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33章 背叛

虽然没有惊雁宫的冰火两仪镇天镜那种诞生于混沌初分时的异宝,大衍宗依然拥有强大的镇宗宝器,阴阳子。
杨烈趁机带着师尊奎木神尊留下来的遗物,跟着众弟子迅速逃回。
失去控制的阴阳子重现原形,黑云消散,白光褪去,重新变回黑白二子,闪烁着黑光和白光,与奎木神尊一样,缓缓坠向地面。
正在感受到着体内的灵气飞快翻涌恢复,大衍宗的术士们士气大涨,然而这种令人惊喜的变化却莫名戛然而止,一些人转过视线愕然相望,恰好看到杨烈正接住了化作一片飞灰消散而去的奎木神尊,“悲怆无比”地大喊:“师尊!”
奎木神尊一声轻斥,两指拈着一枚黑色棋子,将全身的灵气汹涌灌注其中,天空中骤然狂风大作,吹得大衍宗弟子和西人圣士一阵东摇西晃,连五艘飞行舟也被撼动起来,微微晃动,甲板上的西人稍有不慎,便会变成滚地葫芦。
“走了!”
奎木神尊掐指捏动周天易数,然而一片茫茫迷雾遮掩了天机,西人也有精擅占星术的大能使大衍宗引以为傲的卜课之术失去了作用,若非如此他也不会在惊雁宫之战中耗费阳寿,推算敌人的弱点,倾力一击。
“师尊!”
大衍宗的十余位全真境真人长老已经全部升上天空,带领着众弟子们迎战那些圣士,圣庭的光明圣力极其霸道,不仅能够消融术道法术,还能够对术士和法器造成严重伤害,不时有大衍宗弟子被圣术的光芒击中,浑身上下燃烧着耀眼的白色光焰,像流星一样从天空中坠落。
“对不起了,师尊!弟子只是想当宗主而已!西人已经答应我,只要能够服从圣庭,他们便支持我做大衍宗的宗主。”
“呵呵!”
能够帮助到师尊,杨烈十分高兴,目光深处却闪过一丝异样,转瞬即逝。
出战的西人圣士和五艘飞行舟仿佛为了暂时休整,并没有急着继续进攻。和_图_书
每一艘舟首的撞角都各不相同,有狰狞咆哮的猛兽,有风情万种的美女,尖锐的几何形状,有顶盔贯甲,呈现出进攻姿势的战士,也有代表高级圣士标识的纹章,但是无一例外,这些顶角前方,出现了一枚金色光球,变得越来越亮。
“师尊请用丹!”
仅仅是轻嗅丹香,便使人精神一振,大衍宗宗主奎木神尊情不自禁地赞道:“果然是好丹!”
此消彼涨之下,大衍宗的颓势不仅被奎木神尊生生止住,而且开始有重新越战越勇的势头。
他一挥袖子,卷起那枚黄芽丹,直接扔进了口中,丹药一入喉,便化作琼浆深入内腹,此前燃烧阳寿,强行提升修为留下来的后遗症立刻缓解了许多,脸色迅速变得好看起来。
有人或许猜到是因为亏虚过度又强行催动阴阳子的缘故,毕竟燃烧阳寿极其凶险,当场身死都有可能,却没有人猜到真相另有他因。
红肿的目光中闪过一丝喜色,杨烈止住哭声,依然带着哽咽道:“师尊打算让我接任宗主!”
“叱!落子无悔,黑子当先!”
奎木神尊笑着点了点头,他接过玉瓶,正准备倒出那枚黄芽丹,突然脸色一变,玉瓶脱手跌落,砸在地板上四分五裂,那枚散发出逼人馨香的米黄色丹药在玉片当中弹跳翻滚。
五艘西人飞行舟抵近定星城,奎木神尊才察觉到危机降临。
说完缓缓站起,身后一丈开外,横在剑架上的尺许长小剑发出战意昂然的颤音。
城墙上有术士吟颂法术咒文,开始反击,然而电光大作,火球漫天,每当一靠近飞行舟,便会平空消散,只有全真境的真人才能够将自己的法术轰击到舟体上。
天守殿第九层的地板上线条纵横交错,宛若棋盘一般,黄芽丹落在地上板,恰好定在经纬线交叉点上,犹如落子一般。
五艘飞行舟的风帆上突然亮了起来,无数光点从帆布表hetushu.com面的纹理上飞快流动,汇聚向缆绳和桅杆,最终在舟体表面越来越亮。
奎木神尊冲入战场,给开始动摇起来的防线注入了一剂强心针。
奎木神尊以自己的灵气催发平日里不断压缩入白子的灵气,将其补充给修炼大衍宗基本功诀的弟子,因为这样的感应,参与进攻的西人却得不到半点好处。
白子主生,犹如一颗小太阳,爆发出温暖的白光,正在与西人圣士缠斗的术士们感到消耗颇多的灵气正在以惊人的速度迅速回复。
狂风过后,阴阳子的黑子骤然炸开,迅速膨胀开来,笼罩住整个定星城上空,缓缓旋转。
嗡!
