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12章 机关核心

片刻之后,了解到众人又从鬼门关前转过一圈的无城子也是情不自禁的擦着冷汗,魔主大人不愧是域外天魔,手中还有这等要命的杀手锏,只要引动众妖齐出,五宫七宗哪家是对手。
紧接着又是钢锭和金砖,转眼间数百块大大小小,形状不一的金银铜铁散布在甲板上。
由于干系太大,破云舟上众人相继以心魔为誓,将这个秘密在有生之年,彻底烂在自己的心底。
倒底是通灵之物,每当一个符文成形,根本无须填入炼器常用的导灵之物,便会引发灵气共鸣,不断吞吐的灵气形状发生改变,不再是自由聚散灵气,反而变化为着某种规律,隐隐呼应着越来越多的符文和法阵纹理。
这是要大条啊!
此等通灵宝玉难道是不要钱的吗?前一刻报废了一枚珍贵的赤灵玉珠,下一刻,他又弄出了一枚碧绿如水的通灵宝玉。
正如公输磐所猜测的那样,“玄星”变化出来的压模可以产生数十万斤的压力,多余的材料自动挤出抛弃。
一盏茶,一刻钟,小半个时辰,这枚机关核心彻底稳定了下来,哪怕李小白不断打入法诀,也没有再发生异常。
报废的那枚赤灵玉珠若是沿着裂理解开,也能再次利用,不过李小白却没有继续收失的心思,干脆重新开始。
正当公输磐看得如痴如醉的时候,李小白手中的机关核心突然发出一声裂响,随即光芒黯淡了下来。
可还没走了没几步,身后突然传来一阵惊人的妖气波动。
杀四圣,制成机关兽,不啻于抽筋剥皮做成妖族标本,向全天下的妖族炫耀,甚至是宣战。
如此珍贵的东西与其明珠暗投,最终所托非人,倒不如让它落入一个懂得使用的人手上,再现墨门的辉煌。
一直在远远看着李小白不断捣鼓的公输磐差点儿没把眼珠子瞪出来。
尽管已经离手,但是通灵玉珠不断吞吐灵气,再加上符文m.hetushu.com法阵的作用,完全稳定了灵气引聚和消耗的平衡点。
不对,这还不是最恐怖的!
在如此近的距离,精纯的妖气和自然而然散发出来的妖王威压让破云舟上的人立刻鸦雀无声,鬼晓得一直坐在舟艏捣鼓机关术的李大魔头又弄出什么可怕的东西。
看到李小白将新做好的通灵玉珠置入机关核心内部,公输磐撇了撇嘴,多半又会重蹈复辙。
不过对于一个初次接触机关术的新手来说,却已经是难能可贵。
从表面上看,李小白的手指定在玉珠表面,长时间一动未动,事实上只有他自己才知道,在琉璃心的协助下,那一根极细的灵针在坚硬的玉石表面刻下了肉眼难以分辨的细微法阵符文。
公输磐低头看了看套在自己手腕上的那支黑色储物腕镯,不禁一阵苦笑,似乎对方未必会看得上墨门这点儿家底。
李小白洋洋得意的看着这位墨门长老,仅仅失败了一次,他就成功做出了墨门最大的秘密,机关术的奥义,机关核心。
这比圣庭东征造成的后果还要可怕,至少西人只是为了征服,而不像是妖族那样视人族为血食,肆意吞食。
破劫境妖王对吐纳境小妖的天然等级压制,让追在机关舟后方的雪域神雕仿佛受惊似的骤然飞高,发出一声清扬的雕鸣,惊疑不定的打量着妖气波动的源头。
此等宝物对于炼器士来说,不啻于神器,哪怕不是九品法器,其价值恐怕也差不了多少。
原本不成形状的精铜块和元宝状的银锭变成了一片片形状奇异的铜片和银片,大大小小约有上百片。
李小白往机关核心内部输入一缕灵气,核心组件表面的符文法阵相继亮了起来,发出淡淡的白光,随即转为耀眼的赤红色。
难不成真的是玄武?
墨门也不敢玩,哪怕是祖师爷公输班再世,也招惹不起这样的严重后果。
墨门hetushu.com的机关术哪有这么简单,完蛋了吧!
