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11章 老司机起飞

走了?
“这小子,还没会跑,就想着飞了!”
芷蓉瞪大了眼睛,这块糙石头里面分明蕴藏着一块通灵宝玉。
机关术的奥秘在于机关核心,不论是机关兽,还是机关舟,核心部分的设计与制作,占据了炼器士一大半的精力,这与蛮族巫术的傀儡兽又有所不同。
“我,我……”仅仅只迟疑了片刻,芷蓉便像是鼓起勇气似地说道:“我与你同去,有我在,宗门若是拿办你,师姐一定会阻止。”
无城子紧跟着踏在舟艏,他的亲传弟子紧跟着跳了上去。
日落日出,斗转星移。
“师弟此行大武朝帝都天京,谁去?”
“好,我这就去给你拿!”
原本以为师弟像此前那样毫无反应,正待返回舱内,准备下一次的饭菜。
李小白狼吞虎咽着,却是一边吃,一边走神,他忽然放下碗筷,拿出一块拳头般大小的丑陋石头。
听到墨门的决定,李小白向四周拱了拱手后,又看向芷蓉。
“你去哪儿?”
就在这个时候,李小白却缓缓抬起头来,睁开略有些血丝的眼睛,为了吃透墨门秘不外传的机关术,消耗了他极大的精力和心神。
制作机关核心并不止要聚灵为针和对符文法阵有足够的了解,更需要一项特殊的水磨功夫,那便是至少得花七八年打磨的微雕秘技。
南蛮之地盛产美玉,其中不乏灵玉,甚至是通灵宝玉,蛮人崇巫,很少用到玉石,往往用来交易,换取其他地方的特产,因此生意极好。
尽管得到了这艘机关舟的正规驭舟法诀,李小白依然将操控权移交给了公输磐,搭载这次航程的乘客们需要为此支付船票,即向轮番向船舱内的青铜圆鼎输入灵气,以减少灵晶的消耗。
只有通灵的奇物才能制作出合格的核心,使用的符文法阵层层叠叠,繁复无比,需要极大的耐心和细心,一丁点儿细节都不能出错,否则便会前功尽弃。
“各位请上舟!”
李小hetushu.com白纵身上舟,朗声轻喝。
“还有我!”
被点到名的墨门弟子荡然不明所以,但是门主之命,又不敢拒绝,连忙取了自己的行李细软,跟着磐长老登上了李小白的破云舟。
李小白并没有回答,反而静静的等待芷蓉的回答。
“施主,请捎带一程!”
至于大武朝女帝未过门相公这层身份,反倒是可有可无,经过一连串乱七八糟的事情,恐怕连西人自己都不曾意识到。
墨门门主鲁休突然从手腕上退上一支黑色的腕镯,打出十几个法诀,驱散了附着在上面的心神烙印,随后递向瞠目结舌的公输磐。
不知不觉间,他在舟艏一动未动地坐了整整一日一夜。
“玄星”变作一支锋利的小刀,就像削果皮似的,将这块通灵宝玉一层层剥出。
李小白笑着摇了摇头,他一挥袖子,破云舟出现在身侧。
“门主,东土术道若是一心,又何惧西人!”
不知何时,操控机关舟的公输磐来到芷蓉的身后,他知道李小白究竟在做什么,不过却是嗤之以鼻。
“可是……”
竟然是一块罕见的赤灵玉,芷蓉瞠目结舌之余,依稀还记得师弟手上这样的灵玉原石还有很多,都堆在秘藏洞天内那处山崖后方的秘洞里面。
悬空岛落在后方的雾海中央,越来越远,最终消失不见,不过破云舟载着众人再也没有遇到圣庭的飞行舟。
西人大军能够放过李小白,自然能够任由他离开,其他人离去或许有危险,但是搭载这艘机关舟,安全性将会高很多。
鲁休仿佛作出了一个极为艰难的决定,打算让公输磐给墨门留下一些火种,以免将来宗门遇到灭顶之灾时,不至于彻底断绝传承。
“西人圣庭气势汹汹,来者不善,今日虽然离去,他日必不会放过我等,鸡蛋不放在一个篮子里,你且跟着李公子,暂时不要回来。”
烙印下来是一回事,理解吃透却又http://m•hetushu•com是另一回事,前者仅仅只能当作死记硬背,想要真正将其据为己有,还需要下苦功领悟机关术的奥义。
“还愣着干什么?一定要给我们墨门留些种子!走啊!除非圣庭覆灭,就不要回来!”
