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25章 信蜂

如同拳头般大小的玉纹蜂王缓缓落在李小白伸出的手掌上,伸出细细的舌头,轻轻舔舐着,似乎要记住他的味道。
雪娘失声惊呼,她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新生蜂王的配偶竟会是这样的下场,为何还有那么多的雄蜂还不顾一切的趋之若鹜。
正当李小白越来越感到失望的时候,一点金光在天际迅速飞来,就像信号灯一样不断闪烁,每一次闪烁都会突进百余米。
这块蜂巢上的蜂房不仅有大量的蜜房,也有不少蛹房。
“好了?完了?”
分蜂就是这么简单,自始至终都毋须指挥,蜂群会根据本能追逐新蜂王和老蜂王。
天空中的蜂云渐渐变得稀疏起来。
在藤筐内的蜂巢上,被蜂群密密包裹的玉纹蜂王开始诞下第一枚蜂卵。
看到雪域神雕抓着一只庞然大物跟着李小白回来,无城子惊讶地打量着那只“大包裹”,好奇地问道:“这是何物?”
玉纹蜂王早已经飞出视界外,李小白不得不拿出单筒望远镜,在雪娘的提示下才重新捕捉到它的身影。
“这是它的使命!”
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悠哉悠哉,辗转反侧。
昔日在雪域高原,绝无可能见到这种盛况,整个神农川亘古未有的蜂王婚礼规模浩大。
金光闪烁了一下,最终彻底黯淡了下去,消失在山林间,也不知会落入哪只鸟雀之口。
照往常魔主大人食不厌精,脍不厌细的喜好来看,藤筐和筐内的蜂巢,根本就是为了享受口腹之欲,突然扔下帝都这边的工作,去寻找好吃的蜂蜜,真没毛病。
“不行啊!这些雄蜂都是凡种,根本追不上!”
“信蜂!”
“这,这是……”
“嘤……”
李小白放下望远镜,摇了摇头。
“用来分离蜂群足够了。”
尽管用麻布包裹,蜂巢储备了不少蜂蜜,雪域神雕也刻意控制着飞行速度,跟随蜂王迁徙的工蜂和兵蜂依然死掉了不少,好在空hetushu•com荡荡的蜂房内又增加了许多开始孵化的蜂卵。
李小白淡定如常的看待着这一切。
不论是距离化妖还有临门一脚,又或是已经化妖,都根本没有办法拒绝这种本能,或者说是宿命。
那种什么白马王子和白雪公主永远幸福生活在一起这种童话故事,根本不可能发生在蜂群当中,每一只蜂王都是不择手段的武媚娘。
两个小黑点很快彼此接近,互相追逐打量,很快没入云层中消失不见。
“信蜂?公子这是要吃蜂蜜吗?”
把装有蜂巢的藤筐挂在树上,倒也不用再需要去操心,玉纹蜂王会自行管理整个族群,使新生蜂种发展壮大。
雪域神雕雪娘不解其意,难道公子嘴馋了,切一块蜂巢带回去吃?
她承认玉纹蜂的蜜确实很香甜,但是只带走这么一点,未免也太少了些。
“从今日起,我给你取名叫黄蓉!”
李小白将玉纹蜂王放在自己的肩头,拿出元央剑,直接一剑斩在了蜂巢下半部,足足有上百斤的蜂巢被斩了下来,他驾驭着飞剑往下一沉,将其接住,随后缓缓落在了地上。
听到李小白将为蜂群延续而作出牺牲的雄蜂比作一支羽毛,雪娘便能够理解蜂群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
李小白纵起剑光,雪域神雕抓起那只绳环,拎着巨大的藤筐跟着一起飞向天空。
“我们回去了!”
“没关系!它不会攻击我!很乖的!”
李小白切下这块蜂巢并不是用来吃的。
在四周环绕飞舞的玉纹蜂们紧跟着一起飞进了蜂巢,你挤我,我挤你,形成了一团密密麻麻的蜂球,将整个蜂巢包裹了进去,仿佛在进行最后的加冕仪式。
“没错!”李小白稍稍解释了一番,让这只雪域神雕再望向蜂群时,却是深深的忌惮。
李小白扛着这只硕大的藤筐向瀑布下游的河滩走去。
切下来的蜂巢直接放了进去,里面有纵m•hetushu•com横交错的藤条稳稳托住了它,出入。
若是南方的蛮人巫师看到它,一定会惊喜万分的惊呼为一只顶好的蛊虫。
单筒望远镜恰好察觉到了这一幕。
李小白拿出数丈长的麻布,将整个藤筐包裹了进去,用粗大的麻绳将它扎紧,最后在顶部留下了一个绳环。
玉纹蜂王黄蓉却骄傲的自顾自越飞越高,来自于四面八方的雄蜂在各自蜂群护卫下,仿佛来自于诸国的王子,在追逐神农川这一方天地的蜂中女皇。
雪娘有些伤感地说道:“它死了!”
