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21章 压力

就听到叮零当啷的声音,所有对准他的飞剑不约而同的跌了一地,甚至连公输磐身旁的两只机关兽也同时趴了窝,瞳光黯淡的瘫软在地。
为首的术士上下打量了公输磐一眼,略有些惊讶地说道:“公输磐?还真是你!”
静霜宗总归要作出一些反应,所以天隆真人带着人来了,不仅仅是静霜宗的态度,也同样代表了整个术道的大部分态度。
“开门见山,明人不说暗话,其他长老是什么态度,宗主是怎么个打算?”
“不知死活!”
“你!”
要是有人敢搞串联集体发作,公输磐和无城子两人绝不介意让对方尝尝真人取命如割草的可怕。
有人屁滚尿流的前去禀报。
“真人寻我,所为何事?”
天隆真人等这才想起来,这个刚入内门没多久的弟子是术武双修,而且修为都是同一境界。
李小白收起笑声,打量了一眼天隆真人身后的术士们说道:“只是在笑真人太天真!”
为首那人捏了个法诀,一股无形的力量扩张开来,将试图拦阻的小吏们生生推了开来,有几个一屁股坐倒在地,却是无论如何也起不了身。
有书记小吏以为对方是来参加招募的,毕竟能够落入院中,也算是过了第一关,连忙拿了拿了纸笔过来准备给这些不走寻常路的家伙登记。
人若是想要培养出新的习惯,至少需要七天。
倒下的大树在静霜宗术士们看来分明就是威胁,没错,赤裸裸的威胁!
“你们看,咱们心平气和的坐下来喝喝茶,聊聊天,不是很好吗?”
与天隆真人相比,墨门的磐长老就显得有些宅了,不过这并不奇怪,炼器士和丹师都是死宅。
那些术士们恼羞成怒地亮出自己的飞剑,缓缓悬停于半空中,对准了李小白。
“滚开!”
见个李小郎还要填写什么东西?这是怎么鬼?
就是这样,就是这样,口中念念有词,不见灵气波动,也没有法http://www.hetushu.com器,就会有异相出现,公输磐心惊肉跳的看着这一幕。
对方把全真境真人当作鸡犬般随意宰杀,何尝不也是在警告自己,天隆真人气势不由自主的一滞,恼怒道:“你竟敢擅自建立什么天宫,如果不想死的话,速速将这个什么天宫解散,与我回宗门请罪!”
不然全真境的真人一个眼神都能让一个炼神境以下的术士心神当场遭到重创。
没能入选者哪怕心有不甘或暗生怨恨,却又无可奈何,总有那么几个心胸狭隘之辈。
术道鱼龙混杂,招摇撞骗者甚多,心怀不轨者也有不少,最终能够入眼的却是二十不存一,尽管只有五十多人,差不多已经将大武朝境内的散修筛过了大半。
天隆真人怒极反笑,他倒是真被李小白的手段给惊到了。
当术士们真正开始发威的时候,这些普通人才终于知道害怕,连忙惊叫着往后退去,自己小命一条,还不值当拿去换那点烧埋银钱。
在如此近的距离,若是让术士的飞剑和法器失控,趁机突然暴起,哪怕是全真境的真人恐怕也难逃一劫。
“你好大的胆子!”
静霜宗虽然恼怒于自己捣鼓了个天宫出来,让五宫七宗下不了台,但是却并没有打算放弃他的意思,即便带回宗门,恐怕也只不过是禁闭苦修这般高高举起,又轻轻放下的征罚。
在后园,几张八仙桌摆开,新泡的香茗散发出宜人的茶香。
李小白掌心一翻,元央剑握在手中,随手划过半个圈子,随着一声剑气轻啸,四五步开外的一棵一人合抱大树轰然倒下。
跟着天隆真人的静霜宗术士们面色古怪,这小子也未免太胆大包天了些。
“当然是寻我宗门弟子李小白!”
李小白咽下口中的点心,淡然一笑。
“真是好大的胆子,星罗宗守央真人可是你杀的!”
