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24章 蜂王

雪域神雕载着李小白,再次返回瀑布旁的山崖下。
看到蜂群疯狂涌来,雪娘振翼闪电般环绕李小白一圈,掀起一道风带,将他笼罩了进去,成千上万的玉纹蜂还没等靠近,就被狂风吹的七零八落。
“它们仍然在追,方向没有错!”
“明日再来!”
李小白点了点头。
“近半原路返回,依然有一半往这里飞来。”
李小白点了点头,看了看被结界球束缚住的那只玉纹蜂,拿出一只琉璃瓶,连蜂带结界球一起装了进去,然后拧紧木塞。
李小白的琉璃心扫过那些孕育蜂王的蜂房,掏出一根银针在自己指尖轻轻一点,随后一粒越来越大的血珠颤巍巍的出现。
说完,李小白纵起剑光,一头冲入下方的一条蜿蜒小河,眨眼间变得浑身湿透。
双方距离虽近,却是井水不犯河水。
粗略的收拾出一片平地,一座木屋便出现在那里,雪娘在附近转了一圈,便很快带了一头鹿回来,附近山林中的猎物似乎极多,她又抓到了一头黑熊和四五头野猪。
“应该是没错了!”
一人一雕就在瀑布下游百余米处的乱石滩上安营扎寨。
“没错!一千里距离,足够用了!”
“这样可以了吗?”
狂风虽然能够卷飞那些玉纹蜂,却会动摇蜂巢,他过来并不是为了取走蜂巢,毕竟自己不会酿制王浆,也不会孵化蜂王,依然还是需要蜂群协助哺育孵化。
这只蜂王幼虫的体形越来越大,甚至比寻常蜂王幼虫要大上四五倍,李小白专门挑开了其他几个王台,里面的王浆取出,灌注入自己选中的王台内。
天之道损不足而补有余,以数只王台补充一只王台,摄食了大量王浆和精血的蜂王很快将王台硬生生挤胀开来,足足有原来的四倍大小,虫体不再是玉白色,而是布满了血丝,体形越来越清晰,隐约可见的复瞳渐渐变得鲜红,显然与寻常玉纹蜂蜂王截然不hetushu•com同。
驾驭飞剑全速遁出千里开外,李小白坐在箱子上,身周笼罩着一道隔音结界。
新生蜂王忽然振翅飞起,一对赤红色的复瞳望向李小白,直接向他飞来。
在某种程度上,蜂卵就像是一颗种子,而蜂王幼虫更像是王浆的聚合物,蕴含着帝流浆的指尖精血浸染了王浆后,很快就会被孵化中的蜂王吸收。
身后传来雪娘的惊呼声。
他拔开瓶塞,解除了那枚结界球,接触到新鲜空气的玉纹蜂精神立刻振作起来,扑扇着翅膀,嗡嗡飞舞而起。
顺水冲出十余里,水道蜿蜒,雪域神雕带来的消息,依然是蜂群穷追不舍。
蜂群中的任何一只蜂,从最初开始都是一模一样的蜂卵,并没有王卵,工卵,兵卵,正如那句话,王侯将相,宁有种乎?但是喂育的食物却决定了它们的未来。
“妖气!”
