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17章 天宫

“我一定会成为武尊,不,武圣!”
虎力的目光在李小白身后打着转儿,似乎松了一口气。
虎力垂头丧气地应道,显然是逃不过这一劫。
“师弟,这位是?”
只有在回到家里的时候,白樱儿才会恢复活泼天真的本性,而非冷面无情的金吾卫上将军。
这个憨人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妖女,一个眼神儿都能让他魂飞魄散,确认了李小白没有带妖女回来,总算是彻底放下心来。
在她看来,小郎又帅又有本事,为人可靠,能够让其他小娘子倾心完全是理所当然,既然是合情合理,便没什么可奇怪的。
又有一个掉坑里了,很好,很好,继续努力。
女术士何蕊眼中的李小白,完全是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
芷蓉望向李小白,脸色有些古怪。
芷蓉又听到了一个女子的名字,似乎不曾在李府中见到过,而且怎么还会有尾巴,师弟说的话让人一头雾水。
可是偏偏却被小白哥哥抓了个正着。
香君神色如常地说道:“喜欢便是喜欢,何必藏着掖着,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她认出来者竟然是大武朝的女帝香君。
“我?”芷蓉语气一滞,目光变得复杂起来,然而就在女帝神情变得越来越冷厉的时候,突然坚定地说道:“小郎不负我,我也不会负他。”
芷蓉打量着李小白身后那个腼腆的小娘子。
被一语中的,芷蓉大窘,一张粉脸又红又热,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
“大妖?”
月亮门前,芷蓉原本想找李小白说说话,却见他竟又在跟一个陌生少女勾勾搭搭,不禁一阵气结,自言自语道:“这小子得陇望蜀,明明有了女帝,竟然还想脚踏两只船!真是可恶!”
“多谢姐姐了!”
“善!”
何蕊语气坚定地说道:“妾愿为鸡首!”
芷蓉从自己的储物纳戒中取出两样首饰,术道中人很少讲究这些,因此也是她自己仅有的几样头面m.hetushu.com,一支金凤珠玉钗递给香君,一支翠绿璃龙镯递向白樱儿。
“担心什么?我是大武朝的皇帝,三宫六院七十二嫔妃,后宫三千佳丽,宫女无数,他要是愿意,整个后宫都是他的,如果这样都需要担心,那还活不活了?!”
跟着白樱儿在金吾卫混了个小校的虎力如今更加身形魁梧,从白老大那里传授了武艺后,战斗力翻着跟头似的暴涨。
香君女帝不再是那个懵懂无知的小家碧玉,与李小白学了些本事后,经历了生死,见识过世间险恶,因而也能够洞悉几分人心。
“小白哥哥,你怎么知道是我的?”
芷蓉惊讶的打量这位年轻女帝,似乎并不是违心之言,完全是真真正正的坦然淡定。
香君小娘子奇怪的看了芷蓉一眼,这位女术士完全是杞人忧天,自己身后还有整整一个皇宫的预备役可以任君采撷,自己都不着急,对方实在是想的太多。
“因为樱儿妹妹是渔家女,擅长驾得一手好舟。”
“明白!宗门创立在即,如果有忠诚可靠之人,自然是多多益善!”
不过一旦回到李府,却立刻将自己当成一个仆婢,什么重活累活都抢着干,丝毫没有任何洋洋得意。
谁能想到这个能够捏出水来的小妹子,握上霸天镇地双刃斧后,会是个什么样的狂猛无俦模样。
李小白早就察觉到月亮门外两女站在那里说话,隐隐能够猜到一些,便拉着白樱儿走了过来。
“好好,哥哥等着樱儿妹妹成为武圣,然后保护哥哥!”李小白笑着笑着,忽然说道:“哥哥要建立一个宗门,其实不限于术道,武道也一样加入,名字,名字就叫作天宫。”
李小白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并非是选不好,而是可选性太多,神马无敌门,天下会,至尊宗,中华会,天安门……数不胜数。
“待有空带过来,让我瞧一瞧。”
这会儿前厅即将开www.hetushu.com宴,他也立刻赶来通知。
坐船的,开船的,再加一个船主李小白,这没毛病!
