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10章 暴光

“师,师兄?”
当跟着须弥宫仙长前来凑热闹的诸寺僧人们打定主意开溜时,悬定在墨门都天星斗大阵外围的九艘飞行舟缓缓转身,往远处离去。
暗中脱离天邪教,投靠魔主大人的无城子,原本以为魔宗余孽趁机兴风作浪,却没有想到其背后还有这么一个庞然大物。
“那到底是为什么呢?本座就不信,西人会如此好心的平白放过你!”
星罗宗悬出重赏,大索天下,却没想到,此人竟然就在他们中间,这个乐子就大了。
公然被称为魔头,却自然行走此方天地,混迹于术道中人之中,众人依旧完全毫无所知。
须弥宫全真境真人印禅察觉到了隐隐不安的人心,当即粗声粗气地喝斥道:“说这些废话干什么?”他脑门子上的青筋却在一蹦一蹦。
印禅不客气地直接将一顶帽子扣在了李小白的头上。
连番针对,却让对方连计较的资格都不够,印禅气得火冒三丈,翻了翻白眼,直挺挺的仰天就倒。
李小白不待其他人反应过来,却是自问自答,“因为大武朝的香君女帝是我的未过门媳妇,在某种意义上讲,大武朝是我的也没有错,圣庭想要拿我,恐怕也得掂量一下。”
站在外围的诸寺僧人,尽皆面如土色,这还没等动手呢,就倒下了一个。
“印禅,你胡说什么?李公子若是与西人有勾结,会把这些紧要的事情告诉大家吗?所有人还不如做一群糊涂鬼,更好杀一些。”
明知道自己不应该这样想,却总是控制不住。
公输磐一屁股坐倒在地,茫然失神。
看到此情此景,芷蓉忍不住想要习惯性喝斥一句,话还未出口,她又哑然失声,仿佛终于恍然回过神来,不知所措自己究竟是怎么了,原本一颗纯净无瑕的道心,莫名其妙的多了以往从未有过的杂念。
守央之死,当时在宗门内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后来又有两位真人长老联手追杀,至今杳www.hetushu•com无音信,现在看到罪魁祸首李小白依然安然无恙的站在这里,想必也是凶多吉少。
许多人满脸愁容,悬空岛上下,还有圣手门的幸存者,自己这边老弱病残,伤兵满营,对方却是人多势众,气势汹汹。
她心里却掀起了惊涛骇浪,守央真人在星罗宗内也算是相当强势的一位长老,因而才能争得与大武朝接收供奉职责,却没有想到,他竟然是被李师弟给杀死的。
玉贞微微一怔,却是干笑了两声,直摆手,表示绝不掺合此事。
“怎会是静霜宗的内门弟子!”
东土还在你争我夺的时候,也不知是因为凯撒,还是圣庭从中起到了作用,西人却结束了黑暗时代,完成了统一。
“完了,完了!”
“真人,真人!”
印禅依旧阴阳怪气,他却有自己的主意,若是风头不对,以全真境的修为,想要逃跑还是可以办到的。
“师弟,印禅真人说的是不是真的?”
这话一出,许多人不约而同的低下了头,不再嚷嚷着让李小白以身犯险再走这一趟。
其他人目光再次不约而同的齐齐落在李小白身上,惊疑不定的望着他,在这个时候突然出现一个叛徒,对于悬空岛上的众人来说,不啻于是一个巨大的打击。
“你,或者你们真想知道?”
想要打嘴炮的,放马来战,印禅这个大光头想要用言语来将他逼到死角,纯属班门弄斧,谁玩死谁还不知道呢?
他停顿了一下,就见众人脸色突然变得煞白。
印禅指着李小白,硬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印禅肆无忌惮的狂笑起来,自以为成功构陷了这个魔头。
其他几位僧人互相对视一眼,生出去意,术道套路深,他们这些荒山小庙实在是招惹不起这等的魔头。
芷蓉神色复杂,不知道该如何应对当前这种情况。
“若是武道仍在就好了!也不会……”
“呃,不,不,守央和-图-书真人不是我的师尊!”
