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40章 天地起惊雷

“百姓都已经转移了!”
方才往天空中发射的圣光球,还是惊动了附近的所有圣士。
李墨从那个保密局十夫长那里得来的消息,仅仅只是抵达固县为止。
保密局转移走了所有的居民,损失的只是一些房屋罢了,百姓却一个都没有伤到,以一座城池作为战场,同时施行焦土战术,恐怕连圣庭都不会料到自己的对手竟然有这么大的魄力。
李大虎和海伦娜二人互相对视一眼,跟着大儿子一起行礼感谢,其他人也是同样如此。
方才一直没有在战斗中现身的盗狐再次出现在五十几个术士和武者面前,西人伤亡不少,天宫方面也难免折损。
其他人的想法也与李墨一般无二,骇然之余,再也不敢轻视向来神神秘秘,甚至藏头缩尾的保密局。
“好厉害的弩!这不仅平。”
李墨佩服小弟的先见之明,天宫初建,实力薄弱,与五宫七宗十三门及圣庭根本没有办法正面相抗,只能多费心思用这些精妙的办法取巧,眼下的场合正适合用出来。
果然正如盗狐所说,涵洞连着秘室,秘室一侧墙壁后藏着秘道,空气极为新鲜,没有任何憋闷,甚至连一丝潮意都没有,十分干燥。
幸存下来的圣士们就像一群惊弓之鸟,哪怕盘旋在八牛大弩的射程之外,只要一看到对方在瞄准自己,立刻吓得掉转方向,往远处逃去。
“各位,该走了!”
圣术从天而降,一间又一间屋子轰然倒塌,或者灰飞烟灭。
有了第一波,就会有第二波,第三波,甚至更多的敌人赶来,将他们拖在途中。
为了躲避西人圣士对八牛大弩的圣术攻击,控弩武者不得不拖着弩机不断转移,即便如此,依然不断有八牛大弩毁于战斗中。
李墨完全没有察觉到附近竟然还藏着人,一点儿异状都没有,而且还正在注视着他们,连说话都听得见,在恰到好处的时机现身。
盗狐倒是有些不好意思,在此之前,他并不知道自己接应的是m.hetushu.com谁,看对方的气质多半是什么大人物。
提前一步抵达固县的那些人向李墨等人报告。
操作弩机的不是寻常军士,而是至少洗髓境的武者,再辅以术士给他们施加的灵符提升力量,大武朝做工精良的制式八牛大弩从一开始便是得势不饶人,随即又是二十支长矛般的破甲弩箭破空射出,又有二十名初级圣士被射中。
武者擅长短兵相接,只有擅使弓箭的武者才能攻击到更远,因此与西人圣士的战斗,天宫术士们渐渐成为了主力。
第一支千人战团很顺利的打开了城门,带着可怕的咆哮声杀入县城,他们就是一支完全释放了兽心的军队,想要杀人,想要抢劫,想要无恶不作,将在洛宁城没有做过的事情,在这里全部做一遍。
以飞剑牵制,武者近身缠杀,西人圣士面对这样的战利搭配,恐怕光是想想也会头痛。
海伦娜回头遥望半空中的法术与圣术交织,术士正面迎战,武者伺机而动。
虽然六十多名术士和武者在数量上远远少于来袭的西人圣士和前仆后继的凡人士兵,但是借助于地利优势,双方硬生生鏖战了近一个时辰。
幸好是保密局的人,如果是刺客的话,不堪设想。
以往是武者保护术士,而现如今却是术士保护武者,数支飞剑趁机偷袭,也取得了不小的战果。
……
一枚又一枚示警的圣光球射向高空,轰然炸开,圣光的剧烈波动在召唤左近的大部队。
那些圣士想要追击,必然会遭到骚扰,理也不是,不理也不是,天宫的人自然也不会一根筋的硬拼。
又是一枚猛烈爆发出耀眼光芒的圣光球在天空中爆发,为随时有可能赶过来的圣士们指引了修正位置。
“他们能够抵挡住?”
