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43章 砥砺

天空中的云朵以极快的速度向后掠去,地面上的景物亦是不断倒退。
“涛静人断肠!”
再追下去的意义不大,若是逼得两个高级圣士跟自己拼命,真正修为境界与表现出来的战斗力完全不相符的他迟早会原形毕露,倒不如多留几分神秘感给圣庭的人,让他们与自己放对前多几分忌惮。
它伏低身子,微微张开双翼,任由四人踏上自己的后背,随即一振翅,挟带着风雷声冲天而起。
剑招“寒秋起波澜”激荡出来的剑气看似柔弱,实则如根根钢丝,与“金红穿刺”的枪气激烈碰撞中发出铿锵刺耳的金属声。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先离开这儿!”
老李果然是小白的亲爹,根本就不在乎雪娘的妖族身份,完全就不见外。
海伦娜却是飞奔了上去,将自己一直以来最担心,最愧疚的孩子搂在怀里,情不自禁的落了下来。
李小白任由对方抱着,他能感受到那种浓浓的亲情,鼻子一酸,两行眼泪滑落了下来。
一寸长,一寸强,丈许长的金色长枪刺出漫天枪影,铺天盖地的笼罩向李小白,金色的枪刃闪烁着血色光芒,就像一朵盛开的死亡之花,空气中啸叫不止。
李小白的目光又落在了李墨身上。
此前与圣庭连番交手,使他担心那些人或被圣庭击杀或捕获,又或是趁机叛逃,毕竟天宫初立,不像老牌术道宗门那样根基扎实,变数总会多一些。
“娘!”
“斩天!”
李小白的剑招再变,柔韧的剑丝再次扩张一丈多,仿佛无数只飞鸟被惊起,羽毛如同雪花般纷纷落下,却在钱伯斯的“斩地”剑气下被一根根切断,无法阻止它的逼近。
海伦娜瞪大了眼睛,上下打量着这只雪域神雕,它身上分明荡漾着妖气,至少也有初识境的修为。
势如破竹的“斩地”剑气速度明显漫了下来,“金红穿刺”的重重枪影再难寸进。
他放弃了宜将剩勇和图书追穷寇的打算,笑着向三人走去,随着心念微动,重玄之域和真邪之域同时消散,百余丈半径内重新恢复了正常。
“多谢老爷和夫人的夸奖!”
“小郎!你越来越厉害了,天宫有你坐镇,我便放心了许多。”
李小白完全没有把雪娘当作妖禽来看,而是当作活生生的人,替她介绍自己身边的家人,说道:“这位是我的娘亲,边上是阿爷,还有一位就不用介绍了,我的大兄!”
塞缪尔和钱伯斯两位高级圣士当即失去了快速脱离双重领域压制的可能。
即使受到领域压制,两位高级圣士的战斗力依然在李小白之上,混沌青莲的第二层莲瓣若是没有绽放,李小白绝无可能如此胆大包天的直接向两位高级圣士发出挑战。
作为天生的飞禽王者,飞行能力完全融入了它的骨子里,像这样的惊人速度,莫说是人族修行有成的术士,就算是羽禽妖族中也同样罕有。
钱伯斯又是一剑,刀势狂涨,欲将李小白大卸八块。
这种威慑力对于依然在成长中的天宫来说,还是十分有必要的。
“你好,雪娘!”
双方的较量一时间狂风乱卷,尘土飞扬。
现如今,昔日的纨绔小子却把圣庭在东土的最强力量打得狼狈而逃,老李笑眯了眼睛,心里满意极了。
在圣术受到极大削弱的情况下,塞缪尔冷笑一声,抖出碗口大的枪花,挺枪直刺。
“妖?”
锋利的金色枪刃从李小白的左侧脸颊险而又险的擦边而过,稍再偏上几寸,便会狠狠的贯脑而入,几乎与此同时,他的身形奇异一扭,脚下轻点,当即轻如鸿毛般飘然倒退。
“小郎!”
