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19章 建宫大业

“博士,两位学长到了!”
地下灵脉源源不断的滋生出精纯灵气,再加上盆地内的天然大阵拥有一定的引聚灵气效果,使得这片福地内灵气逼人。
不过天宫的组织结构更像是学校和军队,而不是传统的术道宗门,毕竟李小白最为熟悉的是这两个组织体系,合在一起直接套用了。
其中一个少年弟子,拿出一只木匣递回过来,里面放着几枚空置的储物纳戒和需要物资的清单。
……
曾经欲求仙道,却到处碰壁,结合李小白从一些被灭门的小宗门那里掠夺的修炼功诀,李墨总结出术道与武道的基础课本,虽然与五宫七宗十三门内的高深功诀无法相比,却足以让天宫的弟子们稳扎稳打的修炼至术道炼神境和武道洗髓境。
听着李墨博士的介绍,傅山与倪解二人终于了解到自己加入的将是一个什么样的庞然大物,看似不大的南山却被规划的满满当当。
相继抵达的武者和术士极大分担了诸多繁重的工作量,让李墨得以分出精力处理天宫的各种庶务和人事。
傅山与倪解二人有些诚惶诚恐,哪怕天宫只是一个新成立的小宗门,但是光看眼前的规模和气势,他们哪里还会有什么不满,只想着大展拳脚,好好做一番事业。
此前送到的人都在秘藏洞天之内,或耕或牧或渔或工,一同热火朝天的建设这片真正福地。
如果没有出入平安牌,神通境的尊者也依然进不了秘藏洞天。
五宫七宗能做到吗?
引导的少年弟子不断重复提醒这些初临此地的乘客,开始分发入住的房间钥匙和各项通知,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够识字,所以口头上的提示依然不可或缺。
尽管秘藏洞天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实现自给自足,但是对于越来越多的人口来说,有限的产出却是入不敷出,依然需要随着机关舟的到来不断补给。
“学生傅山!见过博士!”
傅山两人彼此面面相觑,回过身一看,却是高大宏伟的尖顶建筑,拔地而起十余丈高,尖顶直刺天空。
且不说弟子质量,单单是数量,就已经与术道十三门不相上下。
除了最初看到大小妖女时的紧张和惊慌后,便很快适应了下来。
还没等二人开口,领路弟子解释道:“青蛟便是清瑶姐姐,这是在训练团队配合。”
仿佛早就预料到两个术士的反应,那个少年弟子指着远去的石板路说道:“这里才是天宫hetushu.com的真正山门,并非幻境!”
还没想明白究竟是怎么一回事的时候,手中微微一颤,两人抬手一看,方才捏在手心的石符突然变成了细末,散落在地上。
中间是石板,两侧是鹅卵石,随处可见各种奇花异草争奇斗艳,再往远处还有农家的田舍,俨然世外桃源。
李墨哪里看不出这两个人的情绪变化,说道:“这里有几册术道基础课本,二位先行领悟,若有不懂,随时可以来问我,其中一本师范精义,务必请细读,毕竟自行修炼和指点弟子并非是同一件事,另外还有一册天宫的管理纪律,无论是弟子,还是教师,都需遵守。”
李墨讲的极为细致,两位术士也是认真倾听,唯恐漏掉一个字。
傅山与倪解二人暗中感激何蕊,两人之间交好,让自己二人得到这样的机会。
怎么回事?自己分明是走入大门,怎么莫名其妙的往门外走。
在帝都天京外的皇庄内,这些人就已经接受过初步的训练,知道有序列队,虽然男女老幼,各自背着行李细软,却是丝毫不乱。
我去!
早晚时分弥漫飘荡的氤氲烟霞几乎完全是由浓郁到化不开的灵气构成,每呼吸上一口,便可抵过一日苦修,即使是没有术道资质的凡人,也会得到一些好处,身轻体健,百病不生。
民间也同样有博士之说,如茶博士,酒博士等,同样是博晓精通的意思,只不过并非朝廷认可的正式官职,主要还是百姓和顾客们的口碑认可。
一座充满哥特式尖顶风格的宏伟大殿成为了这座方方正正广场上最为醒目的建筑,细长的尖顶仿佛利剑一般刺向天空。
“此处的人越来越多,我所能够用的人相当紧张,二位来的正好。”
水汽挥洒,在阳光下隐约可见彩虹。
天宫虽然初创,但是大大小小,各个方面却是规划的十分正规,甚至比五宫七宗还要严谨。
凡人也罢,妖族也罢,都是此方天地的生灵,哪怕修炼有成,飞剑纵横天际,掌可开碑裂石,能够轻易掌控他人生死,天宫弟子们反而更加珍视生命,完全没有那种莫名其妙的骄傲和高高在上,视凡人为猪狗,视妖族为异类。
两个倒吸冷气的声音不约而同的齐齐响起。
“各位先在此地居住几日,休养精神,稍后便可进入山门!”
将来想要晋入凝胎境和蜕凡境,需要的不仅仅是积累www.hetushu.com,更重要的是机缘和领悟,好在天宫并不缺少凝胎境术士和蜕凡境武者,足以将这些弟子们引领上正确的道路。
两位术士可以肯定,绝对没有这个胆量!