“清瑶是谁?”
“多谢少爷收留,虎力吃的饱,也有力气。”
他总算是做出了决定,五宫七宗,以后直接变成六宫七宗。
前半截话虎力听着还挺开心,他十分愿意给公子当牛做马使唤,可是后半句话却让他的脸色垮了下来,迟疑地说道:“啊!我,我……”
“樱儿,你又调皮了!”
女帝的语气突然变得犀利起来:“那么你呢?”
香君女帝自信从容地说道:“更何况,小郎从来就不是喜新厌旧的负心人。”
“你说的没错,小郎需要更多的人帮他!”
“你真的不介意吗?”
“我,我什么?就这么定了!要是连一群熊孩子都治不住,你也别跟我混了。”
“你啊!还差的远呢,等成为合道境武尊再来玩这种把戏吧!”
如果不设置这些条件,莫说百人,就算是千名术士也能够吸引来,只不过这些人都是一盘散沙,打打顺风仗还行,稍有不对便会作鸟兽散,甚至为虎作伥。
当然没有天宫二号,天宫三号,否则就没别人的活路了。
何蕊是女丹师严笑的身边人,可靠毋庸置疑,至于其他人,李小白虽然没有当场答应,却依然愿意给一个机会。
李小白抓着那只古灵精怪的手,慢慢转过身来。
突然间,一个女子的声音从她身后转来。
“该取什么宗门名字呢?哎呀,太多了!想不好啊!”
“多谢公子。”
何蕊心满意足的离开了。
李小白松开白樱儿的皓腕,在对方挺翘白晳的琼鼻上刮了一下。
“我加入!”
“今日来的仓促,这两份见面礼也算是姐姐的一份心意。”
“你!是你!”
“放心!我会帮你交待一句,如果清瑶无缘无故的欺负你,我就揪她的尾巴!”
琉璃心笼罩一百二十余丈,万物不能藏,别说合道境武尊,hetushu•com就算是此方天地的武道至强者生死境武圣,也照样没可能躲开琉璃心的心神倒映。
“公子不知散修之人的无奈,若能有机会托庇于宗门内,自然是再好不过。”
武者在术士近身却占不到半点便宜,气得妹子直跺脚。
“你!你!”
李小白惊讶的望着对方,难道在丹师严笑身旁待的不舒坦,打算跳槽?
“是一只大妖!”
李小白根本没在意虎力心里的阴影面积有多大,直接替这个夯货做了决定。
香君没有拒绝,笑着接过,自己一番用心,让小郎得到了一个可以贴心又贴身的女术士,在外面闯荡的时候又能多一分保障。
她的眼光一向都没有错。
……
李小白补充了一句,让这个魁梧汉子立刻从十八层地狱里被拉了出来,露出了憨厚的笑容。
如果芷蓉的回答不能让自己满意,香君将会不惜一切代价将这个女术士从李小白身旁赶走。
白樱儿自认为是洗髓境高阶的武者,收敛声息的蹑手蹑脚摸过来,虽然不比那些专修隐匿潜行之术的刺客,也自信差不太多。
芷蓉可没有李小白的那般本事,心神一直放在李小白身上,不曾防备有人悄然近了自己的身。
自立宗门,对抗天邪教和西人,无论是阻力,难度和压力都是常人无法想像的,若是能够有几个体己的人帮他共同分享,哪怕帮不上太多的忙,也能够让师弟尽可能的轻松些。
虎力还没高兴多久,李小白一句话就将他打进了地狱。
“好,精兵强将,多多益善!”
皱着眉头正在掂量斟酌新宗门名字的时候,一只手小突然从他身手悄然伸了过来,还没等捂上李小白的眼睛,却被当场捉住。
香君倒是知道李小白身旁那个妖女的底细,如果没有那个妖女,帝都发生一连串惊变时,也不会如此顺利的摆平。
李小白将在外人面前有些羞涩脸红的白樱儿拉到了身前,继续介绍道:“樱儿,这位是http://www.hetushu.com静霜宗内门弟子,也是哥哥我的师姐芷蓉,在宗门里都是靠她罩着。”
事实上在很多时候,对于不了解这位金吾卫上将军的人来说,这个娇娇弱弱的小女子极具欺骗性,是真正的静若处子,动如猛虎。
李小白“老怀大慰”的点了点头。
哪怕李小白说太阳其实是从西边出来的,白樱儿恐怕也会毫不犹豫的相信,她接着说道:“阿爷也会加入天宫!”