那支腕镯塞到公输磐手中,鲁休然后重重推了他一把,又开始点起了名字:“葛重阳,吕伟,刘鸠……你们带上自己的东西,立刻跟磐长老走!”
老司机这是要发车了。
芷蓉利用舟上的灶具,将饭菜热了又热,然而李小白却始终未起身。
宝玉甫一现身,方圆一丈之内的火灵气立刻变得浓郁起来。
一连点了十几个门内弟子的名字,无一例外都是心志坚定之辈。
芷蓉十分高兴,连忙快步从船舱内将热好的饭菜端了上来。
墨门门主鲁休和几位长老彼此面面相觑,他们和无城子一样无法理解西人大军为何平白放过墨门,要知道五宫七宗十三门,灭了墨门,东土的术道力量就会衰落一大截,征服起来会更加容易。
圣庭东征,何尝不是二十多年前,术道灭武的翻版,现如今武道绝学还剩下多少,恐怕是屈指可数,昔日辉煌的武道江湖彻底凋零,术道也即将饮下自己亲手酿制的苦酒。
然而别看这块石头黑不溜丢,但是粗糙的皮壳怎么也掩饰不住惊人的灵气波动,隐约可见淡白色的灵气从石皮表面探出,随即又从另一处没入石头内部,刚从储物纳戒中取出,便自行开始吞吐天地灵气。
与其说破云舟凭着自身的能力破空飞行,倒不如说是雪域神雕雪娘驱赶着它不断加速前进。
“师姐,我该走了!”
仿佛庆幸逃过一劫般,有术士当场欢呼起来。
“不走,还留着请他们吃饭么?”
墨门门主鲁休当即做出了一个决定,在不影响墨门子弟们正常生活的情况下,最小限度的维持着都天星斗大阵的运转,以水系地脉为导,再加上星力m.hetushu•com源源不断的灌输,墨门自建立以来的积累,足以将大阵维持很长的时间。
黑色皮壳噼噼啪啪掉下,裸露出内部纯净如水般的赤红玉质,就像一大块晶莹剔透的红宝石。
若非有《摩诃钵兰经》支撑,恐怕也未必会这么顺利。
奇物难得,其品质与品阶也同样决定了机关核心的功能与制作出来的机关兽或机关舟的性能发挥。
鲁休的话在某种意义上,不啻于诀别。
芷蓉知机的并没有去打扰,反而小心翼翼的收走碗筷,随后又站在不远处,静静的看着李小白的动作。
无需言语,他们在做和鲁休门主同样的东西。
芷蓉毫不犹豫的紧随其后。
不过并非每一条玉石矿脉都能找到通灵之玉,往往石中无一,从莽国和越庆国返回,李小白带回的百余块通灵宝玉,已是两国的全部收藏,再想挖出下一块通灵宝玉,还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
李小白发动法诀,黑色软帆鼓胀了起来,舟体轻轻一动,缓缓离开了悬空岛的青石广场。
“师弟?”
李小白又冲着老是看自己不顺眼的慧能眨了眨眼睛。
那个年轻人炼器术天资惊人,或许可以替墨门传续衣钵。
这位戒律堂首座脚下一个踉跄,险些一头摔进船舱里,心下惊疑不定,这个魔头又在打什么鬼主意?莫非上了这条贼船,就再也下不去。
雪娘可以轻而易举的撕开音障,驱动一艘机关舟更是轻而易举。
墨门子弟哪个不是花了经年累月的苦炼,才能够自行制作机关核心,相比起难得一见的通灵奇物,反而是这些技艺更加难能可贵。
李小白盘腿坐在舟艏甲板上,似在闭目假寐,注意力却沉入心神,仔细观察着烙印在第六片莲瓣上的机关术精义。
……
整个术道,除了墨门中人,恐怕没有多少人能够像他一样,拥有这等机关舟。
“没有人了吗?”