层层梯队式的教学,将会源源不断的培养出更高修为的术士,完全可以想像的到,假以时日,天宫迟早会凌驾于五宫七宗之上。
随随便便看了自己一眼,便会不由自主的心血沸腾,狂跳不已,傅山和倪解这两个初来此地的术士越发谨慎和小心。
广场中央有一座水池,引来地下泉水,辅以机关,由十二条应合天干的石鱼轮流口中喷出细长水柱,划过一道高高的抛物线,落在池中在的白玉石塔上。
另两人开始引导机关舟上的人落地。
徒步走向秘藏洞天内那座醒目的小山,傅山与倪解二人完全是一路胆战心惊。
在见识过天宫的大气魄后,傅山与另一位术士彻底心服口服,那位李小郎君的手笔实在是惊世骇俗,难怪大武朝会以倾国之力支持,这样的格局已经不下于五宫七宗。
“一队上前,接应二队,三队防御,五队迂回,四队准备释放法术!小心!”
天宫这个名字还未定下来之前,招入秘藏洞天的年轻弟子就不缺少各种功诀,丹药和开蒙的指导。
传说中的秘藏洞天!
奇花异草的芬芳扑面而来,面前同样是正方形的青石广场,中央依然有一个由十二只石鱼围成的水池,原本在广场附近的街道和各种建筑一个都不见,却变成了高大茂盛的林木,还有一条蜿蜒通向远处的道路。
另一位术士倪解左右打量,仿佛有些难以置信。
四名少年弟子分工明确,将那些未入宗门的少年和他们的家属领去安歇后,单独留下一人,便领着傅山和另一位术士步行了半个时辰后,抵达一处小广场前。
秘藏洞天所在的盆地面积极大,这处石墙环绕的范围不过千分之一,纵横也有十余里,宛若一座小城。
“多谢仙子引荐!”
同时拿出几枚储物纳戒交给那几个少年弟子,里面存放着山门所需要的各种必须物资。
转身仔细打量,门内一排排长椅和高台完全没有任何变化。
天宫弟子与其他术道宗门弟子之间的最大不同便是看待一切事物的态度都是平和的。
“两位请拿好这个,随我来!”
何蕊向两位搭乘破云舟的术士说道:“傅山兄,倪解兄,两位放心m•hetushu•com在此住下,很快就会有职事安排,加入天宫,你们一定不会后悔。”
不过转念想到即将爆发的东西方大战,二人立刻释然。
第一眼看到与李公子面貌相仿,年纪却大了许多的年轻人,心底当即一凛。
有学士,硕士,有博士,就是没有研究生,绝对没毛病。
南山,秘藏洞天内临近湖畔那座小丘的名字。
能够放心的让鲤妖训练宗门弟子,这得需要何等的自信,天宫的实力恐怕又要重新评估一番。
只有五宫七宗才拥有的修行圣地,两个寻常散修竟然能够有机会进入这样的地方,简直是天大的运气。
自秦汉起便有博士这个官职,大武朝也有太学博士和算学博士等授官,有传授教学的职责。
何蕊轻轻一点头,说道:“人已带到!你们先领他们去吧!还有这个!”
让一群宗门弟子练习围剿大妖!
青蛟大妖只需要毫无保留的全力发威,这百余少年恐怕转眼间就得团灭。
“准确的说,山门之外!”
炼神境的鲤妖?
“在下傅山,见过几位学弟!”
……
高大宏伟的建筑随处可见,宽阔的街道,整齐的阡陌,说是一个术道宗门所在完全丝毫不为过,然而那两个少年弟子的话似乎并非他们想像的那样。
看到此处秘藏洞天的实际掌管者为自己倒茶水,嗅着灵气逼人的茶汤,傅山与倪解两人诚惶诚恐。
李墨在宽大的木桌上摊开一张南山的平面图,当即开门见山地继续说道:“当前天宫有教师八十一人,术道二十九人,修为最高的是全真境,武道五十二人,修为最高的是归元境,弟子共一千三百四十一人,分为三十四个班,每班四十人,其中术道十四个班,武道二十个班,可以选修炼器,制符,法阵和炼丹,两道目前按修为分,只有两级,大部分都是引灵境和聚气境,只有一个初识境班和一个锻体境班,而且不满班,预计在未来的一年里,弟子数量将会超过两万人,你们需要有一个心理准备,且看地图,这里是教学楼,这里是宿舍,这里是食堂,这里是静修馆,这里是角斗场,这里是炼器阁,这里是炼丹阁,这里是图书馆,还有这里……”
正在处理庶务的李墨听到门外的通报声,抬起头来。
虽然身上都穿着轻甲和皮盔,但是这些弟子的修炼方向倒是很好辨认,执长剑的是武者,执短剑的是术士。
回答和_图_书他的少年弟子倒是能够理解这个术士的惊讶。
但是现在,天宫最缺的就是时间和积累。
博士,当然是字面意思,是指通晓某一方面,并有专精成就之人。
过渡性休整一方面是为了防疫,另一方面也是为了避免水土不服,对于秘藏洞天的保密反倒是其次。
两万名弟子,恐怕整个术道也凑不出这么多术士,尽管其中不少是武道弟子,但是数量依然十分骇人。
“请进!”