李小白也不能确认,一滴精血就能让蜂王幼虫妖化。
他如法炮制般又滴入了一滴血珠,随后再次离开。
化妖后的雪域神雕越发擅长驭风,轻轻扑扇着翅膀,不仅身形如电,还可以随心所欲操控气流。
虽说蜂类可以化妖,数量却比鸟兽要稀少的多。
雪域神雕雪娘倒是替这些懵懵懂懂的小虫子感到高兴。
李小白踏着飞剑离地而起,越升越高,很快接近了蜂巢,目光在上面仔细巡视着。
玉纹蜂的速度并不快,想要追上御剑飞行是完全没可能,仅仅两三息,便被李小白和雪娘甩的无影无踪。
李小白托着那枚摄住玉纹蜂的结界球,纵起剑光往远处飞去。
仅仅一滴精血,李小白随即离开了蜂巢,随着他的离开,暴怒的蜂群迅速平静下来,各归各位,各行其事。
隔着几丈的距离,李小白终于在最大的一片蜂巢上方发现了五六个足以容纳下鸡蛋的特殊蜂房,里面贮存着乳白色,呈膏脂状的王浆,那是整个蜂和-图-书群的王台,只有在最鼎盛的时候才会出现。
周围又再次安静了下来,百米范围内连蚊虫都不曾有一只。
第三十五日,李小白再次来到蜂巢前,却见不知什么时候,工蜂们啃去了厚厚的封盖蜡。
他要找的是蜂王,准确的说,不是老蜂王,而是孵化过程中的幼蜂王,并不是每一只蜂蛹都会成长为蜂王,只有被蜂群饲喂王浆的蛹才会成为的王。
稍稍挑开王台的蜡盖一丝缝隙,一弹指,血珠便被弹入被选中的王台内,迅速洇开,将略有些米黄色的王浆染成了淡淡的粉红色,仿佛幼蛆一样的蜂王甫一接触化开的血丝,突然扭动了一下。
短短十余息的功夫,蜂王便从王台内挤了出来,两对翅膀抖了几下,很快从稚嫩柔软而变得坚挺起来,玉纹蜂群仿佛收到了某种信号,疯狂飞舞起来,迅速形成了一道粗大的蜂龙卷,环绕着新生的蜂王飞个不停。
李小白挥散隔音结界。
一千里只是半径,如果是全距离则是两千里,还不算妖化后的增幅,甚至会更远。
因为用厚厚的棉絮包裹住装有玉纹蜂的琉璃瓶,放入木盒,加一层棉被,再装箱,里三层外三层,哪怕天大的动静也会被拦截下来。
四只熊掌加了点从玉纹蜂巢下滴落的蜂蜜,再以酱油红烧,很快令人食指大动的香味散溢开来,草木深处窸窸窣窣,引来了一些贪婪的掠食者。
李小白缓缓站起身,打开箱子,将密封物层层剥开,最终露出了那只琉璃瓶。
这一次他们没有再去捕捉玉纹蜂,蜂群飞进飞出,采花酿蜜,并没有理会一人一妖的接触。
雪域神雕想要故伎重施,放出狂风卷开这些不开眼的小虫子,李小白却伸手制止了她。
而专职于战斗的兵蜂体形要大的多,每一只体长逾寸,尾针长一厘,蜂毒更加霸道,不仅让人感到痛痒,还会随着时间推移,渐渐变得和*图*书麻痹,即使是最贪嘴的狗熊,也不敢轻易招惹玉纹蜂群,若是被刺的多了,浑身僵硬,动弹不得,难逃被无数蜂针活活戳死的下场。
将这些猎物洗剥干净,收入李小白的储物纳戒,便再也不用担心吃饭的问题。
“找到了!”
“公子,小心!”
跟在李小白身边,她彻底习惯了熟食,无论是熏烤、煎炸、炖煮,还是翻炒,不仅味道更美,而且更容易消化。
好不容易找到一个最合乎要求的物种,让李小白生出好奇心,欲详细鉴定求证一番。
不过依然牢牢踏在飞剑上,在水面下方仿佛鱼雷般窜出千余丈这才露头换气。
“公子,那些玉纹蜂依然在追赶。”
傲立于水边的雪域神雕突然发出一声清厉的雕鸣,方圆十里顿时鸡飞狗跳,一片天下大乱,连远处瀑布边山崖上的蜂群也是一阵乱飞。
河水冲洗,无论什么样的气味儿或激素也应该被冲的干干净净,可是……
雕目敏锐,依然可以轻而易举的在高空发现这些体型若黄豆的小东西。
王浆是整个蜂群最为宝贵的精华,比蜂蜜更为难得。
自从蜂王出台的那一刻起,蜂群不再像往常那样傻乎乎的猛扑被灵气盾保护的李小白,仿佛对他视而不见。
之所以把自己弄成落汤鸡,是因为他打算确认玉纹蜂之间的联系方式究竟是依靠声音,气味或激素等方式,毕竟那份问卷上所说百里追击,实在是有些令人难以置信。
……
雪域神雕也无法理解,这些直拗的小虫子为何会如追的如此之紧,一人一雕兜了好几个圈子,换了无数次方向,蜂群却总是能够把握到准确的方向。
寻常工蜂如同黄豆般大小,体毛白黑相间,透明的翅膀坚韧有力,极擅长远距离飞行,蜂针仅有一毫米,却非一次性,若是戳中,如同被钢针狠狠刺了一下,又痛又痒,让人恨不得把肉剜了去,非一日一夜不得止。
篝火和-图-书袅袅升起,烤得熊肉脂香四溢,雪娘有自己的一只餐盆。
一片蜂巢内有无数个六角形蜂房,只有体积最大的那几个才孕育着蜂王,若是有几只王同时孵化出来,立刻就会彼此厮杀,决定由谁来继承整个蜂巢,胜者诛杀所有未孵化的蜂王,或者蜂王彼此罢手言和,各带领部分蜂群分家。
“公子准备收服这些玉纹蜂吗?”
