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15章 衣锦

这是仙家法宝吧?
随着门子跌跌撞撞回去通报,整座李府立刻鸡飞狗跳起来。
周围的宫人无不目光偏转,或眼观鼻,鼻观心。
明真几近崩溃,这究竟是怎么了?术道宗门偏帮那个杀了宗门长老的凶人,同门师妹竟然还参与抢劫自己。
隐于暗处的供奉骤然现身,一支飞剑射向突然从天而降的大雕。
李小白刚要解释,一片剑光落在了前厅门外的花园中,引起府中仆婢们的一片惊呼。
小郎竟然将一只雕妖留在他们身边。
凤娘看到夫君发痴,忍不住嗔道:“真是呆子,都回家了,还在门口傻站着干什么,快进来!”
不仅仅是香君小娘子,连李青和杨凤夫妻俩都惊讶无比。
一家人在前厅刚坐定,二郎李青便有些担心地问道:“小郎如此大张旗鼓的回来,不怕星罗宗的人知道吗?”
“这位是?”
“奴婢会保护好主母和两位兄嫂!”
李小白扫视了一眼明真带来的人,一脸堪忧。
衣锦还乡怎能夜行?李小白拉着香君小娘抬脚往寝宫外走去。
片刻之后,两人分开,李小白的目光落在嫂子杨凤的身上,笑着说道:“二哥,恭喜了!”
杨凤惊讶的看着这位须发花白的仙长。
李小白显然就此事没完,他望向公输磐,这些术士不能像寻常人一样关押起来,若是偷偷放几个法术,皇宫大内的天牢也关不住他们。
片刻之后,一男一女在一群仆婢的簇拥下走了出来,那女的腰身臃肿,显然已经怀胎数月。
“他们已经知道了!不过……”
从这一刻起,许多人便知道,女帝陛下能够得李公子相助,再无后顾之忧,从此江山稳矣!
“雪娘,告诉无城子和公输磐他们,留几个人轮班看守明真那些人,其他人到太平坊李府寻我!”
那名灰袍供奉一怔,却是知道此妖不是敌人,一捏法诀,将飞剑召了回去。
香君随即望向李小白,她早已经习惯了各和-图-书种帝制的服侍,并不介意与他分享。
公输磐自信的点了点头,门主交给自己的储物腕镯内有几件禁制法器,专门用来禁锢灵气,一旦发动,覆盖范围之内的术士,哪怕是全真境的真人,也会变成任人宰割的凡人,寻常牢房就能轻易关押。
李小白接着说道:“雪娘以后就留在天京,它会保护香君,二哥和二嫂若有需要,尽管招呼便是,雪娘不是妖奴,所以不用担心会反噬,如果遇到危险,它会载着你们逃走,即便是凝胎境术士也休想追得上。”
“是机关舟!”
哪里还有什么杀伐果断的帝王威严,事实上在李家小郎面前,她无论如何也扮不出那种高高在上的女帝范儿。
没能登上破云舟的宫人,无不羡慕的望着那艘远去的仙家法宝。
小郎一去大半载,回来后带着一众术道仙长,又是如此巨大的仙家法器,居然还有一头妖奴,实在让人无法想像,他在外面到底经历了什么。
不得不说,经历过几次波折后,府上的这些下人一个个忠心耿耿,不曾有任何动摇。
李小白哈哈一笑,来到殿门外,一挥袖子。
“呵呵!”
李府中门大开,门子看到体形巨大的机关舟落在门外,刚想歇斯底里的怪叫,却看到舟上的李小白和周香君,立刻一个激灵,怪叫声在喉咙口变了声音。
“小少爷回府了!小少爷回府了!小少爷回府了,老爷……”
李小白吩咐完后,便拉着香君登上了破云舟。
“小郎!”
