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31章 蜂语

公输磐却没有动,他相信那几个弟子定然会带给自己一个准确的答案。
公输磐跟在对方身后,开始打量着这座小城,风格奇异却统一的建筑群给人以一种恢弘大气的视觉冲击力。
说话间,将蜂巢藤笼搬过来的武者们掀开了麻布,憋了三天三夜的信蜂们蜂拥而出,直接扑向了四面八方,迫不及待的开始采摘那些奇花异草的花蜜。
待来到一处空旷的广场上,领路的弟子直直往一座尖顶建筑走去。
对于信蜂的这种奇异能力,李墨叹为观止。
“是小郎吗?”
只有打掉他们最后的骄傲,才能让这些宗门弟子真正接受天宫。
与公输磐一起来的墨门弟子们全都惊呆了。
李墨淡然一笑。
“欢迎磐长老!”
机关舟在石台上停稳,公输磐带着墨门弟子们走下机关舟,早已经候在这里的武者将蜂巢藤笼抬了出来。
“弟子恭迎磐长老,李墨博士正等着您!”
其中谁占到便宜,还不好说。
事实上没有这份协议,前墨门长老公输磐一声号召,那些流落在外的墨门子弟,依然还是会投入天宫。
“我们刚才走的地方有法阵!”
就在这时一只信蜂飞到他面前,落在了桌上。
“诸位莫慌,这是家养的大妖!”
以前他们只听说过,却从未见过,突然置身于传说中的秘藏洞天,一个个嗔目结舌,好半天没有反应过来。
“凭我秘藏洞天外的先天幻阵!”
“领这些师兄们去看一看我天宫的先天无相幻阵。”
公输磐疑惑对方的反应,山门内出现如此实力高强的大妖,竟然毫不在乎。
然而在下一秒,他定在原地,眼前的世界骤然发生了难以想像的变化。
这玩意儿也能家养?公输磐有些发愣。
公输磐和李墨一样,还是第一次看清楚信蜂发声的真相。
数十道剑光从天而降,李墨带着一众年轻弟子现出身形,他冲着终于回过神来的公输磐等人拱手道:“在下李墨www.hetushu•com,悿为天宫博士和山长,欢迎磐长老!”
“不多,四五位而已!”
李小白创立了天宫,麾下有两位全真境真人,起步点就比寻常术道小宗门要高,再加上墨门子弟归心,静霜宗乐见其成。
并未出李墨所料,这些墨门弟子中果然还有心存骄傲之人,经不得言语相激,当即傲然道:“我墨门有悬空岛,还有都天星斗大阵,不知天宫还有什么?”
李墨的语气和小郎如出一辙,他好整以暇的放出桌椅,打发了众天宫弟子们去静修,邀请公输般等人同坐。
不过一路行来,公输磐却察觉到一丝异样。
与整日折腾那些年轻天宫弟子的大小妖女不同,平日里它不是宁神修炼,就是安安静静的看书,术道功诀也好,圣人经卷也罢,来者不拒,天宫藏书被白面看了个遍,极为享受秘藏洞天内的安逸生活。
李墨为公输磐揭开了谜底。
……
又是一声咆哮,一头满身碧鳞的青蛟现出身形,黑云迅速向四周散去,形成了一个巨大的风眼空洞,妖云旋涡笼罩了整个秘藏洞天的天空。
它是从灵兽门的灵狐小毛,李墨无法接受其原主人的恶俗取名,帮它改了名字,现如今叫作白面。
李墨打算让这些心高气傲的前墨门弟子开开眼。
青蛟一头扎了下来,没入邻近的湖水当中。
“弟子在!”