随着距离山崖上的蜂巢越来越远,蜂群开始出现分离,一小部分兵蜂和工蜂跟着李小白环绕不休,开始往藤筐的缝隙内钻入,其他的却返回了老巢。
还有螳螂,蜘蛛食其偶,正所谓秀恩爱,死的快。
藤筐内的蜂巢上贮有不少王浆,再加上分离的工蜂持续采集花粉花蜜,酿制蜂蜜和王浆,哪怕统驭它们的新蜂王体形格外巨大,摄食量也更胜远寻常蜂王,但是依然没有任何压力。
蜂王的王台好分辨,但是不过谁也没有办法分辨出哪些是受精孕育工蜂或兵蜂的蜂卵,哪些是没有受精,将成长为雄蜂的蜂卵,以数量体大的子脾蜂房,李小白那点儿精血根本远远不够看,即使逮一只成熟体雄蜂,恐怕人家也不会主动摄色魔血,哪怕强喂也比不上在孵化过程中的精血培育,以其有限的寿命,化妖的可能性更是微乎其微。
调整焦距,单筒望远镜的镜头很快将那只异种雄蜂的身影变得清晰起来,两大两小四支膜翅狭长而有力,头部和节肢金灿灿的,在阳光下熠熠生辉,通体仿佛天鹅绒般的体毛,飞行速度极快。
李小白察觉到心神中的混沌青莲又投射出一根淡黄色的细线,正落在眼前这只蜂王身上,他甚至可以清晰的感觉到对方的情绪。
李小白拿出一只这两天编好的藤筐,体形足有一丈多和_图_书高,水缸粗细,藤条编织的缝隙很大,足以让任何一只玉纹蜂从各个角落自由。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李小白让雪娘将装载着蜂巢的藤筐挂到后院的大枝上,他给带回来的玉纹蜂群取了个新的名字。
……
若有任何敌意行为,雪娘会毫不犹豫的将对方切丁丁。
玉纹蜂和其他蜜蜂,拥有严格的社会体系,分工明确,在孵化时有未受精,食用王浆多少,都会决定蜂卵的社会分工。
“可惜了!”
玉纹蜂王与异种雄蜂的下一代是一种前所未有的蜂种,这个结果完全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铺天盖地的蜂群汇聚成一片绵延数里的黑云,环绕着中央的玉纹蜂王,最强壮的雄蜂你追我赶,努力追向天空中那只越飞越高,很快连小黑点都不见的身影。
如此一来,悉心培养的蜂王岂不是前功尽弃?
“小心!”
闪烁的金光越飞越高,很快超过了那些犹自竭尽全力,抵御着高空狂风,往上冲的雄蜂们,距离抵近云层的玉纹蜂王越来越近。
也不知是从哪里飞来的,察觉到蜂王觅偶的信号,便不顾一切的飞过来。
无数鸟雀从四面八方飞来,扑入那些死去的雄蜂坠落的树林,欢快的啄食雄蜂的尸体,重新演泽大自然的轮回。
玉纹蜂王发出一声喜悦的清脆颤鸣。
……
想要让蜂王维持住整个蜂群,必须孕育出下一代新的工蜂和兵蜂,它们才是李小白想的千里传讯蜂。
不过孵化出新蜂王后,李小白这一行的目的并没有全部完成,充其量只能算是一半。
化妖的玉纹蜂王无论是体形还是体力,都不是寻常蜂类能够相比的,恐怕那些雄蜂悉数活活累死,也没可能追得上它。
仿佛猜到了雪娘的厌恶,李小白说道:“任何一只蜂,它们都不是作为个体存在的,有蜂王,有雄蜂,有工蜂,各司其职,分工明确,合起来才算是一个完hetushu.com整的蜂群,雄蜂就像你身上的羽毛,会自然脱落换新,它们的喜怒哀乐方式与我们不同,所以你也无需多想。”
原本打算出行一周,却没有想到一个月后才返回帝都天京。
好吧!李大魔头叫这小东西旺财,它也没的选!傻乎乎的真好骗。
刹那间,方圆百里的所有蜂群沸腾了起来,不仅仅是玉纹蜂,还有虎头蜂,胡蜂,马蜂,数十种蜂类就像在同一时间收到了某种信号,集体倾巢而出,肉眼可见在山林内黑色的烟雾冉冉升起,飞向天空。
参差荇菜,左右采之。窈窕淑女,琴瑟友之。
至于什么信蜂,无城子压根儿连听都没有听说过。
在藤筐内养精蓄锐了一周后,体形又大了一圈的蜂王终于腾空而起。
“我们走了!”