李墨含笑点了点头,这是小郎从雪域高原寻来的异种,亲手助其化妖,性情忠诚可靠,绝非寻常桀骜不驯的妖族可比。
飞禽难捉,鹰雕等顶级掠食者更是心高气傲,也不知小郎从哪里寻来这只妖奴,竟然如http://www.hetushu.com此听话驯服。
平静的河面上,突然寒风肃杀席卷而来,倾刻间无数水鸟惊飞,浪花开始就得汹涌澎湃,杀机重重。
心神中的混沌青莲虽然好用,与自己契合无比,但终究是外来物,李小白始终多留了一份心机,若是哪一天,混沌青莲离开或者出现什么意外,他至少还有其他可以自保的手段。
……
轰!~
李墨温和的微笑着,仿佛连身周飞快收敛的邪异血气都变得温馨了许多。
“好神骏的雕儿!”
塞缪尔重新鼓荡起体内的圣光,将万千枪影汇聚合一。
寻常人家可得团圆,她却为了圣庭的东征大业抛夫弃子,让最幼小的小郎无法像其他孩子那样得到完整的母爱。
“好好好,咱们以后就是一家人!”
她是拿得起,放得下的人,一旦做出决定,十头牛也拖不回来。
嘶!
另一个方向,高级圣士钱伯斯同时放声大吼:“斩地!”双手大剑自上而下狠狠一劈,一股锋锐的剑气呼啸而出,大地裂开,疾速向前推进。
哪怕现如今小郎已经长大,已经能够独挡一面,甚至硬撼两位高级圣士而不败,海伦娜依然把李小白当作不懂事的孩子来看待。
海伦娜毕竟曾为圣宗的圣女,与各色人等打过交道,还是留了一丝警惕,并不像老李和小郎那样毫无保留的信任对方。
这份清冷气质是天生的,雕类性子孤傲,这还是在李小白眼前,换作旁人,恐怕连正眼都不会多瞧一眼。
小郎待其如家人一般,倒也没枉费了这一番苦心。
李小白冲着天空打了个手势,一道灰色身影电射而至,扑扇着巨大的羽翼缓缓落下。
如今也算是苦尽甘来,再无任何遗憾,完全是心甘情愿的受驱使。
比方才更加凌厉十倍的剑气骤然爆发出来,形成了一道弯月状明亮剑气,呼啸而至。
远处的血云又飘了回来,环绕着直径两百多www•hetushu.com丈方圆的巨大空洞,翻涌不休。
“这是雪域神雕,名叫雪娘!”
身上的肥肉消减了不少,整个人变得利落了许多的李大虎一如既往的是那个大武好阿爷,无论自家孩子捅了什么样的篓子,哪怕把天捅破了,他这个当爹的也会竭尽所能的去收拾烂摊子。
“域不见了?”
“风卷浊浪急!”
“雪娘见过夫人,老爷,还有大公子!”
“刚才那声是什么?”
“小郎!小郎!”
凡是跑不过李大魔头的,统统都是悲剧。
噼啪一声爆响,两套高级圣斗甲的六对光翼终于维持不住,在空气中消散,外放的圣光很快会被真邪之域吞噬。
琉璃心笼罩范围内,两位高级圣士的杀招在李小白眼中,满满的都是破绽,哪怕不能力敌,也依然能够游刃有余的全身而退。
海伦娜抹着眼角的泪花放开了李小白,自己不能一直霸着小儿子,还有夫君和大郎在此。
“小郎,好样的!竟然连高级圣士都不是你的对手。”
前方很快出现肉眼可见的激波气浪,随着啪一声大响,即使载着四个人,雪域神雕依然轻而易举的撕裂了音障,将自己的飞行速度超越了声音。
看到李小白向自己走来,身上却没有任何异状,李墨在第一时间反应了过来。
此消彼长,李小白的法术和真气在领域内却丝毫没有受到任何影响,翻手握住元央剑,剑步如飞,直接冲向两位高级圣士。
雪娘心底却是暖暖的,虽然是雕妖,她依然羡慕人族的那种亲情,自己一手拉扯着幼雕灵儿,吃尽苦头。
与西人简单粗暴,只追求力量和速度的招式相比,李小白施展出来的剑技更加灵动,方才的羽状剑气还未落尽,第三招又接踵而至。
“重关叠嶂云又起,铁锁横江浪拍岸!妈蛋!”