“我们走!”
“如何?”
第二日,李小白再次踏着飞剑抵近玉纹蜂的蜂巢,经过一夜,洇染了王浆的精血被蜂王幼虫吸收完毕,浓厚的王浆恢复了本色。
从小浸泡在王浆中摄食成长的幼蜂,最后会成长为一个蜂群的统治者。
李小白与雪娘互相对视一眼,作为一只小小的蜜蜂,能不能顺利飞回遥远的蜂巢还很难说,但是能够互相确认彼此位置的能力,却是无比神奇的天赋。
这意味着玉纹蜂之间传递消息的方式并非气味或激素等物质媒体,或许连声音都不是。
实际上玉纹蜂之间的联系距离并不止一千里,一人一雕眼下只用一千里作为测试距离罢了,作为天宫的通信工具却是足够了。
半个时辰后,雪娘的身影从天而降。
随着时间推移,王台内原本一日便能将精血吞食完毕,七日后每日便需要两滴,十四日后需要四滴,二十一日后需要八滴,贮存在王台内的王浆越来越少,每日滴入的精血极大补充了玉纹蜂王幼虫的成长需要。
掠过三座山头,雪域神雕冲向天空,随后又落了下来。
这些玉纹蜂并非外人所以为的那样记仇,只不过经不起撩拨而已。
“雪娘,你在天空盯着,随时报告!”
“果然是如此!”
寻常蜂蛹在整个生长过程中,只能得到一两口王浆,其他的便是寻常蜂蜜或花粉为食,而蜂王幼虫则能够从出生到死亡,自始至终都以王浆为口粮,两者的体形和寿命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一道灵气盾将李小白护在http://m.hetushu.com了其中,哪怕蜂群狂涌,最多也只会干扰一下他的视线,却无法阻止他靠近蜂巢。
很显然这个蜂群正处于地主家有余粮的好时候。
它原本也是一头全凭本能行事的扁毛大雕,自从被公子的精血点化后,这才洗去了心头的沉垢,心智变得通明,懂得了以往不知道的许多道理,命运从此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寻常工蜂需二十一日方可孵化完毕,但是蜂王却远远不止,李小白这一等,便是一个月的功夫。
失去足够王浆滋养的那几只蜂王幼虫很快枯萎而亡。
浓郁的帝流浆改变了蜂王幼虫的体质,使它能够像消化王浆一样消化精血。
李小白却是大喜。
吐纳境妖族的气势释放出来,寻常野兽立刻感受到了来自于内心深处的本能恐惧。
她的话音未落,蜂王的蛹壳突然发出一声噼啪脆响,薄薄的壳膜迅速碎裂,玉纹蜂王完全成形,开始扭动起自己的身体,随着幅度越来越大的动作,周边蜂房不堪挤下,一片片蜂蜡碎裂跌落,贮满蜜浆的蜂房封盖破裂,带着浓郁百花香气的蜜水很快跌落下来。
当李小白靠近蜂巢还有一丈距离时,蜂群骚动起来,它们本能的意识到了威胁,十余万只工蜂和数万只兵蜂,呼呼啦啦向他扑了过来。
以玉纹蜂有限的脑子自然是想不明白,最终急匆匆的朝着蜂巢方向飞去,正如同前来报复的蜂群那样,哪怕远隔千里,它同样能够知道蜂巢的位置。
虽然密不透气,但是封入其中的空气足以保证玉纹蜂在两三个时辰内的存活。
雪域神雕一身堪比精钢的雕翎,根本不在乎玉纹蜂那点儿蜂针,更何况妖气覆盖羽毛表面,蜂群连攀附上去都办不到。
它绕着李小白转了好几圈,似乎无法理解这个家伙既没打杀自己,也没折磨自己,只是关起来,现在又放出来。
因为氧气渐渐稀薄而有些委靡不振,但是那只作为虫质的玉纹蜂却依然还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