西人圣士们此前虽然遭遇拦截,可是对方的作战意志却并不坚决,缠斗片刻后便纷纷作鸟兽散。
所有的百姓士绅,包括官老爷全部被提前转移走,一个和_图_书瘟疫的谣言,再加上朝廷的补助,原本行走不便的老人担心自己也成为瘟疫的传染源,所以很痛快的跟着一起走,干脆利落,连留下来死撑的钉子户都没有。
数百名圣士身着圣斗甲,释放出背后的两对光翼,试图冲入县城,然而一顿弩矢齐射,平日里高高在上的圣士们,却和那些被屠鸡宰狗般杀得肝胆俱丧的凡人士兵没有任何区别,在八牛大弩发射的劲矢面前,根本没有任何抵抗能力。
这一次,西人得逞了。
西人们还有惊疑不定的时候,他们的脚下猛然天摇地动起来,一道炽烈的火光吞没了所有人,甚至是整座县城。
镝尖浸有剧毒,挨着便死,擦着便亡。
八牛大弩虽然犀利凶猛,但是对于战争圣器的防御力来说,能够轻而易举贯穿圣斗甲的弩矢只够挠痒痒,根本没可能击穿飞行舟自带的圣力域场。
极西之地少有这种霸道无比,射程可至千步之遥的八牛大弩,因此西人圣士们遭遇到强弩狙击时,立刻手忙脚乱。
一时间,固县仿佛成为了“鸟人”们的雷池,只敢远远的盘旋监视,丝毫不敢近前半步。
然而刚一接近,二十支粗大的弩矢激射而来,操作八牛大弩的武者都是擅射之人,在猝不及防下,破甲弩箭无一落空,二十名初级圣士当胸贯穿,在绝望的惨叫声中坠向地面。
众人在盗狐的引导下,一个个纵身入井,以真气或法术护身,很快消失在深邃的水面下方,轻轻划了几下,但找到了那处往另一个方向而去的涵洞。
战争圣器机关舟完全就是一座由高级圣士坐镇的飞行堡垒,充当的进攻、防御、补给和运输等职责,飞到哪里,哪里便是圣庭的主场。
望着与寻常水井毫无二致的井口,李墨等人一个比一个惊讶。
轰隆!
西人开始投放地面凡人军团,重新集结数百名初级圣士,配合围攻固县。
“放心,小郎寻人专门设计了合击和游击战术,平日里就有多加演m.hetushu.com练,他们会多加小心。”
“不必,不必如此,这只是小的本份!”
地形复杂的巷战让战阵受到了极大的限制和削弱,让天宫武者们如鱼得水,掀起了腥风血雨,杀得西人人头与断臂残肢乱飞,甫一接触就伤亡惨重。
盗狐领着李墨等人来到一处水井前,指着井口道:“此井深十一丈,水面距井口约三丈,水下约六丈处有一涵洞,诸位可屏气而潜,行十五丈后便可往上,有一可容二十人的密室,用力推室墙可开启秘道,若见尽头,尽管推墙而入,行出十里后,有一更大的石室,可容三百人,食水俱全,你等暂且安歇,约三十六个时辰后出口自现,如有意外,可拉动绞盘手动开启,所有暗门仅可开启一次,通过后务必重新合拢,切勿忘记。”
“辛苦了!”
“小心!”
这一句辛苦,绝非虚言。
约一个时辰后,气急败坏的圣庭终于发现了这座小镇,上百个初级圣士气势汹汹的扑了下来。
并没有多少伤亡的遭遇战让这些圣士们不由自主的掉以轻心,以为对手极好对付,都是一群胆小鬼,可是哪里想到原本打算一举拿下整个县城,却在猝不及防的撞在了铁板上,凡中箭者当即有死无伤。
这对于正在赶往固县的李墨一行人来说,并不是什么好消息。
西人圣士往往圣武双修,再加上圣斗甲的战斗力加成,极为难缠,仅仅依靠天宫的术士并不足以应对,于是术士加武者便成了最合适的战斗组合。
这是早有定计的方案,也不枉他带出了这么多人,小郎让他带出所有炼神境术士与洗髓境武者,对这种情况也是早有预料,若是人手不足,恐怕又是另外的方案,当然风险性也会更大。
在半个时辰后,李墨等人冲进了一座空荡荡的县城。
“卑鄙的汉人,他们有埋伏。”
事实上保密局的职责不是威慑,而是春雨润无声的消灭隐患,平日自然是应该声名不显,越低调越好,连天宫和*图*书的自己人都了解不多,更何况是其他人,恐怕连圣庭都搞不清楚,究竟是什么势力竟将自己耍得团团转。
更多的初级圣士开始出现,还有骑着圣兽的中级圣士。
李墨没有术道中人非我同道便是异类的臭毛病,当即深深一揖。
能够在井下安排如此隐秘的布置,不仅仅需要独具匠心的设计,而且平白挖出那么长的秘道和秘室,土方工程量也是极为惊人。
难道方才自己是在与幽灵作战吗?
