级圣术士之上,又被称为小禁咒。
老娘海伦娜的身份,注定了不可能在这场东西争伐中置身事外和_图_书,连带着李小白自己也将被卷入旋涡中。
“还不快说!”
“是的,怎么了?”
她急得拉住李小白,一阵上下打量,恨不得扒光了细细检查一遍,就怕留下什么后遗症或隐患。
母子二人不约而同的张了张口,终究还是没有将奥古斯丁可能是梅林圣士私生子的猜测说出来。
为了东土圣女,逐回一个初级圣士,根本不算什么。
待那些高级圣士们与梅林圣士达成暂时的允诺,该是要找他的麻烦了。
一时间,他们彼此悄然对视,似乎自己闯下了弥天大祸。
听到宣判,亚瑟小队的十二人却不敢反驳,齐齐低下头去。
亚瑟等人认得眼前这个风韵犹存的冻龄美妇,正是圣庭展开东征计划的东土圣女,却没有想到,在“光明审判”中毫发无伤的那个东方年轻术士竟然是圣女大人的孩子。
女圣士莉莉丝点头。
更何况东土幅度辽阔,人口众多,诸国若能拧成一股绳,未必不能与西人一较高下。
高级女圣士莉莉丝在转眼间就想明白了前因后果,无论是谁,挨过一记小禁咒“光明审判”后,脾气恐怕都不会好到哪里去。
原本想要遮瞒,此时却无论如何也隐瞒不下去,亚瑟只好硬着头皮说道:“确,确有此事!”说完这句话,便像泄了气的皮球,立刻委顿在地。
没有人会白白挨了一记小禁咒,还会和颜悦色的保持着好脾气,换作他们自己,恐怕恨不得把所有人都干掉。
李小白深深看了海伦娜一眼,“玄星”飞剑在脚下出现,托着他冉冉升起。
不过李小白也同样没有想到这个中级圣士与梅林圣士之间有着不为人知的秘密关系,进而引发了谁也没有办法预料的大争斗。
朝臣们实在是怕了这位手段强硬的女帝,连带着对教导女帝种种驭下手段的李小白同样讳莫如深。
前面赶走了狼,后面又来了虎,九艘飞行舟堵在盆地边缘,明显是来者不善,墨门上和_图_书下的悲催心态就没法儿形容了。
东征刚刚启动,远征军初抵东土,高级圣士们并不愿意看到自家的内斗让别人看笑话,有人当即提议道:“既然只是误会,不如就此作罢,我们替海伦娜的孩子与梅林说和如何?”
刚刚与梅林大战了一场的奥丁当然愿意息事宁人,毕竟是一位高级圣士,总不可能日夜提防其报复,若是能够揭过是再好不过。
“咱们家的东西?不,不会的!”
东土的帝王绝对不会同意将自己的江山拱手让人,伟大的凯撒陛下哪怕胸怀再开阔,也不会容忍一个拥有极高号召力的皇者还活在这个世上,哪怕他一时半会儿假意放过海伦娜的儿媳妇,手底下的人也照样会心领神会的暗下各种黑手。
一个中级圣士与圣女之子相比,无论从身份,还是血统地位上,终究还是差了些,不过能够抵挡小禁咒轰杀后,依然毫发无伤,其资质不言而喻,更不是一个中级圣士能够相比的。
“小郞,有奥丁爷爷和各位大人帮你,不用再担心梅林圣士的报复!”
其他五位高级圣士也很快达成了一致意见。
“难怪!奥古斯丁是替你们送了死!”
海伦娜终于彻底放下心来,八位高级圣士联手,再也不用担心梅林会反对。
所有人这才停止了各种各样的发问。
不止是李小白,连海伦娜也未预料到极西之地竟然会这么快做出决定。
“小郞,小郞,小……”
东土圣女对于整个东征计划的至关重要性毋庸置疑,但是若有个好歹,十二位初级圣士哪怕是粉身碎骨也休想弥补自己的过失。
公输磐回到悬空岛后,就一直在关注九艘飞行舟,他看到了其中一艘莫名其妙的出现损坏,以为是李小白在跟那些奇怪的家伙战斗。
东土圣女海伦娜幼子的消息传遍了整支圣庭东征队伍,离开九艘飞行舟的李小白并没有受到任何阻截。
在数百年前,圣庭一位精通炼器的大能炼制出一批http://m.hetushu.com特殊圣器,可以通过提前灌注强大的精纯圣力,由十二名初级圣士联手发动。
此前那个秃顶老圣士同样表示支持。
只不过亚瑟和高级圣士们都没想到,李小白一指头秒杀奥古斯丁只是给圣庭一个下马威罢了。
“不,不,不可能的!”
李小白站在破败的飞行舟行宫中央,对海伦娜说道:“娘,你们是真的打算征服东土吗?”
“各位,安静安静!先听我说!”
海伦娜伸出手,想要去拉李小白,却拉了个空,只能含着泪,眼睁睁看着他驾驭着飞剑迅速远去,直冲向雾海茫茫中央的悬空岛。
脸色发白的亚瑟,颤抖拿出一枚古铜色徽章。
“你这死小子,跟你爹一样,走到哪里,麻烦就招惹到哪里?”
“我也同意!”
海伦娜怔了怔,随即一笑,仿佛猜到李小白的担心,说道:“放心,圣庭是为了将光明撒播到东土,传扬神的仁慈和荣光,不会随间屠戮无辜百姓,一旦统一东土,帝国便会成为日不落帝国,从此再无纷争,人民安享和平与欢乐。”
不论是海伦娜,还是元老院,又或是圣庭,在此之前都不曾预料到这种情况,他们准备征服的土地,其中很大一部分,而且是人口最多的国度,竟然已经属于东土圣女的儿媳妇。
其他几位高级圣士即使方才没有想明白,听莉莉丝这一句话,立刻如同点醒了梦中人,露出了恍然的神情。
看到李小白消失在巨大的飞行舟中,芷蓉就担心不已,一颗心七上八下。
“该死,你们竟敢用禁咒杀我的儿子!”
曾为帝师,头几课便是造反谋逆,怎能不知道到人心险恶,将生杀予夺的大权空口白牙的交予他人,不啻于太阿倒持的取死之道。
即便是高级圣士想要接下这样的联合禁咒,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猝不及防下依然难免受伤。
现场齐齐一阵倒吸冷气的声音。
李小白抓住了老娘的手,他可不想被现场扒光。
“娘,我该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