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41章 坠落

“还愣着作什么,现在正是好机会,我们赶紧去痛打落水狗,将那些圣士全都统统打杀了!”
李大郎直摆着手,连忙将锅甩给老幺。
整个固县底下早已经被挖得四通八达,这样才能够保证留下狙击圣庭的术士和武者在最短的时间里安全撤离,盗狐也可以准确把握城内的情形。
“大郎,我们该去哪儿?”
随即盗狐的背后也响起了嗡嗡振翅声,他连忙从身后的小背囊中拿出了一只与李墨手中一模一样的信蜂盒子。
海伦娜难以置信的睁大了眼睛,圣庭引以为傲的战争圣器就这样崩解了,自家小郎到底从哪里搜罗来的奇人异士,竟然能够摧毁连全真境真人都无可奈何的飞行舟,它不仅仅是体形庞大,同样也是皮糙肉厚,能够使其支离破碎,四分五裂,需要何等的攻击强度。
轰隆一声大响,通道末端往外坍塌,明亮的天光直射了进来,同时还有呛人的刺鼻气味一同涌了进来,李墨等人眉头直皱。
其实乘载机关舟的话,一行人的速度还能更快一些,只不过天宫仅有的一艘机关舟目标太大,极容易引起圣庭的关注,低空御剑飞行便成为了他们安全撤离的最好方式。
直到现在,海伦娜依然以为是天宫或者保密局的杀手锏,而非李小郎亲手捣鼓出来的大杀器。
李墨祭出自己的飞剑,拉着海伦娜和李大虎重新踏了上去。
甲板上毫无防备的西人全部变成了火人,就像没头苍蝇一样乱跑乱撞,不慎翻出船舷,惨叫着坠向地面。
两艘西人圣庭的战争圣器在猝不及防下被下方冲天而起的火焰和浓烟吞没,在猛烈的冲击波席卷过后,笼罩住整个舟体的圣力场第一时间当场溃散了。
这句秘语的意思是一句简短的指令,仅有两个字:“撤离”。
盒子里传出了让人听不懂的秘语。
不断翻滚的浓烟中连续闪烁的粗大电光便是这些法器殉爆时和*图*书产生的,每一道电光的威力老早不下于凝胎境术士倾力一击。
海伦娜与李大虎彼此对视一眼,他们联想到方才秘室的剧烈震荡,迅速与眼前烟火之柱联系到一起。
除了盗狐,其他人无不面面相觑。
“不简单啊,手中拥有这样的底牌,难怪敢与圣庭为敌。”
……
固县底下的机关秘道显然不止李墨等人刚刚穿过的那一条。
倒吸冷气的声音此起彼伏,无论是术士,还是武者,都被如此恐怖的一幕给吓到了。
炽烈的火光和热浪包裹住了舟体,将帆布点燃,飞行舟很快变成了一艘熊熊燃烧的火舟。
方才固县城内的爆炸一定让那些西人被震得七荤八素,即便没有被炸死或烧死,多半也会战斗力大降,正是消灭他们的好机会。
保密局有自己的联系秘语,外人即便听到,也依然会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若不显摆些手段,怎能在保密局行动部土工组的同行里面立足,要知道擅长倒斗掘洞之术的可不止有他一人。
盗狐自信满满地说道:“没事没事!前面就是出口!”
“走吧!”
“咦?大郎,你怎么也有?”
固县城外,两艘飞行舟的坠地处突然先后升起了两团耀眼的圣光。
天宫术士和武者们面面相觑,保密局的探子实在是神神秘秘,就像出现时那样,离开如此有特色,让人根本无迹可循。
“好吧!来日方长,以后有的是机会收拾这些混蛋!”
方才在地下秘室中都能感受到天崩地裂般的破坏力,一艘飞行舟重创,一艘飞行舟支离破碎,然而对方的两个高级圣士却仍然不依不饶的追了上来。
隐约可见手舞足蹈的人体在碎片当中一起坠落,还有圣士狼狈不堪的张开圣斗甲光翼向四面八方逃窜,有些倒霉的圣士被坠落的杂物撞到,当即晕迷过去,恐怕也是不得活了。
方才的猛烈震荡实在是惊心动和图书魄,众人忐忑不安的穿过十余丈长的通道,盗狐再次转动尽头石壁上的绞盘。
“抱歉,诸位,我该走了!”