“果然,果然如此,我道这小子哪里来的底气,分明早有这样的凭借。”
青叶领着几个不服气的前墨门弟子返回。
为了安这些成建制投奔过来的术道中人之心,李墨挑好的话来给天宫脸上贴金,生怕谦虚过度,让这些心高气傲的宗门术士产生出离弃之心,小郎好不容易拐骗来的人手,可不能就这样功亏一篑。
几个前墨门弟子纷纷亮出飞剑,如临大敌,可是李墨等人却无动于衷,恍然未闻的站在原地,最多漫不经心的往天空看了一眼,随即又收回http://m.hetushu•com了目光。
据传闻,五宫七宗的秘藏洞天只是一方极小的天地,然而眼前这一片,仿佛漫无边际,远远超过了公输磐所知的秘藏洞天应有大小。
尽管需要御剑或乘载机关舟飞行数日,但是对于术道中人来说,这点儿距离根本不算什么,天下之大,难以想像,不眠不休飞上一个月也未必能够摸到尽头。
李墨淡然一笑,小郎带过来的妖族都十分听话。
年轻的天宫弟子持弟子礼,唯有天宫长老才有这样的待遇。
机关舟刚刚临近小城上空,公输磐深深吸了口空气,蕴含的灵气明显比其他地方更加密一些,甚至比帝都天京外的鬼谷崖还要好上几分。
不过想要真正在术道各宗门中间拥有自己的话语权,依然还是需要亮出自己足够的肌肉。
“天宫怎会有如此大妖!”
“这便是信蜂吗?”
这回轮到李墨惊讶了,他从何蕊带过来的信件得知,小郎新养了一群奇特的蜜蜂,可以不远万里之外,替人传声。
在他看来,这些高大的岩石建筑表面完全可以刻下法阵符文,平空增加一些特殊的功用。
作为五宫七宗十三门的人对这样的玉牌并不陌生,他们每人都有一块,只不过随着墨门被西人圣庭攻灭,便只剩下纪念的意义。
“吼!~”
虽然不及李小白那样专业研究人心,但是曾经为求术道仙缘而浪迹天下的他,早已经阅尽人心。
到底是墨门最出色的弟子,在短暂的惊惶失措后,迅速意识到刚才发生的异变究竟是怎么回事。
公输磐感受到那股妖气突然拔高了一大截,显然从真丹境初期晋升到了中期。
打量着迎上前来的年轻天宫弟子,身上灵气波动不弱,个个皆是良材美质,公输磐不禁感叹道:“若是能够好好经营百余载,或许可与我墨门不相上下。”
“先天无相幻阵?”
宫主的大哥就在这里面吗?
众年轻弟子齐声大喝。
随着时http://www.hetushu.com间推移,进进出出的久了,很多人才会习惯下来。
有如此灵气汇聚的地方,难怪不把山门放在天京附近。
领公输磐等人的少年弟子应声道。
再看李墨脚边那只安然蹲坐的两尾妖狐,公输磐问道:“天宫蓄养了多少妖奴?”
“喂!大哥么?”
“果然是一处好地方!”
只不过这座小镇却由一条与其规模完全不相符合的高耸石墙包围,石墙外留了百丈距离的郁郁葱葱青草地,再远便是一望无际的茂密森林,不时可以听到鸟兽的嘶吼远远传来。
为防妖奴坐大噬主,即使是灵兽门,也极少让门内灵兽修为达到真丹境,事实上由于功诀的缘故,那些驯化出来的灵兽几乎不可能达到破境结丹。
两个大宗门联手,有实力有人脉,原本预见到的挑衅不复存在,使天宫成功得到了整个术道的认可,进入最为重要的稳定发展阶段。
秘藏洞天内灵气浓郁,灵狐白面依然可以继续修炼,不过却没有人再用灵兽门的特殊心法撷取它身上的灵气,日积月累下,由量变产生质变,又长出了一条尾巴,修为因此大进,相当于术道初识境,成为了真正的灵狐。
“不,这里是……”公输磐往前走了十几步,深深呼吸着浓郁到化不开的灵气,环顾四周,最后回望高大尖顶的歌特式大礼堂,放声大吼:“这里是秘藏洞天!”