公输磐眼神直勾勾的盯着李小白。
经过公输磐,再加上芷蓉等人的劝说,李小白终于打消了拿赑屃妖王内丹制作机关核心的念头。
却见李小白重新开启机关核心,拿出了那枚赤灵玉珠,在阳光下细细看着。
渐渐的公输磐察觉到不对劲,李小白的神态动作怎会和技艺精深的微雕大师一般无二。
他的眉毛微微一扬,玉珠内部出现了几条微不可察的裂痕,虽然肉眼难辨,却破坏了自己好不容易刻上去的符文法阵。
材质虽然是俗物,做出来的东西质量堪忧,作为机关术最重要的核心明显是不合格的,即便勉强运行,也维持不了多久,不过既然是首次尝试,倒也堪堪合用。
这位背负着特殊使命的墨门长老突然能够理解为何门主鲁休为什么要求自己非到万不得已,就将墨门的传承交到对方手上。
李小白虚心求,不耻下问。
琉璃心反复审视着这枚赤灵玉珠,最终还是让李小白发现了一丝端倪。
李小白微微一怔,公输磐却是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无声的轻笑起来。
他倒吸了一口冷气,微雕技艺只可意会,无法言传,全凭经验,光凭肉眼根本看不到自己所刻的东西,灵针微动,失之毫厘,差之千里,稍有不慎便会前功尽弃。
墨门的内门弟子哪一个不是先得到师尊赐予的成品通灵之物,再配合制作其他核心组件,组装自己的第一件机关兽。
“神者,魂也,灵之精魄,机关核心乃通灵之物,感应天地万物,你先想好自己要做什么样的机关舟,再来定制机关核心,两者相匹配,才能相得益彰,不然便是事倍功半,例如老夫的机关凤凰,便以凤凰精血的涅磐火晶为核……”
“哼!徒具其形,不具其神!”
他的评鉴固然没有错,李小白做出来的这枚机关核心只能算是勉强合和-图-书格的粗劣机关核心,与其匹配制作的机关兽在墨门内仅仅算是劣品。
妖灾算什么,玄变境妖族老祖的数量比人族的神通境强者只多不少,更有存在于传说中,谁也无法确认的问天境妖神。
那手势,那动作……
有过一次经验后,李小白的速度更加快了些。
这就完蛋了?
“公输老头,如何?”
经过老头的一番启发,李小白想到了自己手中收藏的一样好东西,立刻脑洞大开的拿了出来,蠢蠢欲动的准备痛下毒手。
说完摇着头,转身返回船舱,仿佛不屑与这个“蠢笨”的家伙多聊。
不动炉火,怎会如此轻而易举?
公输磐看不得这小子的得意模样,违心装作不屑般将手中的机关核心丢了回去。
这,这可是墨门秘而不宣的机关术啊!
在充分了解这枚碧绿灵玉珠的质地和隐藏纹理后,刻印上去的符文法阵做了小小的调整,不再对那些脆弱的部位加大灵气流转压力,仿佛量身定做一般,将附加上去的符文法阵与其完美结合。
破云舟日夜不停,飞掠群山,在数日后,一座宽广的世俗城池出现在地平线上,人世间的烟火气袅袅升起,大武都帝都天京已经近在眼前。
墨门《九章造化》与《机关术》秘卷原本就是互通有无,前者偏向于理论,后者则是着重于针对性实践,经过这位墨门长老的细细讲解,倒是让野路子出身,全凭琉璃心和个人天赋入门的李小白获益良多,弥补上了以往瞎打误撞过程中的遗漏。
公输磐面如土色。
他揉了揉眼睛,看得分明。
公输磐有些后悔自己方才说什么形啊神啊的,这枚妖王内丹固然形神俱备,可是寻常妖丹倒也罢了,四圣玄武的妖丹也不是这么玩的啊!