“阿爷,我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一定是小郎弄出来。”
他不停的东张西望,看到整座石室尽管灰尘簌簌而下,却没有出现明显的裂痕和碎石坠落,当即安心了许多。
“这位夫人请放心,此地十分安全!”盗狐颇有几分得意地又说道:“绝对是大场面!嘿嘿!”
最先随着盗狐走出秘道的两名蜕凡境武者刚刚环顾四周一圈,随即瞠目结舌的死死盯着一个方向。
老李望向自己的大儿子,他好像是天宫的什么山长来着。
海伦娜与李大虎互相对视一眼,前者掏出了藏在怀中的黑色陶罐,记得这里面的怪蜂发出人语之前,也是这般嗡嗡作响。
胶质硝化甘油的量产从未停止过,以大武朝三十六道的皇库作为分散储备点,存放了许多,这一次清空了五个道的储备,投入代价巨大,耗费糜贵,战果也同样惊人。
保密局行动部土工组不仅仅在县城地下挖掘了多条逃生通道和秘室,更是埋放了关西道和邻近四个道的所有胶质硝化甘油储备,至少有五十吨,还有二十万斤的火油。
“什么?”
李墨刚刚见到盗狐带着留在固县的人从另一条秘道抵达石室,突然间一声闷响传来,整座宽敞的石室就像陷入惊涛骇浪中的一叶小舟,猛烈摇晃起来。
意味着盗狐的任务已经结束,必须立刻离开。
李墨腰间的信蜂盒子突然响起熟悉的振翅声。
李大虎闻声回头一望,当即倒吸了一口冷气。
暂时咽下眼前这口气,总有一天会报回来。
寻常法术根本制造不出这样的可怕效果,在场的术士暗中在猜测,或许有神通境尊者发动自爆,又或是乾坤境的圣者出手。
可笑自己居然还想去捡个便宜,险些自投罗网,不仅会害了自己和娘子hetushu•com,还会让孩子们的努力烟消云散。
海伦娜不明所以,直接问道:“究竟是怎么回事?”
土石翻涌,很快将洞口堵得严严实实。
只不过小郎似乎另有安排,让李大虎犹豫起来,三个儿子里面,他是最宠小儿子的。
“我是狼蛛,马上向西南撤离,越快越好。”
飞行舟上有人释放出法术,在半空中凝聚出雨水落下,渐渐控制住狂窜的火势,最终变成了滚滚浓烟,损伤程度恐怕也是触目惊心。
不待石室的机关自动开启,他迫不及待的转起了手动绞盘。
紧接着秘道出口处又是一片惊呼。
李大虎恨恨的收起夹在指缝里的飞刀,为了跟娘子在一起,他没少受西人的挑衅,更没少吃苦头。
却见李墨熟练的拿起信蜂盒子,凑到脸侧,他已经无师自通的学会使用这种奇妙的生物通讯工具。
“小郎有他的道理,我们还是赶紧走吧!”
连盗狐也是同样目瞪口呆的模样。
猝不及防下,所有人身不由己的东摇西晃,不少人一屁股坐倒在地,满脸惊骇。
自己修炼邪异的《万血神诀》,可是与小郎相比,简直是小巫见大巫,别说见过,更是连听都没有听说过,像这般倾刻之间毁城灭城的恐怖手段。
出口所在看上去像是一处大户人家的主墓,隆起一丈多高,前方有石兽,有石香炉,有石供台,看上去毫无异样,甚至还能看到灰烛供品的痕迹,只不过墓碑正扑在地上,原本是秘道的门户,众人正是从墓中走出。
另一艘飞行舟虽然勉强维持了主体完整,但是依旧没能好到哪里去,它的飞行高度越来越低,最后重重的砸在了地上。
“咝!好厉害的手段!这是我家娃儿弄出来的吗?”
嗡!~
一段石墙无声无息的向下沉入地面,露出了一个新的秘道,一股微热的熏风从秘道内扑面而来。
李小白捣鼓出来的胶质硝化甘油威力更胜于hetushu.com纯液态的硝化甘油,威力是TNT的1.2倍,黑火药的16倍,再加上猛烈燃烧的火油,瞬间将整个固县化作一片火海。
“发生了什么事?”