这样的人物,自己若是敢从牙缝里蹦出个报仇,岂不是活腻了吗?
墨门门主鲁休脸色同样难看。
东土有五宫七宗十三门,还有诸多零零散散的小宗门,两边相比之下,圣庭实力更是在术道任何一个宗门之上。
“是东征的西人!”
“竟然能够击杀星罗宗的守央真人!果然人不可貌相!”
曾经有术道中人前往极西之地,带回过一些消息,作为一门之主,他还是知道一些西人的情况。
“我只是实话实说罢了,李公子是不是来劝降我们?好让我们投靠圣庭呢?”
二十多年前,术道假借攻灭圣宗,趁机屠灭武道,自此占据了所有的修行资源,势力大涨。
不过术道独木难支,却是无可否认的事实。
“呵呵!”李小白冷笑了一声,与他最相熟的人尽管依然不信印禅的胡说八道,但是无可避免的,有不少人眼中开始出现敌意和排斥。
印禅嗅到了一丝异常,这小子自曝身份绝对没有安好心,他兀自保持着强硬,说道:“那又能怎样?休想转移话题。”
芷蓉一下子瞪大了眼睛,脸色渐渐发白,心底不由自主的冒出一丝自己也无法理解的异样情绪,酸酸的,带着几分不甘和失落。
印禅自以为抓到了什么,进一步逼问。
“快说吧!叛徒!”
目光扫过众人,看到许多希翼与祈求,李小白却面无表情地说道:“术道灭武的时候,武道中人如果说这样的话,你们会放过他们吗?”
李小白一字一句报完自己的家门,现场却是一片鸦雀无声。
大武朝是东土最大的国度,人口也是最多,西人东征大军想要攻灭大武朝,必须先做好将东方化作一片焦土的心理准备,否则敌人将无处不在,层出不穷。
“李小白又怎样?勾结西人,照样也得人人得而诛之!哈哈哈……”
也不知是谁,小声嘀咕了一句,却很快被人捂住了嘴。和*图*书
慧戒咽了咽口水,脖子僵硬的望向方丈慧能。
事实上在这个时候自曝身份,也是恰逢其会,不论是天邪教,还是圣庭,在现下这个节骨眼儿,还有谁顾得上哪个得罪了星罗宗的家伙,恐怕只有星罗宗才会当回事,其他术道宗门只会各家自扫门前雪,根本不会掺合进来。
……
“一只嘤嘤苟且的蝼蚁若是向你们乞饶,你们会放过它吗?”
降或许可活,不降则必死无疑,然而活下来也是苟且,方才听其他人你一言我一语的私语描述这个圣庭。
李小白语气更加重了几分。
二十多年过去,当场参与灭武的人依然尚在,修行之人寿命颇长,哪怕在墨门之内,依然有不少人手上曾沾染过武人的鲜血。
“他,他们走了?”
“原来是他?”
李小白淡然一笑,仿佛没有看到印禅真人的挑衅。
东土多灾多难,天邪教与圣庭接连参合进来,无论是术道中人,还是凡人,都没可能置身事外,一场浩劫即将爆发。
印禅这秃驴似乎在找存在感,不知是在激李小白的将,还是在故意挑他的刺。
墨门门主鲁休惊诧的重新打量着眼前这个年轻人。
“慧能师兄,若有机会,我等还是速速离开。”
击杀李小白固然容易,因而引发的一系列严重后果,却不是圣庭希望看到的。
“呵呵,谢谢夸奖!”
“原来如此!”
李小白嘴角微提,一丝坏笑浮现出来。
小林寺方丈慧能如同老僧入定般,淡定的低着头,垂视脚下地面,手指不停的拨着佛珠。
“我们怎么办?”
“你是李小白?前一阵子闹得沸沸腾腾的李小白?”
“他们为什么放你回来,难道你与西人有所勾结?”
“知道星罗宗为什么要通缉我吗?”
极西之地幅原辽阔,丝毫不逊色于东土,西人的修行界却是圣庭一家独大,尽管还有其他修行者,却被打压的不成气候。
“其实也不算什么,本公子http://m.hetushu.com姓李没错,家中行三,被高堂称为小郎也没错,不过还有一个名字,诸位或许会有些印像,本公子乃大武朝西延镇李家!李小白!”
