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26章 机关舟的设计

高高挑起的舰艏处设计有三支粗大尖锐的顶角,舟体左右遍布床弩,还绘制有生成攻击性法术的法阵。
琉璃心扫过这些纸上的文字,很快将有用的筛选出来。
可笑他曾经还指点香君小娘如何放权,不要把自己累成死狗,可是现在,恐怕要被香君给笑话了。
眼前这个年轻人现在是他的顶头上司,墨门是否能够重建,全赖对方的支持,借他十个胆子也不敢笑话。
公输磐终于相信了黄麻纸上画的是一艘机关舟,原本心目中的机关舟外形被彻底颠覆,可是他却无法理解,为什么要画成这般模样。
候在门外的书记小吏急忙进来,恭恭敬敬地一揖道:“公子,有何吩咐?”
李小白只好找了个借口,打发满身异味的公输老头把自己拾掇一遍。
正准备处理眼前的事务,无城子前脚刚走,满身邋遢的公输磐兴冲冲的闯了进来。
“这,这是为何?”
很显然在李小白离开的这段时间里,百枚灵晶悬赏的问卷又掀起了一轮新的高潮。
刚用过晚膳,还没等放下碗筷,梳洗一新的公输磐就找了过来,换了一身干净衣裳,异味也没有了,但是两眼依然布满血丝,显然没有休息好,依旧惦记着他的战争机关舟和报仇的事情。
“机关舟?”
面对堆积如山的文牍,他直接开挂处理。
“嗯,嗯,那啥,喊公子就行了,宫主叫起来怪怪的。”
“你且先去休息,我需要一些时间细看图纸,这是命令!记住,晚饭后来寻我!”
宗门被灭,悬空岛不知去向,公输磐恨极了西人,为了弄出这些设计图纸,几乎到了不眠不休的疯魔程度。
捧着面试表格退出去后,小吏找来几个同僚,将装满问卷的沉重木箱合力搬了出去。
李小白费了半天唇舌,将自己所知道的这些常识,全部告诉了公输磐。
黄麻纸以黄蘗汁染色,耐久防蛀,价格腾贵,但是李家不差钱,别说练字当和图书草稿,就是拿来擦屁股都没问题。
不行!得拉人做垫背!本公子的主职应该是吃喝玩乐,游山逛水,闯祸捅篓,而不是待在这里当一个埋头案牍,苦劳其行的乖宝宝。
李小白看着满地狼藉,暗中摇了摇头,恐怕又要好好收拾一番,不过他还是将视线投向铺满全桌的图纸上。
李小白停下笔,抬头看向满脸茫然的公输磐。
“公子!”
“公子是天生的炼器士,墨门的机关术果然没有明珠暗投!”
一方面是因为战争机关舟的设计完成,另一方面也是迫不及待想要替宗门报仇,公输磐恨不得现在就把战争机关舟建好,造它个百八十艘,将圣庭那帮狗杂种全部消灭在东土。
“其实,我们还可以这样!”
“呵呵!”
“公子画的是何物?”
“机关舟!”
公输磐既庆幸又有些遗憾,庆幸墨门机关术将在李公子手中发扬光大,遗憾的是命运弄人,墨门没有将其招入门内,反而被并入了对方的宗门。
李小白并没有回答无城子的疑惑,他回到自己的面试间,将压在镇纸下的一张问卷交给了他,说道:“去把那个人带来。”
“磐长老最好先去洗个澡,换身衣服,再吃点东西,睡一觉,咱们再谈。”
念头一转,李小白想到了一个倒霉孩子。
他动用了“玄星”将其变化为一枚箭镝,说道:“为何箭矢的锋镝通常是这个形状,因为它能够以最小的阻力,最稳定的姿态穿透空气,你可以把空气想像成水,机关舟每前进一步,都会遇到来自于前方的阻拦,我们必须设计成尖头,阻力将会降到最低……”
心中带着疑问,公输磐目光紧盯着李小白的动作,就见那支细长的墨尖笔在纸上画出一根根线条,不是法阵,而是渐渐呈现出一个梭状物体。
一个时辰后,李小白拍响了桌铃。
李小白一边说着,一边翻阅着每一张图纸。
和-图-书“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所以,机关舟的真正外形就应该是这样!磐长老可以用木头雕出形状,置入水中推动,便可以验证一二。”
“就知道你会这样想?”