若非如此,公输磐也不会心甘情愿的和-图-书和无城子加入劳什子天宫,面对整个术道的挑战。
天隆真人身上的气势骤然增加了一分。
公输磐却是知道李小白一指头戳下去的威力,天邪教的兽王就是这样给戳死的,因此死上个把全真境真人并不足为奇。
“你倒是真的明白!”
在某种程度上,他也终于认可了这个连凝胎境修为都没有年轻人已经有了与自己平等对话的资格。
招募来的这些术士和武者都被打散安置在帝都郊外的皇庄内,与那些汇聚过来有资质的少年一同接受最基本的训练和宗门纪律教育,以免进入山门后,肆意妄为而生出乱子。
“好,好的很,那就喝茶,聊天。”
术道宗门坚持自己培养弟子,并非没有道理,与其一盘散沙状的乌合之众,遇到强敌就会作鸟兽散,最终竹篮打水一场空,倒不如走精兵强将的路线。
为首一人朗声喝道:“李小郎何在?”
术道宗门彼此了解,全真境的真人都是有数的,互相熟悉并不意外。
大武朝的术道中人招募已经到了尾声,只剩下陆陆续续赶到帝都天京的武者。
落入院中的术士们彼此面面相觑,却没有停下脚步。
“来人,备茶点!诸位,请!”
除了第一批一言不合就离开的人外,大部分术士都在一个月的时间里相继离开,双方好聚好散,倒也没有面红耳赤。
李小白为天宫在帝都置下的办事处宅院颇大,甚至比太平坊的李府还要大上一倍,而且还邻近城门,出了城十五里便是安置招募者们的皇庄。
“呵呵!”
还有一个人会选择留下来,让李小白感到意外。
“龙吾!”
公输磐从下一进的走廊里出现,他感应到了极大的威压,直接放出了两头身形灵活的机关兽,拱卫着自己来到这些术士面前。
“弱小是原罪,如果能够把所有质疑的人揍服气了,揍怕了,这天下便是六宫七宗!”
他们从未见过一个炼神和-图-书境的小术士如此嚣张,竟敢不把全真境的真人放在眼里。
武者不像术士那样可以驾驭飞剑赶路,除非能够达到归元境,罡气生生不息,以轻功赶路,在平地上可与御剑飞行不相上下,从大武朝各道赶至帝都需要不少时日,招募的这百余武者差不多是帝都周边四五个道的全部高手,其中一小半还出自于军方。
难怪能够建立起一个宗门,如果没有足够的心智,恐怕早就被人吞得连骨头渣都不剩。
天隆真人等人并没有想到,李小白释放的剑光只不过是一次性而已,一天之内只能用一次,一旦用掉便不会再有。
“这是什么邪术?”
但是一位全真境真人就能把他们治得死死的,更何况天宫放在天京的真人足足有两位。
不仅仅是天隆真人,连同整个术道都已经知道了静霜宗内门弟子李小郎就是星罗宗悬下重赏,大索天下的魔头李小白。
“老夫静霜宗天隆,难道你不记得了吗?”
看来星罗宗守央真人被对方所杀并非虚言,就是换作他自己,在一时猝不及防下中招,多半也会有性命之忧。
一队术士驾驭着飞剑落在了天宫驻京办的大院里。
“何人在这里放肆?”
“这是怎么回事?我的飞剑!”
这是典型的李氏吃法。
李小白打了个响指。
由于术道中人见的多了,这些凡人早就放下了好奇和畏惧,一边招呼着一边直奔过来。
“找死!”
旁人心力难以分为二用,即便有天份同时修炼术道和武道,往往得不偿失,进境极为缓慢,偏偏这个年轻人却是例外,术道进境有多外,武道进境便有多快,丝毫不会被拉下,也没有任何阻碍。
不过在如此近的距离内,这些术士想要逃过一劫的概率微乎其微。
“李小白,你可知罪?”