芷蓉的心突然平静了下来,哪怕李小白身边有更多的出色女子,她也一定会让自己成为最不可或缺的那一个。
芷蓉一阵气馁,自己真是败给了这位女帝,既然她都这样不在乎,自己还在计较,岂不是让人笑话。
所幸的是,芷蓉做出了正确的选择。
芷蓉依然心有不甘。
“是!”
“少爷,开饭了!”
或许是登上了九龙宝座,成为大武朝的一代女帝,香君考虑事情的角度变得与常人有些不同,更多了几分功利的色彩。
说起来,妖女清瑶也是助她成功登基上位的功臣之一。
“你不担心?”
师弟难道有喜欢收集妖族的爱好吗?
她可以接受小郎身旁有其他的女子,却不能接受别有用心之人,话语中隐有试探之意。
在宗门草创之初加入与日后发展壮大后再加入,受重视的速度完全截然不同。
李小白故作说者有心,听者有意的暗示。
“樱儿见过芷蓉姐姐。”
自从香君女帝给白樱儿升了官,白家一门两个上将军,而且还是父女,也算是荣耀至极,不枉白父一直忠于前太子,在夺嫡失败后,带着女儿暗中保护被武夫子带着封狼道边境小镇的周香君。
李小白打算让天宫不用一条腿走路,而是术道与武道双管齐下。
“多谢姐姐!”
一个好汉三个帮,虽然是一介散修,何蕊依然认识一些能够互相帮衬之人,眼下也正是互相投桃报李的好机会。
翠绿璃龙镯通透欲滴,虽然喜欢舞枪弄棒,但是白m.hetushu•com樱儿依然是女孩儿家的心性,遇到精美的头面,立刻就不肯撒手,当即迫不及待的套在了藕段儿似的粉腕上,绿的玉,白的冰肌玉骨,相映生辉。
“有力气好,有力气就多干活儿,等回头送你去个地方,帮清瑶去练练孩子,你负责教最基本的武艺,还有军伍的那一套令行禁止,在金吾卫你应该很熟悉了吧。”
并不是所有女子都能够随随便便的接近李小白,她愿意为他把这一关。
“妾认识一些人品可靠的同道好友,虽然天份不及那些宗门内门弟子,却还是能够为公子鞍前马后,尽心尽力。”
“咦?芷蓉,香君,你们也在这儿?”
香君和白樱儿都喊自己姐姐,那么做姐姐的总得表示些什么才行。
“小郎需要更多的人帮他,我,樱儿,你,还有其他的人。”
唯恐自己的洗髓境武道修为不足以帮小白哥哥,她又拉上了白老大,一个凝气成罡的蜕凡境武者在现如今武道式微的世界中,已是极为难得。
白樱儿微微一福,一副可人的乖巧模样。
“我,我没有!”
全凭个人天分和那一星半爪的术道传承,财侣法地一样不得,游离于术道宗门之外的散修之人修炼极为艰难,有时候往往为了一丁点儿资材而大打出手,因此陨命身死道消者数不胜数。
“芷蓉师姐可是在吃醋?”
女帝身上的清冷肃杀之意迅速褪去,笑意盈盈地说道:“姐姐这样想,不是很好吗?”
一个术道宗门的骨干力量宜精不宜多,就怕那些居心叵测之辈鱼龙混杂进来,在某些时候脑生反骨,吃里扒外,或不服管教,败坏宗门的名声。
“她是白樱儿,跟我一起从西延镇出来的,她的阿爷是宫里的右卫上将军,她自己也是金吾卫的上将军!”
“虎力,很久不久,似乎又长个儿了。”
“你也有兴趣?”
将对方从匪窝里带出来,李小白倒是没有亏待了这个家伙,除了能吃能打,最让他看中的,还是忠心耿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