平地起惊雷,如同天崩地裂,飞临固县上空的两艘飞行舟毫无防备地狠狠摇晃了一下,随即便被冲天而起的烟柱吞没。
这次的任务只是挖几条秘道和建几间秘室而已,比起当初做土夫子时,潜入那些凶险无比的墓葬,简直要轻松许多。
两艘飞行舟距离固县越来越近,准备飞临这座难啃的硬骨头小城上空。
他们没有费吹灰之力,准确的说,应该是没有遇到任何抵抗,一举占领了固县。
如果配合默契,发挥出一加一大于二的战斗也不是没有可能。
圣庭的反应终还是慢了一步。
阻止别人犯蠢,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对方吃到痛,教育熊孩子和警告敌人不要犯蠢都是同样的道理,只有让圣庭知道痛,知道继续追击下去得不偿失,李大虎和海伦娜二人才会真正的安全。
尽管前一批四名圣士已经被拦截,拖在后面,但是依然还有其他的圣士从四面八方赶来。
“接下来,怎么办?”
看到众人的神色,可以防止秘法窥探的面具下,盗狐自傲的笑了笑,说道:“城狐社鼠的雕虫小技尔,不足挂齿,各位且先下去,留下狙击之人,另有撤离的后路。”
就在这里,一个戴着面具的人突然从角落里滚了出来,吓了众人一跳,却是施施然的站直身子,拱手道:“老夫保密局盗狐,请诸位随我来。”
“哦!好,好!”
圣斗甲虽然提升了他们的机动力,但是与真正的鸟雀相比,逊色了不止一筹,直线加速更不及术道御http://www.hetushu.com剑,想要躲开八牛大弩的齐射并不容易。
李墨没有任何迟疑,队伍中又有四名术士和四名武者离开了队伍。
自圣庭发动东征以来,还从未有过像此刻一样,在如此短的时间里折损这么多圣士。
很快这些西人士兵遭到了天宫术士与武者的屠戮,分出一部分武者直接短兵相接,杀入西人凡人战阵中间。
控弩的武者们全力上弦,二十架八牛大弩丝毫没有任何停歇,将一支支致命的弩矢射向天空,夺走一个又一个圣士的性命。
他原本就是一个擅长盗洞的土夫子,被吸纳入保密局后,学了些墨门机关削器的皮毛,被分派到行动部的土工组,接到这趟活,让他兴高彩烈的大展拳脚,短短几天的功夫,便在这座小县城里面布置了不少机关。
收起光翼,纷纷落在了县城内的圣士们彼此面面相觑,他们连一个敌人都没有看到,甚至连那些八牛大弩的残片都一个不见。
二十架八牛大弩不再齐射,而是开始集火那些来不及后撤的圣士,又再次射落了好几个鸟人。
这座前两日还生活着数万居民的县城完全变成了鬼域般空无一人,任由这些西人士兵闯入各家宅院,然而所有的屋子都是空荡荡的,莫说粮食财物,就算是牲畜的毛都没有一根,别说抢劫杀人了,只冲得眼冒金星,连个鬼影子都没有看到。
没过多久,两艘体形庞大的飞行舟结伴出现,越来越近。
示警的圣光球升空,李墨一行人再次转向,在前往固县的途中并不是直线,而是预留了多个转向余量,虽然多绕路,却能够分散圣庭的追兵,减少众人的压力。
“撤退!撤退!”
当意识到应该分散和后撤时,已经有大半的圣士当场陨落。
“辛苦了!”
白热化的激烈厮杀,让圣庭摸清楚了这座小城内的情况,撤回进攻的队伍并非是承认失败,重整旗鼓为了更好的进攻。
天宫的术士们和武者们固然精疲力竭,同样如此的西人却是如潮水般退去。
“和此前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