李小白忽然笑了起来,虽然天隆真人语气凶恶,但是他依然听出了别样的味道。
李小白云淡风轻,甚至连静霜宗内hetushu.com门弟子的身份都懒得提了。
为了强化这些人的纪律性和组织性,所以皇庄内每个批次人员的适应期为二十一天,个别性格执拗的加倍,另一方面也让来往于帝都和天宫山门的破云舟运力不至于那么紧张。
天隆真人怒道:“你在笑什么?”
但是这会儿又是天邪教,又是西人东征,天下大乱,除了星罗宗外,谁也顾不上那个小魔头,更何况对方已经入了静霜宗,天晓得七宗之一的静霜宗究竟是几个意思?
李小白刚喝出剑光之名,一弹手指。
为首的术士哼了一声,自报的身份。
双方之间完全没有方才剑拔弩张的肃杀气氛,李小白拿着一块点心蘸着茶水,说完后便放入口中。
躲在附近胆战心惊的仆婢立刻飞奔着张罗起来。
对付混沌青莲剑光的最好办法要么是扭头就逃,越远越好,要么就是打起十二万分小心,与其拉开距离,展开游斗,一旦耗尽剑光,李小白立刻就会现出原形。
天隆真人不复此前咄咄逼人的态度,他叹了一口气,恐怕连宗主和其他几位长老都低估了这个小子,分明是比所有人都看得明白,聪明人一点就通。
在帝都天京不到一个月的功夫,天宫就招募到五十七位术士和一百余位武者。
也不知道这小子哪儿来的古怪本事,竟然能够指杀真人。
如果方才那道剑气落在他们身上,恐怕当场就会被腰斩丧命。
李小白与天隆真人同坐在一张八仙桌旁,其他人分散围坐着其他几张桌子。
还没等公输磐开口,一个声音传了过来,两位真人口中的当事人李小白正施施然从宅院深处不紧不慢的踏着方步走了过来。
一行人收起飞剑后,并不有留在原地,而是径直往里面闯入。
方才还气势汹汹的静霜宗术士,一下子变成了没牙的老虎,此时就算是念颂咒语或者拿出灵符,在短暂的片刻功夫之内,他们完全是不设防的凡人,一时间竟www.hetushu.com然连灵气也感应不到了。
“你是?”
跟随李小白抵达大武朝帝都天京的那些术道宗门弟子,最终只留下了三分之一。
好在芷蓉和无城子的亲传弟子万里也留了下来,并没有让墨门一意做大。
五宫七宗十三门的底蕴和影响力摆在那里,经年累月形成的认同感和服从性并非李小白空口白牙的几句话和新成立一个什么天宫,就能让这些正经的宗门术士留下,关系好归好,想要叛离宗门却是另一回事。
声音立刻传遍了这座经过改造的四进大宅。
即便是星罗宗也没有完全相信,只是猜测李小白用了什么阴谋诡计,恰好守央真人一时大意着了道,这才得手。
天隆真人却并不知道,只当作李小白随时随地可以再用出这样的诡异莫测手段,形势比人强,不得不低头。
“区区一个真人,一指头就戳死了,何必要什么胆子!”
但是实力究竟如何,不能光看两个全真境真人就能让五宫七宗十三门共同认可。
“本公子不知罪!又该当何罪呢?”
“你做了什么?”
天隆真人是认得李小白的,一看到他便气势汹汹的兴师问罪。
……
如果自认为怀才不遇,想要来碰碰运气的,只要是人才,李小白并不介意给一个机会。
其中还是沾了墨门门主有意安排的光,大部分都是墨门弟子。
星罗宗的玉贞似乎对万里有些意思,竟然舍得抛开宗门,愿意加入连山门都不曾见过的天宫,虽然名字挺响亮,还带个宫字。
双方都是真人,自己还有机关兽,更何况轮班休息的无城子随唤随到,公输磐并不怵对方,毫不客气地问道:“你来此何事?”
一个连炼神境都没有的散修弟子竟然能够杀死全真境的真人,直到现在依然都没有定论。
公输磐看着对方有些眼熟,只是一时半会儿想不起来。
“等等,先登记!要见李公子,先把这些填了?”
李小白漫不在乎的弹了弹自己的手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