二人完全看不出对方的修为境界,便知道这位李博士的修为远在自己之上。
每个时辰,喷水的鱼便会换一条,恰好应合一天的十二个时辰,不仅是景观,也可以当作计时器。
一抹红光闪过湖水下方,妖气升腾。
这是哪儿?又是一处幻境法阵吗?
傅山与倪解互相对视一眼,没想到除了此前听说过的那头真丹境大蛟外,居然还有一头炼神境的鲤妖。
“多谢!多谢!”
至少不用称呼为师兄,跟着何蕊抵达天宫山门所在的术士倒是不会觉得尴尬,对于各种称呼方式依然还在适应中。
待经过考核,真正拥有教师资格后,他俩才会得到一枚徽章和一块可以出入秘藏洞天的平安玉牌。
两位初来乍到的术士看得目瞪口呆,甚至浑身僵硬,水下那妖的修为完全不下于二人。
半个时辰后,傅山与倪解二人捧着课本前往天宫的教务处领取各自的生活用品和袍服等物品。
正在大声指挥的那名弟子看到三人,远远的挥了挥手,又开始呼喝着调兵遣将。
然而刚跨过那道大门,眼前的世界骤然发生变化。
这两枚石符是一次性的出入凭证,一旦用过后,便会自行粉碎,只有真正被认可的人,才会授予能够反复使用的平安玉牌。
这样的练习他曾经也经历过,摔啊摔啊,叫啊叫啊,也就习惯了。
经泉水反复洗礼,一丈多高的白玉塔质地越发润泽。
紧接着一阵噼噼啪啪树枝折断的声音,还有人哇哇大叫着被抛飞向湖中,手舞足蹈的变成落汤鸡,在水面载沉载浮,模样狼狈不堪。
李墨放下手中的文件,向二人打了个手势,拿起红泥小炉上的茶壶亲自为他们倒了两壶热茶。
碧波荡漾的湖水突然波涛汹涌,十几个少年郎惨叫着从水中飞了起来,划过一道高高的抛物线,呯呯嘭嘭落在百米开外的水中,惨叫声戛然而止。
后来在练习驾驭飞剑时才知道这般训练的好处,几乎每一个人都能和*图*书够很容易上手驭剑飞行。
“来,请坐!”
领路少年弟子微笑着说道:“是洪璃姐姐,她是一条炼神境的鲤妖!”
以术道五宫七宗十三门那般自傲的性子,绝不会听从世俗帝王的指挥,然而西人东征又不止是圣庭的进攻,还有凡人大军的远征,等同于握成一个拳头,而东土却依然是一盘散沙。
领路的年轻弟子拿出两枚灰色石符递给傅山和倪解二人,便直接向大门敞开的哥特式建筑走去。
博士一职放在兼任山长的李墨身上,正好是名副其实。
傅山和倪解两人很快眼睛都瞪直了,百余名天宫弟子手执长剑或短剑,正在与一条水缸般粗细的青色大蛟争斗,蛟尾横扫过处,那些弟子一个个被抛飞,摔得灰头土脸,却很快又爬了起来,前仆后继的冲了上去,或剑赶,或疾念咒语,发动法术。
虽然西人的人口数量远远不及东土,但是应对西人东土,东土虽然后知后觉的开始备战,形势却仍不容乐观。
两个术士互相对视一眼,连忙跟了上去。
倪解颤声道:“那红光是?”
领路的少年弟子仿佛早已见惯,完全习以为常地淡定说道:“莫慌,这是武道弟子与术道弟子在修炼胆魄与体魄!”
“学姐辛苦了!”
原本做好在蛮荒之地吃苦的新入宗门术士和孩童,愕然发现这片洞天福地完全是名副其实。
“这里还不是真正山门?”
附近树林里一阵急促的窸窸窣窣声传来,很快变成了奔跑的声音和叫喊声。
想到这里,傅山与倪解二人热血沸腾,敢不得效死力。
这是李小白的手笔,尽管在外面闯荡撒野,秘藏洞天的建设计划并没有被落下,许多项目正是出自于他的设计。
“学生倪解!见过博士!”
跟着李小白大兄李墨修行的术道与武道弟子,不少人成功晋入术道引灵境和武道聚气境,少数资质惊人的弟子更是随时有可能突破入初识境和锻体境。
天宫目前正在做的,等同于重塑一个完整的术道和武道,培养真正愿意为东土抛头颅撒热血的敢战之士,与西人一较高下。
除了何蕊和十三户拥有术道或武道资质的少年及家属外,机关舟上还有两位术士,其中之一便是傅山。
放完人后,在何蕊的控制下,破云舟重新升空,开始返回帝都天京。
好在当年走南闯北,见识颇多,应付起来倒也能够得心应手。
其中一位领头的少年弟子回礼道:“学长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