“你,你你,你这个魔头!”
李小白无声的摊开手,向众人耸了耸肩膀,表示这个锅,本公子不背。
无城子勃然大怒,这个秃驴简直是记吃不记打,永远都欠收拾。
香君小娘苦心经营的大武朝反而成为了李小白逍遥自在的一张护身符。
答对!可惜没奖。
无城子一脸难以置信,在他看来,墨门就像一枚熟透了的果子,只要一伸手,就能够轻而易举的落入手中,随意品尝。
“当然不是真的!”
“师弟莫怕,星罗宗若是敢要人,先过师姐这一关。”芷蓉才不在乎什么星罗宗不星罗宗,她只认得这小冤家是自己的师弟,任何人都别想抓他走,甚至直接看向素来交好的星罗宗师姐,不冷不淡地说道:“玉贞师姐,你想要替宗门报仇吗?”
事实上大魔头自曝出来的这个消息并不算什么,他的老娘海伦娜不仅仅是圣宗之主,还是圣庭的东方圣女,西人王朝元老院顶级家族西比阿家族嫡系等这些劲爆的秘辛恐怕会更加吓人。
“没错!”
这些家伙一旦落了下风,竟然还在想那些可笑幼稚的事情。
原本可以用最简单最省力的方式征服东土,圣庭绝不会愿意最后用这种最愚蠢最费力的方式。
术士们议论纷纷。
这是一个残酷的世界。
也不知是谁,惊呼出声。
他也没有想到,穷追猛打的一通逼问竟然问出这么个结果,与自己想像的大相庭径。
墨门门主鲁休点了点头,他倒是能够理解这个缘由。
极西之地以圣庭一家独大,东土一旦被征服,术道极有可能会步及武道的后尘,要么皈依圣庭,要么断绝根基,从世间抹去所有的痕迹。
“无妨,李公子不是一个心胸狭隘之人。”
“好吧,我一个一个回答!”李小白和图书好整以暇地继续说道:“极西之地有个皇帝,名字叫凯撒,他统一了极西诸国,与西人的精神领袖圣庭牧首制定了一个东征计划,魔宗应该叫作圣宗,是这个计划的一部分,而我们现在看到的那些西人……”
弱小便是原罪!
这句话恐怕是连他自己都不信的,偷钟改名,这算是心胸宽阔之人能干的事情吗?
西人倾其全力,发动大军东征,途径之处,一路所向披靡。
无城子也是叹为观止,魔主大人不愧是域外天魔,这等手段常人怎能料到,怎能相比。
众人的目光又再次不约而同的投向李小白,以九艘飞行舟为主的圣庭大军正在盆地边缘虎视眈眈,随时有可能发起攻击,对方把李小白放回来,恐怕印禅真人的话未必没有道理。
李小白摊开双手,耸了耸肩膀。
“这下子有的看了。”
如此一来,李小白的一个隐患借此尽去。
李小白这个名字或许有些陌生,但是加上星罗宗这三个字,许多人纷纷想了起来。
眼下再来翻这笔旧账,岂不是打那些经历当初那些事情的前辈们的脸吗?
有人大声说道:“李师弟,你和他们说说,能不能以和为贵,大家做朋友,互通有无不是很好吗?”
正在争执对策的术士们愕然看着那些圣兽和亚种飞龙回归飞行舟,巨大的战争圣器渐渐消失在视界中,仿佛从未来过一般。
大魔头手下挂着不止一个全真境真人的性命,他们也很绝望,但是又能怎样呢?
现如今,九艘飞行舟盘桓于盆地边缘,若非忌惮都天星斗大阵,恐怕即刻就会发起攻击。
现场的术士当中有须弥宫的弟子,连忙抢上前来,把被李大魔头当场生生气翻在地的印禅真人扶起并抬走。
李小白从圣庭大军那里安然无恙的回来,并且带回了西人东征的可怕消息,却有人将希望寄托在他的身上,试图再次前去游说。
李小白温谦有礼的欠了欠身,世间又不止印禅将他称作魔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