小吏楞楞的低下头看了看自己手中那叠厚厚的面试表格,又望向满箱的问卷,实在有些无法相信这个年轻公子竟然在如此短的时间里将它们全部看过一遍。
“是吗?我看看!”
流线形,阻力,这些浅显的道理在此之前从未被系统化的梳理出来,墨门制作机关舟也参考了在水上航行的舟船外形,尽管朦朦胧胧的知道一些相关的东西,但是犹如雾里看花,知其然却不知其所以然。
“是是,公子!”
明天就让无双管家过来上班,好歹也算是读书种子,想要当一个拿着丰厚月钱的安逸管家,想得挺美,老老实实给本公子当包身工才是正理,就是一块砖,革命哪里需要,就往哪里搬。
李小白并没有放过初具雏形的织梭状机关舟,又在上面添了十几支桅杆,头部六支小桅杆,中间四支桅杆,尾部又有六支桅杆,看上去就像是织梭与帆船的混合体。
李小白仿佛看出了公输磐的猜测。
一个月未处理天宫驻京办事处的公务,理所当然的积压了许多,还有许多应募而来的术士与武者等待第三轮的面试,而且还有新的问卷被送了过来,足足有三四万份。
李小白摇了摇头,随手又在黄麻纸上那个织梭状机关舟的素描图边上添了数笔,这艘“机关舟”仿佛立刻活了起来。
也不知多久没有洗过澡的公输磐带着一身呛鼻异味,一挥胳膊扫空了桌上的笔墨、问卷、面试表等物品,地上顿时一片狼藉,他却毫不在乎的连看都不看一眼,从储物法器中拿出厚厚一大叠纸,神情激动地扒拉着这些纸张说道:“公子,请看,这是老夫新设计的机关舟!”
“叮!~”
不过没有那些经线和纬线,和图书换作无一物的空气,渐渐的,公输磐脸上的疑惑开始退去,他目光紧盯着黄麻纸上这个怪模怪样的机关舟,看出了一些端倪。
公输磐邀功般说道:“如何?如何?老夫花了整整一个月,不眠不休,总算把它搞出来了。”
当即走出门外,纵起剑光冲向天空。
宫主音同公主,李小白死活不肯接受别人喊自己宫主,可他偏偏又不是神通境的尊者,其他五宫之主还可以称为神尊,他这个不伦不类的天宫之主纯属是拿大。
……这是什么?
“这才是机关舟真正应该有的形状,流线形啊!”
设计出来的机关舟外形依然与水上舟船一般无二,始终是照猫画虎,并没有踏出最关键也是最重要的一步。
待第一只信蜂孵化出来,还需要进行训练如何传递讯息,总而言之,将是一大堆繁重的工作正等待着他。
“安排这些人明天过来面试!”
李小白的目送着公输老头的背影消失在门外,苦笑着摇了摇头,先收起桌面上的战争机关舟图纸,然后一张张捡起掉在地上的那些纸张。
在外面,他们看了看几乎根本不曾动过的问卷,同样满脸茫然。
看似简简单单的寥寥数笔,在机关舟周围画出数根线条,却是模拟出了气流的变化,给人以一种舟体与空气无比顺畅贴合的感觉,似乎是一种相当完美的状态,仿佛本该就理应如此。
“善!大善!理应如此!哈哈,哈哈,我墨门竟然执迷不悟,走了这么多年的弯路,哈哈,宫主,请受老夫一拜!”
“磐长老,且先看我。”
天空不是河流,寻常舟船航行在水面上,但是机关舟更像是穿梭于水面下,墨门的机关舟徒然只具其形,却不得其神,煞费苦心的设计,最终却是事倍功半,许多竟然都是做了无用功。
两厢一比,立刻原形毕露。
……
“不明白?”