“……所以……”
随手打了个响指。
侍卫们从四面八方呼喝着冲了过来。
香君女帝一脸尴尬,却硬是被绑上了耍流氓的马车。
她随即又向门口的女帝略一欠身,说道:“香君来了,也不通知一声,让姐姐也好有个准备。”
跟着李小白来到大武朝的那些术士们彼此面面相觑,他们没想到自己竟然还有当强盗的一天。
满脸m.hetushu.com幸福的书呆子二郎,只剩下了傻笑。
李小白只是轻轻点了点头,随即一捏法诀,在满舟的惊呼声中,破云舟缓缓升起。
一旦到机关舟现身,雪娘这个称职的舟娘便落了下来,以为公子打算驱舟前往别处,它可以鼓风助行。
狂风大作,却又很快平息了下来,在此起彼伏的惊呼中,一只神骏异常的大雕落了下来。
若非是李小郎,她恐怕早就已经香消玉殒,不在人间,哪里还有现如今挥斥方遒的香君女帝。
“你好,雪娘!”
看李公子的模样似乎打算把皇帝带出宫,可是帝王出行哪有那么简单,服侍女帝的贴身女官当即问道:“陛下,是否需要准备龙辇?”
在寝殿,香君脱去被香汗浸透的龙袍,在沐浴过香汤后,换上一身华贵的仕女服,带着满身淡雅的桂花香重新来到李小白面前。
女帝壮起胆子,主动拉起了李小白的手,径自往殿后走去。
叮当一声清脆的撞击声,黑羽银边的雕翎随意一挥,轻而易举的弹飞了扑来的飞剑。
“小郎,让你久等了。”
香君小娘好奇的走上前去,摸了摸船舷,每一寸角落都刻满了奇异的符文,每一个符文都隐现着淡淡的白光,仿佛在呼吸般明灭流动。
香君最后主动替李小白介绍。
扶着身怀六甲的妻子,男子看到大门外的李小白和女帝,当即又惊又喜。
一声清唳,雪娘冲天而起,以它的目力自然知道皇宫中的天牢在哪里。
从飞剑落下开始,到介绍完毕,厅堂和院内的惊呼声就没有停过。
“明真师兄,得罪了!”
破云舟落在太极殿前,它就在天京上空盘旋,常人抬头,只会看到一个若有若无的小黑点,但是对于目光敏锐的雕目来说,千丈高度,却犹如咫尺。
能够登上这等仙家法宝,恐怕是一辈子的福份,这些宫人暗中用眼神你争我夺,很快几个太监和十几个宫女既http://m.hetushu.com紧张又忐忑的登上了破云舟。
“好一只雕妖,陛下快退!”
哪怕同样看到了女帝陛下,府内还有一个二小爷,但是小少爷就是小少爷,没有人能够替代。
如临大敌的侍卫们放下了兵器,彼此惊疑不定的面面相觑。
香君腼腆的低下头,一如当初那个西延镇夫子家小娘子的娇怯模样。
不过惊讶归惊讶,动起手来却是很利索。
以他一介散修,恐怕一辈子都没可能看到这等宝物,他随即想起了什么,急忙恭恭敬敬地向李小白深深一揖。
林林总总十几条罪名扣下来,人证物证俱全,李小白还没数落完,明真便已经是面如土色,心想自己恐怕难以生离天京城。
又不是一个师尊座下的,她完全没有任何心理压力。
李小白替二哥和二嫂介绍了抵达李府的术士们,最后进来的却是一只大摇大摆的巨雕。
方才现出身来的供奉身形一闪,纵身上了舟尾,刚一站稳,便迫不及待的打量这艘机关舟的每一处细节。
李小白带来的术士们押着星罗宗诸人前往天牢,太极殿内的肃杀气氛缓缓消散,满殿文武大臣不约而同的齐齐松了一口气,一场突如其来的变故竟然以这样的方式被解决,完全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式。
来了?谁来了?李青与杨凤夫妻两个彼此面面相觑。
芷蓉看了李小白与大武女帝一眼,却是跟着众人离去,把这里留给了二人。
香君察觉到了这些人的想法,说道:“上来吧!”
“退朝!”
在太极殿,哪怕星罗宗明真刻意逼迫,由于并无生命危险,暗中保护女帝的供奉也没有冒冒然出手,但是眼下这只闯入皇宫的妖族,或许会择人而噬,便当即发动了攻击。
雪娘只有吐纳境修为,尽管天赋异禀,但是实际战斗力顶多与炼神境初阶相当,不过飞行速度却是极快,寻常飞剑甚至连它的影子都摸不着。
连滚带爬冲进了府内。
“没事!和图书今日你受惊吓了,我保证,以后不会再有。”
人犯我一尺,我占人一光年完全理当所然。
李小白解释道,他话音未落,一声清亮的雕鸣从天空中传来,紧接着一个巨大的黑影掠过地面。
……
“先把法器,灵符,丹药,灵晶什么值钱的东西全都扒了。”
“龙辇?何必这么麻烦,咱们打个飞的!”