紧接着又一股妖气冲天而起,激荡不休的湖水反而冲天而起,其中夹着的炽烈的火光,水火交融,又是一头妖族,一头满身红鳞的鲤鱼高高跃起,身上的妖气很快提升到了化形境高阶,再进一步,便是真丹境的大妖。
秘藏洞天,五宫七宗安身立命的根本,除非是宗门长老,连内门弟子都不得轻易进入。
此外出乎意料的是,神霄宫却因为无城子的缘故,显然认为可以分一杯羹,也同样向天宫递出了橄榄枝。
经过一连串利益交换,五宫七宗将墨门幸存者转www.hetushu.com给了天宫,同时达成“平价”交易法器的约定,毕竟各宗门的炼器士水平依旧比不上专门研究炼器术和机关术的墨门弟子,一场瓜分墨门幸存者的盛宴,最终还是便宜给了天宫。
法术加上凡人工匠,使天宫的建设一天一个模样,当公输磐抵达的时候,他看到了一座规模不小的城镇。
除了迎接他们的是术士弟子,在城墙上身着重甲持械巡逻和在广场上不断呼喝打熬身体的却多是武者,其他的多是一些凡人,做着一些衣食工匠的自给自足小买卖,此前不断送来的那些弟子却并没有看到多少。
按道理来说,天宫山门的人口并不少,至少也该上千才是,可现在三三两两,竟寥寥无几,也不知如此多的人送到哪里去了。
墨门千载相传,祖师公输班寻得落星之地,以伟力升起陨星核心而造出悬空岛,又以天降乌铜制成法器应对诸天星斗之力,竖柱布阵,守得墨门千载岁月,哪怕此时被西人攻灭,但是墨门得天独厚的山门地利和法阵是其他宗门无法相媲美,同时也是所有墨门弟子的骄傲。
即使身在秘藏洞天,依然能够毫无阻碍的与远在帝都天京的李小白传话。
毕竟由于被关在天牢内,消息不灵通,不知道外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明真等人被玉贞摆了一道,这个哑巴亏吃得并不冤枉。
“好厉害的法阵,我们这是在哪儿?还在天宫吗?”
公输磐一副恍然大悟的神情,可恶那魔头,又将他骗了许久,这厮恐怕早就经营已久,业已成了气候,假借着西人东征,天下大乱的机会趁势而起,不知多少人被骗得依然蒙在鼓里。
“大妖!”
“请磐长老随我来,天宫比不得五宫七宗,底蕴却不比墨门差上多少。”
那些进入秘藏洞天的术道中人都会不约而同对天宫变得死心塌地,视若己有一般,哪怕是赶都赶不走,对于分派给他们的职事,无不尽心尽力。
除了高点,大点儿,还有个抢眼hetushu.com的尖顶,看上去也没什么啊!
“不对!这里不是原来的地方!”
公输磐心里直嘀咕,踏门而入。
“请前面带路!”
石墙包围内有少许田地,但大部分还是坚硬石块堆砌的高大建筑,还有宽阔笔直的街道,不时可以看到人影走动,却是极为稀疏。
正在等待中,惊天动地的怒吼声震长空,妖气冲天而起,浓浊的黑云中间电光弥漫,巨大的霹雳不断落向下方的湖面。
一只通体白毛的小狐狸从他身后探出脑袋,好奇的打量着公输磐等人,身后两条蓬松的大尾巴极有韵律的缓缓摇晃着。
公输磐的语气恍若犹在梦中。
蜂翅微振,发出了与李小白一般无二的说话声,依照李小白的吩咐,蜂王看到李墨,便派出了信蜂与他通话。
“磐长老,这里才是天宫的真正山门!”
摆渡人何蕊驾驭着机关舟载着公输磐等一众墨弟子和用透气麻布包裹的蜂巢藤笼,经过三日的飞行,抵达了天宫山门所在。
此前还在说天宫潜心发展百余年才有可能比得上墨门,可是光眼前这处秘藏洞天,就将墨门远远甩在了后面。
“这里是天宫吗?”
这里是,这里是天宫的真正秘密!
随后每人发放了一块青色平安玉牌,打入各人的心神印迹,作为天宫人员的身份认证,在百里范围内,也能够感应到彼此的位置。
领他们进来的天宫弟子静静的站在一旁,他对公输磐等人的反应早已经习以为常,几乎每个首次进入秘藏洞天的人都会有这般的反应,甚至连兴奋到昏过去的都有。
公输磐眉头一皱,他乘载机关舟抵达天宫,自始至终都没有看到任何法阵的痕迹,这里怎会有什么先天无相幻阵这种东西。
悬空岛虽然天下独有,但是对于宗门而言,实际意义依然还是无法与秘藏洞天相比,尤其还是如此灵气盎然的福地,真正的福地。
“是!请随我来!”
“眼见为实,青叶!”
“啊!~我们怎么又走出来了?”
“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