雪娘从未见过这种盛况,她瞪大了眼睛,看着玉纹蜂王越飞越高,下方的雄蜂们竭尽全力扑扇着翅膀,试图追上那个“美丽的姑娘”。
这场自由恋爱最终结果是雄蜂精尽虫亡,玉纹蜂王从此成为独一无二的母蜂王。
参差荇菜,左右流之。窈窕淑女,寤寐求之。
每一只蜂都相当于一个细胞,合在一起才是完整的生物,自然有新陈代谢,所以从这样的角度去看待蜂群的种种行为,便不会再感到奇怪。
那是一种感激,欣喜,还有一点儿小激动的濡慕,可以肯定的是,连续喂服的精血使双方建立了某种潜在的联系。
没有交尾过的蜂王,便是不完整的,如果白白便宜了寻常雄蜂,孕育出来的蜂群,恐怕品质会下降一大截,同样让李小白的一番努力事倍功半。
玉纹蜂王与那只远道而来的异种雄蜂究竟发生了什么事,雪域神雕满头雾水,锐力的目光仿佛能够穿透云层,看到两只蜂忽分忽合,不知在跳着什么样的舞蹈。
群蜂浪舞了约一个时辰,下方的雄蜂被甩出千米开外,而且距离越来越远,有不少雄蜂和工蜂体力不支,从hetushu.com天空中坠落。
李小白知道虫儿们的世界有多么残酷。
“那只闪着金光的蜂会死?”
等了约一个时辰,忽然一粒金光从云层中坠落了下来,还在盘旋的蜂群骤然作鸟兽散,重新回到自己的蜂巢,不少油尽灯枯也未能一亲蜂王香泽的雄蜂干脆当场力竭而亡,如同下雨一般,噼哩啪啦坠入林间。
跟着切下来的蜂巢而分群的工蜂和兵蜂事实上活不了多久,只能暂时喂育和保护蜂王一段时间。
与蜂王交尾可不是什么HAPPY的事情,而是要命的行当,否则不然会怎么说青竹蛇儿口,黄蜂尾上针。
没过多久,疲惫不堪的玉纹蜂王飞了回来,一头钻进藤筐内。
参差荇菜,左右芼之。窈窕淑女,钟鼓乐之。
雪娘有过丧偶之痛,甚至与杀夫凶手纠缠拼杀,却不曾想过这世间还有如此无情无义的物种。
“黄蓉找到了配偶,那只异种雄蜂命不久矣!这是命数。”
“这样就行了吗?”
“原来是这样!”
无城子无法理解魔主大人在外面转了一个多月,就是为了这么一只蜂巢。
刚一解下包裹的麻布,沿途憋闷了数日的玉纹蜂们就像一下子得到了自由,集体倾巢而出,嗡嗡嗡地飞向四面八方,寻找最新鲜的花朵,补充消耗了许多的口粮。
未能刻意培养雄蜂,似乎是失策了。
似乎是一只罕见的异种雄蜂,虽然没有化妖,估计也不远了。
那只摄色魔血和王浆长大的玉纹蜂王完全成为了一个异类,雪域神雕死死的盯着它,毕竟灵智初开,谁也不敢保证这只新生的小妖对公子有没有恶意。
一些体质虚弱的雄蜂被越来越猛烈的狂风吹得失去了方向,并不是所有的雄蜂都能跟得上玉纹蜂王,唯有最强壮的雄蜂才有资格配上蜂王。
漫天飞舞的蜂群依旧环绕着他不肯散开,却并没有因为被夺取了部分蜂巢而暴动起来,似乎玉纹蜂王从诞生那一刻起,便压制住了整个蜂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