“这是?”
“先关押起来,等我算好赔偿金再说,公输磐,你有办法禁制住他们吗?”
雪域神雕口吐人言,轻轻一低头。
李小白根本没有在乎供奉的攻击,转头对着身旁依然淡定如常的香君说道:“没事!这是雪娘!”
李小白也如同风度翩翩的浊世佳公子,拉住香君小娘子的柔嫩小手,温和的笑着。
抽人专抽脸,前脚刚抽完别人,后脚又要别人赔偿,这样的事情恐怕只有他才做的出来,公输磐和无城子这两个老头不忍直视。
包括香君在内,所在人还在疑惑“飞的”倒底是什么东西的时候,一阵微风卷风寝宫前,长约十丈的白帆大船平空出现,更加神奇的是,它竟然离地一尺,静静的悬停在那里。
“走,跟本公子回府!”
宫人们无不瞪大了眼睛。
“李公子,明真等人已经收押完毕,留了万里和两个人在那里看守,保证万无一失。”
“这位是神霄宫的无城子长老,其他几位是……”
恐怕要不了多久,西延镇老李家,就会有新一代诞生。
收起机关舟,李小白和香君被众人迎入府中。
李小白的这个飞的有点儿快,仅仅十几息,破云舟便从寝宫门外抵达了毗邻皇宫的太平坊。
兄弟二人把臂相拥。
凤娘的话却让香君感到亲切,连忙欠身行礼道:“来的仓促,是香君思虑不周。”
李大魔头从来就不是一个好脾气的人。
哪怕大魔头十万个扯蛋忽悠,小娘子也是十万个相信。
小弟闯的祸事可不小,招惹到术道宗门,现如今兀自逍遥,还公然回到帝都hetushu•com天京,实在是胆大至极。
无城子根本没在意那些被吓得不轻的凡人,径自走进前厅。
小雕灵儿正在秘藏洞天,那里是最安全的所在,可以得到最好的照顾,让它完全没有后顾之忧。
“小郎!”
在他身上,同样也找不到任何术道中人的冷漠和骄傲。
殿内的太监瞅了几眼,立刻心领神会,知机的扯起了嗓子。
这妖名叫雪娘?
“奴婢雪娘,见过主母!”
其实宫内快马加鞭,也赶不上李小白的机关舟倏忽即至。
玉贞笑盈盈的走上前来,拽掉了明真的储物纳戒,随即将一身的值钱东西全数搜罗一空,甚至连束发的簪子也给拔了,只给对方留了一身衣服外,什么都没留下。
“嗯!”
“啊!”
“二哥!”李小白露出了笑容,走上前去,李青亦是同样动作。
他却是一笑。
到底是世族小主,言语间看似不敬,实际将香君小娘当作自家人,丝毫没有视作大武朝的女帝。
好在太平坊是达官显贵们的聚居地,不像其他坊市那般人流密集,但是从天而降的破云舟依然让许多人和府邸吓了一大跳。
“没有问题,交予老夫!”
“它是雪娘!”
雪娘口吐人言,对李小白的安排唯命是从。
“哈!来了!”
“呐,我也是讲理的人,咱们算算这次的损失,第一,你擅闯皇宫,冲撞朝议,咆哮太极殿,造成皇权威望受损,第二,擅动法术和法器,造成我方人员受伤,还有满殿文武及宫人的惊吓,第三,欲夺他人之妻,挑起术道宗门不和……”
香君微微一笑,将眼前这只雕妖当作常人来看,毫无任何芥蒂。
能够拿得出这样的术道法器,身旁带着五宫七宗的人,面对星罗宗又如此强势霸道,若是因为礼数不周而招惹到对方,恐怕是自寻死路。
几个宫女和太监互相对视一眼,想要跟着女帝随侍,连那个站在一旁的供奉都有些跃跃欲试,如此巨大的法器,在以往根本是连想都不曾想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