雕背有妖气护持,倒是不会有狂风扑面并且灌入口鼻,反倒与在地面上相差无几。
竭尽全力冲出七十余丈后m.hetushu.com,身上骤然一松,塞缪尔和钱伯斯脸上双双露出了喜色,圣光重新恢复了此前的活跃,圣斗甲张开六对光翼,两位高级圣士当即头也不回的冲向天际。
气浪狂涌,飞沙走石,兵器交击的巨大反震力使双方不约而同的被硬生生震飞出数十丈,脚下重踏地面,一股作气的撒腿就跑。
李墨的血灵气无法侵入重玄之玄和真邪之域的范围内,一进入就会沉降并且受到极力削弱,一方面刻意与小郎的领域保持距离,另一方面他也是无能为力。
待能够近距离真正看清楚雪域神雕的模样,李大虎忍不住喝了一声彩,钩嘴利爪,金瞳黑羽银翎,看上去端得是不凡。
元央剑在空气中划出一道道肉眼可见的涟漪,剑气激荡,声如裂帛,李小白上手便是最强的沧浪剑法,以沧浪诀的真气全力催动,剑气凌厉已经丝毫不逊色于当日传他剑术的郑侠。
“孩子,是娘的错!都是娘的错,不应该丢下你们。”
她隐约猜到这只雪域神雕的速度一定是突破了某种极限屏障,却依然没有意识到速度已经超过了声音,而且越来越快。
“小郎!其他人如何了?”
现如今为了家人叛离圣庭,以往所做的一切全部付诸流水,海伦娜却并不后悔,她亏欠家人的,以后一定要悉数弥补回来,作一个真正的东土妇人,安心相夫教子,而不是带着人在外面打打杀杀,为了什么毫无意义的圣光。
“寒秋起波澜!”
李墨想起了自己从天宫带出来的一百多人,现如今只剩下他一个光杆司令。
“惊鹄漫天羽!”
钱伯斯的双手大剑自下而上的反撩,他的剑技并没有太多的花样,只有直来直去的斩击,依靠剑势迸发的凶猛剑气将对手斩杀。
元央剑寒光流转,剑势再起,正在吟颂剑诀的李小白最后却痛骂了一声,两个高级圣士的攻击目标不是他,而是对方。
绝大多数圣士同时修炼圣术和武技,高级圣士即便受和*图*书到重玄之域和真邪之域的双重压制,剩下的战斗力也依然不容小觑,若是换成寻常术士,恐怕还真的难以应付。
“单骑破阵!”
元央剑释放出来的剑气瞬间变得暴烈无比,一道剑气之浪就像八月十五的大潮,汹涌席卷向塞缪尔和钱伯斯两位高级圣士。
“阿爷!”
李小白却不退反进,口中轻吟剑诀,他将两位高级圣士当作为自己武道的磨刀石,借着重玄之域和真邪之域的双重压制下,借机磨砺武技。
“裂石一击!”
当然,他们还可以用两条腿跑,但是能跑的可不止是他俩,还有李小白,而且还不慢。
几乎与此同时,塞缪尔横枪疾扫。
双重领域以他为中心,同步移动。
“小郎能够得你相助,也算是有缘!”
老李不明白身下这头大雕,为何飞着飞着发出一声惊人的爆响。
李小白猛然转身,看到百余丈开外,血云汹涌间三个人正冲着自己招手。
他们并不了解诡异的混沌青莲领域,潜意识里认为再这么耗下去并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互相配合默契的摆脱了双重领域的压制,趁机逃之夭夭。
“金红穿刺!”
“大兄!”
海伦娜不由自主的惊讶道:“速度好快。”
雪娘在皇宫里没少学人族的礼仪,虽然未能化作人形,却让人恍若以为是一个气质清冷的仆妇。
恐怕极西之地,在元老院拥有极大话语权的西比阿家族也会头痛无比自家嫡长女竟然会死心塌地的跟着一个东土粗汗,连家族和圣光的荣耀都不要了。
天宫创立不易,若是有那些居心叵测之辈,必然会使天宫受到打击。
“斩天”一击同样差之毫厘的掠过,仅仅将李小白飘起的发梢末尾绞得粉碎,然而人却从千钧一发之际,从绝境中觅得了那一线生机。
一个是老娘海伦娜,还有一个是身形明显削瘦了不少的阿爷李大虎,第三个便是自己委托照顾天宫山门的大兄李墨。
“好狡滑的小子!看我的斩星!”