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37章 接应之危

“不知什么时候,才能甩开那些家伙。”
“原来如此,那么我就不多问了。”
通常情况下,信蜂盒子的拥有者在通话前并不知道请求通话的人是谁。
李墨还想要继续追问更多的问题,然而信蜂盒子却传出了通话结束的提示。
洛宁城自此毫无反抗的落入西人圣士的手中,身不由己的城主完全被架空,甚至被无视。
御剑飞行虽然便捷,但是与圣庭的战争圣器飞行舟相比,却逊色了不止一筹,西人只需以逸待劳,就能让天宫的术士和武者们精疲力竭,最终自投罗网。
李墨随身携带的信蜂盒子突然响了起来,信蜂工蜂振翅的声音是最好的通话铃声。
李墨端着信蜂盒子,有些不得要领,西人就在眼前,而且已经开始行动,应该尽早尽快接应到阿爷和娘亲才对,放到三天后,岂不会更加被动。
“喂!”
城外的庄子里,李墨远远看到飞行舟悬停于洛宁城上空,不断有圣士降临,还有圣兽在盘旋,城内不时有黑烟升起。
李小白打了个哈哈,依然没有把整个计划透露给李墨的意思。
保密局的长处并不是能打,也不是防守,而是擅长窃取情报和迷惑对手,如果不能将李公子的父母平安接出,怎能显出保密局的手段。
夜幕降临,关西道汾县,这座小县城内灯光一点点熄灭。
不过当背后伸展出白色光翼的西人圣士从天而降的时候,洛宁城的城主才意识这些不速之客并不是自己了解的术道仙长。
天宫和保密局想要接应海伦娜和李大虎一行人并不难,难的却是如何应会西人的追击。
可以说,机关兽是原墨门弟子的重要战斗力,一旦损毁或失去,战斗力将会下降不止一怯。
李墨安排了十个悟性出色的天宫弟子,接收了这些来自于天工院的机关兽,再加上那些集结到一起的术士和武者,在补充了出征物资后,随即前往大武朝和_图_书关西道的府城洛宁城。
不施任何粉黛的海伦娜端着一碗黑色药汤的土瓷碗走向床头。
李墨是一个聪明人,一点就透,他倒吸了一口冷气,颤声道:“你是说东土有大量的西人眼线,甚至连保密局内部也有?”
海伦娜一点儿也没惯着夫君,硬是将一碗苦涩至极的药汤给老李灌了进去。
猝不及防被灌了一口药汤,老李立刻苦得连五官都拧了起来。
海伦娜早已经没了脾气。
信蜂盒子的镂空网眼口传出了一个怪异的男子声音,就像是被捏住了脖子在说话。
很显然,这个保密局的十夫长并不愿意和陌生人多交谈,哪怕李墨是保密局拥有者的哥哥。
西人的飞行舟已经抵达洛宁城,很显然阿爷和娘亲就在附近,可是这三天里面会充满各种变数。
“没错!在以前,这些眼线或许在沉睡潜伏状态,并不会被启用,但是现在,我也无法保证保密局内部有没有西人的眼线。”
在老娘海伦娜和香君女帝的帮助下,他几乎全盘接收了大部分圣宗情报网络和皇家秘情司的探子团队,与术道宗门作对,这些眼线并不会给造成影响,但是现在西人发动东征入侵,隐患随时有可能爆发出来,让天宫和保密局遭受巨大损失。
那些王八蛋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是什么德性,竟敢想要抢他李大虎的老婆,简直是活得不耐烦了。
拦截夫妻二人的西人还是低估了老李飞刀的威力和恐怖,当初李大虎成为纵横八百里的绿林大豪,这一手飞刀绝技便是响当当的招牌。
“西人图谋东土已久,明面上的圣宗,暗地里却不知道有多少眼线,并非我不愿意告诉大哥,而非不能!前些日子五宫七宗之一的大衍宗背叛东土,投入西人圣庭一方,新任宗主杨烈就疑似与西人暗中勾结,大哥请体谅小弟的苦心和谨慎,阿爷和娘亲的行动不能有丝毫和图书疏漏。”
“孩子他娘,真是苦了你。”
伤了肺腑元气的李大虎脸色苍白,不时压抑着咳嗽的冲动,他已经不再是当初西延镇大腹便便的员外郎,身形足足瘦了好几圈,隐隐重新恢复了昔日江湖黑道大豪的风采。
“我是保密局关西道十夫长狼蛛,三天后接人!”