公输磐怔了怔,连忙三步并作两步,跟在后面。
后面陆续送过和-图-书来的问卷基本上没有什么新意,和此前其他人填写的答案大同小异,自然也没有细看的必要。
茅塞顿开的公输磐仿佛眼前迷雾尽去,心满意足的大笑几声后,冲着李小白纳头便拜。
准确的说,就像是在天空中穿梭飞行一般,还真有几分织梭穿线织布的意思。
“不急,老夫不累,若是定了,老夫立刻就开始筹备建造!”
换作旁人,李小白恐怕会一语带过,可是公输磐将是主持建造战争机关舟的人,他必须详细解释清楚。
公输磐不解其意,看得满肚子都是疑问,但是李小白的动作却并未停下,飞快描着更加精细的细节,还有光暗变化。
公输磐猜测是织妇的织梭,可是公子拿着这支细笔画了半天,怎么可能是为了画一支寻常的梭子,要画也应该画织机才对。
草图上长达百余丈的战争机关舟体形完全超过圣庭的飞行舟,每一处符文法阵都显示出公输磐深厚的机关术与炼器术功底。
“有点儿意思!”
公输磐无可奈何,只好依命退下。
“没错!你不会以为是织梭吧?”
将天宫驻京办事处积压了一个月的事务快刀斩乱麻般全部处理完毕,天色却已经渐黑。
“公子,公子!老夫把战争机关舟设计好了!”
没错!就是了!
图纸上的线条与符文涉及墨门的不传之秘,但是李小白得了机关术传承,因而公输磐并不避讳他。
李小白手指一拨,自制碳芯笔在手上飞快转了个圈儿,这是十年如一日的学生狗才会的绝技。
李小白背着手,直接走向书房。
即使翰林院博览群书的大学士,所知大多是一堆故纸,对世间万物依然没有太多的了解,能够辨识五谷就已经不错了,让他们像那个小商人一样提出玉纹蜂这样的答案,恐怕也是力有不逮。
第一张是机关舟的草图,参照了圣庭飞行舟的外型,但是在舟体外形和聚风帆的样式上却又有不同。
小吏们踩着鼓hetushu.com点儿下班,李小白挠了挠头,这样下去可不行。
公输磐瞪大了眼睛,这个怎么看怎么都像是织梭的玩意儿,居然是机关舟。
这是?
好歹他也是墨门的长老之一,从未听说过机关舟会有这个模样的。
被看穿心思的公输磐老脸一红,干笑了几声。
可惜他是文科生,知道的这些东西都是九年义务制教育的常识,好在没有还给老师,这会儿还能捡起来发挥余热。
公输磐捋着自己花白的长须,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
无城子接过问卷,打量了一眼,隐约猜到了什么。
如果是一个理科生在这里,恐怕分分钟几个数学公式,把公输磐这个全真境真人当场秒杀在这里。
公输磐刚开口,就被李小白的手势打断。
公输磐不断喃喃自语,李小白在黄麻纸上那几笔竟然大有深意,一下子为他揭开了以前从未想像过的全新领域。
公输磐笑了起来,整个人的精气神焕然一新,正应了那句话,朝闻道,夕可死矣!
如果可以的话,乘胜追击,顺势反攻极西之地,把那个什么狗屁万王之王凯撒,抓过来做奴隶。
“随我来!”
李小白不在帝都天京的这些日子里,书房并非一直空着,而是由二哥李青在用,原本空荡荡的书架上摆满了书,角角落落纤尘不染,硬梨木桌上整整齐齐摆着笔架,砚台,油灯,镇纸和书写用的黄麻纸等物,一尊青瓷香炉正吐出袅袅升起的一线檀香。
如果整天被这些俗务缠身,自己非被牢牢钉在帝都天京不可,根本没有办法顾及到天宫山门的发展,那里才是他真正的根基所在。
“好!好!老夫遵命!”
李小白将筛选过的面试表格递了过去,然后指了指桌旁的木箱,说道:“这些问卷已是无用,都送到厨房烧了吧!”
李小白抽过一张黄麻纸,拿出一支碳芯笔在上面画起了素描图。
惊讶归惊讶,不过他很快反应过来,应道:“是!”
“是!老奴遵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