说实话,老李很想冲到飞行舟的坠落点,趁着那些西人的伤,要那些西人的命,好狠狠发泄前一段时间积累下来的憋屈。
虽然一个是陶罐,一个是木盒,但是海伦娜却潜意识的认为两件东西应该是大同小异,有着异曲同工的妙处。
盗狐冲着众人一揖,一步步退向坟墓,突然脚下一沉,整个人坠入平空出现的地洞中。
升腾的巨大蘑菇云中,两个庞然大物带着火光狼狈不堪的冲了出来,其中一艘情况格外严重,满身带着火星,陷入了无法控制的猛烈燃烧。
察觉到来自于后方的强烈圣光波动,海伦娜脸色大变,她失声惊呼道:“他们追上来了!”
同样被吓得不轻的盗狐很快恢复了镇定,仿佛自言自语般感慨道:“莫慌,莫慌,嘿嘿,竟然这么厉害,狼蛛那家伙果真没有骗我,够劲儿!”
飞临上空的两艘飞行舟也未能逃过一劫,狂爆的冲击波,被掀上半空的土石砖木和火油,灸人的热浪和漫天飞舞的火焰点燃了一切,哪怕是石头铁块也一样会被烧化,爆炸威力几乎相当于一枚微型核子武器,其中还引发了上百枚嵌有多枚高品阶灵晶的特殊自爆法器。
大武朝三十六道的皇库不再是术道宗门收集天材地宝的仓库,已经变成了天宫和保密局重要物资的集散地之一。
李墨察觉到他们的神色有异,三步并作两步,跟着冲出了通道外。
厚厚的石墙外面还垫了一层木炭,既隔潮,又能吸震,倒是缓冲了不少突如其来的冲击。
海伦娜和李大虎听得明白,对方似乎对他们的一举一动了若指掌,难道这个狼蛛就在他们身边?
顺着盗狐等人难掩惊讶甚至带着几分恐惧的视线望去,李墨定睛一看,不由自主http://www.hetushu.com的倒吸了一口冷气。
海伦娜觉得自己又一次低估了小儿子捣鼓出来的势力,无论是天宫,还是保密局,两者都带给了她根本不曾预料到的惊喜。
“怎么了?”
整个城池都被烟与火吞没,几近于末日般景像。
海伦娜觉得县城内的埋伏设计已经给了圣庭足够的教训,接下来他们如果想要继续追击,肯定得好好掂量一下,在这个节骨眼儿上,根本没有必要再生事端。
“啊歪塞踢,歪逼!”
冲入城内的西人圣士和士兵不消说,在第一时间粉身碎骨,灰飞烟灭。
李大虎眼珠子一转,这番宜将剩勇追穷寇的话使天宫的术士和武者们蠢蠢欲动起来。
幸亏固县作为战场,已经没有任何百姓,不然将是极其惨烈残酷的屠戮,饶是如此,陷入城内的圣士和西人士兵恐怕同样凶多吉少。
他们身处所在之地距离固县五六里之遥,原本应该是县城所在的方向,完全被一片触目惊心的浓烟和火光笼罩,烟柱升腾向上,缓缓形成了一朵巨大的蘑菇云,其中还隐约可见不时闪现的电光。
此前在半空中崩解的飞行舟虽然化作无数碎片坠落,但是坐镇其中的高级圣士似乎依然毫发无伤,身后张开了六对光翼,与另一艘飞行舟上的高级圣士互相对视一眼,两人直扑正在向远处高速逃离的李墨一行人。
且不说人族是否还有在世的圣者,就算是天宫这样的新生术道宗门,根本没可能请动这样的大人物,若是有乾坤境圣者肯帮忙,哪里还怕什么圣庭东征,西人的九艘飞行舟又算得了什么?
猛烈的震荡并没有破坏隐藏在石墙内的机关,随着船舵状的绞盘缓缓转动,石墙内不断发出大的小的,轻的响的,各式各样的咔咔异响。
勉强冲出蘑菇云的两艘飞行舟当中,模样看上去最为惨烈的那一艘飞行舟在李墨等人的一片惊呼声中,在半空中轰然解体,化作无数碎片,带着火焰坠向大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