城主派出了军丁和胥吏一边安抚百姓,一边寻找术士与飞行舟上的人建立联系,想要弄明白这些突如其来的“仙长们”到底有何目的。
一手老李飞刀令人防不胜防,在短短数息间,飞刀如电又如雨,例无虚发,当场夺走了十几个猝不及防的西人性命,其中初级圣士就有十一人,那个实力最强的中级圣士也是在挨了蕴含全部功力的一掌后,眼睁睁看着一支飞刀没入自己的咽喉。
现如今,李小白安排接应海伦娜和李大虎的人手几乎全部都是保密局自行培养的人员,并没有圣宗和皇家秘情司的背景,在某种程度上,他们或许不是最得力的人手,却是最为可靠的人手。
李小白的小心和谨慎并非没有道理,尽管定星城关于大衍宗背叛东土术道的前因后果并不详实,但是他依然嗅到了背后被阴谋的气息,前任宗主奎木神尊的陨落恐怕有不为人知的秘密。
老李叹了口气,望着风韵犹存的妻子,她陪着自己脱离圣庭,不啻于背叛自己的家族,再也没有任何退路,这需要极大的勇气和决心。
“嗡嗡嗡!”
在何蕊的机关舟协助下,整支队伍不必定时落脚休息,除了早晚安营扎寨,整个白天可以保持全程的御剑飞行。
身为鹰犬,自然应该竭力表现出自己的价值才是。
“咳咳!咳咳!咳咳!”
只有李小白才拥有来话者身份通报的权力,甚至连“彩铃”都没有开放。
“你就不能跟我说说吗?我可是你的大哥!”
“磐长老,你这是……”
百姓们看到这些金hetushu•com发碧眼的家伙,完全不知所措,一些脾气暴躁的人与圣士发生冲突,当场就被圣术轰杀至渣,灰飞烟灭。
李墨有些迟疑。
“原来是这个!放心,一切都在掌握中,我这里有详细的行动备案,跟你通话的是关西道十夫长狼蛛,十分可靠,大哥不必担心,我挑选的人手都是经验丰富的人。”
他所能做的,唯有毫无保留的百分之百信任。
控制机关兽需要专门的法诀,不过墨门连机关术和炼器术都给了天宫,也不会将驱使机关兽的法诀敝帚自珍。
他拿起了系在腰间的盒子。
“呵呵!啊,好苦,能不能加点糖!”
“呆子,糖会降低药效,要么多喝药,要么少吃糖!”
保密局的探子们在使用信蜂盒子时,总是下意识的主动改变声线特征,只有上级才能够听到他们的真正声音。
在一间寻常的民居小屋中,依然还亮着一盏豆大的油灯。
像这样的大事,小郎依然神神秘秘的,连他这个大兄都要瞒着。
李墨让盒内的信蜂发出通话请求。
“大哥,有事吗?”
小郎的态度让李墨有些恼火,他被动的接受着对方的遥控指挥,一身几近全真境真人的修为和丰富的江湖经验却像提线的木偶,自己完全使不上劲。
“三天后接人?这又是什么鬼?”
此时此刻的她一身土布裙衫,满头金发染作黑色,挽着一个简单的坠马髻,面部细节做了修饰,显得更加圆润,微陷的眼窝被垫厚,碧色双瞳在秘术的作用下,变成了黑色,与以往圣宗的圣女完全判若两人,完完全全与寻常东土女子一般无二。
面对那些不服从管教的家伙,西人从来都不会手段,莫说杀一儆百,如果飞行舟上的高级圣士下令,他们毫不介意来一场鸡犬不留的屠城,根本不会有任何手软。
李大虎勉强笑了起来,他深情的望着妻子,这是自己从西人那里得到的战利品,http://m.hetushu.com也是最珍贵的宝物,谁也别想夺去。
在数日后,一艘体形庞大的飞行舟突然抵达洛宁城上空,城内的凡人百姓从未见过如此庞大的飞行物体,当即人心惶惶。
“已经没有丹药了,是妾准备不周,让夫君受苦了。”
负责策划整个接应任务的保密局并没有行动计划告诉他,既然名为保密局,行事自然是谨慎小心,滴水不漏,连自己人都打探不到,更何况还是外人。
李墨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帮我接小郎!”