整个城池就像炸了锅一样,没有修为的凡人惊惶失措的往家中跑去,街道上陷入了一片混乱。
在下一秒,大衍宗宗主的身体在霸道的剧毒侵食下,化作黑色的飞灰,随风一吹,便消散的无影无踪,将罪恶的证据彻底抹除。
人生如戏。
未曾参与过惊雁宫之战的杨烈失声惊呼起来。
只有那些电系属性的圣兽在漫天黑云,电蛇狂舞的环境下如鱼得水,毫无阻碍,不过天空中的法术并不止是雷术,还有水术和火术,彼此并不干扰,甚至互相增幅。
五艘飞行舟前方金光大作,轮番射出耀眼的光柱,不断轰击定星城的守护大阵。
定星城内不断升起示警的法术光芒,散布在各处的术士们驾驭着剑光冲向城墙。
宗主死了,变作飞灰消散?
看到骤然爆发的战斗,杨烈脸色有点难看。
突然间,奎木神尊闷哼一声,全身灵气骤然消散,甚至连脚下的飞剑都再也维持不住,摇摇晃晃的往下落云。
杨烈一惊,他看到师尊奎木神尊的目光穿过窗棂,投向远方的天空。
在天空中旋转的黑云就像一座巨大无比的磨盘,缓缓下压,开始对五艘飞行舟造成巨大的压力。
“是那些西人!”
一时间西人圣庭与大衍宗的战斗陷入了和图书胶着状态,飞剑的剑光与圣斗甲的光翼互相追逐,还有伴随着圣龙兽咆哮的天赋攻击,大衍宗的术士们死死抵御着西人的进攻。
杨烈脸上露出笑容,将玉瓶奉上。
一时间难以接受这个事实的大衍宗弟子们在西人毫不留情的进攻下,整个防线分崩离析,全真境长老们再也无法控制住局面,只好带着人往定星城内逃去,期望能够借住于守护法阵重新稳住阵脚。
定星城内的术士们驾驭起剑光冲天而起,开始迎战来犯之敌。
杨烈不知何时,来到奎木神尊的身后,一支短剑如同毒蛇般悄无声息的刺入他的背心。
一道道光环就像源源不断的波浪形成层层阻力,硬生生扼止住五艘飞行舟的接近之势,速度越来越慢,直到距离城墙还有余千丈,便再也无法前进半步。
漫天雷光笼罩住五艘飞行舟的上空,数位全真境真人联手催动同一种法术,在天空中形成叠加,水缸般粗细的暴烈电光直接劈下方的飞行舟,不时有圣士被电光劈中,连人带着身上的银色圣斗甲瞬间灰飞烟灭,只有中级圣士的圣兽坐骑才能够堪堪勉强抵挡住,饶是如此依然被轰得通体焦黑,灰头土脸,若是被连续击中,依然难逃变成一团焦炭坠落的下场。
顺着师尊的目光望去,五个小黑点越来越近。
定星城在某种程度上相当于应和天地之地的棋盘,黑子一出,便等同于落在棋盘上,威力能够发挥出最大。
“落子无悔!天元!”
奎木神尊似乎有些意外地点了点头,尽管这枚丹药无法完全弥补他的亏损,但是对于眼下的战斗而言,有一份帮助便是一份把握。
“这,这是……”
一位全真境真人看着他说道:“杨烈!宗主在生前,还有什么交待没有?”