公输磐深深的看了鲁休一眼,老泪纵横的蹒跚走向整装待发的破和-图-书云舟,其他几位墨门长老相继走过来,一言不发的将手中的东西递过来,然后紧紧抓着他的手,用力拍了拍。
望着那枚巴掌般大小,却重若千钧的镯子,公输磐无论如何都不肯接过去。
这是一支储物容量极大的法器,里面收藏着各种奇珍异材,最重要的是,还有墨门的传承,不止是《机关术》这种秘而不宣的重宝,还有《九章造化》等秘卷。
另有几个其他宗门的弟子,因为曾在雪域高原经历同生共死的关系,纵起剑光冲上了这艘机关舟。
每隔一段时间,芷蓉便会轻轻呼唤一声。
虽然大部分通灵宝玉都放在了秘藏洞天,不过他在身边还是留了几块,以备不时之需,眼下恰好可以用上。
清脆的雕鸣在天空中回荡,巨大的身影追在了破云舟后方,双翼扇动,狂风推动风帆,使机关舟的速度平空增加了三成。
“公输磐,你以为现在术道是一心的吗?”鲁休直摇着头,五宫七宗十三门与一个圣庭,谁更团结,不言而喻,公输磐到底还是天真了一些。
怎会走了?
术士可以通过功诀修炼,引聚灵气,灵晶却是用一枚便少一枚,自然不能便宜了这些蹭白舟的家伙。
李大魔头还是一如既往的气人,只言片语之间的余威让其他人汗毛直竖。
邻近的大武朝商人削尖了脑袋,深入蛮人国土获取玉石,甚至是承包矿脉,因此赚得盆满钵满,个个都身家豪富。
“哧!师姐想太多了,此时此刻,谁会顾得上我!”
“同去!”
鲁休忽然压低了声音,语气凝重地说道:“若是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里面的东西可以交给那个李小郎!”
“还有谁?”
“师姐,我饿了!”
“走了!”
“走了就好,走了就好!从今日起,墨门封闭山门!”
尽管自曝了真实身份,却没有人还有心思去关心他与星罗宗的那点儿恩怨,满脑子都在想这个即将到来的乱世。
“门主,你,你这是?”
和-图-书着登上破云舟的墨门弟子们看到磐长老不断唉声叹气,仿佛猜到了什么,一个个视线渐渐模糊起来。
她却是以为李小白在自曝身份后,静霜宗会拿办他,交予星罗宗发落,毕竟大武朝历年供奉突然断绝,牵扯到的可不止是星罗宗,而是整个术道。
这架式就跟朝阳门五块钱的中巴车司机口气一模一样。
至于如何应对西人的大举入侵,还需从长计议。
不过李小白却并没有怜香惜玉,削铁如泥的“玄星”小刀依然在不断切割,很快将这枚拳头般大小的原石削磨成了一颗鸡蛋般大小的赤灵玉珠,切下或磨下来的玉屑十分随意的洒在甲板上,连看都不去看一眼。
芷蓉大急,关心则乱,她以为李小白暴露了身份后,准备远走高飞。
公输磐还想辩解,却被鲁休大喝一声打断。
个中缘由,恐怕只有他自己才能够大致猜得到,要么是看在老娘海伦娜的份上,怕自己被波及到,又或者是担心梅林圣士看到他,又会狂性大发,此前商量好的约定当场作废。
“唳!~”
小林寺方丈等人齐齐挤了上来,双手合十。
公输磐瞪大了眼睛,他认得这只宽约一寸,厚不过四五毫的黑镯子,尽管看上去没有什么花纹,又黑不溜,平平无奇,却是关系到墨门生死存亡之物。
他们是须弥宫邀请而来,只不过眼下这混水却是掺合不起,不约而同的升起了去意,只想着返回各自寺庙,避世躲灾。
“磐长老,你带几个弟子同去,还有这个,拿上!”
墨门若是遭到不测,唯有依靠这些弟子重整旗鼓,不让祖师爷的心血就此付诸东流,泯然于世。
虽然接过原本卷轴一扫而过,但是每一个符文线条,全无遗漏的烙印在莲瓣上。
“师姐随我去,还是自行返回静霜宗?”
指尖凝聚出比绣花针还细的灵针,一手托着玉珠,一边眯着眼睛,在上面细细刻划。
没有武道门派援手,术道独自面对西人修行界的悍然入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