西人封锁了千里之地,让李大虎和海伦娜一时半会儿只能滞留在这间民居内,不敢有任何轻举妄动。
公输磐站在现场列成两排,近百只机关兽说道:“公子说的没错,我天工院应该将主要精力放在建造战争机关舟上,而不是去打打杀杀,不过这些机关兽可以代我们天工院一战。”
“喂喂!”
从第一个无辜凡人百姓身死开始,洛宁城内的大武朝子民便开始与这些西人的关系迅速紧张起来。
要不是对方挂断了通话,他恨不得骂对方尸位素餐,完全不负责任。
圣士们在第一时间接管了整座洛宁城,封锁了所有的城门,开始挨家挨户的大肆搜索。
自从认识了相公,这家伙总是把自己弄成这般凄惨模样,甚至是家常便饭。
“孩子他爹,该喝药了。”
“没,没什么,咳,看不到那些混蛋,老子痛快的很!哈哈!”
为了和妻子逃出圣庭的监视和软禁,原本与那些窥觑海伦娜的那些混蛋动手,一直未能尽愈的李大虎强行动手,冒险格杀了一名中级术士,带着伤和妻子成功逃了出来,隐藏在洛宁城以西三百里的汾县小城内,由于一直被软禁,丹药消耗殆尽,他只能依靠这些疗效远远不及术道丹药的草药汤勉强控制住伤势。
信蜂完美模拟了李小白的声音,通话在第一时间接通,李家兄弟三人拥有优先接通权。
http://www•hetushu.com喝下药汤没多久,药力逐渐发挥,李大虎的呼吸渐渐平稳了起来,忍着伤痛的眉头渐渐舒缓。
李小白说出了自己担忧和提防,保密局的构成部分主要来自于圣宗和皇家秘情司,这两个地方却恰恰就是最容易被西人盯上并渗透的地方。
看到相公正在强忍着伤痛折磨,海伦娜满心愧疚,如果不是李大虎拼死击杀了那个中级圣士,自己借机格杀了圣兽,他们夫妻二人绝无可能逃出生天。
短短两日的功夫,李墨一行人便赶到了洛宁城,他们并没有急着入城,而是在城外一座庄子里落下脚。
声音的原理即空气振动,以不同的频率震颤翅膀对于信蜂来说根本没有任何困难。
不过一路行来,隐隐有人暗中照顾,夫妻二人时不时会捡到银两,珍贵的人参和地图,最终找到了这处无人居住,却备齐了柴米油盐的小屋,暂时安歇下来养伤。
不仅仅是天工院院正公输磐,其他天工院的前墨门弟子也拿出了自己从墨门中带出的机关兽,抹去机关核心上的心神烙印,使其处于无主的状态,只要有合适的控制法诀,就能命令其行动或战斗。
“你总是喜欢逞能!快喝药吧!”
已经有保密局的探子提前进入城内,开始布置起来。
虽然没有从李小白那里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但是李墨却是完全能够理解他的苦衷,非是不愿,而是不能。
李墨劈头盖脸地就质问道:“你手底下的什么十夫长跟我说,三天后才能接人,但是现在洛宁城上空正停着一艘圣庭的飞行舟,保密局到底在搞什么鬼?”
李大虎也是久伤,让海伦娜硬生生被逼成了良医。
每当自己回想起当时双方殊死搏杀,游走于生死的边缘,她总是会情不自禁的心惊肉跳。
男子的咳嗽声若是响起,便会再也止不住,非得将人咳得精疲力竭,方才会稍稍平息片刻。
看西人的反应,似乎早有察觉,他的心里充满了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