但是仓促之下,再加上前不久协战惊雁宫,依然元气未复的大衍宗弟子们渐渐呈现出疲态。
“嘤!~”
每一个宗门的守m.hetushu.com山法阵都有自己的独道之处,擅长于周天易数的大衍宗更有借用天地之力的特殊方法。
突然失去了主心骨的大衍宗弟子和整个定星城人心惶惶,西人的凶残早已经随着墨门被灭而天下皆知,没有人能够逃过这种鸡犬不留的征伐。
敌人都杀上门来,还有什么可说的,奎木神尊斩钉截铁地说道:“迎战!”
“劫数,劫数!该来的,还是来了!”
掷出黑子后,奎木神尊仿佛被抽空了全身的气血,脸色变得煞白,再无一丝血色,仿佛方才动用阴阳子的一半威力,便将他好不容易恢复的元气全部消耗殆尽。
“该来的还是要来,西人想要一战,我们就陪他们一战!”
相信服下此丹,虽然补不回损失的阳寿,也能够让他大打折扣的修为恢复许多。
天守殿作为定星城的核心,在启动了笼罩住整个城池的法阵后,成功扼止住了五艘西人飞行舟的抵近,但是不断轰击定星城的金色光柱却距离天守殿越来越近,使得奎木神尊无法安然坐镇天守殿的第九层。
尽管可以将飞行舟放入定星城内,黑云将彻底封杀其规避的空间,但是奎木神尊却自己知自家事,他根本没有这样的底气在引狼入室后再关门放狗。
一个低级圣士不小心触及黑云,瞬间被云气缠上身体,仅仅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惨叫,在眨眼间变成了一具惨白色的骷髅,四分五裂的白骨随着完好无损的银色圣斗甲从天空中坠落,其他圣士见状立刻躲得远远,不敢再接近黑云。
“好,你也是辛苦了!”
“师尊!”
多少年不曾响起的警钟回荡在定星城内,许多人甚至忘记了刺耳洪亮的急促钟声意味着什么,好半天才回过神来。
奎木神尊一声轻喝,在天守殿由灵气日夜滋养的飞剑带着战意昂然的清吟,骤然射出,带着他的冲出了天守殿。
阴阳子由一黑一白两颗棋子组成,看似寻常,然而黑子为阴,主杀http://m•hetushu.com,白子为阳,主生,以天地为棋盘,阴阳二子决断生死。
突然间一个个身着银甲,背后伸展出光翼的西人战士,还有驾驭圣兽的骑士,数量足足有上千。
杨烈抱着奎木神尊的遗物在那里哭得死去活来。
其中最左边的飞行舟前方,光球骤然爆发出一道光柱,直射向定星城,道道扩张的光环一触及光柱后立刻紊乱起来,光柱连破数道光环势不可挡的冲入城池上方,在逼近天守殿还有千丈时终于力竭而散。
一道耀眼的光环向四面八方爆发开来,随即又是一道,越远越淡,掠过定星城的城墙,继续扩张出万丈开外,这才越来越淡,逐渐消失。
似乎察觉到了危险,五艘飞行舟放弃了冲击定星城的打算,准备缓缓后移,以避开黑云压下的笼罩范围。
“好丹!”
大衍宗的全真境真人们齐聚天守殿底层,一个个面色无比难看,宗主奎木神尊在惊雁宫一战时,因为动用禁术燃烧阳寿而元气大伤,却没有想到今日动用镇宗宝器阴阳子时突然身陨,使得好不容易维持住的局面完全崩溃。
金色光柱倒映入奎木神尊的瞳孔深处,他的脸色越来越苍白,墨门的都天星斗大阵就是这样被攻破的,那些光柱仿佛无穷无尽一般。
“师尊,怎么办?”
“当当当当……”
奎木神尊没有再去看那枚掉在地上的黄芽丹,在眼下这个时候,服不服丹药,已经区别不大。
感受到冰冷的尖锐物无情的刺断了自己的脊椎,奎木神尊积聚起最后的力气,说道:“你作梦!”
从储物法器中掏出一瓶丹药,悉数吞入腹中,奎木神尊脸上浮出现出一丝不正常的潮红之色,气息立刻变得粗重起来。
奎木神尊瞪大了眼睛,似乎想起了什么,脸上浮现出难以置信的神色,麻木之意由内而外,紧紧攫住了他的身体。
天守殿发出一声嗡鸣。
他嘴角溢出一行黑血,浑身血脉浮出皮肤表面,呈现出诡异的青黑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