就听到内部一阵啮合与转动的轻响,这枚核心微微震颤起来,显然是顺利完成了第一次激活。
像李小白这般一回生,二回熟的天赋,若能m.hetushu.com入得墨门,恐怕祖师爷都要从玉塚里笑着跳出来。
妖气中蕴含着厚重的大地气息,似乎又有些不同寻常,连全真境修为都隐隐感觉到威胁,再联想到对方手中那只能够抵挡天邪教兽王全力一击的龟甲巨盾,公输磐立刻意识到了什么。
咔!~
前后不过两个时辰,一个机关核心就这样轻而易举的做了出来。
公输磐正准备上前指点时,却见李小白又拿出了一枚玉石原石,继续切削打磨起来。
谁能受得了这个?
他摸了摸鼻子讪然止步,打算待对方又一次撞上南墙后,再去指点玄机。
尽管表面上玉质晶莹剔透,但是玉石内部却隐藏着细微的生长纹理,仿佛树木生长的年轮一般,产生于炽热地火当中的玉石晶质却是经年累月的逐步缓慢冷却,最终形成了极其细微的纹里。
公输磐看得目瞪口呆。
公输磐倒是有心指点,却是装作一副鄙视的模样,占足了上风,理论加实际的细细解说后,最后一挥袖子说道:“像这手中这枚,不上不下,不左不右,空有其形,十成灵性只得发挥一成的四不像,完全是在白白糟蹋奇物。”
公输磐喉咙深处发出咯咯异声,机械的缓缓转回头,却看到李小白手中托着一枚人头般大小的圆球,颤声道:“妖,妖王内丹?”
“等等,让老夫看看!”
“不要!”
机关核心再次成功激活,在轻微的摩擦运转声中,符文法阵散发出来的白光就像心跳般忽明忽暗。
制作出来的组件很快拼装完毕,李小白将方才刻好的赤灵玉珠置入中央,轻轻一弹底部,随即处于开启状态的机关核心自行收拢,将这枚通灵玉珠层层叠叠包裹了进去。
毫无疑问的是,在眼下这个多事之秋,再把妖域内妖族引出来,东土无论是术道,还是凡人,都将遭到灭顶之灾。
这小子手上千变万化之物实在是匪夷所思,如果没有猜错的话,最后变和_图_书化出来的那个方块在一收一合之间,便将吞入的东西硬生生挤压成形,金银也罢,铜铁也罢,就像泥蜡一样随心所欲的塑造出想要形状,连法阵符文都是一次成形,端得省了无数的功夫。
一个更加可怕的念头升了起来,这小子真的杀了妖族四圣之一……
当吃瓜群众,旁观了许久的公输磐再也按捺不住,几步冲了上去,从李小白手中夺过那枚孟钵般大小的机关核心,上下左右,不断的仔细端详打量。
一旦有矩可御,他的炼器基础越发变得扎实。
他倒吸了一口冷气,此子究竟是何等妖孽之资?
这便是急功近利的结果!
“神?神是什么?”
填充完导灵胶质后,只等稍稍凝结硬化,李小白捡起其中几片,轻而易举的组合在一起,随着挑挑捡捡的动作,甲板上的金属件越来越少,而在他的手上,一个呈现出莲台状的东西渐渐成形。
李小白方才忽略了这些纹理,使得刻印上去的符文法阵在发挥出作用时,使质地密度存在细微差异的玉体出现崩裂,机关核心自然而然的当场死火。
为了避免大魔头自顾自的瞎琢磨,又捅出更大的篓子,公输磐也顾不上什么门户之见,干脆抛开一切,亲自指点李小白的机关术,甚至还顺带着夹带了不少《九章造化》九卷中的内容。
天下妖族还不是立刻气疯了似的共讨之!
足足花了一个多时辰,终于处理好这枚赤玉灵珠,李小白又拿出几块精铜和银元宝,心神投入手中的小刀,“玄星”再次发生变化,变成了一个呲牙咧嘴的银色方块,将这些精铜和银元宝一口吞了进去,随即一合一开,吞入的精铜与银锭再次吐了出来。
李小白显然也没有打算多次使用。
公输磐一时间魂飞魄散。
气急败坏的公输磐扑了上来,总算是阻止了这个大魔头的莽撞举动。
待七八年后,微雕技艺大成,才有资格独立炼制完整的机关核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